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nytimes.com/2021/07/06/world/asia/hong-kong-bomb-violence.html

暴力的阴影笼罩着香港

当局称这些事件凸显了实施国安法的必要性,并暗示可能采取更严厉措施。民主人士则认为北京的高压正在助长激进的想法

上周,在具有政治敏感性的香港回归中国纪念日,一名男子在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上用刀刺伤了一名警察,然后自杀身亡。

警方后来在周二说已逮捕了九名男女,其中六人是中学生,警方指控他们涉嫌制造炸弹,并打算把炸弹放置在法院、铁路和其他公共场所。

在这个被政治动荡困扰的城市,当局将这些事件描述为恐怖袭击和某些反对派别对安全构成威胁的证明。当局说,这些事件凸显了北京去年对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的必要性,而且还暗示可能需要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这些行动表明,『黑色暴力』已经从群众式地面活动转为隐蔽形式的个人化行为,」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周二提到最近的事态发展时对记者说。

但是民主活动人士指责政府制造了一个不可能进行合法和平抗议的环境,让居民感到绝望,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变得激进。

一些居民也暗示,警方为了妖魔化支持民主的运动,夸大了暴力威胁。专家说,尽管警方宣布,自 2019 年爆发反政府抗议活动以来,已挫败了多起制造炸弹的阴谋,但几乎没有几个嫌疑人出庭受审,因此很难评估他们构成多大威胁。

警方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被控策划爆炸阴谋的九人年龄在 15 岁至 39 岁之间,与活动组织「光城者」有关。官员说,他们在该组织租用的一个宾馆房间里找到了少量制造爆炸物的原材料,还找到一本手册。警方说,该组织原本计划在本月某个时间实施阴谋,然后离开香港。

这些事件在民主运动内部重新引发了令人不安的辩论:民主运动是否能以在似乎权力无限的北京面前处于劣势为理由,宽恕甚至支持暴力。

在 2019 年的抗议活动中,随着一些示威者采取了越来越暴力的做法,比如向警察投掷燃烧弹,甚至对亲北京的平民进行身体攻击,这个问题也曾给抗议活动蒙上阴影。但实施国安法后,这个问题已经有了一个新的维度,因为政府实际上禁止了抗议活动,并在大规模地逮捕反对派人物。

「我认为,即使在过去的一年,这条界限也被向前推了,」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在谈到民主运动对更极端做法的容忍时说。

这种容忍在上周四发生持刀袭警事件后表现得很明显,该事件引发了对袭击者意想不到的同情。据当地一家网站拍获的视频显示,袭击者走到一名警察身后,将刀刺入他的背部,然后将刀刺向自己。他被送往医院后,在那里死亡。

当局说袭击者 50 岁,在他家里找到的报纸、电脑里的文件和一份自杀遗书表明他「受了激化」。后来有报道给出了他的名字是梁健辉,曾在饮料公司维他奶担任采购经理。

官员们马上将这次袭警行为归咎于反政府情绪,受袭警官的肺部被刺穿。

「导致这些事件除了凶徒要负责之外,亦是同时有很多人不停地鼓吹暴力、煽动憎恨社会、煽动憎恨国家,以及去美化这些暴力行为,」保安局局长邓炳强在记者会上说。

「这些人都是满手鲜血,」他说。「我希望大家一定要对这些人予以谴责。」

但许多人在袭警事件发生后的几个小时里做的正相反。社交媒体上充满了对袭警男子表示敬意的帖子,感谢他做出了他们称之为牺牲的事情。

上周五下午 5 点左右,至少十几人徘徊在该男子倒下的街角,其中很多人穿着黑色衣服,拿着鲜花。也有人将花束放在附近一个地铁站的入口处或者插在楼梯扶手上。

有些人非但没有谴责暴力,反而说他们对可能助长了暴力的绝望情绪表示理解,并说责任在政府,因为政府压制了其他表达的途径。

「我当然不想看到暴力,」手里拿着一束花的 S・W・唐说。「但我不能对他做出批评性的评价。」

唐女士说,过去,香港人在面临不公时可以依靠法庭和其他法律保障。「现在,我们不相信这些东西还存在,」她说。「所以如果我说,『不要诉诸暴力,不要试图牺牲你的生命』——但如果不这样做,又该怎样做呢?」

带着自己五岁女儿前来送花的凯莉・陈(Kelly Chen)说,她不认为送花会美化这一事件,或会激励其他人效仿。她说,她认为该男子的爆发是一种反常。

但一些专家说,悼念可能会导致模仿者。

「这的确能制造一个神话,」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研究学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研究恐怖主义的高级研究员拉菲洛・潘图奇(Raffaello Pantucci)说。「运动需要烈士。」

警方一直对其他威胁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已在本周逮捕了至少三人,原因是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发了警方称之为鼓励袭击执法人员的帖子。

尽管如此,其他更糟糕的情绪仍在继续蔓延。在更激进的抗议者喜欢用的互联网时事台 LIHKG 上,一个给出受伤警官的状况已稳定的文章的链接,只得到了 44 个拇指向上,却得到了近 3000 个拇指向下。

当局拒绝了对袭警事件有任何责任的说法。

「不要为暴力找借口,」林郑月娥周二说。

保安局局长邓炳强说,那些指责当局对该男子的行为负有责任的人,是在鼓励其他人效仿。

「很多人用警方执法为借口,讲给社会人士听,指警方严正执法,所以你要更加犯法,」他说。「这正正是我们很担心的。」

但这里似乎对更温和或更具细微差别的声明没有兴趣,这显示了香港截然对立的程度有多深。

袭警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有关维他奶向员工发了一份内部通告的报道立即引发了亲政府阵营的强烈反对,维他奶在通告中对已故员工的家属表示了哀悼。中国大陆的名人终止了与维他奶签署的代言协议。

尽管维他奶公司发表了另一份声明,称通告是未经授权发出的,并对暴力行为表示谴责,但公司股价仍大幅下跌。

香港的表达空间受限制,对 27 岁的多萝西・黄(Dorothy Wong)来说非常明显,她上周五带着鲜花去了事件发生的地方。她说,警察拦住了她,还查了她携带的东西,并记录了她的个人信息。

黄女士说,她不容忍任何企图杀死警察的行为。但她也质疑警察为什么不允许她悼念那个死去的男子。

「这太荒唐了。我们只不过是拿着白花,」她说。「为什么这是非法行为?

Laminar flow

NYTimes
Hong Kong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