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t.com/content/f925cc82-b0a7-4175-b31f-06642073c186

防疫隔离令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失色

尽管香港政府正在努力提高疫苗接种率,但未能拿出有关如何恢复正常状态、重新开放边境的计划,招致商界和银行家的批评

过去两个月,香港商界和金融界对港府政策的公开批评之多,超过了之前两年的政治和社会动乱时期。

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开展缓慢,加上未能拿出如何从大流行中恢复正常状态的计划,终于惹急了香港的银行家们。

香港的金融服务业一直很风光,每年为香港贡献逾五分之一的本地生产总值(GDP)。在全球最大的 100 家银行中,约有 70 家银行都在这个中国城市开展业务。到目前为止,其中大部分银行都并未受到北京方面对香港收紧控制的影响。

现在,银行家们开始不镇定了。自香港开始施打疫苗以来已过去逾 100 天,只有约 17% 的成年人——70 岁以上的人不到 5%——前来接种疫苗。这是伦敦和新加坡接种比率的一半。

令人失望的疫苗接种工作——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民众对政府普遍的不信任——粉碎了对于人们很快将能出境旅行的希望,这种情况可能要持续到明年。边境仍对外国旅行者关闭,返港居民要接受两至三周令人煎熬的酒店隔离,这种事实上的封锁目前已进入第二个年头。

尽管政府正在努力提高疫苗接种率,但没有将其疫苗计划与重新开放边境的战略联系起来。这令人们担心,当欧洲和美国于今年夏天重新开放时,香港将被落在后面,而它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声誉正面临关键时刻。

「我们实际上是在发出停止业务的信号。」一位驻香港的华尔街银行家本周表示,「香港作为重要金融中心的地位受到了质疑。」

香港欧洲商务协会(European Chamber of Commerce)主席弗雷德里克・戈洛布(Frederik Gollob)表示,隔离规定意味着「香港可能会失去吸引顶尖人才的竞争优势」,现在有些人离开香港是「永久性」的。

甚至连此前曾因就香港政策发表意见而受挫的汇丰(HSBC)也敦促政府,「保障公众健康与允许商务旅行逐渐恢复正常可以并存」。

通过把本地区与疫情隔离开来,香港不得不生生面对一场实验:一个不放开跨境旅行的国际金融中心能将这种地位保持多久?一直不能出境,当地庞大的外籍人士群体还能忍受多久?没有商务旅行和游客,航空公司和酒店还能撑多久?港府至今尚未制定一个时间表,以便可以让这些企业和个人提前做好计划。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Carrie Lam)曾表示,不会仓促重新开放边境而牺牲香港民众的安全。但像其他成功控制住疫情的地方(香港 750 万人口中只有 210 例新冠死亡病例)一样,香港现在有可能陷入一种境地:存在小规模爆发的疫情,同时实施极端的限制措施。由于病例增加,拟与新加坡建立的「旅行走廊」已两度被推迟。

上周,香港大型跨国银行的经理们一度激动不已,因为港府宣布,一家公司每个月最多可以有 4 名高管飞抵香港后无需接受隔离。但实施细则还是给他们浇了一头凉水,每天与人会面后他们必须再接受隔离。知名维权投资者戴维・韦伯(David Webb)表示:「这就像囚犯暂时被放出去。」

眼下,香港正在以极大的热情重新推进疫苗接种行动。当地报纸上满是宣传接种的广告。政府鼓励企业发挥自身的作用。预约接种疫苗的人数正在上升。

然而,企业仍不明白香港的目标是什么。是要赶在新加坡等其他亚洲商业中心之前向世界重新开放,还是为了与内地通关?如果是后者,香港重新开放国际出行的时间表就要听北京的。这很可能意味着要比只就香港旅行政策作出决定耽搁更长时间。

到目前为止,香港只批准了政府官员以及腾讯(Tencent)、阿里巴巴(Alibaba)等内地大公司的高管到港免接受隔离。在国际金融界的一些人来看,这是一个信号,表明香港接受了自己作为一个服务于中国的全球金融中心、未来有可能变得过于依赖中国资本的命运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