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ese-regulators-suggested-didi-delay-its-u-s-ipo-11625510600

中国监管部门曾表示希望滴滴推迟美国 IPO

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从不同机构获得的信号指向不一

据知情人士透露,就在滴滴(Didi Global Inc. ,DIDI)赴美上市数周前,中国网络安全监督部门曾表示希望这家中国网约车巨头推迟首次公开募股(IPO),并敦促该公司对自身网络安全进行一次彻底的自我检查。

但对于滴滴来说,等待将带来问题。在没有接到暂停 IPO 的明确指令的情况下,该公司实施了上市计划。

在从知名风险投资家筹集数十亿美元之后,滴滴面临投资者要求该公司上市的压力。该公司 6 月份在短短数日内完成上市前的「路演」,持续时间较中国企业通常进行的投资者推介短得多。滴滴通过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筹资约 44 亿美元,成为 2014 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上市以来中国企业规模最大的股票发售交易。

上述人士称,中国政府官员、尤其是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yberspace Administration of China, 简称:网信办)的官员们当时仍然担心,由于赴美上市需要公开披露更多信息,这家网约车服务公司的大量数据可能因此落入外国手中。

滴滴的美国存托股票(ADS)上周三开始在纽约市场交易,即中国共产党庆祝成立 100 周年的前一天。

这一重大政治事件次日,国家网信办对滴滴挥出一记重拳。上周五,该机构开始对滴滴开展网络安全审查,并禁止该公司应用接受新用户注册。周日,国家网信办责令移动应用商店下架滴滴出行应用。

滴滴刚刚上市数日便遭遇如此突如其来的监管行动,这让投资者惊诧不已。此番行动表明,保护国家安全的重要性高于中国政府让本土企业走向全球的雄心。结论是:即使监管举措可能危及中国公司吸引国际投资者的能力,中国政府也不太可能坐视不理。

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从不同机构获得的信号指向不一。一些金融监管机构已公开表态支持企业海外上市,但同时也强调保护敏感数据和网络安全的必要性。

目前尚不清楚滴滴是否已自行开展评估。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由于投资者要求获得高额回报的压力越来越大,该公司最终决定继续推进 IPO。

国家网信办没有回复书面提问。滴滴在回答问题时说,公司不对市场猜测发表评论,而且在 IPO 之前不知道监管机构决定对公司实施网络安全审查并禁止新用户下载滴滴出行应用。

中国政府关注的核心问题是数据主权。自去年年底以来,国家主席习近平已将加强对科技行业及其海量数字数据存储的控制作为监管的关键领域。

习近平曾亲自出面干预,叫停了阿里巴巴的金融科技关联公司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大规模上市计划,当时距离蚂蚁集团计划的于去年 11 月上市的时间只剩几天。

此后不久,多家市场和金融监管机构发动了旨在遏制阿里巴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和百度(Baidu Inc., 9888.HK)等国内科技巨头的行动。

这一努力表明,这些拥有海量数据、雄厚资金以及业务渗入到中国人生活方方面面的科技巨头,已经引起中国领导人对国家安全问题的关注。

中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在今年 6 月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该法将赋予国家更多权力,让政府有权要求私营部门的公司与政府部门分享数据,与此同时限制这些公司把数据送往海外。这部法律定于 9 月 1 日生效。

在数据安全担忧的背后,反映的是中美之间不断升级的地缘政治博弈。美国国会议员已经要求对赴美上市企业进行更严格的审计,他们称这对提高在美上市中企的透明度是必要之举。在中国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去年透露咖啡销售业绩大规模造假,致使该公司在纳斯达克交易的股票数日内下跌 75% 后,这种加强审计的呼声逐渐高涨起来。

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管委员会(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已经确认 200 多家在美国上市的外国公司的审计工作是该委员会无法审查的,其中大多数都是总部设在中国的公司。

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鲁比欧(Marco Rubio)在上个月曾呼吁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阻止滴滴在美上市,除非滴滴能采用与其他美国上市公司相同的审计监管标准。

中国政府引用了旨在保护国家安全和国家机密的法律来阻止美国监管机构查验中国公司的审计底稿。

去年,中国开始阻止中国企业配合海外监管部门的工作,没有中国政府的授权,中国企业不得将文件交给海外监管部门。

由于缺乏联合执法框架,美国证券监管机构不能定期检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的审计底稿,不过中国证券监管部门称一直在试图就这个问题与美国证券监管机构进行接触。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证监会)没有回应记者的提问。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网络安全监管部门尤其担心的是美国的一项标准要求——拟在美国上市的公司要向 SEC 披露「重大合同」,即相关公司的主要厂商和供应商的信息。

上述知情人士称,尽管像滴滴这样的公司将其用户和交通流量数据存储在中国境内的服务器上,但国家网信办的官员担心,这些服务器的设备如果是从国外采购的,在滴滴因上市而披露更多信息后,可能容易受到网络安全攻击,从而可能会使大量数据处于危险之中。

按照中国法律,像滴滴这样的交通运输公司被列为「关键基础设施提供商」,这增加了国家安全方面的敏感性。地理信息和交通流量数据可能被视为敏感信息。

据知情人士透露,国家网信办网络安全审查的重点是滴滴从何处采购用于该公司网络的产品和服务,以及这些供应品的采购可能构成什么安全风险。

分析人士称,审查过程可能持续数月,涉及约十几个政府部门,包括中国的公安部和最高经济规划部门。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网络安全官员有充分的理由进行审查。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网络政策中心 DigiChina 项目负责人 Graham Webster 说:「在我看来,服务器供应商完全在网络安全审查范围之内。」「如果采购了服务器,而滴滴没有提交审查,那看起来就违反了规定,或者对规定有另一种解读。」

在网络安全审查之前,滴滴已然面临着另外一项监管调查,涉及该公司是否不当利用其庞大数据来排挤小竞争对手。滴滴宣称在中国拥有数亿用户。包括中国最高反垄断监督机构、网络安全监管机构以及税务部门在内的政府机构人员都曾对其办公室进行突击检查。

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虽然对滴滴采取了行动,但并没有直接叫停该公司的 IPO。随着中国经济的放缓,这家为数千万司机提供工作机会的公司已经成为大城市一个重要的就业来源。

但不管是针对其他科技公司的监管行动,还是对滴滴的网络安全审查,其背后都有中国领导层对国内科技巨头正变得过于庞大且影响力过大的广泛担忧。最近几天,中国社交媒体的一些用户也在关注滴滴董事会的构成,称这凸显出中国科技行业日益抱团、排他。

滴滴董事中包括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张勇(Daniel Zhang)和腾讯总裁刘炽平(Martin Lau)。阿里巴巴和腾讯也是滴滴的股东。

滴滴遭整改背后,中国政府发出了什么信号?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中国最大的网约车平台滴滴出行就从投资者宠儿——在华尔街首次募股就获得了巨额资金,变成了中国政府快速整治国内互联网行业行动的最大新目标。

这场监管闪电战的最新战线是隐私和网络安全。近年来,中国消费者的隐私意识越来越强,当局对滴滴这样掌握着敏感信息(如地理位置)的平台保护数据安全的情况特别感兴趣。

但北京针对滴滴的行动尤为突出,不仅是行动的速度之快,而且是紧跟在滴滴上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之后,政府在两天内先是叫停了平台的新用户注册,后又下令应用从商店下架。这些行动向中国企业发出的信息很明确:政府有权管它们,即使它们在全球运营,即使它们的股票在海外上市。这些行动也提醒了投资中国企业的国际投资者,监管的难题有时会让他们措手不及。

紧接着,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在周一上午宣布,另外三个中国平台也将暂停新用户注册,原因与滴滴被叫停一样,也是为了让官员进行网络安全审查。这些平台背后的两家公司最近也在美国上市。

近年来,随着中美关系恶化,太平洋两岸对数据保护的担忧日益加剧。随着这两个大国争夺经济、军事和技术上的优势,它们都在寻求确保本国公司的数字信息不落入对方手中,即使业务是跨国界进行的。

中国政府尚未明确表示,是哪些具体的安全和隐私问题,无论是过去的还是潜在的,引发了监管机构对滴滴采取行动。但根据中国的法律,网络安全审查是个国家安全问题,中国官员上周五宣布对滴滴进行审查时也强调了这一点。

香港大学中国法研究中心(Center for Chinese Law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总监张湖月(Angela Zhang)表示,与美国的紧张关系可能促使中国官员格外关注滴滴及其在纽约的首次公开募股。在这种充满敌意的时候,在美国出售股票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北京对滴滴如何保护其拥有的大量中国人数据的担忧,张湖月说。

她说,另一个因素是中国互联网用户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上周末,在中国监管机构叫停滴滴的新用户注册后,公司试图平息作为上市条件已将数据移交给美国的传言。

「这种传言也在一定程度上给监管机构施加了采取行动的压力,也让他们采取的行动站得住脚,」张湖月说。

除了滴滴,两家平台现在要接受网络安全审查的公司是满帮集团和看准网。满帮集团的应用程序帮助货运客户与卡车司机建立联系,看准网运营一个名为 Boss 直聘的求职平台。

最近几个月,美国的股市猛涨已吸引了不少其他中国公司赴美上市,包括生鲜电商叮咚买菜和问答网站知乎。但滴滴的规模远超这些公司。

滴滴每年在中国有 3.77 亿活跃用户,并在其他 16 个国家提供服务。滴滴曾因成为中国本土的技术优胜者而受到表扬,尤其是在 2016 年击败优步(Uber)、收购了这个竞争对手的中国业务之后。滴滴出行的代表周一拒绝就监管问题置评。

去年,金融科技巨头、阿里巴巴的姊妹公司蚂蚁金服的首次公开募股被叫停后,中国加快了打击本国互联网巨头的步伐。与滴滴一样,尽管中国的监管机构存在担忧,蚂蚁金服仍想按计划上市,虽然蚂蚁金服是准备在上海和香港上市,而不是在纽约。

自那时起,在准备上市的过程中,滴滴几乎无法避免政府对互联网行业日益严格的审查。今年 3 月底,中国南方大城市广州的市场监管机构传唤了滴滴出行和其他九家涉及旅游和快递业务的公司,责令它们公平竞争,不得利用消费者的个人信息向他们收取更高的价格。

一个月后,滴滴与 30 多家中国互联网公司一起被监管机构面谈,要求遵守反垄断规定。之后在今年 5 月,交通监管部门召见了滴滴出行和其他平台,要求它们在定价和司机收入的问题上确保公平和透明。

滴滴出行今年 6 月 10 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提交了申请首次公开募股的文件,并以闪电般的速度完成了上市过程的其余部分。滴滴出行的股票上周三开始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

但两天后,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宣布,在当局对滴滴的网络安全进行审查期间,叫停该平台的新用户注册。政府按照去年颁布的规则进行的这类审查,是中国控制与大型科技公司使用的产品和服务相关的安全风险框架的一部分。

次日,一名滴滴高管在社交平台新浪微博上写道,他看到有传言称,公司为了在纽约上市,不得不将用户数据移交给美国。这位高管说,滴滴出行的所有中国数据都存储在中国境内的服务器上,公司保留起诉任何散布相反说法者的权利。

16 分钟后,滴滴出行的官方微博转发了上述微博,并写道:「希望大家不传谣,不信谣!」

周日晚,中国的互联网监管机构又发了一份简短生硬的声明,这次是下令滴滴出行从中国的移动商店下架,理由是与收集用户数据有关但未明确说明的问题。

这不是应用程序第一次在中国当局的压力下从手机商店下架,虽然以前发生这种情况后,应用程序后来又重新上架。

2018 年,两个热门视频应用——快手和火山——在一家国有电视台指责其美化未成年人怀孕后从应用商店消失。火山小视频由 TikTok 的母公司字节跳动运营。

接下来的一周,监管机构彻底禁止了字节跳动的幽默应用内涵段子,认为其内容低俗。该应用不仅从商店下架,而且已经下载该应用的用户也不能再使用它。

周一,随着中国互联网上对滴滴所处困境的讨论展开,一篇 2015 年发表在官方新闻媒体上的旧文再次流传开来。这篇文章使用了滴滴研究院的详细数据,分析了几个政府部门在一天的不同时间打车的次数,得出了这些部门员工加班时间的结论。

周一为重发这篇文章附上的评注中写道:「彼时,未曾想到滴滴的大数据在今天可以掀起轩然大波。

Laminar flow

Big tech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