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疫苗犹豫:夹杂对科学、政治认同的徬徨与疑虑

除了安全性与有效性的考量,最主要是来自对于香港与中国政府的不信任,不相信中国政府是基于人民的利益而行动,而是另有政治考量

在香港,疫苗犹豫的问题不只是关于科学,还牵涉了历史、认同与政治。出于港府与中国政府的不信任,香港网络世界持续出现关于中国科兴疫苗的不实信息,加上媒体对于不良反应的误导性报道、和缓的疫情,皆使得已经低迷的疫苗接种意愿,进一步疲软,形成恶性循环。

不实信息研究机构《First Draft》近日发布研究报告,探讨香港严峻的疫苗犹豫挑战。报告指出,如果香港政府想要达成其制定的「2021 年底接种率 70%」的目标,必须要仔细解析不实信息的种类,了解人们最根本的顾虑,才有可能改善其公卫宣传与疫苗接种。

「就跟香港的殖民地历史一样,香港有分别来自东方与西方的新冠疫苗选项。」报告作者、《First Draft》澳大利亚分社编辑 Esther Chan 指出。香港在今年 2 月 26 日开始接种中国研发与生产的科兴疫苗(Sinovac),随后美国辉瑞与德国 BioNTech 合作的疫苗(香港称「复必泰疫苗」,本文称「辉瑞 BNT 疫苗」)也在 3 月 10 日加入接种行列。目前香港共有这两种疫苗。

不过,尽管香港市民接种免费,且供应充足,但在有 750 万人口的香港,疫苗接种意愿持续偏低。根据港府的数据,截至 5 月 24 日,香港已接种 217.5 万剂,共有 126.7 万市民至少接种第一剂(其中 57.2% 接种辉瑞 BNT),接种率仅有 16.91%。

英国 YouGov 的民调也显示了同样的趋势:香港想打疫苗、或是已经打疫苗的意愿或数字从 2020 年 12 月 13 日的 51% 一路下滑,至 5 月 10 日仅剩 37%,是亚太地区最低。其他亚洲国家如印尼、印度、马来西亚与越南,在今年 5 月都有超过七成的受访者愿意接种。台湾则为 40%。

香港社会动荡使人民对政府欠缺信任

喊出「清零」的香港近期疫情趋缓,在 2021 年 5 月 25 日宣布新增 2 名确诊个案,是连续第 26 天单日新增确诊数为个位数。港府 25 日表示,在过去 14 天,香港累计新增 23 例个案,其中 3 起个案感染源头不明。

自 2020 年 1 月 23 日出现首起确诊案例至今,香港共有 11836 起确诊,其中 210 名因而死亡。

在港府紧锣密鼓推动疫苗接种的同时,《First Draft》持续监控香港网络世界上关于疫苗的资讯与对话,认为香港对于疫苗的怀疑,除了安全性与有效性的考量,最主要是来自对于香港与中国政府的不信任,不相信中国政府是基于人民的利益而行动,而是另有政治考量。

Covid-19 病毒于 2019 年底、2020 年初爆发之前,香港才历经长达数月的「反修例送中」示威运动,尽管相关运动随着疫情肆虐而降温,但在过去一年多的疫情期间,香港局势持续剧烈变化:中国 2020 年 6 月发布了全面性的《国安法》,港府今年 1 月大规模追捕与起诉民主派主要人物,3 月修改选举制度强调「爱国者治港」。最新的举措是,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 5 月初表示,正在研究打击「不实信息、仇恨与谎言」的假新闻法。

《First Draft》指出,香港的疫苗犹豫问题已经变成了一个经典的「反馈回路」(Feedback loop),由科学、情感与政治焦虑所组成。

人们因为担心安全性、有效性以及政府的盘算,对于疫苗有所抗拒;随着愈来愈少人接种疫苗,公众对于政府的怀疑就会愈来愈高,形成恶性循环,再加上媒体只专注在不良反应与副作用的新闻标题、缺乏背景的报道,会使更多人不想打疫苗。

「针对」科兴疫苗的不实信息

「政治信任」议题牵动香港疫苗犹豫的证据之一是,绝大多数的疫苗的不实信息与顾虑,都与中国科兴疫苗有关。《First Draft》观察,包括关于科兴疫苗安全性的误导论述,以及「香港政府可能会强制民众接种科兴疫苗」等没有根据的说法;相较之下,辉瑞 BNT 疫苗则较少被提及。

一个例子是,2 月 22 日林郑月娥在镜头前面直播接种科兴疫苗后,脸书、推特、香港论坛连登(LIHKG)等社群平台上旋即流传中英文的贴文与比对照片,质疑林郑接种时的针管比笔科兴疫苗常见的针筒更细长,质疑林郑月娥其实是偷偷打辉瑞或是 AZ 疫苗。

香港大学学生事实查核计划《Annie Lab》于 3 月 10 日发布的查核报告指出,相关的说法在香港社交媒体上快速发酵,在当天就有数以千计的分享与按赞;包括民主党立法会前议员尹兆坚也有发文质疑。

《Annie Lab》比对了当地媒体的直播视频,确认医护人员手上的疫苗药瓶的瓶盖与瓶身标签与科兴疫苗相符。香港政府也在脸书上发文,强调林郑的确有接种科兴疫苗,以及重申当时辉瑞 BNT 疫苗还没有到香港的事实。

另一个案例则是一支宣称是「接种疫苗后出现癫痫」的 YouTube 视频,该视频在 3 月下旬一度登上连登讨论区的热门消息。其中一个留言宣称视频中的当事人接种科兴疫苗,直指疫苗「有问题」、接种科兴「形同被宣判死刑」。

不过,如果将网传视频撷图反向搜寻,可以发现视频的拍摄地点其实是辉瑞 BNT 疫苗的接种中心,与科兴疫苗无关。

部分香港市民以「拒打疫苗」反抗政府

另一方面,德国生产研发的辉瑞 BNT 疫苗,是香港人的另一个疫苗选择,其安全性与有效性数据尽管较高,但仍然受到疫苗犹豫与政府信任感低的冲击。根据港府数据,截至 5 月 24 日,香港共获得各约 200 万剂的科兴与辉瑞 BNT 疫苗,但仍有 105 万剂的科兴疫苗未使用,辉瑞 BNT 也有 84 万剂未打完,后者的保存日期仅至 8 月中。

「我们的研究显示,香港社群用户对于辉瑞 BNT 的讨论,主要是对于疫苗本身的担忧。」研究香港疫苗犹豫的《First Draft》澳大利亚分社编辑 Esther Chan 受访时表示,由于新冠疫苗发展时间较短,人们特别担忧可能的副作用或不良反应。

Chan 举例,在 4 月 6 日、7 日欧洲药管局宣布 AZ 疫苗(AstraZeneca,香港称「阿斯利康」疫苗)可能会造成极为罕见的血栓事件后,即便香港根本没有引进 AZ 疫苗,Google Trends 的数据仍显示,香港民众大量搜寻疫苗相关资讯,当中 AZ 疫苗排了第 1 至 4 名,而第 5 热门的搜寻关键词即是「辉瑞疫苗 副作用」(pfizer vaccine side effect)。

值得注意的是,在网络资讯研究机构《Graphika》今年 2 月发布、针对亲中国的不实信息行动网络「垃圾邮件龙」的研究报告中,简短的提到,在今年 1 月国际媒体大篇幅报道科兴疫苗有效性数据仅约 50% 后,亲中国的「垃圾邮件龙」行动者,陆续发布数支视频质疑辉瑞 BNT 疫苗的有效性,并宣称其具有高风险。

《彭博》报道提供了另外一个民众拒打包括辉瑞 BNT 在内的疫苗的可能原因:在「政治不信任」渗透了每个领域的香港,对一些人来说,拒绝政府推动的疫苗接种行动,是一种反抗政府的形式。

「我不会去打疫苗,因为我朋友跟我都不想做任何政府要我们做、或他们推荐的事。」一名 16 岁的女学生对《彭博》说,「我完全不信任他们(港府)。.. 我们会用我们还可以的方式,尽全力抵制与反抗政府。」

《大西洋》杂志指出,在与当局庞大的疏离感之下,几乎所有林郑月娥与其团队宣布的防疫政策,都遭遇民间严峻的质疑。

辉瑞 BNT 疫苗在香港的接种也非一帆风顺。港府曾在 3 月下旬因为辉瑞 BNT 疫苗的包装瑕疵,一度喊停接种,直到 4 月才恢复;此外,香港的辉瑞 BNT 疫苗是经由取得大中华区总代理的中国复星公司取得,也增添政治性。

另外,着眼于香港相对和缓的疫情,一部分民众也认为「戴口罩」足以获得足够的保护,而没有立即打疫苗的急切与必要性。

缺乏脉络的报道放大对于疫苗的顾虑

此外,媒体在报道疫苗接种后的不良反应时,不完整或不正确的标题或报道可能进一步打击民众的接种意愿。《First Draft》发现,从 2 月至今,诸如「疫苗的受害者——另一个注射科兴疫苗后死亡的案例」、「第 12 人死亡/科兴疫苗」等标题屡见媒体,且往往在社群平台上被热传。

香港卫生署 5 月 16 日公布的最新疫苗监测数据显示,截至 5 月 16 日,香港共有 117 万人接种,共接获 2890 起接种后的异常事件报吿,当中有 20 起是接种疫苗后 14 天过世的案例。不过据专家委员会调查,初步认为个案与疫苗接种没有关联。

《First Draft》指出,种种关于科兴疫苗的论述,也反应了民众关于科兴疫苗有效性较低、以及其有效性与安全性数据欠缺透明度等的担忧。不过,最新研究显示辉瑞 BNT 疫苗的有效性有 91.3%,而科兴疫苗为 67%。

来自港府的数据则显示,根据科兴提交的资料,其在巴西进行的第三期临床研究(针对 1.2 万名会接触新冠病患的 18 岁以上医护人员,包括约 600 名 60 岁以上的长者),约 1 万名接种两剂科兴疫苗后 14 日的受试者的整体疫苗有效率为 50.65%。

港府祭出刺激政策鼓励民众接种

接种进度缓慢的香港,在 5 月 5 日达到 100 万人接种的里程碑。在疫苗供货充足的情况下,香港持续开放接种,目前已经开放至 16 岁以上民众可打辉瑞 BNT 疫苗,18 岁以上民众可以接种科兴疫苗。

为了鼓励接种,港府心思用尽,包括在 4 月底祭出针对已接种者的「疫苗气泡」新措施,包括已接种者可以参加超过 20 人的宴会、重新进入酒吧、酒馆、夜店与卡拉 OK 等;香港机场管理局 5 月 26 日公布,将抽奖送出 6 万张机票,给已接种疫苗的香港居民与机场员工。

当中最为轰动的,莫过于信和集团和华人置业 28 日宣布「打针送楼」抽奖活动,将在已完成两剂疫苗接种的香港居民中抽出一位,送出面积约 449 平方尺(约 135 坪)的豪宅,价值达港币 1080 万元(约新台币 3840 万元)。

《First Draft》表示,港府「疫苗气泡」新措施发布后,的确见到疫苗预约数量成长了一倍,不过其他鼓励措施也被认为很混淆、甚至带有歧视性,例如宣布香港 37 万帮护工必须强制接种疫苗。后续的疫苗接种情况仍待观察。

报告中,《First Draft》引述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公开抨击「有一小部分的人刻意曲解病毒测试项目、抹黑中国疫苗,恶意散布谣言,污名化与政治化疫苗采购」。对此,《First Draft》强调,不实信息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其通常会挑动人们的情绪。以香港的情况为例,是人们已经对疫苗有顾虑,加上政治的不确定性。

「疫苗怀疑不会只是待在泡泡里面,而是会与已经存在的议题互动。」报告指出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