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21/06/22/technology/xinjiang-uyghurs-china-propaganda-chinese.html

「我们很自由」——中国如何散播政治宣传版的新疆生活

这堪称中国为影响全球舆论所做的最煞费苦心的努力之一

最近,中国西部一家小店的老板偶然得知美国前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的一些言论。那让他非常生气。

一位纺织公司的工人也有相同的反应。一位 80 多岁的退休老人也是如此。同样的还有一位出租车司机。庞皮欧不断指责中国在新疆地区侵犯人权,这四人拍摄了视频来表达他们的愤怒。他们的做法出奇地相似。

「庞皮欧说我们维吾尔族关起来了,没有自由了,」商店老板说。
「在我们新疆根本根本没有这种事儿,」出租车司机说。
「我们很自由,」退休老人说。
「我们现在很自由,」商店老板说。
「我们在这边是非常、非常自由的,」出租车司机说。
「我们现在的生活非常幸福,很自由,」纺织公司工人说。

与其他成千上万条视频一样,这些视频看起来都像是新疆人的真实生活掠影,共产党在中国这一西部地区对维吾尔人和其他主要是穆斯林的少数民族实施了镇压政策。

大部分视频都没有官方宣传片的标志或其他标识。但综合起来,这些视频就能显示出更大规模协作的线索,比如发布在 YouTube 等西方平台的内容都配有英文字幕。

《纽约时报》和 ProPublica 对 3000 多条视频进行了长达数月的分析,发现了中国政府策划影响力宣传攻势的证据。

这场行动制作并传播了数以千计的视频,内容是中国公民否认自己的群体受到了压迫,并斥责敢于质疑中国新疆人权记录的外国官员和跨国企业。

这堪称中国为影响全球舆论所做的最煞费苦心的努力之一。北京正试图用更精明、更有力的方法向全世界受众传播其政治信息。Twitter 和 YouTube 等西方互联网平台也发挥了关键作用。

许多这样的新疆人视频先是出现在一个共产党的地方新闻应用上。随后,它们出现在 YouTube 和其他全球网站上,并加上了英文字幕。(本文的维吾尔语对话引语由时报和 ProPublica 翻译,并不是摘自原视频的中文字幕。)

在 Twitter 上,一批互相关联的帐号负责分享视频,其方式似乎是在刻意躲避该平台用于检测宣传活动的系统。接著,中国愈发精通社交媒体的外交官和官媒就向全世界无数受众传播了这些感言。

Twitter 和 YouTube 这样的西方平台在中国遭到封禁,因为担忧它们可能被用来传播政治信息——而这正是中国官员利用这些中国之外的平台的目的。

它们实际上成了北京的高速宣传管道。短短几天内,这些塑造属于共产党的现实的视频就在全球互联网上被拍摄、剪辑和传播。

视频如何发挥作用

在数以百计的新疆视频中,相关对话所用的短语和句子结构惊人地相似,通常完全相同。

大多数视频都是中文或维吾尔语,且内容基本一致。主角进行自我介绍,随后解释为何她幸福富裕的生活意味着新疆不可能有镇压政策。

以下是一段典型的视频内容,做成了自拍的样子。

「我叫阿不力克木,土生土长的新疆维吾尔族人。」——在时报和 ProPublica 找到的 2000 多条攻击庞皮欧的 YouTube 和 Twitter 视频中,至少 280 条视频都出现了「土生土长」这四个字。

「网上看到庞皮欧说了一些对新疆的维吾尔族人权的不当言论。」——超过 1000 条视频的主角说他们近来看到了庞皮欧的言论,大多数都是「在网上」或是抖音(中国版 TikTok)等具体平台上看到的。

「你纯粹是胡说八道。」——「简直是胡说八道」和其他类似的表述出现在超过 600 条视频中。

在一条视频中,一位新疆二手汽车行老板说:「庞皮欧,闭上你的嘴。」

要确定政府官员是否与这些感言视频有关,有时只需问问就行了。

当接受电话采访时,该男子表示,是当地宣传部门制作了该视频。在被询问更多细节时,他提供了一位何姓官员的电话,说,「你问宣传部的大领导吧。」

记者多次拨打何先生的电话都无人接听。视频中可以找到联系方式的其他七人要么拒绝接受采访,要么无法联系得上。我们隐去了这家汽车行老板的姓名,以保护他免受中国官员的报复。

政府协作的另一个迹象是,视频中使用的语言呼应了中国官方机构在大约同一时间发布的对庞皮欧的书面谴责。

根据政府官网上的声明,从 1 月下旬开始,新疆各地政府公职人员纷纷召开会议,对「庞皮欧的反华谎言」要「发声亮剑」。

这些视频之所以能有宣传效果,部分原因在于这可能是大多数人唯一了解新疆的途径,这片偏远的沙漠地带在地理位置上更接近喀布尔而不是北京。

中国当局阻挠了记者和其他人不受限制进入教化营的努力,有数以十万计的穆斯林被送去这些地方接受再教育。

在政府主导的新疆访问之旅中,外交官和记者们要在中国官员的监视下才被允许与当地人交谈,这通常是在似乎事先安排好的情况下进行的。

对发布这些视频的西方平台而言,它们并不像国家宣传那样明显,这一点构成了一种挑战。

为了提高透明度,YouTube 和 Twitter 等网站标记了与政府相关的帐号和内容。但这些新疆视频没有被打上标签。

YouTube 表示,这些视频并没有违反其社区准则。Twitter 拒绝就这些视频发表评论,并表示会定期公布它能够「明确判定为与国家行为有关」的宣传内容数据。

视频如何传播

这场视频宣传攻势开始于今年 1 月 19 日,也就是特朗普任期的最后一天,当时国务院宣称中国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

「我一直都将之称为世纪污点——事实的确如此,」庞皮欧说。

几天之内,批评庞皮欧的视频就开始出现在一个叫做「石榴云」的应用程序上,该应用由《新疆日报》所有,这是中共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在该地区的分支。「石榴云」这一名称是对一句宣传口号的引用,该口号呼吁中国各族人民像石榴籽一样紧密团结在一起。

从那里,这些视频经常被转到其他中国平台,然后再进入 Twitter 这样的全球社交媒体网站。

还有 YouTube。

时报和 ProPublica 发现,在 Twitter 上有 300 多个帐号分享了这些视频,这些帐号发布的内容强烈暗示了它们并非正常用户。

这些帐号总发布十分相似的内容,但结尾都有 一串无明显意义的随机字符,要么是四个罗马字母,要么是五个汉字,或者三个百分号、括号等特殊字符。

大约有四分之三的帐号推文都带有这样的字符串。这些字符串让内容文本略有变化,显然是为了绕过 Twitter 的自动反垃圾内容过滤器。

还有其他迹象表明,这些 Twitter 帐号也是统一行动的一部分。

所有帐号都是近几个月才注册的。其中大部分都没有关注其他任何用户。基本上所有帐号的关注者都不到五个。它们大部分推文发出的时间在北京时间上午 10 点到晚上 8 点。

一些帐号的推文中含有计算机代码的痕迹,表明它们是由软件以不太考究的方式发布的。

在时报和 ProPublica 就这些帐号询问 Twitter 之前,Twitter 已经在 3 月和 4 月封停了其中许多帐号。Twitter 称这些帐号违反了其针对平台操纵和垃圾内容的政策。

这些帐号没有直接将新疆视频传到 Twitter 之上。更确切地说,他们是将视频的 YouTube 链接发了出来,或是对最初由其他 Twitter 帐号发布的视频进行转发。

从时报和 ProPublica 的分析来看,这些 YouTube 和推特帐户往往会在大致上相同的时间点发出同样的新疆视频。接近四分之三的视频会在 30 分钟内由不同帐户接连发出。这表明发布的行为是经过协调的,尽管帐户之间并无明显关联。

这些帐户——包括七个推特帐户和 20 个出头的 YouTube 帐户——大多发布了最早出现在石榴云上的几十条视频。这些帐户的唯一作用似乎是保存这些视频,以便网络中其他帐户去分享它们。

宣传行动的演变

这项行动是在不断变化的。官方媒体和政府官员有时会公开传播攻击庞皮欧的视频。还有一些视频会寻找新的话题和攻击目标。

其中一则视频里,一名女性否认了强迫劳动的说法。

「我有五座大棚,谁也没有强迫我劳动,」她说道。她把镜头转过来对准身后的另外几名女性。「朋友们,有人强迫你们劳动吗?」她问道。

「没有!」她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政府控制的报纸《环球时报》于 1 月 25 日在中国的社媒平台快手上发布了这则视频。两天后,Twitter 和 YouTube 的库房帐户在 30 分钟内先后发布了它。

又过了一周,两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 Twitter 上发了这则视频。

外交部和新疆的中共宣传部门没有回应通过传真发出的置评请求。

两个月后,又一批以同样手法拍摄、类似手法散播的视频出现了,对 H&M 以及其他跨国服装品牌发起愤怒的斥责,这些品牌对新疆棉花和纺织产业可能存在劳动虐待的问题表达了担忧。

其中一则视频里,一名维吾尔女子和丈夫以及年幼的儿子坐在沙发上。

「妈妈,什么是 H&M?」男孩问道。「H&M 是国外的一个企业,他用我们新疆的棉花,还说我们新疆的坏话。你说 H&M 坏不坏?」她说。

「真坏,」男孩生硬地说。

这则视频于 3 月 29 日发布在 石榴云 上。六天后由 Twitter 和 YouTube 的两个库房帐户发布,中间间隔 20 分钟。视频在传播的过程中不知何时加上了英文字幕,似乎是为了方便国际观众。

反 H&M 行动仍在继续。截至 6 月 21 日,石榴云上发布了超过 800 条棉花相关的视频,其中很大一部分后来又发在了 YouTube 或 Twitter 上。

几乎每天都有新视频发布到石榴云上。这就意味着,已经在新疆征募了成千上万人的行动——包括教师、店铺老板、农民——可能会不断扩大规模。

视频所针对的中国以外受众也会不断扩大。

YouTube 上的库房帐户已经总共吸引了超过 48 万次的观看。YouTube、TikTok 等平台上的人——这些用户与影响行动并无明显关联——援引这些证词视频,以表示新疆一切正常。他们的视频也得到了数十万次的观看。

庞皮欧在电话采访中说,他的朋友们,偶尔还有他的儿子,在网上看到了新疆的证词,并把它们发给他。

他说,尽管看起来很拙劣,但它们的影响不应该被忽视:「在那些没有机会接触到大量媒体的地方,这种重复,这些故事情节,有能力站稳脚跟。」

庞皮欧还说,中国的宣传努力将会不断得到改善。他表示:「他们会继续修改,更快、更真切地传递这种讯息。」

这些视频如何分裂一个家庭

对一位 2005 年流亡美国的维吾尔活动人士来说,这些视频对她个人的影响更大。

在新疆的一些视频中,也有 74 岁的热比娅・卡德尔(Rebiya Kadeer)的家人,中国政府指控她教唆恐怖主义。在一段视频中,热比娅的两个孙女外出为一场婚礼购物时猛烈抨击庞皮欧。

「奶奶,最近我在网上看到庞皮欧在对我们新疆指手画脚、胡说八道,」一个孙女说。

「我希望你不要再被国外那些坏人给骗了,」她后来说。

热比娅说,这些视频是她多年来第一次听到亲人的声音。

「我在心里一直为我的孩子们哭泣,」她在电话采访中说。

热比娅说,这些视频让她有机会看看自己的孙女们后来怎么样了。她最后一次见到他们时,她们还是婴儿。

「一些人会相信这些视频,相信维吾尔人过着幸福的生活,」她说。「我们不能说他们把所有人都关起来了。但是他们在这些视频里说的不是真的。他们知道自己说的不是实话。但他们必须说中国政府想让他们说的话。

方法

本文分析的数据包括 2 月 18 日至 6 月 2 日期间从 Twitter、YouTube 和石榴云收集的视频、元数据和社交媒体帖子。我们下载了 1 月 23 日(这是国务院 1 月 19 日宣布新疆发生种族灭绝事件后的第一个宣传视频发布的日期)至 5 月 31 日期间发布在这些平台上的 5000 多个视频。在石榴云上,我们通过搜索 1 月 19 日之后提到庞皮欧的包含视频的帖子,收集了针对他的视频片段。我们从该应用程序的一个专门栏目中收集了否认新疆棉花行业强迫劳动的视频。

在 Twitter 和 YouTube 上,宣传视频是从我们称之为「库房帐户」的用户收集的,这些帐户的视频由 300 多个协同的 Twitter 帐户组成的关系网分享出去。看上去该关系网的用户统一点赞和转发支持中国政府政策的内容,例如这些宣传视频,以及官方媒体的新闻文章和社论。为了定义该关系网的范围,我们手动识别了一小组帐户及其自动化迹象,特别是含有相同内容并在其后加上随机字符串的帖子。然后,我们通过程序搜索宣传相同内容并具有相同迹象的其他帐户来识别更多关系网中的帐户。

在收集的 5000 多个视频中,我们对 3000 多个不重复的活动视频进行了编目。为了找出因不同压缩率、视觉处理和字幕而导致的重复视频,我们通过 Google Cloud Vision 图像标签器运行其帧样本来计算每个视频的指纹。我们判定具有相似指纹和持续时间的视频是重复的。我们手动采样并审查了此过程的结果,以最大限度地减少误报和漏报。

为了识别 YouTube 和 Twitter 上的非宣传视频,我们首先从视频中以固定间隔获取帧,使用光学字符识别来获取这些帧上的字幕。我们将未提及庞皮欧或棉花的视频视为非宣传视频。Twitter 和 YouTube 上的视频全部有英文和中文字幕。石榴云中的视频只有在说维吾尔语时才有中文字幕。我们认为从石榴云收集的所有视频都是宣传视频,但没有手动审核每个视频。我们还使用 YouTube 和 Twitter 视频的字幕来分析它们的内容。

以下是为此次宣传制作的 3000 多个视频中的精选。点击观看

Laminar flow

Xinjiang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