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nytimes.com/2021/06/22/business/economy/china-vaccines-covid-outbreak.html

从蒙古到塞舌尔:多个依赖中国疫苗的国家感染激增

受益于中国的疫苗外交,多个小国接种率已超过美国。但大量例证表明,中国疫苗在阻止病毒、尤其是新变种传播方面效力有限

蒙古向人民承诺会有一个「没有新冠的夏天」。巴林表示将「恢复正常生活」。小岛国塞舌尔着眼于重启经济。

这三个国家——至少在一定程度上——都寄希望于易于获得的中国疫苗。在世界大部分地区都没有疫苗的情况下,这将使他们能够推出雄心勃勃的接种计划。

但是,这三个国家非但没有摆脱新冠病毒,反而在与感染激增作斗争。

中国去年启动疫苗外交,承诺提供安全有效的疫苗来预防新冠肺炎重症病例。当时尚不确定它和其他疫苗在遏制传播方面有多成功。

现在,来自多个国家的例子表明,中国疫苗在阻止病毒传播方面可能不是很有效,尤其是新变种。这些国家的经历暴露了后疫情世界面临的严峻现实:复苏的程度可能取决于政府为人民提供哪些疫苗。

根据数据跟踪项目「用数据看世界」(Our World in Data),在塞舌尔、智利、巴林和蒙古,50% 至 68% 的人口已完成疫苗接种,覆盖率超过美国。根据《纽约时报》的数据,截至上周,这四个国家都跻身于新冠疫情最严重的 10 个国家之列。而且这四个国家主要使用两家中国疫苗制造商国药和科兴生产的疫苗。

「如果疫苗足够好,我们就不应该看到这种模式,」香港大学病毒学家金冬雁说。「中国有责任解决这个问题。」

科学家们不确定为什么一些接种率相对较高的国家正在遭受新的疫情。变种、过早放松的社会防控措施和仅在接种两剂中的第一剂后掉以轻心的行为都是可能的因素。但突破性感染可能会产生持久的后果。

在美国,大约 45% 的人口接种了疫苗,大部分接种的是辉瑞(Pfizer)-BioNTech 和莫德纳(Moderna)生产的疫苗。病例数在六个月内下降了 94%。

以色列提供辉瑞公司的疫苗,疫苗接种率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塞舌尔。以色列每百万人中新确诊的 Covid-19 病例数现在约为 4.95。

在主要依赖国药的塞舌尔,这一数字超过每百万人 716 例。

诸如此类的差异可能会导致世界在疫情后分为三组国家——利用各种资源获得辉瑞-BioNTech 和莫德纳疫苗的富裕国家,远不够为大多数公民进行免疫接种的较贫穷国家,以及那些完全接种但疫苗效力不充分的国家。

中国以及接种了中国疫苗的 90 多个国家,最终可能会被排在第三组,他们将在未来几个月或几年内面临连续封锁、检测和日常生活限制。经济可能继续受阻。随着越来越多的公民质疑中国疫苗的有效性,说服未接种疫苗的人排队接种疫苗也可能变得更加困难。

在接受第二剂国药疫苗一个月后,奥特贡加盖尔・巴塔尔(Otgonjargal Baatar)病倒了,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31 岁的矿工奥特贡加盖尔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的一家医院住了九天。他说他现在质疑疫苗有没有用。

「人们相信如果我们接种了疫苗,夏天就不会再有新冠病毒了,」他说。「现在事实证明这不是真的。」

北京将疫苗外交视为一个机会,使其在这次疫情中成为更具影响力的全球大国。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承诺向全世界数百万人提供易于储存和运输的中国疫苗。他称其为「全球公共产品」。

受益国蒙古抓住机会获得了数百万剂国药疫苗。这个小国迅速开展接种计划,并放宽了生活限制。它现在已经为 52% 的人口接种了疫苗。但是在周日,它录得 2400 例新增感染,是一个月前的四倍。

中国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认为最近的疫情与其疫苗之间没有联系。它援引世界卫生组织的话说,某些国家的疫苗接种率尚未达到足以防止疫情暴发的水平,各国需要继续实施防控。

「有关报告和数据表明,许多使用中国疫苗的国家都表示,疫苗安全可靠,在防疫工作中发挥了良好作用,」外交部表示。中国还强调,其疫苗针对的是重症,而不是传播。

目前还没有哪种疫苗可以完全防止传播,人们接种疫苗后仍可能患病,但中国疫苗相对较低的有效率已被确定为最近疫情暴发的一个可能原因。

辉瑞-BioNTech 和莫德纳的疫苗有效率超过 90%。包括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强生(Johnson & Johnson)在内的其他各种疫苗的有效率约为 70%。国药集团与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共同研制的疫苗有效率为 78.1%;科兴疫苗的有效率为 51%。

这些中国公司尚未公布很多临床数据,以显示它们的疫苗在预防传播方面的效果。周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流行病学家邵一鸣表示,中国需要为 80% 至 85% 的人口全面接种疫苗,以实现群体免疫,这修正了此前官方估计的 70%。

尽管科兴在智利的一项研究表明,这种疫苗在预防接种个体感染方面不如辉瑞-BioNTech 和莫德纳的疫苗有效,但关于突破性感染的数据也尚未提供。

记者联系到国药控股的一名代表请其置评,他挂断了电话。科兴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范德比尔特大学国家传染病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Infectious Diseases at Vanderbilt University)的医学主任威廉・沙夫纳(William Schaffner)说,中国疫苗的有效率可能低到「维持一些传播,并在高度接种的人群中造成大量患病者,即使它在很大程度上让人们可以不用去医院」。

尽管病例激增,但塞舌尔和蒙古的官员都为国药控股辩护,称它在预防重症病例方面有效。

蒙古卫生部紧急情况科学咨询小组(Scientific Advisory Group for Emergencies)的首席研究员巴特巴亚尔・奥切尔巴特(Batbayar Ochirbat)表示,蒙古选择中国的疫苗是正确的决定,部分原因是它有助于将该国的死亡率保持在较低水平。蒙古卫生部表示,来自蒙古的数据显示,国药集团研制的疫苗实际上比阿斯利康公司和俄罗斯斯普特尼克公司(Sputnik)研制的疫苗更具保护作用。

巴特巴亚尔说,蒙古疫情激增的原因是该国重新开放的速度太快,很多人认为只注射了一剂疫苗就受到了保护。

「我想可以说蒙古人庆祝得太早了,」他说。「我的建议是,庆祝活动应该在全面接种疫苗后开始,所以这是我们学到的教训。他们太有信心了。」

一些卫生官员和科学家并不那么有信心。

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Flinders University)医学与公共卫生学院(College of Medicine and Public Health)教授尼古拉・彼得罗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表示,根据所有证据,有理由认为国药控股的疫苗对遏制传播的作用很小。他说,中国疫苗接种的一个主要风险是,接种者可能只有很少或没有症状,但仍将病毒传播给其他人。

「我认为,世界上大多数决策者都没有意识到这种复杂性。」

印度尼西亚有一种新型病毒变种正在传播,印尼医学协会(Indonesian Medical Association)的风险缓解小组称,最近有 350 多名医生和卫生保健人员患上了新冠肺炎,尽管他们已经完全接种了科兴疫苗。在全国范围内,2 月至 6 月 7 日期间有 61 名医生死亡。该协会说,其中 10 名医生注射了中国制造的疫苗。

这些数字足以让新加坡医药服务总监麦锡威(Kenneth Mak)对科兴疫苗提出质疑。「这不是和辉瑞有关的问题,」麦锡威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实际上是和科兴疫苗有关的问题。」

巴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是最早批准国药疫苗的两个国家,甚至在后期临床试验数据公布之前就已批准。从那时起,这两个国家都有大量接种者患病的报道。巴林政府媒体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说,巴林王国的疫苗推广「到目前为止是高效和成功的」。

尽管如此,巴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官员上个月宣布,他们将提供第三次加强注射。选项是:辉瑞疫苗或再注射一剂国药疫苗

Laminar flow

The Coronavirus Crisi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