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eac18f66-5c9b-4cd0-a4e6-a86f5464ad6e

滴滴经历引发更大担忧

抽掉不少赴美上市企业脚下的地毯

滴滴上市前中国网信办曾要求其修改地图功能

两名熟悉网约车公司滴滴出行(Didi)的人士透露,滴滴赴美上市前,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曾要求滴滴对其应用的地图功能进行多项修改,原因是担心该功能可能泄露敏感政府部门的位置信息。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简称:网信办)曾频繁与滴滴沟通,对其应用提出 20 多项修改要求,滴滴均已照做。

上述人士表示,网信办并未将修改该移动应用一事与任何推迟首次公开发行(IPO)的要求联系起来。网信办此前曾向许多家企业发出整改通知,但均未将它们的应用下架。

但该监管机构这次的做法着实让投资者感到意外——它在上周日突然宣布,滴滴的叫车应用「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并勒令移动应用商店下架该应用。

这一通报引发滴滴股价暴跌,并导致投资者以该公司未披露监管风险为由提起诉讼。而就在不到一周前,滴滴进行了自 2014 年以来中国公司在美国最大规模的 IPO,募资 44 亿美元。

此次事件显示出,国家安全和数据安全如何成为了中国政府眼中相互关联的优先事项。中国政府对大型科技平台通过控制数亿用户的数据而掌握的权力越来越感到担心。此事还突显出,企业在努力遵守往往不透明的执法决定时面临的困难。

过去一年,网信办发起了一场移动应用整改行动,对数百款被认为滥用或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的应用发出了公开警告。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表示:「通常情况下,网信办要求企业修改其应用并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网信办从不认为他们需要遵循正式的行政法程序,但企业对他们极为重视。沟通往往很随意,就是通过电话。」

上述人士还表示,整改要求通常都是在运营层面处理,而非公司内部高层。目前尚不清楚监管机构是不是正式向滴滴提出的这些要求。

中国的个人信息保护法仍处于审议阶段,该法将使网信办的应用审查监管程序正规化。

在滴滴 IPO 之前,网信办并未公开警告过滴滴的叫车应用。

对一家近期在美上市中国应用公司进行投资的一名风险投资人表示:「网信办经常向中国的应用公司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从内容审查到个人数据收集,但这通常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你按要求做,就没事了。」

熟悉滴滴的人士表示,在向滴滴提出的要求中,网信办希望滴滴修改其应用收集和显示地图信息的方式。用户打开滴滴应用时,它会根据乘客需求推荐附近的常用乘车点。

上述人士表示,网信办担心这一功能可能会无意中泄露敏感政府部门人员的工作地点。

滴滴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滴滴早已禁止用户搜索敏感政治地点,如中央领导人居住的中南海。

两名知情人士表示,除了对移动应用提出这些整改要求,网信办还建议滴滴将 IPO 推迟至其进行完网络安全审查之后。网信办没有法律权力让企业推迟 IPO,滴滴也否认在 IPO 之前就知道监管机构准备干预。

今年 4 月,网信办发布了《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个人信息保护管理暂行规定》,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该规定赋予网信办将应用从应用商店下架 40 个工作日的权力。

滴滴经历引发更大担忧

就在不那么久以前,投资者还担心美国监管机构会因为平平淡淡的审计标准而迫使在纽约上市的大批中国公司退市。眼下更大的担忧是,北京方面将遏制或堵住一个离岸所有权漏洞,从而一举抽掉阿里巴巴(Alibaba)等企业脚下的地毯。

这些「金融游客」的地位从来就是模棱两可的。他们大多数依赖一项已有 27 年历史的规则,后者允许在中国境外注册的子公司无需官方批准即可在海外上市。例如,马云(Jack Ma)创立的电子商务巨头通过在开曼群岛注册的一个实体在美国上市。

美国股东对支撑股票的中国资产的法律所有权是牵强的。现在有传言称,中国监管机构正在思索「可变利益实体」(VIE)的问题。如果这类实体更难成立或被禁止,那可能会对投资者造成重大扰乱和成本。

这种猜测是在赴美国上市的滴滴出行(Didi Chuxing)上周遭受沉重打击之后萌生的。中国官方已下令在线应用商店下架这款打车 App,并已对该公司——以及另外几家科技公司——处以反垄断罚款。

本来在排队等待上市的一些公司已经知难而退。阿里巴巴投资的医疗数据公司零氪科技(LinkDoc Technology)在周三结束认购后取消在纽约上市。

北京方面已发出信号表明,它更希望公司在上海科创板(Star Market)等中国内地证交所上市。激励措施包括放宽估值和交易价格限制。

中国公司迄今更喜欢纽约,因为其股市具有举世无双的深度,有大批专业科技股投资者的支持。在境内上市的中国股票往往表现波动,这是另一个吓阻因素。

中国境内股市已经复苏,去年它们的总价值超过 10 万亿美元。流动性有所改善;根据中国内地交易所的数据,其境内仅 2020 年就有 1.78 亿新的股票投资者注册。新上市公司也更多了。上海证交所(包括主板和科创板)以 233 笔 IPO 位居 IPO 数量全球榜首。

中国想收回以往流失到纽约的部分流动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可能有助于缩小中国内地股票与同类美股之间的估值差距。

但限制或禁止「可变利益实体」将是一场巨大的赌博。那将向外国投资者发出关于中国经济开放性和可预测性的糟糕讯息。官员们必须意识到,像对滴滴的打击那样的规模较小的惩戒,将在造成较少混乱的情况下促使企业遵守规矩。

美国参议员呼吁 SEC 调查滴滴 IPO

美国国会两名资深议员呼吁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调查中国网约车公司滴滴出行(Didi Chuxing)是否在上周的首次公开发行(IPO)之前误导了美国投资者。

这两名参议员是颇具影响力的美国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的成员。他们表示,希望美国证交会调查滴滴对其在上市前与中国监管机构之间往来的说明是否足够坦诚。

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上市的第一周,在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因担心数据安全勒令滴滴从国内应用商店下架后,滴滴股价猛跌逾四分之一。滴滴股价的下跌招致了股东的起诉。

美国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比尔・哈格蒂(Bill Hagerty)在交给英国《金融时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拜登(Biden)政府和美国证交会——其主要任务就是保护投资者并维护市场公平——应该调查美国投资者是否受到了误导。」

他补充称:「美国证交会必须执行其透明度和信息披露规定,美国投资者要充分认识到,在投资来自中国等非市场经济、由政府控制的经济体的企业时,存在着本质上有所不同的风险。」

与哈格蒂同为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成员的马里兰州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范霍伦(Chris Van Hollen)表示,美国投资者需要「确信在美国交易所上市的公司不存在欺诈行为」。

范霍伦表示,股东「应该能够获取信息了解投资外国公司——尤其是那些深受外国政府影响的公司——所带来的风险」。

他补充称:「美国证交会应该彻底调查此次事件,查明滴滴的公开信息披露是否在故意误导投资者。」

白宫新闻秘书珍・萨基(Jen Psaki)周四表示,「所有在美上市的公司都必须遵守透明度和信息披露的严格标准」。但她以美国证交会的独立性为由,不愿对该机构是否应该调查滴滴发表意见。

美国证交会拒绝置评。

滴滴在上周的 IPO 中融资 44 亿美元,这是自 2014 年阿里巴巴(Alibaba)上市以来中国企业在美国规模最大的 IPO。几天后,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表示,滴滴「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

一位了解滴滴的人士随后承认,中国监管机构曾建议该公司推迟上市,但该公司否认自己知晓即将到来的监管打击。

英国《金融时报》周四报道,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在滴滴上市前还对其提出了逾 20 项修改应用的要求,该公司随后进行了修改。

这场糟糕的 IPO 引发外界质疑滴滴在上市前对美国投资者进行了怎样的告知。该公司在提交给美国证交会的上市文件中表示,它曾在 5 月份参加一次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中国监管机构举行的联合约谈,参加的还有其他 30 家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但该公司没有明确提到任何修改其应用或推迟其 IPO 的要求。

美国证交会前委员、斯坦福大学法学院(Stanford Law School)教授约瑟夫・格伦德费斯特(Joseph Grundfest)问道:「滴滴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面临监管风险的?即使滴滴在 IPO 时不确定其应用会被禁,为什么它先前不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这种风险?」

他补充称:「美国证交会和私人原告将对滴滴的信息披露提出严厉质疑。」

中国健身应用 Keep 取消在美国上市

中国最受欢迎的健身 App 上周取消在美国申请首次公开发行(IPO)的计划,其背景是中国监管机构宣布对网约车集团滴滴(Didi)进行网络安全审查。

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由日本软银(SoftBank)和中国腾讯(Tencent)投资、预计筹集至多 5 亿美元的 Keep,没有按计划递交上市申请,而其聘请的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银行家取消了本周与投资者的推介会议。

此举是初步迹象之一,表明中国监管机构针对滴滴和其他在美上市中国公司——包括卡车货运 App 满帮(Full Truck Alliance)和在线招聘公司 BOSS 直聘——可能存在的数据安全漏洞的审查,很可能会影响计划于今年在纽约进行的大量科技公司上市,这些上市本来会募集巨额资金。

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中国最大播客平台喜马拉雅(Ximalaya)最近几周也取消了赴美上市。「在与相关监管机构沟通后,喜马拉雅明白了赴香港上市将被视为更加合适的结果。」该人士表示。该公司曾于 4 月递交赴美上市的招股说明书。

与此同时,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医疗数据解决方案提供商零氪科技(LinkDoc Technology)本周搁置了其在纳斯达克(Nasdaq)进行 IPO 的计划。据路透社(Reuters)报道,该公司原定周四为其股票定价,预计将通过上市募集超过 2 亿美元。

周二,北京方面表示将收紧对中国公司在境外上市的限制,这一事态可能会威胁到价值超过 2 万亿美元的华尔街股票。

按照这一全面公告,中国公司赴美上市的难度将大幅提高。它导致中国科技股遭到抛售。中国官方担忧其公民的数据会作为上市的一部分被提供给外国政府。

为中资 IPO 提供咨询的某家美国律师事务所的一位合伙人表示,交易将慢慢枯竭。「任何交易都将不得不提供巨大折扣才能做成,因为监管机构已经表明它们愿意事实上阻止相关公司发展壮大。」

Keep 和软银拒绝就 IPO 计划发表评论。在今年早些时候由软银愿景基金(Vision Fund)牵头的最新一轮融资中,Keep 的估值达到约 20 亿美元。该公司的投资者还包括腾讯和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在疫情期间提供室内锻炼计划和销售家居健身器材,使其估值得到提振。

Keep 放弃上市是对软银的最新打击;软银是滴滴的最大股东,持股约 20%。在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宣布对滴滴进行网络安全审查、并勒令其 App 停止注册新用户后,软银股价下跌 5%。软银也是满帮的投资者,而后者也是中国数据监管机构正在审查的在美上市科技公司之一。

Redex Holdings 的科技行业分析师柯克・布德里(Kirk Boodry)表示,对滴滴的审查引发了围绕愿景基金在中国的其他重大投资——例如对 TikTok 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的投资——的新问题。「相对而言,这可能会降低中国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吸引力。」他补充道。

滴滴被要求整改殃及香港科技股

随着投资者消化网约车公司滴滴出行(Didi Chuxing)被监管部门要求整改之事的影响,在香港上市的中国科技股纷纷下跌,拖累香港恒生指数(Hang Seng index)跌至今年内的最低水平。

周四,外卖平台美团(Meituan)股价下跌 7%,互联网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分别下跌 4% 左右,推动恒生指数下跌 3%。恒指自 2 月见顶以来,已累计下跌近 13%。

此前,中国监管机构对滴滴采取行动。在滴滴赴纽约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募资逾 40 亿美元的几天后,中国有关部门禁止新用户注册滴滴 App,导致这家网约车公司的股价周二暴跌 20%。监管机构称此举是出于数据安全考虑。

华兴资本(China Renaissance)交易员安迪・梅纳德(Andy Maynard)说:「这只是滴滴事件的直接影响。」他补充称,整个市场都受损了。「问题是,这是数据,所以你可以把它用到任何地方,不仅仅是科技方面。」他还说,「各板块都普遍下跌。」

中国内地股市跌幅没有那么大,涵盖沪深两地大盘股的沪深 300 指数(CSI 300 index)周四下跌 1%。

中国本周表示将收紧企业海外上市规定,称这是出于数据引起的国家安全担忧。此举可能威胁到渴望在华尔街融资的一系列能给投行带来丰厚利润的中国企业。此类上市的已发行股本已达到约 2 万亿美元。

今年上半年,中国企业通过赴美上市筹得创纪录的 124 亿美元,让投行赚到了数亿美元的费用收入,但大部分股票都已跌破发行价。

滴滴发生这些事情之际,中国科技公司所处的监管环境正在不断收紧,它们最近受到了反垄断警告和罚款。去年 11 月,蚂蚁集团(Ant Group)在上海和香港的 IPO 计划——这原本有望成为史上最大 IPO——被意外叫停。

港交所母公司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Hong Kong Exchanges and Clearing)的股价在周二和周三上涨 7% 后,今天下跌 1%。分析师称,未来中国企业赴美上市会更困难,这可能提升香港作为融资目的地的吸引力

Laminar flow

Financial Time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