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biden-revokes-trump-actions-targeting-tiktok-wechat-11623247225

拜登撤销特朗普针对 TikTok 和微信的行政令,签署新审查令

这有点像用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来钓鱼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撤销了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时期试图禁止中国企业所拥有的应用程序 TikTok 和微信的行动,取而代之的是周三颁布的一项新行政令,授权对外国对手控制的应用程序展开广泛审查,以确定是否对美国构成安全威胁。

新行政令没有特别针对任何公司,但要求审查与中国等国有潜在联系的所有软件应用,因此,此举对中国人所有的应用程序的打击力度甚至可能超过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禁令。

白宫表示,商务部已被授权立即开始这项审查。

拜登政府高级官员称,这项行政令旨在取代特朗普政府针对个别公司的做法,转而用一个更广泛的程序来审查与潜在敌对国家有关联的应用程序带来的风险。

这些官员表示,他们仍对来自中国和其他某些外国应用程序的安全风险感到担忧,但前总统特朗普签署的行政令实际上无法执行。

联邦法院的裁决此前阻止了特朗普的命令生效。就 TikTok 而言,特朗普曾试图在美国禁用这一应用,除非该公司置于美国所有者的控制下。

不过,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 Josh Hawley 把拜登的举措说成是一种退缩,他周三发推文称,这是一个重大错误,显示出对中国获取美国人的个人信息以及中国日益增长的企业影响力掉以轻心,这值得警惕。

不过,其他人认为这是积极的一步。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美中科技专家 Eric Sayers 表示,这具有重要意义,不仅因为它意味着两届政府对这些问题的关切一致,同时也因为新政府显然正从评估阶段更多转向行动阶段。

TikTok 不予置评。这个广受欢迎的视频分享应用由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所有,在美国有估计 1 亿用户。

微信没有回复置评请求。微信是一款在中国人气很高的多功能应用,由科技巨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TCEHY)所有。

中国驻美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国反对美国以国家安全为借口、滥用国家力量打压和胁迫非美国企业的做法。

该声明称,中国敦促美国政府为外国公司提供开放、公平、公正和非歧视的营商环境。

根据白宫的一份情况说明书,周三的行政令要求美国商务部审查那些开发者或所有者是受中国等外国对手管辖的人或公司的应用。

白宫表示,该审查将涉及可能被用于支持他国军事或情报活动或者可能被用于收集敏感个人数据的应用。

美国官员坚持认为,TikTok、微信和其他由中国公司拥有的应用所收集的数据可能被分享给中国威权政府。这些公司已对这种论断提出反对。

拜登行政令还撤销了特朗普任内一项影响支付宝(Alipay)、微信支付(WeChat Pay)、QQ 钱包(QQWallet)和腾讯 QQ (Tencent QQ)的禁令。支付宝由中国亿万富翁马云麾下蚂蚁集团(Ant Group Co.)拥有,后三款应用由总部位于深圳的腾讯拥有。

蚂蚁集团不予置评。

此外,特朗普的命令还适用于扫描全能王(Camscanner),以及茄子快传(SHAREit)、Vmate 和 WPS Office 等与中国相关的应用程序。扫描全能王是一个由上海合合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INTSIG Information Co.)拥有的扫描应用程序。

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使用微信的情况尤其普遍。代表许多这类公司的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称,该委员会未获得有关新行政令的足够信息,无法就安全条款置评。

但该委员会表示,白宫应着手建立关于数据流动和隐私的全球协议。

该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称:「如果没有国际协议,那么个别国家的数据流动和隐私保护政策真的有可能扼杀创新、损害物联网,并对未来的美国和全球经济增长产生不利影响。」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 月份曾报道,面对持续的法律挑战,拜登政府已搁置特朗普政府强制出售 TikTok 的计划。

当时拜登政府表示,正在制定一个保护数据安全的全面方案,并在评估上届政府的行动,以确定特朗普所提到的国家安全威胁是否仍可作为实施禁令的依据。

字节跳动 4 月份时任命周受资为 TikTok 的新任首席执行官,取代前 YouTube 高管 Vanessa Papps,此前在前华特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 DIS)高管 Kevin Mayer 突然辞职后,Papps 于 2020 年成为 TikTok 的临时负责人。TikTok 的高管们认为,周受资升职意味着 TikTok 不再把与美国的关系视为最大的风险。周受资长驻新加坡。

美国政府官员周三表示,TikTok 继续接受一个负责跨境交易审查的政府小组的单独审查。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中国科技问题的专家 James Lewis 表示,如果上述政府小组的审查没有达成和解方案,「TikTok 应该会重新成为打击对象」,在商务部的审查中面临着与特朗普政府时期相同的压力。

新命令还寻求就进一步加强美国保护遗传信息等敏感数据的方法提出建议。拜登政府官员表示,他们还计划寻求其他友好国家更多参与美国的行动,以监督总部设在潜在不友好国家的应用程序的数据做法。

这一行动是拜登政府逐渐成型的对华政策的最新动向;在承认中国经济和地缘政治实力的同时,美国现在的对华政策立场更加强硬了。

美国与盟友今年 3 月联合对一些中国官员实施了制裁,这些官员被指参与了中国在新疆地区实施的主要针对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大规模监禁。

拜登上周还扩大了特朗普政府时期制定的一份中国涉军企业黑名单,该命令禁止美国人投资于据称与中国军队有联系的中国公司。许多新上名单的公司都是中国主要国有企业及前一份黑名单所列企业的子公司和关联公司。

美国还在努力解决供应链问题,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在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美国参议院周二批准了一项规模 2,500 亿美元的法案,旨在增加政府在技术研究和开发方面的投入。

拜登周三开启了他就任总统以来的首次国外访问,他将会晤欧洲和北约(NATO)的领导人,并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举行峰会。官员们表示,拜登此次出访的部分任务将是联合盟友共同对抗中国。

https://www.nytimes.com/2021/06/09/us/politics/biden-tiktok-ban-trump.html

拜登撤销特朗普针对 TikTok 和微信的行政令,签署新审查令

拜登总统周三撤销了特朗普时期试图禁止流行应用程序 TikTok 和微信的行政命令,取而代之的是要求对一些可能对美国人及其数据构成安全风险、由外国控制的应用程序进行更广泛的审查。

拜登政府官员在与记者的电话会议上表示,特朗普的命令没有「以最合理的方式」执行,并补充称,新指令将建立「清晰易懂的标准」,以评估与外国政府,特别是中国政府有关的软件应用程序构成的国家安全风险。

拜登的命令反映出,美国官员(包括两党在内)愈来愈迫切地寻求积极应对在他们看来由中国军事和技术部门构成的日益严重的威胁。在一次罕见的两党合作中,美国国会议员还寻求减少美国在半导体、稀有矿物和其他设备等供应链技术方面对中国的依赖。周二,参议院批准了一项 2500 亿美元的支出计划,为美国的技术研发提供支持。

该命令是拜登为处理 TikTok 和特朗普政府之间的纠纷而采取的第一个重要步骤。特朗普政府曾试图以国家安全担忧为由,禁止该应用程序,但立即在联邦法院遭到质疑。

分析人士表示,如果拜登政府选择对个人应用程序施加更大压力,新的行政命令旨在创建一个能够经受住这种挑战的程序。

「这有点像用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来钓鱼,」专注于国家安全和国际贸易事务的律师布莱恩・J・弗莱明(Brian J. Fleming)说,「特朗普政府的做法在法庭上有点像是空洞的程序,完全由结果驱动。」

拜登一再强调,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不仅挑战了美国经济的未来,也挑战了民主本身,他的政府一直在努力重新评估或加强特朗普为遏制中国而做出的若干指示。在一些情况下,总统采取了比前任更激进的做法:上周,拜登扩大了特朗普时代的一项命令,禁止美国人投资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公司或从事销售监控技术的公司。

目前尚不清楚这两项命令在阻止中国间谍技术的传播方面最终会有多大效果,这些举措也不能完全解决 TikTok 的未来。TikTok 是一个广受欢迎的应用程序,在美国拥有 1 亿用户。9 月,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 TikTok 和腾讯旗下流行的即时通讯服务微信的运营。一名法官批准了对特朗普命令的禁令,给了 TikTok 喘息之机,直至 11 月。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承担了交易撮合者的角色。它表示,TikTok 只有把自己卖给一家美国公司,并放弃所有在中国的基础设施和联系,才能维持在美国的业务。在科技巨头的匆忙出价和竞争后,甲骨文(Oracle)和沃尔玛(Walmart)赢得了收购该公司股份的竞标,收购金额未透露。特朗普随后拒绝了他的政府精心策划的交易。

TikTok 的困境随着特朗普的选举失败而平息。尽管该公司仍在拜登政府的新行政命令下受到审查,但分析人士表示,该公司面对的戏剧性起伏将大为减少。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高级副总裁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表示,拜登政府对中国的强硬立场没有显示出任何缓和迹象。但新命令列出了更加精确的标准,以便衡量 TikTok 和中国等外国对手拥有的公司所构成的风险。

「他们的方向与特朗普政府相同,但在某些方面更强硬、更有序,以良好的方式实施,」刘易斯说。他还表示,拜登的命令比特朗普时代的指令更有力,因为「它是连贯的,不是随机的」。

《纽约时报》获得的一份由商务部官员分发的备忘录显示,根据拜登命令中概述的新体系,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将被授权「使用基于标准的决策框架和严格的循证分析」,来审查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对手」设计、制造或开发的软件应用程序。

备忘录称:「拜登政府致力于推动一个开放、可互操作、可靠和安全的互联网」;「某些国家」,包括中国,「并不认同这些民主价值观」。

周三,政府官员不愿透露有关 TikTok 未来对美国用户可用性的细节,也不愿透露美国政府是否会寻求迫使拥有这款应用的字节跳动将美国用户数据转移给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公司。在字节跳动发起的一系列成功的法律挑战中,一项将数据转移给甲骨文的交易在拜登今年上任后不久以失败告终。

政府官员表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United States)对 TikTok 的审查仍在继续,与上述命令分开。该机构负责评估外国对美国公司投资的国家安全影响。

TikTok 和支付宝的母公司蚂蚁集团拒绝置评,后者也被纳入了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微信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移动安全公司 Lookout 的安全情报研究主管克里斯托夫・哈巴森(Christoph Hebeisen)在接受采访时指出,TikTok 没有像 Facebook 这样的美国巨头那样,从用户那里吸走大量数据,但仍可用于更全面地构建一个人的活动和社交关系图景。

「它可能从人们那里获取的不是重大机密,」哈巴森说。「它可能其实是那种大规模的收集,从这些数据中获取关于感兴趣的人的有趣信息,甚至是与感兴趣的人有关的信息。」

周三发布的命令也是为了扩大特朗普政府 2019 年发布的一项命令,该命令禁止美国电信公司安装可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外国制造的设备。该命令没有指明具体的公司,拜登发布的命令也是如此。

新指令也没有提到在发现某项应用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时,可以采取的具体报复性措施

Laminar flow

Chimerica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