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产泡沫时代

对普通民众而言,在资产大泡沫时代,不但要学会适度拥抱泡沫,更要时刻警惕盛宴的终结

新冠疫情暴发之后,为了将经济从泥潭中拯救出来,全球主要经济体实施了大尺度的宽松政策,尤其是美联储,更是推出了史诗级别的刺激,刺激力度远远超过了 2008 年次贷危机时期。

特别是拜登上任之后,短期之内就先后推出了三轮大规模刺激,先是上任伊始的 1.9 万亿美元经济救助方案,接着是 2.3 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最近又推出了 1.8 万亿美元的美国家庭计划。美国财政大规模刺激,美联储密切配合,美国的货币供应量创出历史新高,最新的 M2 增速超过 20%,远远超过了美国历史上货币供应的最高水平。作为全球货币供应的总闸门,美联储的大规模放水,立即刺激了全球资产价格大幅上涨。

这一轮资产价格大涨,虚拟货币的涨幅最为惊人。2009 年比特币诞生之后,面对全球央行尤其是美联储的货币霸权,全球民众有了新的对抗工具。这一轮美联储大放水,直接将数字货币的价格送上了天际,比特币在过去一年的最大涨幅达到了 5 倍,狗狗币过去一年的最大涨幅更是超过 100 倍。

除了数字货币这些新型资产,传统资产自然也不甘落后。在货币大放水的背景下,为了避免资产贬值,全球人民开始恐慌性购房,加之前所未有的低利率刺激,全球主要城市的房价都创出了历史新高,美国房价已经摆脱了次贷危机的阴影,中国房价从去年年底以来开始普涨。

全球股市也在大涨。去年疫情期间,全球股市一度陷入暴跌恐慌之中,但是现在,大部分国家的股市早就超越了疫情之前的水平,美国股市更是频频创出历史新高。中国股市虽然涨幅不算太大,但和去年疫情期间相比也有可观的反弹,近期也是处在持续稳步上涨之中。

在实体经济领域,近期涨幅最大的还是大宗商品,原油、铜、钢、铁矿石,甚至粮食价格近期都在大涨,有些创出十几年来新高,有些干脆创出了历史新高。对中国而言,大宗商品涨价的结果,迅速带动了工业品价格上涨,中国的 PPI 指数从年初的 0.3% 快速飙升到 6.8%,创下 3 年半以来的新高。

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给下游消费品物价上涨带来了压力,全球通胀压力近期明显上升。美国的 CPI 近期达到了 4.2%,这是 2008 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远远超过了美联储 2% 的政策目标,也大大超过了市场预期。一直为通缩发愁的欧元区,近期的消费者物价指数开始迅速回升到 1% 以上,俄罗斯、巴西等新兴经济体,物价指数更是达到了 6%。中国的 CPI 指数虽然暂时还在低位,但也呈现出快速反弹的势头。

无论是从国家层面还是对于普通民众,资产泡沫都将带来深远影响。对中国而言,如果资产泡沫过大,一方面会挤压实体经济的利润空间,同时还会带来潜在的金融风险。

而对普通民众而言,资产泡沫就是一场财富重新分配的过程,因为能够最大程度享受泡沫的,主要是持有房产和股票等更多资产的人,所以,如果不想在财富分配的过程中被边缘化,普通民众也不得不适度拥抱资产泡沫,否则就有可能在贫富分化的道路上被越甩越远。

不过,这场资产泡沫最大的悬念在于,最终将以怎样的方式终结,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联储的态度。由于美国通胀水平快速上升,美联储内部已经开始讨论缩减购债规模,如果美联储减少刺激力度,甚至提前加息,这场全球性资产泡沫盛宴就有可能终结。

上世纪 70 年代,美国时任财长曾经表示,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却是你们的问题。这句话到现在依然成立。对中国而言,国家层面需要提前预防美联储导演的流动性大拐点,谨防资本外流对金融体系乃至实体经济的冲击;而对普通民众而言,在资产大泡沫时代,不但要学会适度拥抱泡沫,更要时刻警惕盛宴的终结。

全球资产泡沫呼啸而来

新冠疫情暴发之后,全球经济还没有从疫情的冲击中走出来,资产价格已经先于实体经济复苏,一场前所未有的资产泡沫开始席卷全球。

为了对抗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全球主要经济体都实施了超级宽松的刺激政策,尤其是作为全球货币总闸门的美国,在拜登上任之后,大规模的刺激方案接踵而至,刺激力度之大史无前例,货币大放水引发了全球资产泡沫的狂欢。

在以往全球央行放水的时代,很多普通人只能默默承受被「薅羊毛」的命运,但是数字货币诞生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通过数字货币寻求资产保值增值。最近几年,数字货币成为价格上涨最快的资产,仅仅在过去一年,比特币的价格就从不到 1 万美元最高上涨到 6 万美元。不仅是比特币,其他主要数字货币的价格也都在大涨,比如因为嘲讽比特币而诞生的狗狗币,今年的涨幅超过 100 倍。虽然数字货币的爆炒是极大的泡沫,但本质上还是体现了人们对全球央行大放水的不满。

除了虚拟货币暴涨之外,传统资产价格也纷纷创出历史新高,比如楼市,最近全球很多国家的房价都在加速上涨。美国 3 月份的二手房价格同比上涨了 17%,早就走出了次贷危机后房价低迷的阴影;英国 4 月份的房价涨幅超过 8%,创出了过去 6 年来的最大涨幅。

去年年底以来,中国的房价开始集体普涨,无论是一线还是二、三线城市,都呈现出上涨势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房价数据显示,3 月份,一线城市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住宅价格同比分别上涨 5.2% 和 11.4%,二线城市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住宅价格同比分别上涨 4.8% 和 3.3%,三线城市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住宅价格同比分别上涨 3.9% 和 2.3%。

在宽松流动性的推动下,全球股市也是大幅上涨。去年疫情大规模暴发时,全球股市一度遭遇重挫,美国股市更是在两周之内发生四次熔断。但是随着各国政府打开货币水龙头,在经济复苏之前,很多国家的股市大幅反弹,创出历史新高。中国股市的涨幅虽然比不上美国,但和去年的低点相比,主要股指一年的最大反弹幅度也都超过了 50%,和 A 股市场历史记录横向比较,也算是不小的涨幅。

最近一段时间,涨幅最凶悍的当属大宗商品。由于全球经济开始复苏反弹,带动了对相关产品的巨大需求。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大幅增长 18.3%,美国经济增长 6.4%,全球两大龙头的 GDP 快速反弹,将原材料价格推向了高位。除了实际需求之外,美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大尺度刺激,也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飙涨的重要原因。总统拜登上任以来,先后推出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方案,释放出巨大的流动性,大宗商品价格自然也就水涨船高。

2021 年 4 月末,WTI 原油期货价格、LME 铜期货价格和路透大宗商品现货价格综合指数(CRB)分别同比上涨 187%、89% 和 51%。一些和中国需求相关的重要大宗商品,价格涨幅更是惊人。由于中国今年一季度经济大幅增长 18.3%,短期之内带来了对相关产品的巨大需求,铁矿石的涨幅超过 40%,价格创历史新高。

除了工业品之外,国际市场上农产品价格也在快速上涨。去年粮价就已经创出 9 年来新高,进入 2021 年之后,粮价更是呈现加速上涨的趋势。按照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今年 4 月份的谷物指数大涨 30.8%,创下 8 年来新高;其中玉米价格较去年同期上升 66.7%,大麦和高粱价格分别上涨 26.8% 和 86.5%。

作为国际大宗商品的重要买家,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给中国带来巨大冲击,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工业品价格指数快速上涨。去年中国的 PPI 指数还是负增长,今年头 4 个月,PPI 指数从 0.3% 快速飙升到 6.8%,创下 3 年半以来的新高。由于国际市场大宗商品涨势还在继续,预计中国的 PPI 指数还会继续攀升。这一方面会大幅挤压中国制造业的利润,同时也会将价格涨幅传导到下游,提高终端消费品的物价水平。

由于国内猪肉价格进入下跌周期,加之去年同期物价水平相对较高,所以今年我国的 CPI 水平一直处于低位,但是上涨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今年头两个月,国内 CPI 还是负增长,但是到 3 月和 4 月,CPI 已经上升到 0.4% 和 0.9%。预计在上游 PPI 涨价的传导之下,加之去年我国的 CPI 指数呈现前高后低的走势,从 CPI 的统计方式来看,无论是新增因素还是去年的基数效应,都显示我国的物价指数还会迅速走高,通胀压力将会越来越明显。

目前我国的 CPI 指数虽然还不到 1%,但从 CPI 篮子中的八大类商品来看,食品烟酒类、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居住和衣着这六大类商品价格都在上涨,生活用品及服务价格持平,只有其他用品及服务价格下降,基本上还是呈现出全面上涨的态势。

中国的物价指数虽然暂时还处在低位,全球其他国家的通胀已经明显抬头。美国 4 月份的 CPI 指数高达 4.2%,远远超出市场预期,俄罗斯、巴西等国家的 CPI 达到了 6%。

资产泡沫的危害

在实体经济全面复苏之前,资产泡沫如果越吹越大,将对经济乃至民生带来全方面伤害。

疫情暴发之后,国际经济学界出现了一个全新的热门词,叫做 K 型复苏,用来描述当前全球经济的发展趋势。K 型复苏包含多层含义,一方面是指部分行业受益于经济刺激计划,在疫情之后快速复苏,但更多行业其实还在疫情的冲击下挣扎,收入越来越少,甚至破产倒闭。部分行业快速向上反弹,部分行业停滞不前甚至下滑,在坐标图上呈现出 K 状走势,经济学家们称之为 K 型复苏。

还有一种 K 型复苏,是指实体经济和资产泡沫之间出现了明显的分化走势,资产价格快速向上反弹,远远超过实体经济的复苏速度。这种复苏会给经济带来怎样的伤害呢?

首先,资产价格全面大幅上涨,提升了实体经济的运营成本。以国内的工业品价格指数来看,今年 4 月份的 PPI 指数已经从去年的负增长上涨到 6.8%,创下 3 年半以来的新高。这也意味着经济还没有完全从疫情中复苏,工业品价格指数却已经远远超过了疫情之前的水平。

大宗商品价格带来工业品价格上涨,极大地挤压了制造业的利润空间。我国制造业的利润原本就微薄,上游原材料大幅涨价,部分议价能力较强的企业可以将成本压力向下游转移,最终形成消费端的通胀压力;那些无法转移成本、只能靠自己消化的企业可能会减少投资,严重的可能会破产倒闭。

目前我国制造业的投资复苏原本就相对偏慢,由于去年疫情的特殊性,很多数据不具可比性,所以今年的经济速度大多以两年平均水平来计算,以此判断现在的经济复苏是否已经达到了疫情之前的状态。从固定资产投资来看,今年前 4 个月同比增长 19.9%,两年平均增长 3.9%,整体投资水平已经恢复到疫情之前。在固定资产投资的三大主力中,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的两年平均增速分别是 8.4% 和 2.4%,只有制造业的两年平均增速为负,下降了 0.4%。

和房地产及基建投资相比,制造业能够更真实地体现实体经济的复苏程度。如果这一轮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将进一步压制制造业的投资,进而影响到实体经济的复苏。由于很多制造业中小企业是创造就业的主力,如果制造业不能迅速复苏,甚至在大宗商品涨价的压力下倒闭,也会显著增加我国的就业压力。

不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会给实体经济带来压力,楼市和股市等资产泡沫如果过大,也会抑制实体经济的复苏。因为资产泡沫带来的巨大财富效应,会使更多的资金脱离实体经济进入虚拟经济。政府为了拯救实体经济而释放出来的流动性,最终可能只有小部分流入实体,大部分进入资产领域炒高资产价格,脱实入虚的后果,就是实体经济越来越萎缩,资产泡沫越炒越大。

对中国经济而言,诸多资产泡沫中,风险最高的还是楼市泡沫。楼市泡沫如果越来越大,有可能诱发大规模的金融风险。去年 12 月,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发文论述房地产泡沫和金融危机的关系:「上世纪以来,世界上 130 多次金融危机中,100 多次与房地产有关。2008 年次贷危机前,美国房地产抵押贷款超过当年 GDP 的 32%。目前,我国房地产相关贷款占银行业贷款的 39%,还有大量债券、股本、信托等资金进入房地产行业。可以说,房地产是现阶段我国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

为了控制银行贷款过度流向房地产,去年年底,监管层对银行业实施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对银行的房地产贷款画出了两道红线,试图在银行和房地产之间筑起一道防火墙。不过,在房价普涨的格局之下,还是有很多房产投机者绕过红线,原本用于扶持中小企业的经营贷,被违规挪用到炒房,一方面继续推高了房价,另一方面也将银行资金和房地产市场紧紧捆绑,房地产对金融市场的潜在风险始终挥之不去。

从去年年底以来,国内房价加速上涨。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房价涨幅呈现继续扩大的趋势,一、二、三线楼市全面普涨。4 月份,一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同比上涨 5.8%,涨幅比上月扩大 0.6 个百分点;二手住宅销售价格同比上涨 11.3%,涨幅比上月回落 0.1 个百分点。二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销售价格同比分别上涨 4.9% 和 3.4%,涨幅比上月均扩大 0.1 个百分点。三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同比上涨 3.9%,涨幅与上月相同;二手住宅销售价格同比上涨 2.5%,涨幅比上月扩大 0.2 个百分点。

资产泡沫扩大不仅影响实体经济复苏,还会带来很多民生和社会问题,最显著的影响就是加剧贫富分化。在资产价格快速上涨的过程中,由于富人持有更多的股票和房产,所以越富有的人从资产泡沫的盛宴中获益越大,反之,那些越贫穷的人从资产泡沫中受益越少,甚至没有任何受益。因为他们的主要收入来自工资,而工资收入更多取决于实体经济,在当前背景下,实体经济的复苏远远落后于资产泡沫。

更严重的是,那些受到疫情影响的中低收入者,不仅无法从资产泡沫的狂欢中获益,反而还要承受资产泡沫引发的通货膨胀。一方面是上游大宗商品涨价带来下游物价上涨,同时楼市价格上涨进一步抬升房价和房租水平。

我国的 CPI 指数虽然还处于低位,但是上涨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今年头两个月,CPI 还是负增长,但是 4 月份的 CPI 已经反弹到 0.9%。考虑到上游原材料涨价的传导压力,以及货币宽松带来整体物价上涨,从 CPI 的翘尾效应来看,去年我国的 CPI 指数呈现前高后低的走势,这种走势意味着未来几个月,我国 CPI 的基数越来越低,同比涨幅会越来越大。未来 CPI 的走势,无论是从新增因素还是基数效应来看,都有强烈的反弹要求,目前 CPI 的低位运行只是暂时现象,未来逐渐上行将是大概率事件。

资产泡沫会转为全面通胀吗?

面对全球汹涌而来的资产泡沫,对中国而言,更值得关注的是,资产泡沫会不会转化为全面通胀?

中国目前对通胀的看法还是相对乐观的,央行表示,「我国作为大型经济体,若无内需趋热相叠加,仅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并不容易引发明显的输入性通胀。综合研判,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可能阶段性推升我国的 PPI,但输入性通胀的风险总体可控」。

虽然央行并不认为中国即将面临较大的通胀压力,但从实际行动来看,中国对潜在的通胀压力还是相当重视的,毕竟,增长、就业和通胀一直都是我国政策目标的重中之重。

从货币政策来看,和全球主要央行相比,中国央行在这一轮疫情应对中的刺激力度相对较轻。尤其是在美联储天量放水的背景下,中国央行保持了难得的定力,背后的原因还是在于担心过度的放水会刺激资产泡沫,以及带来通胀形势全面恶化。央行在最近发布的《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提出「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同样尤为引人关注。

从我国货币政策的实际执行尺度来看,各项关键指标全面放缓,广义货币 M2 的增速逐月放缓,去年基本上保持两位数增长,今年 4 月份已经放缓至 8.1%,降至两年来的新低。4 月份的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 1.85 万亿元,同比少增 1.25 万亿元,增速放缓至 11.7%,比上月回落了 0.6 个百分点。4 月份的新增信贷更是大幅萎缩,同比减少 21%,环比减少 53%。从贷款利率来看,5 月份的 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已经连续 13 个月保持不变。

虽然中国的货币政策相对紧缩,也在努力避免国际市场大宗商品涨价带来的压力,但是依然无法完全避免未来中国的通胀压力抬头。中国的经济反弹即将达到顶点,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制约货币政策收紧的空间。更重要的是,中国即使可以尽量保持自身货币政策的自主性,但是无法左右美国的货币政策,而后者对我国的通胀也会带来重要影响。

从中国的自身因素来看,虽然经济在一季度高速增长了 18.3%,但是从二季度以来,很多关键指标都开始出现放缓的趋势。如果不出意外,今年上半年应该就是本轮反弹的高点,到了下半年经济增速将重新放缓。面对经济增长的复杂性,我国货币政策很难做到真正紧缩,还是要为稳增长留出足够的空间。今年 4 月 30 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精准实施宏观政策,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不急转弯,把握好时度效,固本培元,稳定预期,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使经济在恢复中达到更高水平均衡。」「不急转弯」,成为中国宏观调控的主基调。

中国在疫情期间的刺激力度虽然没有美联储那么大,但是从更长的周期来看,中国的货币供应量始终保持在很高的水平。以 M2/GDP 这个指标来看,中国的广义货币 M2 和 GDP 总量的比值超过 210%,在全球范围内处于领先位置。过于充裕的货币供应总量,始终是通货膨胀的温床。

除了货币因素之外,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压力,可能在短期之内很难消除。中国对于近期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给予了高度关注,虽然表示不会带来输入性通胀,但还是采取了相关措施为大宗商品降温。5 月 12 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跟踪分析国内外形势和市场变化,做好市场调节,应对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及其连带影响。」

5 月 19 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关注大宗商品价格问题并提出:「今年以来,主要受国际传导等多重因素影响,部分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一些品种价格连创新高。要高度重视大宗商品价格攀升带来的不利影响,贯彻党中央、国务院部署,按照精准调控要求,针对市场变化,突出重点综合施策,保障大宗商品供给,遏制其价格不合理上涨,努力防止向居民消费价格传导。」国内的商品交易所开始打击大宗商品市场的投机炒作,通过调整涨跌停板幅度、交易保证金水平等,为大宗商品降温,部分大宗商品价格短期之内迅速下跌。

不过,这种下跌可能只是短期反应,这一轮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一方面是国际市场传导所致,另一方面也受到中国因素影响。中国确定了「力争 2030 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 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这给中国带来了较大的环保和产业转型压力,尤其是 2030 年的碳达峰目标,距今不足 10 年,如果要如期完成目标,部分高耗能产业可能不得不关停,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剧钢铁等行业的供需紧张,带来价格上涨。

由于碳达峰和碳中和已经成为中国向国际社会做出的公开承诺,所以在未来很长时间里,中国的部分高耗能产业都将持续面临产能和价格上涨的压力,上游原材料涨价,终究会慢慢传导到下游,形成消费端的通胀压力。

对中国的物价而言,除了上游的涨价压力之外,还有一大焦点在于猪肉。当前中国的 CPI 还处在较低水平,很大程度得益于猪肉价格进入了下降周期。今年 4 月份,我国 CPI 同比上涨 0.9%,由于猪肉价格同期下降 21.4%,影响 CPI 下降约 0.49 个百分点。在经历了过去几年的猪肉价格大涨之后,去年年底以来,猪肉价格终于进入下降周期,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我国的 CPI 指数压力。

不过,将低通胀的希望寄托在猪肉身上并不现实,因为即使猪肉价格拉低了 CPI 指数,也只不过是掩盖了其他物价的上涨,并非 CPI 的真实体现;更重要的是,猪肉价格具有极强的周期性,虽然现在处于下降周期,但是过一段时间就会再度反弹。

上一轮猪肉价格大涨,主要是大量养殖户退出市场叠加非洲猪瘟冲击,导致猪肉供应严重不足。随着政策层面重新大力鼓励养殖,生猪产能迅速提高,充足的供应将导致猪肉价格回落。如果将来猪肉价格继续下跌,很多养殖户因为无利可图退出市场,到时候猪肉供应不足,价格又会再度起飞。

从历史来看,我国一轮完整的猪周期大概 4 年时间,其中上行时间约两年,下行时间约一年。这一轮猪肉价格下跌,始于去年 10 月份,到现在已经连跌 6 个月,一旦猪肉价格停止下跌,对 CPI 的负增长效应就会终结,而一旦将来猪肉价格重新上涨,猪肉又将重新成为拉动 CPI 上行的动力。

对于未来中国通胀的走势,最大的不确定性在于外部形势,尤其是作为全球货币总闸门的美国,未来的货币政策何去何从,对中国通胀会产生重要影响。

美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到底走向何处,现在连美国自己都没有确定的答案。美联储近期对外释放出来的信号,其实也是相当模糊、摇摆不定的。而问题的关键在于,美国货币政策的变化,真正受到冲击的其实是外部国家,最近巴西、俄罗斯和土耳其等国家不得不逆势加息,一方面是为了对抗国内的通胀,同时也是为了防止美元升值带来资本外逃压力。上世纪 70 年代,美国前财长曾经有一句名言:「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却是你们的问题。」这句话到今天依然有效。

面对资产泡沫,拥抱还是回避?

面对资产泡沫乃至可能到来的全面通胀,普通人到底该如何应对呢?

货币放水其实就是一次大规模的财富重新分配,对普通民众而言,如果要避免在财富分配的过程中被边缘化,就要在一定程度上拥抱资产泡沫。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在《21 世纪资本论》中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的发展历史,贫富差距之所以越来越大,主要原因就是资本收入相对劳动收入增长过快。换而言之,如果仅仅依靠劳动收入,是完全跑不过资本收入的,尤其在今天全球大放水的时代,如果不能通过资本收入增值,就很可能成为财富洗牌的牺牲品。

从全球主要国家的历史来看,在货币放水的背景下,能够显著跑赢通胀的主要就是房产和股市。以中国的经验来看,过去 20 多年的历史,房地产已经成为资产保值增值的超级明星,而股市的表现则差强人意,除了极少数的几次牛市行情之外,股市跑赢通胀的能力远远不能和房地产相比。不过,未来这种「房强股弱」的局面有可能被改写。

经过 20 多年的高速增长后,中国的楼市价格已经基本上处于全球领先位置,尤其是几大一线城市,以房价收入比来衡量,已经遥遥领先那些国际著名都市。国内一线城市的房价收入比都在 40 倍上下,而纽约、旧金山、伦敦和东京等城市的房价收入比都在 10 倍上下。如果从估值的角度来看,中国楼市已经算是全球最贵。

从政策层面来看,自 2016 年以来,国内开始将「房住不炒」作为楼市调控的主旋律,房地产也不再被视为中国经济的核心支柱,发展高科技产业才是中国经济的未来。最近几年,政策层面对房地产的态度与以往截然不同。过去 20 多年里,每当房地产陷入低潮,政策层面总是会放松调控刺激楼市,但从 2016 年以来,房地产调控从未放松,即使最近两年中国经济遭遇美国打压和疫情冲击,房地产调控也依然只紧不松。

从市场层面来看,过去货币放水时,大量资金都会将楼市作为第一选择,迅速推高房价,这一轮货币宽松,也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房价,从去年年底至今,国内楼市再度出现普涨,但是和过去相比涨幅比较有限,从统计局公布的 4 月份房价数据来看,各地房价涨幅已经明显放缓。

从股市来看,中国 A 股市场的表现一直不如人意,在全球主要股指大幅反弹之际,A 股市场的反弹力度仍然有限,尤其在美国股市频频创出新高的背景下,A 股市场更是让人失望。

在近期这一轮资产泡沫中,A 股市场的涨幅相对最小,不过从另一角度来看,这可能意味着 A 股市场还算相对安全。如果从估值的角度来看,目前沪深 300 的市盈率只有 15 倍左右,而美国标普 500 的市盈率超过 20 倍。另外,楼市泡沫过大,对于实体经济会形成挤压,也会带来巨大的金融风险。股市适度上涨,一方面可以为实体经济带来融资渠道,对高科技企业的发展有重要意义,同时股市上涨还可以提升民众的财产性收入,进而提升民众的消费信心和能力,对中国经济当前疲软的消费起到重要作用。如果说在货币大放水的时代,资产泡沫难以避免,相比之下,股市泡沫比楼市泡沫更能为人接受。

不过,当前这场前所未有的全球性资产泡沫,最大的不确定性在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何时转向,一旦美联储缩减刺激力度,甚至提前加息,这场资产盛宴就将终结。不过,美联储加息的真正受害者,并不是美国自身,而是其他的新兴经济体,美国前财长的名言,已经被历史屡屡证明。美联储在低息时期释放出巨大的流动性,大量美元为了寻求高回报流向新兴经济体,推高了当地的资产价格,一旦美元进入加息周期,全球各地的美元开始回流,那些资产泡沫严重的新兴经济体,就会因为美元大撤退而遭遇重挫。

上世纪 90 年代,美联储开启加息通道,引爆了东南亚金融危机、俄罗斯主权债务违约以及拉美国家的货币危机等等。这一次,如果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再度紧缩,同样的悲剧有可能再度上演。

最近,由于美国通胀率快速上升,美联储内部已经开始讨论缩减购债的可能性。虽然这并不意味着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已经转向,但对中国而言,还是应该引起足够的警惕。

最近,巴西、俄罗斯和土耳其已经逆势加息,这就是未雨绸缪,提前预防美联储转向带来的大规模资本外流。对中国而言,如果货币政策过度宽松,届时美联储转向,就有可能面临较大的资本外流压力。不过,从近期中国的货币数据来看,还是处于持续收紧的状态,4 月份的 M2 和社会融资规模、新增信贷等关键指标都出现了快速回落,只要中国的货币政策能够保持相对紧缩,也就能更好地应对将来的美联储加息冲击波。

随着美联储开始释放出鹰派言论,全球性资产泡沫已经做出了一定的反应,首当其冲的是数字货币。在美联储缩减刺激的言论之下,加之全球很多国家开始监管数字货币,这一轮资产泡沫的领军者——数字货币突然一夜变天,比特币、狗狗币等在近期持续暴跌。数字货币的暴跌,会不会是拉开这一轮资产泡沫破灭的序幕?

只要是泡沫,终究会有破灭的一天,悬念只在于这一天会何时到来?美联储的货币闸门不可能永远开启,转向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对普通民众而言,既要学会适度拥抱资产泡沫,不被财富新一轮洗牌所抛弃,又要时刻警惕,关注可能到来的流动性大拐点,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