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u-s-eu-forge-closer-ties-on-emerging-technologies-to-counter-russia-and-china-11623922201

美国和欧盟紧密对抗俄罗斯和中国,中俄联手对抗美国及其伙伴

美欧将加强新兴技术合作以对抗中俄,中俄新合作伙伴关系把当今世界的地缘政治延伸至太空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访欧之后,美国和欧盟打算在科技监管、工业发展和双边贸易领域加强合作,以帮助西方盟友在开发并保护关键和新兴技术方面更好地与中国和俄罗斯竞争。

美国和欧盟周二宣布将成立一个新的高级别贸易和科技委员会(Trade and Technology Council, 简称 TTC),该委员会对双方加强合作至关重要。TCC 的目标是促进美国和欧盟内部和之间的创新和投资,加强供应链,避免不必要的贸易壁垒,此外还有其他使命。

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在接受采访时说:「结盟的可能性出现了。」

美国和欧盟对该委员会官员的任命显示出双方都寄予了厚望。美方将由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和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担任联合主席。欧盟方面将由欧盟最高竞争和数字政策官员维斯塔格和负责贸易事务的执行副主席瓦尔迪斯・东布罗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共同担任主席。

作为欧盟的最高反垄断执法者,维斯塔格针对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Inc. (GOOG)和 Facebook Inc. (FB)等美国科技巨头的案件让她备受瞩目。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和特朗普(Donald J. Trump)都曾表示,她的政策不公平地针对美国公司。

维斯塔格曾表示,她的工作不单独针对任何国别。她称,该委员会将使欧盟和美国能专注于合作。TTC 定于秋季举行第一次会议,将下设很多工作小组。双方都强调,他们将在各自的法律体系内保持监管自主权。

在正式公布的 TTC 官方职权范围中没有明确说明的是,这些世界上最大的自由民主国家希望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应对中国、俄罗斯以及其他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的专制国家。拜登欧洲之行为期一周,其重点是寻求强化与西方盟友之间关系,团结起来应对对手。

新冠疫情已经让西方经济体制造基地的弱点暴露出来,导致从医用口罩到微芯片等诸多重要商品的短缺。特朗普曾多次批评欧洲的经济、安全和防务政策,令美欧关系变得紧张。

拜登采取了相反的路线,寻求美欧的相互妥协与合作。美国与欧盟周二同意暂时搁置由喷气式客机制造商波音公司(Boeing Co., BA)和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所获补贴引发的一场持续 17 年的贸易争端——这是世界贸易组织(WTO)历史上耗时最长、代价最大的纷争。

维斯塔格表示,该贸易协议显示了跨大西洋合作产生实际、具体成果的潜力。

维斯塔格说,微芯片可能会成为美国与欧盟之间合作的一个早期侧重点,可能是通过 TTC 进行合作。欧盟最近宣布了将其在全球芯片制造领域的份额从 10% 提高到 20% 的目标,并承诺为此项行动提供逾 1,500 亿美元资金——这些钱可能来自新冠疫情纾困资金。

美国参议院最近通过了一项法案,拨款 520 亿美元支持国内芯片制造和研发。该法案还需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再由拜登签署才能成为法律。

美国和欧盟都希望加强本土芯片制造,以应对新冠疫情暴露出来的供应链弱点并对抗中国。中国政府已将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目标,国有和民营部门正投入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用于国内芯片制造,不过,并非所有的努力都取得了成功,中国公司仍远落后于台湾、韩国和美国同行。

支持国家资助芯片项目的人士称,有必要创造与一些亚洲国家对等的竞争环境,这些亚洲国家过去几十年依靠大规模激励措施发展国内产业,改变了 20 世纪 90 年代曾由美国和欧洲主导过的芯片行业的格局。近年来,建设最先进芯片制造厂的成本也已飙升至约 200 亿美元。

维斯塔格谈到美国和欧盟时说:「显然,双方都有重要的优势。」她表示:「我认为现在说会有什么结果还有点为时过早,但显然,合作潜力已是有目共睹。」

TTC 还将寻求统一有关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监管和标准的政策。中国已将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作为一项国家要务,特别是在尚未建立规范的新兴技术领域。

人工智能以及生物特征识别和语音识别等相关技术提出了更多传统技术未遇到过的伦理问题,在这些领域中,西方和专制国家在隐私和人权问题上存在根本性差异。

维斯塔格说:「我真的希望,作为民主国家,当涉及到标准制定时,我们能够就一些基本原则达成一致。」她表示:「当我们说民主国家可以在民主价值观的基础上履行承诺时,我们是真心实意的。现在我们有可能展现这一点。」

https://www.nytimes.com/2021/06/15/world/asia/china-russia-space.html

曾经是太空超级大国的俄罗斯转向中国,联手对抗美国

63 年前,苏联将第一颗卫星送入太空。将近四年后,它将尤里・加加林(Yuri Gagarin)送入轨道,令其成为首个进入太空的人。在随后的太空竞赛中它落后于 NASA,但即使在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仍然是一个稳定的太空强国,在过去的 20 年里与美国一起建造和运作国际空间站。

现在,俄罗斯太空计划的未来取决于新太空强国——中国。

经过多年的承诺和一些有限的合作,俄罗斯和中国已经开始制定雄心勃勃的任务计划,直接与美国及其合作伙伴竞争,开创了一个可能与第一次太空竞争同样激烈的新时代。

他们已经联手,计划在 2024 年执行一项前往小行星的机器人任务。他们正在协同进行一系列月球任务,目标是 2030 年在月球南极建立一个永久性研究基地。这些任务中的第一个是计划最早于 10 月发射的一个俄罗斯航天器,该航天器重新启用苏联时代的名字「月球号」(Luna),该任务旨在寻找可以为未来到访月球的人类提供水的冰。

「中国有一个雄心勃勃的航天项目,有与之匹配的资源,也有一个计划,」卡内基莫斯科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er)高级研究员亚历山大・加布耶夫(Alexander Gabuev)说。相比之下,俄罗斯则「需要一个合作伙伴」。

萌芽的新合作伙伴关系反映了当今世界的地缘政治。

在现任领导人习近平和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的领导下,中俄关系日益密切,抚平了两国之间以往数十年的芥蒂,并建立了一个强有力的联盟——尽管是非官方的——以对抗他们眼中的美国霸权。鉴于与美国的关系日益紧张,太空已成为两国关系回暖的自然延伸。

俄罗斯官员已经表示,与合作伙伴的当前协议于 2024 年结束时,他们可能会退出国际空间站。去年 SpaceX 载人太空舱的发射将美国宇航员送入轨道,这项工作因此不再由俄罗斯独占。

俄罗斯列举了各种原因,但政治似乎是一个因素。上周,俄罗斯航天局局长德米特里・O・罗戈津(Dmitri O. Rogozin)表示,如果美国继续实施影响俄罗斯太空计划的制裁,俄罗斯将退出合作。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国家安全教授琼・S・约翰逊-弗里斯(Joan S. Johnson-Freese)说:「美俄在空间站上的合作曾被吹捧为不同国家即使在关系紧张时也能合作的象征,但这种紧张已经到了一切都难以预测的地步。」

尽管俄罗斯在太空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但它难以维持这个历史悠久的计划,该计划一直以来都在和落伍思想与腐败作斗争,并且在俄罗斯停滞的经济中得不到资源。

相比之下,中国在进入太空探索方面相对较晚,却凭借完成了俄罗斯和之前的苏联未能完成的任务跃居太空强国之列,包括上个月在火星上着陆和部署一辆火星车。

今年春天,中国发射了一个新的轨道空间站的第一批模块,而且最快可能在周四派出三名宇航员进入该空间站(编注:北京时间 6 月 17 日,中国发射了「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将三名宇航员送入太空)。国际空间站的终止——原定于 2024 年,尽管可能会延长——将很快令中国成为唯一一个有人居住的绕地球轨道运行空间站的拥有者。

中国于 2003 年将第一批宇航员送入太空,但从未被邀请加入国际空间站。美国国会 2011 年通过的立法禁止 NASA 与中国航天局或任何相关公司进行任何合作,理由是存在间谍活动的风险。

中国表示,它已经根据需要发展了自己的太空能力,不过它也在 2011 年和 2016 年从俄罗斯购买了设备来帮助建造两个临时空间站。它的第三个空间站称为「天宫」,将通过 11 次发射于明年建成。按照设计,那之后它绕地球运行至少十年。

「国外的长期封锁反倒倒逼了我们的自主创新,」「天宫」的设计师之一杨宏上个月告诉中国国家电视台。「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我们不能永远跟在别人后面跑。」

中国已承诺向外国宇航员和实验开放该空间站,但按理说这将是由中国主导的项目。俄罗斯和中国尚未表示在空间站上有任何合作。

「我们决心把中国空间站打造成全人类开展研究,造福全人类的一个平台,」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郝淳在接受官方媒体采访时说。

俄罗斯和中国此前曾在太空领域进行过合作。中国第一批宇航员——被称为「太空人」(taikonauts)——穿着俄罗斯宇航服飞行。后来,中国根据俄罗斯的设计制造了自己的宇航服,中国的一些火箭也有俄罗斯设计的特征。

中国第一次向火星发送轨道飞行器的尝试没有成功,那次任务由一艘俄罗斯火箭执行,目的地是火星的卫星「火卫一」。由于计算机电路故障,俄罗斯火箭在近地轨道上熄火,最终坠回地球。

如今,与中国的合作让俄罗斯有可能进行雄心勃勃的科学航行,而这是俄罗斯在后苏联时代因预算下降和腐败问题而无法独自实现的。

在宣布联合建设月球站一个月后,两国于今年 4 月宣布,将在 2024 年联手对一颗名为 Kamo’oalewa 的小行星实施机器人探测任务。航天器将途经地球,投下一个样本,然后利用地球引力作为弹弓,进行二次旅行,前往一颗彗星。

「这是一种自然的合作关系,」忧思科学家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的中国项目经理格雷戈里・库拉基(Gregory Kulacki)说。「俄罗斯人有很多专业知识。中国有足够的资源来提供资金。」

关于月球前哨基地的新协议表明中国将进一步参与,俄罗斯目前正在借助中国建立用于未来太空探索和自然资源开采基地的宏伟计划。

对俄罗斯来说,这使得苏联的月球探索项目得以复兴,包括始于 1950 年代、名为「月球」的机器人项目。

据中国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副主任裴照宇 4 月在南京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介绍,俄罗斯未来的三项月球任务将与中国的「嫦娥」系列航天器整合,嫦娥是中国神话中的月亮女神。

例如,「月球 27 号」和「嫦娥六号」计划在月球表面钻孔,并将样本带回地球——去年 12 月,中国已用「嫦娥五号」完成了这一壮举,而苏联在 1970 年代用「月球号」着陆器完成了三次。在第二阶段,即 2026 年至 2030 年之间,嫦娥 8 号和月球 28 号任务将分别携带新月球站的第一批构件登陆。

俄罗斯的第一次太空任务定于 10 月进行,不过该国的太空计划有过长期拖延的记录。

最终,中国希望空间站能够展示开发水、矿产和能源资源的能力,这些资源可以让宇航员在短期内生存下来,并成为更深入的太空探索的基地。

「永久性基地既具有象征意义,也具有力量投射能力,」独立分析人士、关于太空探索的新书《争夺天空》(Scramble for the Skies)的合著者纳姆拉塔・戈斯瓦米(Namrata Goswami)说。

NASA 也有让宇航员重返月球并有朝一日将他们送上火星的计划,它已根据阿尔忒弥斯协议(Artemis Accords)招募合作伙伴,该协议管理太空活动,包括操作、实验和自然资源的开采。

中国没有明确被排除在外,但考虑到美国对太空合作的限制以及它自己建立本土项目的决心,中国似乎肯定不会签署。俄罗斯似乎也不太可能签署,因为它倾向于中国。

正如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约翰逊-弗里斯所言,「中国让俄罗斯在太空竞赛中的地位远远超过了俄罗斯经济所能支持的水平。

Laminar flow

Chimerica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