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光长燃 32 年,香港人的六四维园之约

在一片烛海彻底消失之前,端传媒搜集整理了历年维园集会现场的珍贵相片

这些年在香港,日常的年月早已和公共事件扣连甚深。每年 6 月 4 日晚上,数以万计的人们风雨不改,聚集香港维园,点燃烛光,高呼口号,唱起《自由花》、《血染的风采》等歌曲,呼吁平反八九民运,悼念当年遭遇血腥清场而死亡的人们。

维园地处香港铜锣湾,是香港面积第二大的公园,毗邻维多利亚港,拥有广阔的中央草坪、四个篮球场等设施,它处于闹市之中,旁边就是中央图书馆和皇仁书院。年复一年,人们盘腿坐在这篮球场,在大都会的高楼之中点燃一片烛海的画面,已成为香港一道标志性的城市景观。来参与六四烛光晚会的,除了本地不同世代的市民,常常也有来自中国大陆的人们,来自海外、想了解六四事件或香港文化的人们。

「爱国」、「香港独特性」和「普世价值」,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李立峯于六四 30 周年接受端传媒专访时,总结了六四记忆得以在香港历久不衰的三项要素。随着历史演进,后两个特点无疑更占上风,平反六四的目标渐行渐远,但在政治空间急速紧缩的香港,在繁华商业区自由地喊出「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等大会口号,不断测试又印证着这个城市的自由尺度。而自 2019 年 6 月爆发的反修例运动之后,六四集会更衍生出为香港而抗争的意义。

来到 2021 年,自由空间大幅缩紧。连续第二年,警方以防疫为由,禁止支联会在六四周年日举办游行和晚会,媒体援引消息人士指,由于集会被禁止,当晚在维园附近身穿黑衣或点燃蜡烛,都可能被视为和集会有关。支联会本开放六四纪念馆,僻有献花处让人们自行悼念,但 6 月 1 日,食环署赴馆地执法,指经营已 8 年的六四纪念馆未有领取公众娱乐场所牌照,属无牌经营。

2019 年 6 月 4 日,在修订《逃犯条例》的阴霾下,出席六四 30 周年烛光晚会的市民站坐满六个维园足球场及草地,支联会宣布晚会人数逾 18 万。集会主题为「人民不会忘记」。

月黑风高之下,今年维园,烛光未明。在一片烛海可能彻底消失之前,端传媒搜集整理了历年维园集会现场的珍贵相片,回溯 31 年,人们的维园之约。

六四烛光多少,成香港政治气候仪

每年烛光晚会的出席人数,往往受当时政治气氛所影响。翻看支联会公布的数字,多年来的六四晚会人数有着巨大波幅,最少只有 3.5 万人,最多则超过 18 万人。

在八九民运过后的 1990 至 95 年间,集会人数急速下降,由 90 年 15 万人高位跌至 95 年仅 3 万 5000 人的历史低位。李立峯认为,这与当时香港社会面对不可逆转的现实,倾向解决如何面对九七主权移交问题有关。

2009 年,六四 20 周年,集会人数重回高峰。支联会秘书蔡耀昌指,2008 年见证汶川地震与北京奥运,香港人的中国身份认同走到高峰;同一时期的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川震暴露「豆腐渣工程」等中国社会政治问题,也提升了港人参与六四集会的意欲。其后两年,受刘晓波被捕入狱、司徒华逝世等事件影响,晚会人数亦长期处于高位。

2014 年 6 月 4 日,六四事件 25 周年,维园烛光晚会出席人数创了历年的新高,大会宣布出席人数为 18 万人。学生领袖在台上举起「希望在于人民,改变始于抗争」,同年人大就香港政改的 831 决定,触发持续三个月的雨伞运动。

近年当中,在香港爆发大型社会运动的 2012、2014 与 2019 三年,同年稍早的六四晚会均有逾 18 万人参与。不过,在雨伞运动落幕之后的数年,香港本土思潮崛起,社会曾激烈辩论六四集会的形式与意义,部分人因而选择杯葛维园晚会。2015 年,晚会人数自 2009 年以来首次不足 15 万,直到 2018 年也未能重回高位。

伞运过后,质疑声音渐增

六四集会能否吸引年轻人参与、传承历史记忆,在近年一度成为备受关注的议题。随着香港本土思潮崛起,支联会开始被批评将纪念六四与爱国纲领捆绑。

伞运之后,本土派对六四晚会的挑战变得愈加有力。2015 年起,香港大学学生会宣布自行举办悼念活动,不以学联名义参与维园晚会;2016 年,本是支联会创会成员之一的学联宣布退出支联会,各大专院校学生会亦自行举办六四晚会。

2015 年时任港大学生会会长冯敬恩曾就「另起炉灶」纪念六四作出解释,指主因是不满支联会「建设民主中国」的纲领,不认同每年呼喊一次口号就是建设民主中国;2017 年,中大学生会宣布不会举办或参加任何六四相关活动的声明当中,更直斥支联会的悼念「不思进取,行礼如仪」,意在「消费六四」。

至 2019 年最近一次正式的六四集会,11 间大学学生会已是第 4 年缺席。

国安治港,烛光会否熄灭?

自 2019 年 6 月反修例运动爆发以来,香港局势急剧转变。港区国安法实施后,47 名民主派人士因参与立法会民主派初选被控以国安罪行,多个组织、平台被建制力量指可能违反国安法,可能遭受取缔,其中包括多年来组织和平游行的民阵,以及支联会,香港能否继续举行六四集会成为焦点。

去年六四三十一周年,警方基于疫情,30 年来不批准六四集会,支联会发动「Plan B」,多名民主派人士与大量民众自行进入维园悼念。事后 26 人被控,包括 8 名支联会常委,占支联会 14 名常委中的多数。早前,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及副主席何俊仁已因前年 2019 年反修例运动中的多宗案件而被判刑,分别入狱 20 个月和 18 个月,而涉及去年悼念六四活动的案件,将于 6 月 11 日提堂。

与此同时,建制阵营纷指支联会「结束一党专政」的纲领涉违国安法。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更撰文表示保安局应要求支联会删去相关纲领,如果拒绝更正可参考「香港民族党」的做法予以取缔。

今年,香港警方同样以疫情为由反对支联会的六四晚会申请。5 月 29 日,上诉被驳回后,支联会宣布停止宣传六四集会,其常委、成员及义工都不会在六四当日以组织名义到场;唯副主席邹幸彤表示将以个人名义恪守「已有 32 年的约定」,「在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点起烛光」。

2012 年 6 月 4 日,维园烛光晚会共 18 万人出席,破历年纪录。
2012 年 6 月 4 日,当年被坦克辗断双腿的民运人士方政从美国顺利入境香港,并到场参与维园晚会,方政致辞时表示,见到维园的烛光感到非常震撼和感动,并感谢港人 23 年来的坚持。
2011 年 6 月 4 日,维园烛光晚会现场首次挂上一幅当年北京学生在天安门广场集会的印画布幕,参与的人仿佛置身在当年广场的集会上。
2007 年 6 月 4 日,「平反六四,支持维权」烛光晚会,有 5 万 5000 人出席。
1997 年 6 月 4 日,香港回归前最后一场六四维园烛光晚会,主题为「战斗到底」,当晚有 5 万 5 千人出席。
2017 年 6 月 4 日,有市民穿着「人民不会忘记」背心,手持烛光悼念六四,支联会宣布共有 11 万人参与晚会。
2003 年 6 月 4 日,时任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参加维园烛光晚会。
2018 年 6 月 4 日,「悼六四、抗威权」烛光晚会上,支联会常委与年青人燃点火炬步向舞台。
2018 年 6 月 4 日,支联会举行「悼六四、抗威权」烛光晚会,大会宣布有 11 万 5000 人参与。

Laminar flow

Initium Media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