https://www.ft.com/content/ef82852f-aac3-4843-800c-a61356722157

渴望继续工作但不得不退休的中国职业女性

中国女性的法定退休年龄为 50 岁,为全球最低退休年龄

中国职业女性正在与全球最低退休年龄抗争。目前,北京方面正努力在日趋老龄化的劳动力大军的需求与减少年轻人的失业之间找到平衡。

法庭记录显示,自 2019 年以来,已有逾 1000 起中国女性起诉雇主的诉讼,理由是雇主让她们 50 岁时退休,而她们担任管理职位的女性同事则可以留任到 55 岁。在 2019 年之前的 10 年里,此类诉讼数量不足 800 起。

中国劳动法规定,从事某些职位的女性比其他职位的女性更早退休,但在具体规定哪些群体适用于该政策方面含糊其词。在美国,男性和女性均为 66 岁退休。

退休纠纷的激增突显出中国人口结构困境:中国人口正在老龄化,出生率正在下降,这构成了一枚经济定时炸弹。与此同时,国家养老基金严重不足,政府正在努力实现雄心勃勃的经济增长目标。

「我们的退休规定的确造成了人力资本的浪费,并给养老金体系带来了压力。」一位不愿具名的常驻北京的政府顾问表示,「但政府也不想让年龄较大的劳动者与年轻人竞争仍然短缺的工作岗位。」

中国的退休制度是在 1950 年代初建立的,当时北京方面规定,大多数女性的法定退休年龄为 50 岁,担任管理职务或具有特殊技能的女性为 55 岁,男性无论职位如何皆为 60 岁。

分析人士表示,这样的安排非常适合一个在当时公民很少活过 50 岁、女性平均有 6 个孩子的国家。

常驻天津的人口统计学家、政府顾问原新说:「我们让女性、尤其是普通女性较早退休,这样她们就可以有更多时间照顾家庭。」

自那以来,中国女性的预期寿命上升至近 80 岁,尽管计划生育政策有所放松,但出生率大幅下降。中国在截至 2020 年的十年间人口增速降至几十年来最低水平。

这些因素,再加上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和收入的增加,促使更多女性专注于自己的事业并建立退休储蓄。

延迟退休也将缓解中国养老金体系的资金不足问题。目前,中国政府正在竭力支撑老龄化的人口。

中国官方智库中国社会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在一份报告中表示,预计中国政府支持的养老基金最早将于 2035 年耗尽。该研究作者之一房连泉说:「需要尽快出台新的延迟退休政策。」

尽管中国劳动法含糊不清,许多希望工作到 55 岁的职业女性也表示抵制,但较早退休的政策没有改变。

在江苏省,51 岁的王芸(音译)今年因雇主要求她 50 岁退休而提起诉讼,但以败诉告终。原因是依据被告提交的新修订的公司章程,管理职位仅限董事及以上。她的雇主是一家零售商,她在该公司担任营销经理。

「我花了近十年的时间管理人才,我有能力也有意愿继续做这份工作。」王芸说,「可惜法院不听我的。」

改变中国退休政策的另一大障碍是中国的年轻人口。尽管中国适龄劳动人口数量急剧下降,但许多年轻劳动者仍难以找到工作。

中国 24 岁以下成年人的失业率为逾 13%,而全国平均失业率为约 5%。如果年龄较大的劳动者延迟退休,工作岗位不足的问题将进一步加剧。

「中国经济不允许年轻人和年龄较大的劳动者同时充分就业。」负责制定退休政策的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一名顾问说,「我们只能优先考虑一个群体。」

延迟退休的另一个障碍是,以低端劳动者为首的大批成年女性,在工厂或办公室格子间工作几十年后,希望早点享受养老金福利。

在抚顺,50 岁的办公室经理王凤(音译)本月退休了,尽管中国法律允许她再工作 5 年。

「我忙了 30 多年了,过去几年身体都不太好。」王凤说,「我不想再工作了。」

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游钧今年 2 月表示,中国将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但没有给出时间表。

政府顾问表示,改革可能于明年开始,届时男女的法定退休年龄都将延迟数月。

然而,这不足以缓解许多职业女性的担忧。「也许我女儿这一代在选择退休时间上会有更多自由。」49 岁的上海营销助理刘慧(音译)说,「我多半没有这种运气。

Laminar flow

Financial Time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