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7561bc50-29d0-44b7-955d-bb299af51206

前景不明的华融

华融的海外抱负及这些抱负的消解,让人联想到了海航、安邦和大连万达。这三家中国民营企业此前被允许在全球范围内寻找炫耀性资产,直到遭遇政府整顿

6 个月前,中国华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Huarong Asset Management)前董事长赖小民以受贿罪被判处和执行死刑。6 个月后,这家中国最大不良债务管理公司的命运依然不明朗,而且北京面临的风险正在上升。

赖小民死后,华融的动荡加剧。华融是 1999 年成立的四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之一,它们的设立初衷是在亚洲金融危机后清理中国银行业的债务。

华融未能公布 2020 年的财务账目,再加上其资产负债表上 1.7 万亿元人民币(合 2610 亿美元)资产的不确定性,促使该集团出售给国际投资者的 220 亿美元计价债券剧烈波动。

今年将有 1000 亿美元的中国企业债务到期,这一前景使解决华融的未来变得更为紧迫。过去 10 年,华融远远脱离了其作为一个循规蹈矩的不良债务管理机构的根基。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主管张积豪(Charles Chang)表示:「我们认为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如果华融的情况真的导致违约事件,那么这说明政府对其他国有实体的支持会如何?如果真的发生了违约或重组,我们将需要审视所有(这些实体)。」

本月,中国有关部门对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China Great Wall Asset Management)副总裁、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China Orient Asset Management)原副总裁胡小钢展开调查,令外界更加担忧北京处理这些其为解决国内坏账和不良贷款而设立的企业的做法。

长城、东方,以及信达(Cinda)和华融,组成了四大不良债务管理公司。与欧元区危机后在西班牙和爱尔兰设立的坏账银行一样,它们的设立目的是接收银行体系的不良贷款——这在中国金融体系中仍是一项重要职能。

但随着亚洲金融危机的记忆逐渐消逝,这四家资产管理公司的规模并没有缩小,而是开始了自由扩张——2013 年至 2018 年期间,这四家公司从债务市场筹集了逾 1000 亿美元。

它们都把目光投向了中国以外,但华融是其中最为激进的,且激进程度远超其他三家。标普的数据显示,仅在 2015 年,华融的国际资产就膨胀了逾 300%。同年,在得到高盛(Goldman Sachs)和华平(Warburg Pincus)的战略投资后,该公司将部分业务在香港上市。

华融海外业务的火力——该公司将此归咎于赖小民——在很大程度上来自其国际部门发行的 220 亿美元计价债务。

CreditSights 分析师 Jason Tan 表示:「在前任董事长任内,华融扩张进入许多与其不良债务管理核心任务无关的业务领域。」这「最终导致了前任董事长的倒台和公司遭到清算」。

华融的海外投资曾帮助中国企业获得了内地以外的信贷。一个例子是它在 2016 年购买了中国铝业(Chalco)出售的美元债券。中国铝业是全球最大的金属生产商之一,并不是一家财务状况不佳的公司。中国企业经常在内地金融市场以外、通过香港发行以美元计价的债券,以利用国际投资者的需求。

华融还购买过碧桂园(Country Garden)出售的债券。碧桂园是一家民营房地产开发商,已成为中国最知名的房地产企业之一,目前该行业正面临北京方面要求其减少债务的压力。2017 年,华融还帮助开发商中弘控股(Zhonghong Holdings)以 4.49 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游乐园运营商海洋世界娱乐公司(SeaWorld Entertainment)的部分股权。

2012 年至 2018 年间,华融的资产增长至 7 倍。在这段看似不受约束的增长期间,该公司建立了自己的银行、经纪、保险和租赁业务,同时大力推动房地产开发。

安迈亚洲(Alvarez & Marsal Asia)董事总经理罗纳德・汤普森(Ronald Thompson)表示,在中国金融体系迅速增长的一段时期,坏账管理公司已演变为「金融超市」。

华融之所以能扩张到其最初职权范围以外,部分原因是承接一家公司的不良债务会让它最终获得对相关企业的所有权股份。

汤普森表示:「在美国,我们能拥有高收益率的银行,我们能拥有高收益债券,我们能拥有私人股本企业,而在中国,资产管理公司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这个角色。」

「如果你是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老板,而且准备像最初计划的那样在明年关闭公司。」他补充道,「很可能不利于士气」。

华融在给英国《金融时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自 2018 年以来,该公司一直在「坚决执行中共中央、国务院和监管部门的政策和决定」,并已「重新专注于不良资产管理这一核心业务」。

在华融的美元债务交易处于低迷水平之际,投资者和监管机构所面临的紧迫问题是,不计后果的增长给该集团的资产负债表带来了什么。

根据该公司去年 8 月发布的 2020 年中期报告和最新可用数据,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公司仅有一半资产被归入「不良」部分。该报告涉及其他资产,包括对中国境内企业的贷款和债务。

CreditSights 的数据显示,2020 年上半年,发行美元债务的华融国际控股(Huarong International Holdings)的总资产为 1980 亿港元(合 256 亿美元),较 2017 年减少了三分之一,其中包括股票、可转换债券、结构性产品和场外衍生品。

尽管没有那么让人眼花缭乱,但华融的海外抱负及这些抱负的消解,让人联想到了海航(HNA)、安邦(Anbang)和大连万达(Dalian Wanda)。这三家中国民营企业此前被允许在全球范围内寻找炫耀性资产,直到 2018 年遭遇政府整顿。

海航集团花了数年时间进行清算,债权人直到今年 1 月才申请法院对海航进行破产重整。此前一家法院表示,这家曾经雄心勃勃的集团已无力偿还债务。

尽管人们预计华融将在中国内地扮演关键角色——尤其是在国内信贷状况进一步紧缩的情况下——但下一步行动仍取决于北京方面。

「他们很可能正试图找出漏洞所在。」香港的一名投资者表示,「一旦他们弄清楚这个漏洞有多大,他们就可以决定是否要弥合这个差距。

Laminar flow

Financial Time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