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集团招募战投整体承接核心产业

清华紫光面临破产,中国芯片雄心再受考验

深陷债务泥潭的紫光集团,正快速推进重整进程。7 月 20 日晚,紫光集团管理人发布《关于招募战略投资者的公告》,自即日起至 9 月 5 日,公开招募可以化解紫光集团债务风险的战略投资者。

此时距离 7 月 16 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对紫光集团的重整申请,仅过去两个工作日。由于紫光集团在进入重整程序前,其管理人已经与潜在投资者展开接洽。市场预期,紫光集团的重整进程或快于北大方正等同类企业。

根据公告,此次引入战略投资者(引战)为整体引战,投资者需整体承接紫光集团或紫光集团核心产业,并支持其整体发展。

紫光集团的核心产业分为两块,一块是芯片板块,包括下属企业紫光国微(002049.SZ)、长江存储和紫光展锐等,主营业务分别是智能安全芯片、存储芯片和通讯芯片,另一块是云网板块,包括紫光股份(000938.SZ)、紫光云和紫光华智,分别在做 ICT(信息与通信技术)硬件、云计算和智能安防。

除这两块之外,紫光集团还有能源、金融和教育业务,不属于核心产业,包括运营管理乌鲁木齐市燃气管网的新疆燃气集团,持有的诚泰保险、幸福人寿等保险公司股权和云南曲靖市商业银行股权,以及做「一对一」教育辅导的学大教育(000526.SZ)。

根据公告,拟报名的意向战略投资者应具备芯片产业和云网产业的管理、运营或并购整合经验,具备管理紫光集团核心产业的能力,能支持和促使紫光集团下属核心实体企业做大做强。

公告显示,战略投资者应具备整体承接的规模和资金实力,最近一年经审计的资产总额不低于 500 亿元,或最近一年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资产不低于 200 亿元,「在相关产业领域具备优势战略地位或丰富产业经验的,可适当放宽。」

公告提出,战略投资者可以组成联合体参与本次招募,但应明确牵头人,牵头人需符合所有招募条件,一经确定不能更换,一旦退出则联合体被视为退出。

在流程上,所有意向投资者需在 9 月 5 日 17:00 之前提交报名材料,包括征信报告、最近三年的审计报告等,如以联合体报名,需要说明角色分工、权利义务安排等,并缴纳保证金 5 亿元。

报名结束后,一旦通过资格审查,战略投资者可以对紫光集团开展尽职调查,并在 9 月 25 日之前,提交有约束力的重整投资方案。管理人将视情况,安排一轮或多轮方案递交及评选工作,并与战略投资人展开商业谈判或协商,以确定最终战略投资者,与其签署重整投资协议。

「热忱欢迎社会各界报名参与本次招募。」该公告写道。

紫光集团成立于 1993 年,前身为清华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目前控股股东为清华控股,为清华大学校企。2012 年之后,紫光集团在其董事长赵伟国的带领下,密集布局芯片行业,从而进入大众视野。

但大量海外并购和芯片行业的持续高投入,也导致紫光集团的债务越积越多,在 2020 年 11 月首度出现债务违约,并在今年 7 月 16 日进入重整程序。根据《企业破产法》,在法院裁定受理重整申请之后,管理人应在 6 个月内,同时向人民法院和债权人会议提交重整计划草案,如有正当理由,还可以由法院裁定延期三个月。

清华紫光面临破产,中国芯片雄心再受考验

2015 年,一家由房地产大亨经营的名不见经传的公司让全世界看到了中国在半导体领域的雄心壮志,半导体是支撑计算的基础技术。凭借国家资金和政治支持,该公司试图以 23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芯片制造商美光(Micron),令人瞠目结舌。

六年过去了,人们期待的中国微芯片冠军看上去更像是全国性的失望。清华紫光集团本月表示,其一名债权人已启动破产程序,增加了集团被分拆的可能性。

中国官员试图利用国家引导的资金和计划,在对未来技术日益激烈的竞争中与美国拉平,而清华紫光每况愈下的财务状况对他们来说是一次令人不安的失败。清华紫光曾经是国家主导资本主义权力的典范,现在正在成为前车之鉴,提醒人们注意错误的投资和补贴可能带来的浪费。

然而对于中国的经济规划者来说,这可能无关紧要。过去两年里,类似令紫光集团账目膨胀的补贴这样的市场激励措施,促进了微芯片领域的繁荣。根据官方媒体的分析,中国在 2020 年 1 月至 10 月期间创建了 5.8 万家半导体公司——平均每天约 200 家。

虽然其中许多公司会失败,但北京相信,少数公司可能会取得突破。换句话说,重要的是技术,而不是财务。

「如果技术无法使用,那就是一种失败,」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技术分析师王丹(音)表示。「紫光集团培养了新一代的半导体工程师,在内存芯片制造方面建立了可靠的地位。」

他还说,理解中国芯片雄心的更好方式是从太空计划的角度来思考。至少在短期内,利润不是重点。相反,其目标是实现制造微芯片的自给自足,从汽车到导弹和超级计算机的所有产品都需要这些微芯片来运作。

这是个很大的赌注。随着美中关系的恶化,美国的微芯片禁令对电信基础设施巨头华为等中国公司造成了严重打击。

没有几个公司像清华紫光集团那样触及中美之间冷战般的技术竞争的核心。

2015 年对美光的收购在华盛顿敲响了警钟,此举被视为中国公司公然使用国家融资全盘购买敏感技术的一个例子。在国有数十亿美元半导体基金的支持下,清华紫光集团似乎是中国在关键微芯片行业取得领先地位的一步棋。

清华紫光收购美光失败后,美国监管机构开始采取一系列行动,以削弱中国直接收购敏感科技企业的能力。这是美国和中国之间越发严寒的科技竞争的早期阶段,竞争最终导致美国因人权和国家安全问题将中国公司列入黑名单。

与其说清华紫光集团是知名的创新者,不如说是一家半导体控股公司,该集团在过去六年中迅速发展,其实际领导者、房地产大亨赵伟国斥资数十亿美元收购了一些中国最有前途的微芯片公司,最终成为中国最大的智能手机微芯片设计公司之一。

赵伟国还与美国一些最知名的品牌达成了备受瞩目的协议。在一笔交易中,紫光从英特尔(Intel)获得了 14 亿美元的投资,用于开发智能手机芯片。在另一起交易中,紫光收购了惠普公司(HP)在中国的服务器和存储业务新华三集团(H3 C Technologies)的控股权。它还入股了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与戴尔(Dell)签署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加入了 IBM 的芯片授权计划。

为了获得资金,赵伟国动用了该公司强大的政治背景,从用于帮助中国赶上外国芯片生产能力的国家资金中筹款。

清华紫光集团是中国著名学府清华大学控股的一家公司的子公司,清华大学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母校。该公司还曾让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儿子担任公司党委书记,这是一个政治关键角色,用于促进同中国共产党的沟通。

「清华紫光更像是政治上的成功,而不是技术上的成功,」王丹说。他还表示,清华紫光参与引发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最终对它的一些业务产生了一些帮助。由于中国公司被禁止使用高通(Qualcomm)等美国芯片设计公司,清华紫光的芯片设计部门 Unisoc 获得了一些订单。

清华紫光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这种高调的算计似乎不太可能改变中国的政策方向。今年,官员们公布了一项五年计划,精心规划了关键的治理举措,他们为科技行业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并强调了科技行业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这让人想起了之前的《中国制造 2025》计划,该计划曾帮助紫光集团获得了大量政府资金。紫光希望,尽管存在打水漂的可能,但足够的资金会落到足够多的能人手中,从而实现奇迹。

其中一些资金已经产生了影响。本土公司在设计微芯片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而生产微芯片的代工厂——其技术水平落后于最先进的竞争对手多年——通过制造智能家电和廉价智能手机等设备所需的传感器,找到了良好的业务。

但总体而言,进展缓慢。中国的巨额投资几乎没有减轻其对外国微芯片的依赖。根据美国半导体研究公司 IC insights 的数据,即使在该行业投入了数百亿美元后,2020 年中国国内芯片生产也只满足了芯片需求的 15.9%,仅略高于 2014 年的 15.1%。

不过,王丹说,地缘政治竞争可能会在补贴失败的情况下发挥作用,使得中国最有能力的创业公司与国家倡议更好地结合起来。

「考虑到政府的支持,大胆的企业家和对这些技术的巨大需求,成功的前景并不坏,」他说

Laminar flow

NYTime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