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nytimes.com/2021/07/20/world/asia/china-biden.html

拜登激怒了北京,但中共正在进行反击

尚不清楚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是否正式表示要改变外交战略,但中方对拜登政府的耐心已经越来越少了

站在中国的立场上,来自美国的打击还在继续。对新疆镇压进行制裁和出口管制。就香港政治气候日益恶化的问题对国际企业发出警告。拒绝向涉嫌与人民解放军有关联的学生和研究人员发放签证。

现在,美国集合了大批国家,指责中国国家安全部不仅从事网络间谍活动,而且还以谋取利益和政治阴谋为目的进行黑客攻击。

一连串的攻击激怒了北京,但在拜登总统上任六个月后,共产党领导层尚未找到一个有效战略来反制美国的行动。

在北京看来,拜登的手腕比他的前任更具战略性,争取盟友加入他对抗中国的行动,这似乎让官员感到沮丧。中国诉诸其一贯的本能,采取了针锋相对的措施,同时还用大量尖刻的言辞和讽刺发起猛烈抨击。

尽管两国都表示希望避免新冷战,但它们正陷入一场日益激烈的意识形态冲突,而且几乎没有缓和的迹象。结果导致关系恶化甚至超过与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总统打交道的四年,这让北京许多人感到惊讶。

「美国宣称回来了,但是世界变了,」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最近在接受民族主义新闻网站观察者网的采访时表示,他提到了拜登政府的一句口号。「美国要看到世界的变化,主动适应变化,反思并纠正过去的错误。」

尚不清楚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是否正式表示要改变外交战略,但从最近几周的公开声明和行动来看,中方对拜登政府的耐心已经越来越少了。

美欧对中国在香港新疆的政治镇压进行制裁,中国也拿出了自己的制裁作为报复。它限制了中国企业在美国证券交易所的公开募股。它加强了在南海及台湾周边水域和空域的军事活动,以回应在拜登领导下美国对该岛民主政体更积极的政策支持。

军事行动节奏的加快也增加了武力对抗的可能——哪怕是出于意外。考虑到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中国一些官员和官媒发出的煽动性言论将使让步更为困难。

在 7 月 1 日庆祝中共成立百年的讲话中,习近平警告称,任何挑战中国主权的人都将「在 14 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铸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位于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表示,「直到现在,中国政府才非常清楚地认识到中国在世界上所面临的压力,以及前所未有的挑战。」

「问题是,他们知道,要改变现状就意味着中国必须改变基本国策,而中国领导人坚决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或至少是不值得的,」他补充道。

自双方高级外交官 3 月在阿拉斯加州会晤以来,紧张局势一直在升级。这些会议一开始,双方就因分歧议题展开了极具敌意的交锋。

随后,拜登的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在 4 月访问上海,但承诺减少排放的联合声明并未包含新的合作努力。自那以后,双方在任何问题上的合作都少之又少。相互指责反而几乎成了日常。

这样的敌意变得如此强烈,甚至连新任副国务卿温迪・R・谢尔曼(Wendy R. Sherman)的访问也成了一场外交争端,双方官员都在为谁将参加暂定于下周举行的会晤争论不休。

在北京,谁应该受到指责是毫无疑问的。北京的观点认为,拜登的举动反映了美国有意削弱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为此招募盟友的策略似乎尤其令人不安。

「拜登政府正在通过多边俱乐部战略孤立中国,」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在回应提问时写道。「与特朗普的单边战略相比,这一战略给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困难和对中国外交的压力要大得多。」

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将双方关系的恶化视为一个宣传问题。在公开声明中和社交媒体上,它试图诋毁美国作为国际行为和价值观的仲裁者。

佛罗里达州瑟夫赛德的一栋公寓倒塌时,中国官方媒体谴责了所谓的「迟钝」反应,全然不顾国内发生过类似悲剧。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最近将 1921 年塔尔萨种族大屠杀称为美国「种族灭绝」的例子。

虽然赵立坚的「战狼」形象在民族主义者中很受欢迎,但中国的其他人对这种激进的战略表示担忧。

上周,全球化智库在北京组织的一次研讨会上,一些学者对中国的全球形象持批评态度。例如,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Service)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15 个主要国家的绝大多数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

拜登已经会见了美国的另一位顽固对手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但尚未宣布与习近平面对面。

拜登和习近平曾多次作为各自国家的副总统会面,但他们在 2 月——拜登上任美国总统第一个月期间——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通话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将美国牵头的最新指控驳斥为「无中生有」。他说,美国才是全球最大的网络攻击来源国。

北京独立政治分析人士吴强表示,相互猜疑阻碍了两国关系恢复稳定。「现在缺乏政治信任,」他说。「这是最大的一个阻碍。」

北京的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储殷呼吁,中国外交官在向海外讲述中国故事时要更加灵活和有创意。

「我经常说,我们的外交人员外语水平是大踏步地进步,但讲故事的能力、寻求情感共鸣的能力是在大踏步地退步。」储殷在研讨会上说。「中国的国家形象现在得分偏低,与此有直接的关系。」

但中国的强硬态度似乎不太可能很快改变。在中国的政治和外交机构内部,人们认为这种强硬的做法来自高层。

习近平似乎不为所动。据报道,甚至在拜登赢得大选之前,习近平就已经在重申一个主题,并从那时起这个主题就经常出现在公共讨论中。「东升西降,」据说他在去年的一次党内会议上这样说。

曾在共产党报纸担任过编辑、现居美国的邓聿文说,许多中国人认为未来五年将是迄今为止关系最紧张的时期。

他说:「中国现在的看法是,『中国认为我自己有这样的实力,我可以跟你扛下去,你想扛多长我就跟你扛多长』。

Laminar flow

NYTimes
Chimerica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