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nytimes.com/2021/06/14/world/europe/biden-nato-china-russia.html

G7 和北约集体转向,将中国视为全球安全挑战

民主大国本周联手接连向中国政府发难,此举实属罕见,标志着这些国家正转向集体行动,反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中国定位为一个全球领导者的战略

由 30 个国家组成的西方联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周一表示,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野心给北约带来了必须应对的挑战,这是该组织首次以这种潜在的对抗方式描述中国军队不断扩大的影响力和能力。

对中国的描述发表在北约为期一天的峰会结束后发表的公报中,反映了人们对中国打算在未来几年内如何运用其迅速增长的军事力量和进攻性网络技术的新担忧。出席峰会的包括拜登总统等人。

周日在英国结束的七国集团(Group of 7)会议上,拜登和其他领导人同意共同对抗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主导地位。周一,北约成员国警告称,中国也日益成为一个全球安全问题,表明这个致力于保护欧洲和北美——而非亚洲——的组织的关注点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在 2019 年的伦敦首脑会议上,北约首次在声明(甚至不是公报)中稍稍提及中国,但是自那以后,全球的担忧迅速加剧。

拜登及其前任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总统都更加强调他们所说的中国构成的威胁,作为一个威权政治体系,它的军事开支和野心不断增长,包括与俄罗斯刚刚萌芽的军事合作。拜登断言称民主国家正在与专制国家进行生死攸关的对抗,中国则是这一主张的核心。

「巩固我们联盟的民主价值观正承受着来自内部和外部越来越大的压力,」周一晚间峰会结束后,总统对记者表示。「俄罗斯和中国都在寻求破坏我们跨大西洋的团结关系。」

在 30 个成员国协商一致的公报中,北约对中国的描述十分谨慎。

这份文件多次将俄罗斯描述为北约的「威胁」,批评俄罗斯扩充武库、对西方国家进行黑客攻击和虚假信息攻击、2014 年从乌克兰吞并克里米亚、以及其他侵略行为。

相比之下,中国被描述为正在带来「挑战」。但这些挑战是相当严峻的。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说过,中国现在拥有仅次于美国的第二高军事预算和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海军。北京正在加强其核储备,并研发更先进的导弹和舰艇。

「中国不是我们的对手,但力量平衡正在发生变化,」斯托尔滕贝格周一表示。「中国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我们在网络空间里看到他们,我们在非洲也看得到中国,但我们还看到中国在我们自己的关键基础设施上进行大量投资,」他说。「我们需要作为一个联盟共同进行应对。」

中国派遣船只进入地中海并穿越北极;还在北约的后院与俄罗斯进行军事演习,在非洲建立基地,并在欧洲控制了重要基础设施,包括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

中国军方入侵了全球各地的电脑,窃取工业和军事机密,并在北约社会中参与虚假信息宣传。随着它努力在非洲、中东和欧洲各地部署 5 G 网络,引发了关于北约所需的通信基础设施可能被中国电信巨头华为控制的新焦虑。

北约在公报中讨论了「多方威胁」以及「来自独断威权势力的制度性竞争」,称「俄罗斯的侵略性行为构成了对欧洲-大西洋安全的威胁」。虽然中国未被称为威胁,但北约表示,「中国不断增长的影响力和国际政策可能带来挑战,需要我们作为一个联盟共同应对。」

北约承诺「与中国接触,以维护联盟的安全利益」,并表示计划与更多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国家加强伙伴关系。

文件后面再次提及中国,称其对「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带来了「系统性挑战」。

作为外交和接触的姿态,北约承诺「在可能的情况下与中国保持建设性对话」,包括对气候变化问题,并呼吁中国在其军事、特别是「核能力和原则」方面增加透明度。

北约领导人周一还同意于明年更新联盟 2010 年的战略构想,11 年前提出的该构想将俄罗斯视为潜在合作伙伴,从未提及中国。

该联盟表示,为了保持威慑力,必须考虑应对来自网络战、人工智能和虚假信息的新挑战,以及新型导弹和弹头技术。北约创始条约第五条款——即针对任何一个成员国的攻击就是对全体成员国的攻击——将「明确」包括对太空中卫星的威胁和协同网络攻击。

这次北约会议基本上是对拜登总统的一次热烈欢迎。与他的前任不同,拜登表达了对北约的深切信任,以及美国参与惨痛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起来的多边机构的重要性。

其他许多领导人评价了这次与特朗普 2017 年 5 月参加的北约峰会的不同。当时,特朗普对北约耗资 12 亿美元的新总部的高昂开支和大量使用玻璃的做法尤其不满。他甚至不顾助手的建议,拒绝宣布支持北约的「第五条」,即集体防御的核心原则。

拜登周一迅速宣布,该联盟「对美国的利益至关重要」,并称「第五条」是「神圣的义务」。他还说:「我只是想让整个欧洲都知道,美国就在那里。」

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把这次峰会与刚刚在英国结束的七国集团峰会联系起来,并通过与特朗普执政时期的比较表达了对后者的不满,这代表了很多人的观点。德拉吉说,「这次峰会是重申和重建美国基本同盟的过程的一部分」,而这一同盟「被前一届政府削弱了」。

他还提到了拜登周二与欧盟领导人举行的同样重要的会晤。特朗普认为欧盟是经济上的竞争对手,甚至是敌人。「我们在这里重申这些联盟,但也重申欧盟的重要性,」德拉吉说。

拜登的欧洲之行将于周三在日内瓦结束,他将在那里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举行备受期待的对话。拜登此行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是,亚洲和西方的民主国家如何应对威权主义的挑战。尽管俄罗斯对北约和欧洲-大西洋世界是一个特别的威胁,但它在经济层面不是对手。

拜登周一晚间发表讲话时,称普京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并表示他将寻求与俄罗斯合作的领域,同时对俄罗斯破坏民主社会的行为划定红线。

「我将向普京总统明确表示,如果他愿意,我们可以在一些领域进行合作,」拜登说。「如果他选择不合作,并以他过去在网络安全和其他活动方面的方式行事,那么我们将做出回应。我们会以牙还牙。」

然而,拜登认为,中国的崛起才是美国及其盟友面临的主要挑战。他在欧洲的意图是寻求盟国的支持,以应对这一挑战——无论是在军事上、技术上还是经济上。

虽然北约可以发挥作用,但与中国有着深厚贸易关系的全球最大经济集团欧盟也可以发挥作用。面对北京在国内的人权行为以及在国外的贸易和间谍活动,欧盟对中国的看法一直在变得更加强硬。但在欧洲人眼中,中国并不是华盛顿所认为的重大威胁。

尽管有新的关于中国的公报,这种分歧在北约也是切实存在的。

一些北约成员国,特别是那些离俄罗斯最近的中欧、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担心把重点转向中国会不会转移对俄罗斯威胁的资源和注意力。

拜登在与普京会晤之前,特意在布鲁塞尔会晤了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和波兰的领导人。北约在这四个国家部署了部队。

但就连可能是美国最亲密盟友的英国,也对与中国对抗表示了一些谨慎。在北约会议上被问及中国问题时,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对「新冷战」发出警告,同时承认中国的崛起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巨大事实」。

类似地,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会后表示:「如果你看看网络威胁和混合威胁,如果你看看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合作,你不能简单地忽视中国。」但她也表示:「看得过重也是不对的——我们需要找到适当的平衡。」

https://www.wsj.com/articles/back-to-back-rebukes-of-china-mark-a-turning-point-11623710320

G7 和北约接连对华发难,民主国家转而寻求与美国联手应对中国

民主大国本周联手接连向中国政府发难,此举实属罕见,标志着这些国家正转向集体行动,反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中国定位为一个全球领导者的战略。

七大工业国(G7)领导人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 (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成员国连续两天共同批评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实施的核心政策,称其破坏军事稳定、人权、国际贸易和全球健康状况。北约成员国周一誓言应对中国给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带来的系统性挑战。

连续两日的公开批评直接瞄准习主席的主张,即中国不会容忍其他国家说三道四,这表明大国的焦虑情绪正促使多国政府寻求与美国抱团,而不是凭一己之力与中国政府打交道。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教授 Evan Medeiros 表示,中国的行为改变了对风险的考量,一个非常重要的地缘政治门槛已经被跨越。

国际舆论反弹之际,中共正准备在两周后的建党 100 周年庆祝活动中将习近平置于核心位置。此次活动将庆祝中国在过去百年中克服艰难险阻和外国势力欺凌,成功崛起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和第二大经济体。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高级研究人员 Ryan Hass 表示,G7 和北约的抨击本身不太可能破坏习近平在中国的强大地位。随着大国对习近平的批评越来越多,中国领导层面临的问题是,它有多重视自己的国际地位。Hass 说,在北京,「这可能会使领导层提出我们是否在正确轨道上的问题」。

中国将对其政策的批评归结为美国主导的冷战思维,中国外交官自信地宣称,东方正在崛起,西方正在衰落。G7 峰会闭幕数小时后,在举办峰会的英国,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对公报进行了逐点驳斥,称公报歪曲事实、颠倒是非。

民主制国家对中国的不满已经发酵了一段时间,它们对中国拘押穆斯林维吾尔族人、破坏香港的自由、胁迫性贸易做法和对实行民主制的台湾的军事挑衅感到担忧,而这些都在 G7 公报中有所强调。由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加拿大和日本组成的 G7 还对中国政府在新冠疫情问题上缺乏透明度表示了关切,同时泛泛地提到囚犯待遇、互联网审查和习近平强人治国的其他特质。

中国认为这些都是中国自己的事,中国大使馆在反驳中说,G7「对中国内政横加干涉」。

不过,位于北京的中央政府到目前为止基本上保持沉默。

中国与国际社会发生龃龉肯定非习近平所愿,国际社会为中国提供投资、创造就业,还购买中国出口的产品。新冠疫情在中国南方广东省重燃,正挫伤人们对中国疫情应对措施(包括中国制造的疫苗)的信心。中国希望跨国公司抵住人权组织要求抵制明年 2 月北京冬奥会的呼吁。

习近平明年年底料将争取第三个任期,中国共产党建党 100 周年庆祝活动会成为他这番行动的序曲。

拜登誓言,他的对华政策将以团结联盟为特色,联合盟友一起追究中国的责任。此次 G7 和北约的活动是他的首次机会,在国际舞台上宣传这一战略。

联合公报的措辞需要获得签署者的认同,这其中包括很多与中国有大量贸易往来的欧洲国家。欧洲各国政府以往通常回避对中国发出尖锐指责,但最近几个月,中国政府对欧洲政治家、公司和智库实施制裁,欧洲各国对此颇为恼火。

Hass 表示,可以预见中国会提出,G7「只代表少数国家,并不能代表国际社会的意愿」。

与拥有 30 个成员国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编写的上述文件相比,G7 对中国的措辞更加强硬。例如,北约没有明确提及台湾问题,而 G7 公报则用了一个段落的篇幅呼吁台湾海峡和邻近海域稳定。中国声称这些海域属于其主权范围。据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的 G7 研究小组,这是 G7 公报首次提到这个热点问题。

事实上,中国官媒展示了网上广为流传的模仿达芬奇名画《最后的晚餐》(The Last Supper)的绘画作品,以此来讽刺 G7。这幅名为「最后的 G7」(The Last G-7)的画作展示了人们熟悉的《圣经新约》场景,但代表耶稣的拜登在此画中是一只白头鹰,其身前桌上摆着一个画有中国大陆地图的红色蛋糕,白头鹰指挥着其他代表各国的动物。

与此同时,中国国有新闻机构称 G7 领导人会议拉帮结派暴露战略焦虑,并谴责在疫情肆虐之际还举行这样的面对面活动。

在疫情迫使习近平停止出访之前,他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个人公开露面和国有银行的贷款来扩大中国政府的影响力。习近平利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轻视国际组织所造成的真空,强调中国在联合国和世界贸易组织等全球组织中对多边外交的承诺。但据研究公司 China Vitae 数据,自 2020 年初以来,习近平还没有亲自会见过其他国家领导人。

中国也是二十国集团(G20)成员国。拜登政府称,希望北京支持气候倡议以及为大公司制定最低国际税率的协议。与其他成员国一样,中国在这种组织中享有有效否决权。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Stanford University's Hoover Institution)高级研究人员 Larry Diamond 称,G7 和北约的立场凸显出其成员国与中国分歧的加深,这有引发新型冷战的风险。但他表示,如果习近平感到被这些声明所孤立,那他就领会错了。他说:"G7 发出的讯息是,全球民主国家正在注意中国在做什么。」

但如果目前的趋势持续下去、裂痕继续加深,则可能有损于中国领导层在国内的形象。Diamond 称:「中国人可能会问,是谁使中国失去了美国。」

过去,中国实际上一直依靠其庞大市场的吸引力去钝化外界对其政策的批评。不过中国领导人发出的讯息越来越不能引起共鸣,部分原因是,中国政府会极其迅速地关闭其市场大门,最近一次是在与澳大利亚的争端中。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驻华盛顿高级顾问甘思德(Scott Kennedy)表示:「经济上的成功不会让他们得到他们渴望的赞誉。」

习近平自己也加重了语气,称中国不会任人摆布。他还通过副手们传递了这一讯息,后者新采取的更强硬语气有时被称为「战狼」外交,这种做法在国内受到赞誉,在国际上则引发不满。

今年 3 月,拜登派遣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阿拉斯加会见中国外交官时,北京方面的最高特使杨洁篪在镜头前就美国种族问题和民主失败声讨布林肯,时间长达 16 分钟。

拜登飞往欧洲的几天前,习近平似乎软化了这一路线,他向中共党各级干部表示,要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然而在政策方面,中国没有显示出屈从于外国压力的迹象,该国立法机构上周批准了一项法律,北京方面可据此对被认为帮助外国政府制裁中国的政府、公司和个人做出反制。

https://www.ft.com/content/44404717-8c97-49d7-b157-0929d9f76f03

G7 峰会上的亲切重聚和微妙分歧

乔・拜登(Joe Biden)和七国集团(G7)其他领导人在康沃尔海滩边吃烤龙虾边近距离交谈的画面,可能无法作为疫情时期社交距离规定的最佳宣传。但这次海滩野餐意在传递另一个信息:在美国的重新领导下,全球主要的西方民主国家重回正轨。

告别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四年总统任期,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那四年里 G7 峰会更可能上演的是外交争吵,而不是惬意的户外用餐。一位英国官员表示:「这是四年来他们第一次真正融洽地相处。」

当拜登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挽着彼此的胳膊漫步在卡比斯湾(Carbis Bay)白色的沙滩上,他们之间的亲切关系反映出这位美国总统受到的热情对待。拜登说:「美国回来了。」马克龙回答说:「是的,当然。」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陶醉于英国退欧后的东道主角色,称这次为期三天的会议是「历史性的」。在特朗普时代的混乱之后,约翰逊所谓的「民主 11 国」(Democracy XI)的领导人在全球问题上达成了真正的共识。「民主 11 国」包括美国、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以及受邀参加会议的澳大利亚、韩国和南非,还有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通过视频出席了会议。

G7 支持拜登关于通过增加支出来「顺应时局,支持经济」的呼吁,似乎标志着世界主要资本主义经济体向社会民主主义的明显转变;约翰逊谈到了对抗不平等的必要性。

但是,尽管各方均同意为发展中世界的疫苗提供额外资金,对于一项抗击未来大流行病的计划、为女童教育提供资金以及同意有必要为发展中世界的「清洁、绿色」项目提供资金,意见却存在分歧。

拜登表示,他将此次峰会视为西方对中国立场强硬的时刻,并要发展一个「民主」版的「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华盛顿方面认为中国的这一倡议正将北京的影响力——包括不可持续的债务和糟糕的劳工标准——扩散到世界各地。

拜登在峰会结束后对媒体表示:「我想你们将看到直截了当地对付中国。」

不过,虽然白宫官员称上周六首场 G7 会议的焦点是中国,但英国试图避免采用这些说法,并称之为一场关于在疫后「重建更美好未来」的会议。

约翰逊拒绝在其闭幕记者会上提及中国。一名欧盟外交官表示,约翰逊、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和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认为,G7 的重点应该是为西方做出积极表率,而不是故意与中国对抗。

欧盟国家非常想强调他们对与北京方面关系的更具微妙差别的看法。一名欧洲外交官表示:「我们的策略是,我们需要在气候变化等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在全球供应链等领域与中国竞争,在人权等领域对中国的行为提出异议。」

约翰逊最近对英国外交政策进行的评估,反映了欧洲国家普遍寻求同时实现两个相互冲突目标的努力:一边谈论寻求「更深层次的贸易联系以及更多的中国对英投资」,一边在其他领域挑战中国。

拜登宣称对此次峰会公报感到「满意」。这份由官员们于上周日凌晨 1 时 30 分达成的公报,三次提及中国,包括在新疆侵犯人权的问题。但美国官员坚称,西方国家需要进一步抗衡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倡议,拿出一个为全球基础设施提供融资的一揽子计划,而不仅仅是绿色计划。

即使在英国官员所称的「绿色带路」(green belt and road)计划上,也几乎没有新资金投入。唐宁街表示,该计划更多是为了「协调」英国与其他西方国家已经做出的为贫穷国家环保项目提供资金的承诺。

对约翰逊而言,卡比斯湾峰会只取得了部分成功。约翰逊曾试图利用此次峰会,让英国摆脱对退欧长达五年的反省,并作为一个关键的、拥有号召力的大国直面整个世界。

与其他夏季大型全国性活动一样——例如 2012 年奥运会或皇室婚礼——英国展示出其对制造电视盛况以及「感觉良好」事件的精通。

在蓝天和白色沙滩的映衬下,各国领导人在一个充满未来主义色彩的环保公园面见了伊丽莎白女王(Queen Elizabeth),而他们的伴侣和配偶则被带到康沃尔一个位于悬崖边的剧院。英国皇家空军(RAF)的「红箭」(Red Arrows)飞行表演队在海滩烧烤场上空盘旋。与此前最近的 G7 峰会相比,此次活动洋溢着善意。

约翰逊试图塑造一个自信的让世界重新团结起来的「有号召力」国家形象,但英国退欧仍在困扰着他的行动——他被拉回到与英国在欧洲最亲密的贸易伙伴的口水战中。

拜登曾在峰会前敦促约翰逊在北爱尔兰问题上淡化措辞。但约翰逊却升高调门,引发了法国代表团的愤怒。

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指责欧盟领导人表现得好像北爱尔兰「不知怎么的就与英国成了不同国家」。英国欧盟事务大臣戴维・弗罗斯特(David Frost)身着印有英国国旗的袜子出席会议,而英国官员指出,在卡比斯湾附近水域巡逻的皇家海军「添马」舰(HMS Tamar)最近因英法渔业纠纷而被派往海峡群岛(Channel Islands)。

约翰逊在闭幕新闻发布会上坚称,英国退欧只是 G7 的讨论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近两年来西方国家领导人的首次面对面会晤在更大程度上是达成了「奇妙和谐」的聚会。

这绝不是 2018 年 G7 峰会的重演,当时特朗普拒绝签署峰会公报,并称东道主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软弱和不诚实」。但上周日离开卡比斯湾的领导人们留下了许多未完成的工作。

https://www.nytimes.com/2021/06/12/world/europe/biden-china-g7.html

拜登呼吁 G7 发起「一带一路」替代方案,制衡中国

拜登总统周六敦促欧洲国家和日本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数千亿美元的资金,在修建新公路、铁路、港口和通信网络方面,为它们提供依赖北京之外的选择,以此抵消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和安全影响。

这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第一次讨论组建一个直接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竞争的可供选择方案,该倡议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为推动中国在海外的贷款和投资提出来的,目前已扩大到非洲、拉丁美洲和欧洲本身。但白宫没有提任何财政承诺,而且在如何应对中国崛起的问题上,美国及其盟友之间存在尖锐的分歧。

拜登外交政策的目的是加强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形成一个抵御威权主义蔓延的堡垒,他把挑战正在崛起的中国和搅局的俄罗斯作为这种外交政策的核心。北京则指出,美国在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方面表现糟糕、国内政治充满分歧(尤其是 1 月 6 日发生在国会大厦的骚乱),这都是民主制度正在失败的迹象。

中国的发展倡议在规模和抱负上远远超过了美国在二战后重建欧洲的马歇尔计划。上周六在七国集团峰会上有关如何应对中国的讨论,反映了西方内部如何看待中国的争论:是将中国视为伙伴,还是竞争对手或敌手,又或是绝对的安全威胁。

富裕的民主国家能否拿出一个全面的应对措施还远不明了。

白宫描述的计划似乎是将美国、欧洲和日本现有的项目凑在一起,加上鼓励民间投资。分发给记者的简介上为该计划起的名字是「为世界重建更美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 for the World),「重建更美好未来」是拜登的竞选主题。计划简称 B3 W,呼应了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英文名称首字母缩写 BRI。

B3 W 强调环保、反腐败努力、信息的自由流动,以及在项目资金合同中有让发展中国家避免过度债务负担的条款。人们对「一带一路」的批评之一是,它让签署协议的国家处于依赖中国的状态,让北京对这些国家拥有太多的砝码。

今年七国集团峰会的主办国英国切断了各国领导人开会房间附近的所有互联网和 Wi-Fi 连接,让他们处于与外部世界断开的状态。这表明人们对中国无处不在的监控越来越关注。

七国集团领导人大都认为,中国正在使用其投资战略来加强国有企业,同时建设一个商业港口的网络,在建设通信系统方面用的是华为,让中国对这些系统有相当大的控制力。但是,从会议室出来的官员说,德国、意大利和欧盟显然担心,这会危及它们与中国的巨额贸易和投资交易,或者加速一场日益呈现新冷战色彩的竞争。

拜登把这次会议作为推动自己论点的机会,他认为,新冠病毒大流行后时代的根本斗争将是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之间的斗争。

第一个考验也许是,他能否说服盟国谴责中国使用强迫劳动,用一位向记者通报会议情况的政府高级官员的话说是,「采取切实行动,确保全球供应链中没有使用强迫劳动。」美国官员说,周日发布的峰会公报中会包含何种拒绝涉及此类项目中商品或投资的措辞,目前还不清楚。

但就在前一天,陪同拜登参加七国集团峰会的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在与他的中国同行通电话时告诉对方,美国将积极反对中国在其偏远西部对新疆穆斯林「正在进行的种族灭绝和民族清洗」、以及让香港「民主规范退化」的做法。欧洲领导人在很大程度上回避使用这种语言。

如何看待关于中国的分歧,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西方此前一直未能找到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协调回应。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最近的一项研究把华盛顿本身的反应描述为「乱无头绪」,美国的反应既包括国会对监管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的规则进行适度调整,以同中国的高科技贷款竞争,也包括禁止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的努力。

美国的战略所面临的风险是,在发展中国家眼里,与拼凑起来的不同项目打交道,还要听从西方坚持的保护环境和维护人权的要求,与北京提供的投资和新技术一揽子计划相比,似乎不那么有吸引力。

「许多『一带一路』国家欣赏中国从规划到建设的速度,」对外关系委员会的报告写道,这份报告是由中国问题专家和美国前官员组成的一个两党小组撰写的。

报告还写道,这些国家也欣赏中国「愿意按照东道国的要求建设,而不是告诉它们应该怎么做,以及只需同一个建筑商、金融家和政府官员的群体打交道的便利」。

尽管如此,随着欧洲国家开始认识到依赖中国供应链的风险,并看到中国的触角已延伸到它们自己的后院,拜登意识到了一个机会。

英国曾一度奉行可以说是欧洲国家中对中国最友好的政策,现已转为美国强硬路线的坚定支持者,尤其是在华为问题上,美国将华为视为一个安全威胁。在试图容纳华为之后,英国政府在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领导下宣布,将从英国网络中剥离老的华为设备。

德国仍致力于与中国保持关系,极力抗拒卷入一场新冷战,因为中国已成为大众和宝马汽车的全球第一大市场。德国推迟了是否使用华为和其他中国制造的网络设备的决定,因为中国官员曾威胁要以禁止德国在中国销售豪华汽车作为报复。

意大利在 2019 年成为七国集团中第一个签署「一带一路」协议的国家。但北约盟国担心意大利的基础设施、包括电信网络将依赖中国技术,部分是迫于他们的压力,意大利不得不退缩。

在中国向疫情严重的意大利运送了口罩和呼吸机后,一位意大利官员直言不讳地对欧洲盟友说,疫情过后,意大利将铭记谁是朋友。

法国没有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尽管它欢迎中国在该国的投资,并且没有禁止华为进入其无线网络。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批评了北京在新冠病毒起源问题上缺乏透明度之后,中法关系有所降温。

「如果欧盟能团结起来,制定一个联合一致的对华战略,美国的利益会得到保障,」曾任德国驻美国大使的沃尔夫冈・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说。「如果德国有德国的中国战略,法国有法国的中国战略,英国有英国的中国战略,美国的利益就无法得到保障。」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英国在前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的压力下向美国靠拢,不是因为英国改变了对中国构成的战略或安全风险的看法,而是因为英国在脱欧之后担心被自己最重要的盟友孤立。

虽然坚信与中国接触的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将在几个月后离任,但德国的政策可能不会有太大改变,尤其是如果接任基督教民主联盟领袖职务的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取代默克尔出任总理的话。拉舍特被视为与默克尔步调一致。

法国的情况则不同。马克龙在明年的选举中面临来自民粹主义右翼的巨大挑战。右翼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Pen)誓言要抗衡中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野心。

「每次举行这种会议时,你都会看到一个国家或另一个国家的不稳定性,」英国外交部前高级公务员西蒙・弗雷泽(Simon Fraser)说。但他补充说,「欧洲这边缺少内聚性是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意大利是中国如何试图在欧洲建立影响的一个好案例。自从加入「一带一路」以来,意大利政府已同中国政府签署了 20 几项协议,涉及从税收法规到出口猪肉卫生要求等诸多方面。但意大利也否决了华为与该国一家电信公司签署的 5 G 协议。

中国在欧洲投资的核心项目是将国内临近太平洋的工厂与伦敦连接起来的铁路网,中国总理李克强曾将该项目描述为通往欧洲的快速道。作为这条快速道上一个终点的意大利欢迎这种投资,认为它可以振奋本国艰难挣扎的经济。

但英国与中国的关系已进入了深度严寒期。英国政府对中国对待维吾尔人的做法进行了制裁,并在中国对前英国殖民地香港实施了严厉的国家安全法后,为 30 多万持有英国海外护照的香港人提供了居留权和获得公民身份的途径。

分析人士说,中国的人权记录正让欧洲各国的对华态度强硬起来。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拒绝批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德国一直在争取的中欧投资协议,原因是欧洲对中国对待维吾尔人的做法进行制裁后,中国做出的严厉反应。中国制裁了 10 名欧盟的政治人士。

还有证据表明,拜登意识到,他对中国使用的好斗语言令许多欧洲人不安,他曾把中国描述为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的一场决定性斗争的最大对手。他在欧洲之行前的几天里基本上避开了这个框架,而是更笼统地谈在一个竞争激烈的世界中促进民主的必要性。

在一些分析人士眼里,这为一种抱有希望的局面打开了大门,让美国和欧洲向彼此靠近,缓和彼此做法中有冲突、而不是解决纠纷的最极端方面。

「美国已从在中国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变得越来越现实,欧洲也从采取温和立场上变得越来越现实,」伦敦智库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所长罗宾・尼布利特(Robin Niblett)说

Laminar flow

Chimerica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