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1c50f428-e235-4286-8ee7-20430e430d8b

为什么央行官员对如何对待通胀不再有共识?

多年来,全球主要货币当局一直在根据通胀预测设定利率,并寻求实现 2% 左右的通胀目标。而如今,它们正在奉行不同的策略

从前,央行官员们知道他们需要做什么来应对通胀。而在他们努力应对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之际,关于如何最佳地促进低速且稳定的物价上涨的共识已经瓦解。

多年来,全球主要货币当局一直在根据通胀预测设定利率,并寻求实现 2% 左右的通胀目标。而如今,它们正在奉行不同的策略。

经合组织(OECD)本周警告「需要保持警惕」,但任何加息尝试都应「取决于各国的具体情况,并以劳动力市场的持续改善、持久通胀压力的迹象以及财政政策立场变化为指引」——措辞如此模糊,以至于每家主要央行都可以称自己的政策符合标准。

美联储(Fed)已转变立场,给予通胀更大容忍空间,并将就业放在更优先的位置。欧洲央行(ECB)卷入了一场围绕是否应对任何超出目标的通胀更加宽容的争论,而日本央行(BoJ)正在徒劳地努力重振消费者价格上涨预期。

美国的策略转变最为彻底;去年,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宣布了一个新的货币框架。

美联储的信条已转为寻求抛弃几十年来为避开潜在通胀压力而预先加息的做法,同时更坚定地追求充分就业,并称这种策略将让更多美国人受益,包括低薪工作者和少数族裔群体。

它将允许通胀在一段时间内超出 2% 的目标,此前通胀长期低于这一目标。此举旨在确保企业和商界预期利率将长期保持在低水平,从而进行支出而非储蓄。美联储的动机之一是避免重复其在金融危机后的立场,当时的政策收紧导致复苏放缓。

美联储理事莱尔・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周二表示:「我对这条预计路径两侧的风险都有留意。」她称自己将「仔细监测」通胀数据,以确保其不会以「不良方式」发展,同时「注意过早回撤的风险」,并警告称,疫情前的「低均衡利率(和)低潜在趋势通胀」的趋势「很可能再现」。

但批评人士担心,美联储的策略是为一个实施审慎财政政策的世界而设计,并不适合以大规模借债和支出为特征的疫情时代,而且如果物价压力不断增大,这可能会使其落后于曲线。

上周五公布的核心个人消费支出指数(core PCE)的年升幅达到 3.1%,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此类担忧。

过去 5 年,日本央行一直在追求实现通胀超目标的承诺,但面对 2% 的这一目标水平,它连接近都未接近过。令人吃惊的是,疫情爆发后也几乎没有任何改变:通胀目标遥不可及,支出增长乏力。

日本家庭和企业相信,通胀将保持在接近零的水平,这让日本央行几乎不可能实现其目标。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Haruhiko Kuroda)在最近的一次讲话中说:「日本通胀预期的形成不仅受到当前观察到的通胀率的深刻影响,还受到过去经验和这一过程中形成的模式的深刻影响。」

与此同时,在欧洲央行对自己的政策进行评估之际,欧元区政策制定者爆发了激烈讨论;讨论结果将于 9 月宣布。

芬兰央行行长、欧洲央行理事会成员奥利・雷恩(Olli Rehn)最近表示:「从经济和社会福祉的角度看,同时考虑到通胀低于目标的历史,接受一段时期(通胀)高于目标是合理的。」

但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成员伊莎贝尔・施纳贝尔(Isabel Schnabel)警告称,这样做风险很大。施纳贝尔上个月表示,尽管欧洲央行不应对通胀在低迷后超出目标过度反应,但她对于正式设定一段时间内的平均通胀目标「持怀疑态度」。

「计算平均通胀目标的这个时期应该多长?其中应该进行多少沟通?」她问道,「我个人认为我们不应该遵循这种策略。」

在一些经济学家看来,这些分歧不在点子上:货币政策已变得如此广泛,以至于央行官员们缺少采取更多行动的有效工具。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BNP Paribas Asset Management)宏观研究主管理查德・巴韦尔(Richard Barwell)表示,欧洲央行几乎「弹尽粮绝」,尽管欧元区 5 月份的通胀升至刚刚超过其接近但低于 2% 的目标,但要持续做到这一点,需要有雄心勃勃的财政政策、或者好运气。

他说:「除非欧洲即将出台某种拜登(Joe Biden)式的大规模财政刺激措施,或者通缩性的逆风突然消散,否则使通胀超过 2% 所需的货币刺激力度……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

这将使美联储在未来几个月独自面临艰难的选择。美国的通胀超过了其目标,需求非常旺盛,美联储需要决定是否要轻踩刹车。

政策制定者准备展开辩论,逐步取消部分支持措施,但他们对于新的政策框架没有显示出任何动摇的迹象,坚称近期的通胀上升可能是暂时的、而不是持续的。

上周,美联储副主席兰德尔・夸尔斯(Randal Quarles)表示,该框架是为「劳动力增长缓慢、潜在经济增长率较低、潜在通胀较低,因此利率也较低」的当前世界设计的。

他说:「我不担心会回到 1970 年代。

Laminar flow

Financial Time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