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09024b14-6829-4e4e-84a9-3310afc5151b

中国将加入天空之战

在接受了数百亿美元政府支持资金、开发十余年后,中国的首款客机已接近获得北京方面批准开始商业飞行

在接受了数百亿美元政府支持资金、开发十余年后,中国的首款客机已接近获得北京方面批准开始商业飞行。

随着单通道飞机 C919 的推出,被欧洲的空中客车(Airbus)及其美国对手波音(Boeing)支配的飞机制造业正面临一个财力雄厚、有政治关系的新竞争者:中国政府支持的航空冠军企业中国商飞(COMAC)。

中国商飞于 2008 年从中国军用航空工业剥离出来,目前已宣布 C919 飞机获得近 1000 架的订单和意向订单,主要来自国内客户。首架飞机将在今年底交付给中国东方航空公司(China Eastern Airlines)。

北京方面毫不掩饰打破西方巨头双头垄断的愿望。据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估计,中国用高达 720 亿美元的政府相关支持,来帮助 C919 顺利研发。

这个项目的战略重要性推动了早期的订单。在上海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 Shanghai)任教的中国航空评估顾问公司(China Aviation Valuation Advisors)航空金融专家于达(David Yu)表示,虽然中国的航空公司「没有(购买飞机的)明确义务」,但「我确信(政府)有强烈暗示」。

空客和波音几十年来一直为市场份额和彼此的政府支持力度展开斗争。它们需要一个共同威胁才能搁置分歧,结束双方在世界贸易组织(WTO)长达 17 年的补贴问题争端,以应对它们的新竞争对手。

尽管 C919 项目不断延期——它仍有可能再次延期——但有迹象表明,中国政府的投资开始有了回报。空客首席执行官纪尧姆・福里(Guillaume Faury)最近承认了中国商飞的崛起,在一场行业活动上表示「在本十年末,我们很可能从双头垄断走向三头垄断,至少在单通道飞机方面是如此」。

C919 在燃油效率或续航里程上无法与空客 A320 或波音 737 家族的最新款媲美。但两家西方企业的重大担忧在于,C919 未来的迭代产品会使二者来自中国的订单大幅减少。

中国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航空市场。波音预测,仅在未来 20 年内,中国的航空公司就将购买总计 8600 架新飞机。

「中国商飞在中国以外不是任何人的威胁。」航空咨询公司蒂尔集团(Teal Group)副总裁理查德・阿布拉菲亚(Richard Aboulafia)表示,「但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出口市场。」

贸易战

中国商飞的崛起正值西方与中国贸易紧张加剧,而且西方产业高管担忧中国保护主义在抬头。

一名高管表示:「这是个政治游戏……如果你在中国增加投资,我们就会买更多飞机。」

西方监管机构解除波音 737 Max 禁飞令已经过去 6 个月,但中国仍未解除。波音 737 Max 在 2018 年和 2019 年发生两场致命事故之后被禁飞。

「如果贸易僵局持续太久,我会付出代价。」波音首席执行官戴夫・卡尔霍恩(Dave Calhoun)上月在一场会议上表示,「我会付出代价,因为他们是全球航空行业增长的最大部分……如果我们不能部分恢复这一贸易结构,这会在未来几年给我们造成严重的问题。」

一名中国航空产业高管表示,空客「目前的政治处境可能更轻松」。「至于波音,我们必须观察贸易关系怎样发展。」

这些贸易紧张可能成为中国商飞的西方供应商要面对的棘手问题,这些供应商提供了 C919 的大部分关键零部件。将在下月生效的一份美国制裁名单上有数十家中国国防和监控技术企业,其中也包括了与中国商飞有关联的公司。英国《金融时报》联系了数家供应商,但他们都拒绝置评,只承认参与了 C919 项目。

「解决目前的问题对供应商而言相当困难,」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顾问甘思德(Scott Kennedy)表示,「他们不得不时刻注意华盛顿方面的动向。」

中国商飞面临的挑战

C919 离执行飞行任务还有一些距离。即使获得了中国监管机构的认证,仍存在中国商飞是否有能力在 C919 服役期间为其提供支持的问题。

Ascend by Cirium 的咨询主管罗布・莫里斯(Rob Morris)表示:「商用飞机的成功不仅取决于设计、制造、(认证)和交付飞机的能力,还取决于在飞机的整个生命周期内支持其全天候运营的能力。」

管理咨询公司罗兰贝格(Roland Berger)的罗伯特・汤姆森(Robert Thomson)表示,增加产量可能很难。

「空客用了逾 10 年的时间,凭借其此前积累的全部经验,才达到每月生产 30 架 A320 客机的水平……你还需要拥有稳定的设计,以及掌握各部分零件供应链的能力。」

C919 要想获得全球竞争力,需要获得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和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的认证。

欧洲航空安全局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其对 C919 的认证过程始于 2016 年 7 月,「对大型运输飞机的认证没有最短时间框架」。

欧洲航空安全局还补充称:「鉴于这类产品的复杂性……认证所需的时间可能有很大不同,但通常需要至少 5 到 7 年。」

下一步是什么?

美国和欧盟尚未就对华统一战线的细节达成一致,包括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

就目前而言,中国商飞需要西方供应商提供专业技术。随着中国国内能力的增强,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改变。

多数分析人士认为,未来 20 年,中国市场的规模将大到足以支持 C919、空客 A320 neo 和波音 737 Max 的合理交付水平。

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治。蒂尔集团的阿布拉菲亚认为,真正在推动 C919 发展的是北京方面寻求「对冲(与西方)脱钩的未来」。

他表示,美国和欧盟近期达成的休战,不能阻止这个亚洲国家对西方关闭市场,但至少应该能防止中国「在它们之间挑拨离间」的局面

Laminar flow

Financial Time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