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nytimes.com/2021/06/08/business/economy/china-inflation.html

通胀担忧蔓延全球,中国采取措施平抑物价

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警示通胀比预期的要高,且持续时间或更长

美国和世界各地的物价都在上涨,引发了越来越多的警告:如果这波通货膨胀持续下去,可能会威胁到全球经济。

中国没有干等。

北京方面正在迅速采取行动,保护它的工厂和工作场所不受成本上升的影响。政府劝阻钢铁和煤炭生产商不要提价,并已发誓要调查哄抬价格和囤积居奇行为。政府还允许本国货币升值到多年未曾见过的水平,这让中国有了一个价值更高、更有力的工具,来购买世界上的粮食、肉类、石油、矿产和其他必需品。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制造国和出口国,中国物价的上涨可能在世界各地都能感受到。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三上午宣布,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 5 月,工厂、农民和其他生产商收取的价格上涨了 9%,去年的价格受疫情影响有所降低。

曼哈顿的安娜贝勒纽约(Annabelle New York)是一家向百货商场和其他零售店供货羽绒风雪外套等高端服装的进口商和分销商,这家公司已在今年春天将价格提高了 10%。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总裁贝内特・莫德尔(Bennett Model)说,公司从中国进口商品的成本上升了 20%。

随着全球石油价格的上涨,制造风雪外套面料的化纤材料变得更加昂贵。羽绒也是如此,中国是世界上最主要的羽绒生产国。由于航空货运公司和海运公司在满足需求上面临困难,有些货物的跨太平洋运输成本已增至三倍。

莫德尔没有将成本的增加全部转嫁给美国商店的原因只有一个:怕失去顾客。他只好接受了更小的利润空间。

「如果我真想使所有的上涨够本的话,现在的价格会高得令人难以承受,」他说。

目前这轮全球通货膨胀是否将持续下去还远未有定论。许多经济学家认为,一旦企业消除了因工厂停工和新冠病毒大流行采取的其他措施造成的供应瓶颈,价格上涨将减慢。

但中国有担心通货膨胀的明显理由。中国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几十年里已间发性地出现过物价飙升,引发过全国范围的愤怒。物价上涨是 1989 年的北京天安门广场示威活动诱因之一。为了不让人们在超市里和家庭餐桌上感受到物价上涨的影响,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在使用非正规的价格控制和补贴。

一些商品的价格确实在上涨。今年春天,纸业生产商已四次提高了餐巾纸和卫生纸等产品的批发价格。做豆腐用的大豆也变得越来越贵。

但到目前为止,感受到价格上涨的主要是中国制造商,而不是消费者。中国今年 4 月份的批发价格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了近 7%,去年的价格受疫情影响有所降低。批发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是来自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和来自美国的玉米都比以前贵了。

中国国务院一周前宣布了对小企业的补贴,帮助它们承担大宗商品不断上升的成本。政府对商品期货交易施加了新的限制,以抑制投机行为。为了让这些产品更多地留在中国国内,政府还提高了某些钢铁产品的出口关税。

在 5 月 19 日的国务院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要求官员「坚决依法合规打击垄断和囤积居奇行为,加强市场监管力度」。

政府的措施可能会放慢批发价格的上涨,但不会使其停止上涨。企业在原材料成本不断上涨面前,最终会想办法提高产品价格,或者干脆停产。在原材料成本飙升和不提高纸制品价格的各种各样压力下,纸业生产商已在今年春天让一些工厂停工维修。

到目前为止,价格上涨似乎还没有影响到中国的消费者。中国 5 月的消费者价格指数仅比去年同期高 1.3%。

一个原因是,中国国内的经济还没有完全从新冠病毒大流行中恢复过来。消费者不愿花钱意味着,少数家庭的购买力不足以推高猪排等商品的价格,其实,猪排的价格近来已有所下降。男士内衣的价格也没有变化。

最近的一个下午,上海一个室内菜市场的摊贩说,他们还没有看到食品价格上涨的迹象。例如,鸡蛋和牛肉的价格几乎没有变化。

「生活成本差不多,青菜一直差不多价格,」杨玉霞说,她从 1998 年起一直在这个菜市场的一个摊位上卖鸡、鸽子和其他禽类的蛋。

但非主食食品的商人已在警惕地看着供应商价格的上涨。

「当然担心涨价,涨价的话买的人就少了,」在菜市场对面一家商店卖鳝鱼和虾的高红说。

中国的消费者也受到中国生产服装和家用电器等必需品的工厂过剩的保护。产能过剩确保了消费者有足够多可供选择的竞争对手。这让制造商很难将价格上涨转嫁给买家。

「在供应链上,谈判余地较小的一方将承担更高的成本,」恒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丹说。在中国,处于供应链早期阶段的公司往往没有零售商和消费者那么大的讨价还价能力。

不过,中国的价格上涨可能会影响到海外。中国领导人正试图通过让人民币升值来部分地应对通货膨胀的威胁。

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已接近自 2018 年中期以来的最高点。一美元现在可兑换约 6.4 元人民币,而大约一年前,一美元能兑换 7.1 元以上。

自今年年初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了 2.2%,让一元人民币现在比年初只多值半美分。但中国花大量金钱购买以美元标价的资源,例如,去年仅进口原油就花了 1762 亿美元,另外还花了 508 亿美元进口粮食。这些多值的美分很快就成了一笔大钱。

中国的货币长期以来一直是个争论不休的政治问题。多年来,美国国会议员和官员指责北京不公平地压低人民币的价值,为的是让中国出口商在外国市场上获得竞争优势。

但中国官员没有对目前情况进行干预,而是任由全球力量推动人民币升值。随着美国为抵消新冠病毒大流行对经济的影响,近几个月来大举借贷、大笔花钱,美元已开始相对多种货币贬值,不仅包括人民币,也包括欧元。

「人民币的升值是由中国经济的良好表现推动的,」上海的独立经济学家刘胜军说。「美国现在制造了太多的货币供应,结果是美元走软。」

但人民币升值也有不利的一面,中国官员似乎正在介入以阻止人民币进一步升值。人民币升值让中国商品在其他国家市场的吸引力下降。就目前而言,世界似乎乐于继续购买中国制造的商品。尽管如此,中国人民银行已在 5 月 27 日警告从事外汇交易的人,不要认为人民币进一步升值是单向赌注。

与此同时,人民币升值可能会推高中国制造的商品在美国的价格,增加美国的涨价压力,尽管这种涨幅大都不很大。

美国劳工统计局的中国进口商品平均价格指数显示,中国进口商品价格在从 2018 年夏季到新冠病毒大流行前的时间里下降了约 2%,之后保持平稳。现在,中国进口商品价格已自去年 11 月以来上涨了 2%。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中国问题专家高路易(Louis Kuijs)说,「中国正在输出通货膨胀吗?从人民币来看,不那么明显。但从美元来看,这种影响就开始更多地表现出来了。」

郭树清警示通胀比预期的要高,且持续时间或更长

随着全球通胀持续攀升,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周四警示通胀比预期的要高,而且持续的时间可能更长。

郭树清周四在 2021 年陆家嘴论坛上讲话称,发达国家推出超级经济刺激计划应对新冠疫情,通货膨胀如期而至,而且比美欧同事们所预料的幅度要高出一截,至于要持续的时间似乎也不像许多专家预测的那样短暂。

随着全球央行大放水,以及疫情导致供需错配,以大宗商品为主的通胀尤其明显: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5 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大涨 9.0%,涨幅比上月扩大 2.2 个百分点,也强于预期,更创出 2008 年 9 月以来的新高,这无疑加大了中国政府遏制通胀的紧迫感。

郭树清认为,美联储、欧央行和日本央行等的超常规举措,短期内确实起到了稳定市场、稳定人心的作用,但相伴而来的负面效应则需要全世界各国来共同承担,除了通胀外,还包括大幅推高股市和房地产市场等。

在抨击发达国家大肆宽松的同时,郭树清表示,中国在强化宏观政策应对时,没有搞「大水漫灌」,但应对政策仍取得了最好效果。

他同时提出,现阶段最突出的一项任务就是进一步加大直接融资比重,加快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改革。

他还表示,防范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必须督促银行机构做实资产分类,加大拨备计提力度,确保能够更快更多地处置不良资产,同时严密防范影子银行死灰复燃

Laminar flow

The New York Times
WSJ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