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s-economic-growth-slows-in-the-second-quarter-11626317154

中国第二季度 GDP 同比增长 7.9%,继续显示出不同寻常的韧性

如果中国经济增速出现任何意料之中、甚至是政府乐见的放缓,那么放缓的步伐可能由几个受到密切关注的因素决定,包括出口需求、房地产行业投资和消费者支出

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反弹势头放缓,但在基本控制住境内新冠疫情一年多后,中国经济仍旧显示出不同寻常的韧性。

第二季度中国工业增加值表现再度强于预期,并且消费表现强于调低后的预期,人们由此憧憬未来几个月国内支出可能在维持经济增长动能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周四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第二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 7.9%,符合经济学家的预期。

虽然第二季度经济增速远低于第一季度 18.3% 的同比增幅,但第一季度的强劲表现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上年同期疫情时期较低的比较基数,随着基数效应的减弱,没有人预计中国经济会维持这一高增速。

受第二季度增长数字提振,中国经济上半年同比实现 12.7% 的增长。2020 年上半年中国经济曾受到新冠疫情的冲击。

在上述 GDP 数据中,6 月份工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和固定资产投资数据均强于预期,可能会平息市场日益升温的猜测,即中国政府为保持今年下半年的经济增长势头将采取力度更大的干预措施。

中国政府上周宣布将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以释放银行业更多流动性用于放贷,此举出乎许多市场人士的意料,凸显出中国高层对经济活动放缓的担忧。

但可能不需要实施进一步的刺激措施了。在上半年经济增长 12.7% 的情况下,对于决策者而言,即使下半年经济出现相当程度的放缓,实现全年经济增长至少 6% 的目标似乎也有较大的回旋余地。

鉴于围绕新冠疫情和全球经济复苏的众多不确定性,中国政府今年在管理经济预期方面态度谨慎。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3 月份设定的至少增长 6% 的目标被经济学家普遍认为较为保守。考虑到 2020 年的低比较基数,许多预测者预计中国经济今年将轻松实现 8% 或更高的增长。

中国政府暗示可以接受较温和经济增长速度的另一个背景是,中国在恢复推进一些应对经济中更深层次失衡问题的长期措施,包括债务水平上升、房价飙升和人口老龄化。这些举措的实施此前被新冠疫情打断。

第二季度经济出人意料的韧性可能使中国政府既能维持相对较快的经济增长,同时也能腾出手来解决这些长期问题。

经济强劲势头在各个领域均有体现。中国国家统计局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第二季度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 8.9%,6 月份同比增长 8.3%,好于预期。

第二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 13.9%,6 月份同比增长 12.1%,也好于预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衡量中国消费者支出的关键指标。

1-6 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 12.6%,依然超出预期。

国家统计局表示,6 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稳定在 5.0%,与 5 月份持平。城镇调查失业率是衡量失业率的主要指标。

在周四上述数据出炉之前,本周早些时候公布的数据显示,6 月份出口再次好于预期。出口是中国经济复苏的重要支柱,迄今已连续数月表现优异。

纵然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不断升级,但上述坚挺数字凸显了中国市场对美企的吸引力。

美国牛仔裤厂商列维公司(Levi Strauss&Co., LEVI)公布的截至 5 月 30 日财季的业绩好于预期,原因之一是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实现增长,超过了新冠疫情来袭前的水平。

列维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Charles Bergh 本月表示,随着该公司已把更多销售转向线上渠道,当季在中国的销售额较 2019 年同期高出 3%,他将线上渠道称为「我们最大的增长机会之一」。

生物降解塑料和缓蚀产品制造商 Northern Technologies International Co. (NTIC)表示,在截至 5 月 30 日的最近一个财季,中国子公司的净销售额同比大增 30.7%,创纪录高位。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 Patrick Lynch 本月早些时候表示:「我们预计,在未来一年里,中国有望成为我们最大的地域市场。」

这家总部位于明尼苏达州 Circle Pines 的公司本月斥资 620 万美元在上海购置一处新设施,以支持中国业务。

并非所有人都能从中受益。Guangzhou C&Y Filter Co. 的销售经理 Sherry Cai 说,今年原材料价格的飙升侵蚀了该公司的利润,即便客户的需求保持稳定。该公司是一家小型过滤器制造商,在广东省有两条生产线。

Cai 表示,原材料价格上涨是该公司今年面临的最大问题。她说,今年上半年从韩国进口的滤纸价格上涨了近 30%。

除了原材料价格上涨之外,该公司还面临航运集装箱短缺和人民币走强的问题,人民币走强使其产品在全球市场上的竞争力下降。

Cai 表示:「我们产品的利润率只有 10%,如果成本增加了 30%,而我们不能把增加的成本全部转嫁给客户,我们就得自己消化成本。」

第二季度温和复苏,但中国仍警告经济不稳定

中国经济复苏的步伐在第二季度小幅加快。此前,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经济出现疲软迹象,引发了外界对中国政府将加大政策支持的预期。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四表示,中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增长 1.3%,高于校正后的上一季度数据 0.4%。彭博(Bloomberg)和路透社(Reuters)的调查显示,经济学家此前预计中国第二季度 GDP 环比增长 1% 至 1.2%。

中国第二季度 GDP 同比增长 7.9%,而第一季度 GDP 同比增长 18.3%。第一季度高速增长的部分原因是,2020 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中部地区爆发、并迫使政府实施全国性封锁后,中国国内经济活动一度陷入停顿。

中国国家统计局此次数据发布,正值中国经济规划者的一个紧要关头——他们正设法在金融稳定与增长之间保持平衡。

中国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刘爱华在北京对媒体表示,上半年国民经济可以说是持续「稳定恢复」,但她对前景发出警告,称国内经济恢复仍然「不均衡」。

她表示:「但同时也要看到,目前全球疫情仍在持续演变,外部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比较多。」

中国经济复苏面临下行压力的迹象引发了外界猜测,即中国政府将出台更多政策支持,以支撑企业信心和就业,并提高支出。

今年 1 月至 5 月,中国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量同比减少 50%。地方政府利用专项债来为基础设施投资提供资金。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hina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 Exchanges)经济学家王军表示,这一趋势令人担忧。「财政政策需要放松,」他表示,「地方政府债券发行与基础设施投资紧密相关。」

中国政府为今年设定的全年增长目标是 6% 以上,大多数分析师预计该目标很容易达到,因为中国经济复苏正在加速。

「年增长目标可以达到。」摩根大通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的朱超平表示,「不过,随着政府颁布政策以控制杠杆,长期信贷增长仍然疲弱。」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本周重申了中国政府不搞「大水漫灌」的长期承诺。任何此类宽松措施都可能削弱去年底出台的旨在去杠杆以及应对一系列债券违约的政策。这些问题在中国中部和北部省份的国有企业中尤为严重,引发外界对中国金融体系失稳的担忧。

其他正在艰难应对脆弱复苏和疫情危机影响的经济体一直在密切关注中国。中国是去年首个摆脱封锁的大型经济体。

在美国和部分欧洲国家放松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和恢复增长的推动下,中国今年大部分时间的出口表现都好于市场预期。

但新冠病毒 Delta 变种的快速传播,让人们对今年下半年的外部需求产生了怀疑。而且,中国仍未开放国境,继续追求「新冠病例零增长」的目标。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疫情相关的中国出口繁荣「似乎已经见顶」。他还指出,从 2010 年中国开始公布 GDP 环比增长率以来,今年第二季度的 GDP 环比增长数据排名倒数第四。

「总的来说,中国的经济活动仍然强劲。」他表示,「但随着产出已经超越疫情前的趋势,中国经济难以回到往常的速度。」

亚洲各地制造商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价格大幅上涨和突然的供应限制对重要的工业原料造成了打击。航运延误和原材料短缺也引发了对供应中断的担忧。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6 月中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 8.3%,低于 5 月的 8.8%。

2021 年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 12.6%。该指数追踪的是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等关键领域的支出。

对中国国内消费的不同判断,也引发了人们对中国服务业健康状况的一些担忧。

汇丰(HSBC)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预计,中国中小企业将得到更多「专项」支持。这些企业贡献了逾 85% 的城镇就业,而且与经济的其他组成部分相比复苏更慢。

屈宏斌表示:「中小企业将会是重点。」

6 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 12.1%。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该数字在 5 月份为 12.4%,4 月份为 17.7%,突显出国内消费支出仍面临压力,经济复苏也不均衡。

景顺(Invesco)全球市场策略师赵耀庭(David Chao)表示,中国经济有些部分被「甩在了后面」。

赵耀庭表示:「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也许是反映中国普通家庭状况如何的最佳指标。」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首席经济学家苏月补充说,消费需求「仍是薄弱环节」。

「中国的 GDP 数据仍显示出复苏不均衡,」她表示,「社会消费品零售尚未复苏,(而且)家庭收入改善的速度比不上整体经济。」

第二季度增长稳健,但中国将寻求经济平衡

尽管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表现稳健,但在下行压力增大以及中国将重心转向应对长期挑战的背景下,预计中国决策者将在刺激经济增长和让经济自然发展之间寻求平衡。

中国表示,在截至 6 月的三个月,中国经济同比增长 7.9%。6 月工业增加值、社会商品零售总额、不含农户固定资产投资和城镇失业率均达到或好于预期,使中国有望实现 6% 以上的官方全年增长目标。

为剔除因疫情造成的统计失真,将过去两年的经济增长率平均计算后,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 5.5%,高于今年第一季度 5% 的平均增长率,接近疫情暴发前的趋势水平。

但是在强劲的增长数字之下,潜藏着越来越多的经济风险,包括全球对中国商品的需求预计将减少,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预计将放缓,以及暴发新疫情的风险,后一种情况可能会给国内消费带来压力。

中国经济的反弹也依然不平衡,工业生产和出口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但国内需求方面则迟迟没有进展。

澳新银行(ANZ)高级中国经济学家王蕊(Betty Wang)表示,国内经济没有表现出带动未来经济增长的「明确」驱动力。不过她补充说,一年多来出口一直表现抢眼,外界预计后续可能放缓,尽管如此,出口仍可能继续有超预期表现。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政府能否接受经济进入相对较慢速增长的轨道。

中国政府不时暗示,不太担心经济减速,而是强调避免低效投资的重要性,不能为拉动经济增长而不惜一切代价。一些经济学家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稳步复苏,并遥遥领先于世界其他国家,中国政府看到了解决高负债、生产率低下、人口问题以及气候变化等中长期结构性问题的机会窗口。

不过,如果情况比预期恶化得更快,中国政府可能被迫采取行动。上周,中国央行向金融系统释放了新的流动性,主要是为了支持小企业,不过央行早些时候曾承诺将避免货币政策「急转弯」。

就在几个月前,中国是第一个退出疫期刺激措施的主要经济体。荷兰国际集团(ING)和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的经济学家预计,继上周宣布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后,中国央行将以再次降准的形式释放更多刺激措施。

华兴证券(China Renaissance Securities)宏观与策略研究主管庞溟(Bruce Pang)表示,中国试图对货币政策进行微调,这表明中国在是果断转向进一步放松政策还是收紧政策的问题上仍存在分歧。

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的经济学家 Wei He 认为,上周央行释放新的流动性是一个明显的放松政策的信号,但他也认为中国不太可能在短期内调整关键政策利率。他说:「下行压力基本可控。」

如果中国经济增速出现任何意料之中、甚至是政府乐见的放缓,那么放缓的步伐可能由几个受到密切关注的因素决定,包括出口需求、房地产行业投资和消费者支出。

过去数月以来,西方消费者对中国产笔记本电脑、瑜伽垫、自行车和其他商品的旺盛需求提振了中国出口行业。但一些经济学家警告说,这种好日子可能不会持久,他们指出,随着疫情相关限制措施被取消,海外的消费模式即将发生转变,消费将逐渐转向面对面服务,商品购买将减少。

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说,至少目前而言,中国的出口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加速增长的欧洲和日本需求的支持,部分取代了正在减弱的美国需求。尽管此前有预期认为中国出口增速将放缓,但中国 6 月份的出口增速进一步加快。

另一个关键因素将是投资支出,特别是对制造业和中国住宅行业的投资。长期以来,为调整经济增长中的不平衡问题,中国政府的一个工作重点是遏制新资金流入房地产行业,经济学家认为决策者将坚持这一做法。

在以往的经济放缓时期,房地产业扮演了重要的稳增长角色;该部门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比重约为 7%。但分析师表示,对房地产开发商信贷的进一步收紧恐将在下半年导致更多债券违约。

野村(Nomura)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陆挺表示,中国政府决心减少对房地产的依赖。他说,原材料价格一路飙升或削弱投资者向新住房建设和制造业加大投入的兴趣。

然后是消费者支出,一年多来,消费者支出一直是中国经济在走出疫情的复苏过程中最薄弱的一环。

几个月来,在消费能否在今年回归疫情前水平的问题上,经济学家们一直争论不休。中国的消费已显示出向好迹象,但一直受困于一再暴发的新冠疫情。根据澳新银行的数据,从过去两年的平均增长率看,6 月份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增长率停滞于 4.9%,与疫情前 8% 的同比增长率相去甚远。

电商平台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com, Inc., 9618.HK, JD, 简称:京东集团)旗下京东科技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中国低薪工作者面对的不稳定就业市场以及房价的上涨已促使人们增加预防性储蓄,这打击了整体消费。

尽管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从 1 月份的 5.4% 下降到 6 月份的 5%,但 16-24 岁人口(包括高校应届毕业生)的失业率却朝相反方向发展,从 1 月份的 12.7% 攀升至 6 月份的 15.4%。

这并不是说不存在花更多钱的欲求。现年 43 岁的 Wei Zhigang 是沿海省份浙江一家中型房地产开发商的销售经理,他说,去年,受新冠疫情影响,销售较 2019 年水平下降近 50%,他的收入受到了冲击。他表示,今年以来业务的恢复速度慢于预期。

因此,Wei 及家人已在减少旅行,存更多钱。他们过去一般每年至少去美国度一次假,现在却被困在中国境内。

Wei 表示,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去海外旅行。他说,存的钱最终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贬值,除非现在就花掉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