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义乌小城:中国连结世界的起点

这个小城的挑战与转型,正是此刻中国变局的缩影

义乌,全世界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是中国产品进入全球家庭的起点。它曾又穷又小,被人用「鸡毛换糖」形容。过去三十年,它用难以想象的低价竞争,吸引千万国际采购客,化身中国迈向小康的代表。但先有电商冲击,后有美中贸易战、新冠疫情,让这国际商城全空了。因对外开放而发达的义乌,能在中国经济「向内转」下,维持荣光吗?这个小城的挑战与转型,正是此刻中国变局的缩影。

下午三点,街头艳阳高照,商周采访团队走进被喻为「世界超市」的义乌国际商贸城,曾经万头钻动的盛况不再,往年人气最火爆的一区大堂几乎空无一人,年租金动辄人民币上百万的黄金店面,已有不少拉下铁门。

难以相信,这里是曾被联合国和世界银行认证、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经营著二百一十多万种单品,主宰了全球小商品的贸易定价权。

疫情蔓延全球,全盛期日均客流量达二十一万人次的义乌,自去年起境外采购人流阻断,面临外销灭顶危机。

想不到,这个逾九成经济得靠出口的小城,二〇二〇年出口额竟能创新高,突破人民币三千亿大关,但不讳言,成长幅度已较往年大降。这是怎么回事?当地商家如何应变?

我们找当地代表性企业一探究竟。第一站,来到全球最大饮用吸管生产商——双童。因为一纸政令,逆转了它的命运。

原本,双童的出口占收入比重达到六成,其中环保吸管就占超过一半。双童创办人楼仲平说,其实他早在十五年前因海外参展被德国客人探问,回国后便开发出可分解材质的吸管,但长年卖不出去,直到二〇一五年,一支海龟鼻孔卡著塑料管的视频震惊全球,三年后让欧盟提出禁塑令。双童因此迅速打开欧洲和日本市场,环保吸管一个月销量就达人民币三千万元,超越过去十三年的销量总和。

然而,去年疫情下,海外订单大量取消。「(欧、日)这些国家的经济有三分之二是靠游客带动,现在完全没消费了。」楼仲平苦笑道。

没想到,中国政府一纸《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堪称史上最严禁塑令,在今年正式落地,意外开启双童外销转内贸之路。

去年下半,楼仲平调整经营策略,将制造传统塑胶吸管的设备秤斤论两的卖掉,改造生产环保吸管的新厂房。随着中国内需回暖,双童的产值再创新高。

中国主流的咖啡饮料店,如瑞幸、星巴克、蜜雪冰城和一点点,都是它的客户。「现在正好逆转到 60% 多做国内,30% 做国外。」楼仲平说,「今年,我们内销饮料店要做到一个亿(人民币)。」

庞大的内需商机,吸引我们来到义乌近年遍地而起的直播村。

相比冷清的国际商贸城,两公里外的江北下朱货运市场,在疫情后摇身一变,成为炙手可热的网红带货基地。傍晚时分,穿着鲜艳旗袍的大男生,在街头架灯直播,用吸睛造型卖著小日用品。

原来,早在二〇一五年,江北下朱这个拥有一千二百个店面的小村落,就以房租减免的方式,吸引全国电商人才到村里创业,当地政府更积极铺设光纤电缆,鼓励大家走向电商与直播等线上卖货模式。

过往习惯大批发、做外贸的商户,被疫情逼着尝试通过直播,开拓国内市场。根据义乌市市场发展委员会统计,去年,网红直播带货超过十八万场,相当于每天有近五百场直播在这里发生。「我有一柜本来做外销的尾货,打算找个直播主,三个九块九的帮我卖。」一位做了二十年外销市场的商家告诉我们。

义乌汇通天下的能力,不断吸引淘金者前来。这个本地人口占浙江全省不到 3% 的小城市,经商户数就占了全省 11.8%。但,在此深耕超过十年的老商家们普遍认为,每年被洗掉的新进者至少三成,真正能经营超过三年的商户少之又少。

三十出头的林伟,是许多中国青年想来此地脱贫致富的代表之一。她三年来在义乌多次创业,从流血竞价的便宜货,卖到中高端客制化礼品,她告诉我们,这里进入门槛虽然很低,但淘汰率也高,「谁能洞察变化,快速整合资源,跟着客户一起转型,才可能做得长远。」

换言之,强劲的内需市场,是义乌外销逆风时的安全垫,但快速应变能力,才是此地商人得以求生的关键。

去年二月,威发进出口公司总经理束继周刚从海外飞回义乌,他研判疫情会影响世界各地,于是,人还住在隔离酒店,就开始打造新产品线,线上指挥团队找厂房、买设备、打造无尘车间,两周后就能开工,成为最早一批备齐审批文件的口罩生产商。去年光是口罩出口就高达人民币上亿元。

早年就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打进美国市场的束继周说,疫情下因海外商人无法入境,反而更依赖以往在义乌的合作商户,「那会儿每天都被客户追着跑,根本没时间睡觉。」

也因为货品供应的弹性,去年不论义乌或是全中国的外贸金额,都在疫情下逆势成长。

然而,即便美中经济战略下的分流,主角是高科技等国安关键产业,对义乌这样的小商品业者来说,大环境氛围的转变,他们也得思忖因应。

该积极转向本国市场,加入政府高举的「国内大循环」轨道?此行结束前,我们与一群年轻小商家坐下来聊天。

杨一在八年前从老家来到这里创业,想在义乌批货上淘宝卖,结果人同此心的一窝蜂竞争,让她血本无归,于是改到当地贸易公司上班、服务欧美客户。「很多你从没想过的细节,在海外客户来看是绝不能妥协的事。」她说,例如每个礼品袋子两边都要穿两个透气孔、贴上位置一致的警示标,以防止小孩子套上头的危险。这些如今司空见惯的做法,她都是从国际客户学来。

「义乌之所以走到今天,是因为很多产品是西方教我们怎么做的,管理都是用西方那一套。」一位更早在这里扎根的企业主说,是国际客户逼得大家得随时转型、创新求变,因此,中国经济不可能封锁、只靠内需化而壮大的。

一九八二年,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首次将「小康」设为二十世纪末国家战略目标;也在这年,义乌县政府(编按:义乌县于一九八八年改为市)率先开放民间市场,从街边马路摆摊,壮大成棚架集贸市场。二〇〇〇年后,随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义乌积极扩建国际商贸城,一跃成为中国连结世界的窗口。

如今,让许多中国家庭达到小康,也让国际贸易、全球供应链分工受惠的中国经济模式,在内、外部因素夹压下,来到了转捩点。它将有何变貌?下一篇,我们将视角从义乌拉高、扩大,来看美中进入最新一轮战略对抗之下,中国的未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