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嗑真人 CP 的人,都希望在工业糖精里寻找真心

没有所谓「主流」的嗑法,是多元的

为什么现在这么多人喜欢嗑真人 CP?

盛夏:剧 CP 的性格、故事线索、人生,都是围绕角色展开的。因此源文本的内容含量有限,剧播完了基本就没了,没有真人 CP 给人创作、想像的空间大。明星本人是一个正在发展中的故事,不断有新文本涌进来,比如他今天发了微博,明天一起上了综艺,上了热搜,给人的不确定性更强,惊喜更多。我理解这么多粉丝喜欢真人 CP,就像在追连载、追电视剧一样。

近年选秀 CP 为什么盛行?

五苏拉:选手在训练的环境中,手机没收了,没什么可玩的,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就会加强。(规则)需要选、组队,或者很多重新组合,嗑的空间大。

盛夏:在节目里,除了唱跳,还有其他生活镜头、选手的交往互动等,能够体现比较立体、有个性的人物。选手肯定会有更愿意一起玩的人,互动多了就很容易使观众嗑到 CP,节目也会有意创作剧本炒 CP。我有业内朋友做这类节目策划时会营销 CP,挖掘哪些选手之间可以有剧本。他们都知道男选手多的节目炒 CP 比较容易出圈。有可能两人确实关系好,也有可能就是剧本创作出来的,但共同的功能都是吸引 CP 粉。

当粉丝在嗑真人 CP 时,嗑的是不是人工糖?

自闭阿凉:每个人嗑 CP 的萌点不一样,上不上头跟是不是人工糖没关系,跟你与这对 CP 建立的情感连接强度有关系。有的人真的陷进去,一个剪接不太好的视频或者不太可信的物料也会觉得是真的,就像感情一样。有的人嗑 CP 确实会有 PTSD,体现在她开始嗑下一对 CP 时会更加审慎,进入门槛更高。

盛夏:每一个嗑真人 CP 的人,都希望在工业糖精里寻找真心。在我看来 CP 真假的决定权不在资本,甚至不在正主,而是在粉丝自己。如何解读互动、解读浪漫关系,这个解释权掌握在粉丝手中。只要它被相信是真的,那就是真的。嗑 CP 的乐趣就在于从日常的互动里解读隐晦的真情。

CP 粉认知中的「是真的」,是不是把知己情和爱情对立?

盛夏:粉丝嗑的「真」不见得不是爱情,但通常是更看重精神层面的默契,即所谓的 soulmate。耽改剧营造出来的环境和观众口味也是这样的。东亚的文化环境比较共通,或多或少受过中国传统的含蓄、留白审美的影响。这种影响可能体现在对亲密关系的想像上。为什么耽改剧首先输出到韩国、日本、台湾,就是有这种文化相似性在。

自闭阿凉:没有所谓「主流」的嗑法,是多元的。喜欢没有具体关系的纯粹暧昧、爱慕的有,喜欢真的爱情、爱得热烈的有,喜欢爱得隐晦的也有。喜欢养成系偶像 CP 的粉丝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和视角,可能会有妈粉心理,两个儿子在一起了,有点超越道德禁忌的快乐。

嗑女女 CP 和嗑男男 CP,心态上有区别吗?

盛夏:因人而异。通常意义来说,无论嗑男男 CP,还是女女 CP,女性消费者关注的更多是精神层面的寄托,美好的感情可能在现实两性关系里很难实现。嗑两个男的会建立一定的距离感,方便想像一种理想的浪漫关系。这种关系建立在爱上,互相理解、互相扶持、进行精神交流。

嗑女女 CP 的女粉丝通常嗑的是男子力,没把女爱豆当作传统男性视角里的女性来看,而是在女性身上寻找强大、可依靠的特质之类。去年选秀,刘雨昕、喻言、曾可妮、刘令姿等很帅的几个女孩比较火。这是一种新的女性视角:粉丝可能会把对结婚对象的一些理想化的幻想寄托在女爱豆身上。女粉丝追女偶像,一般都是叫老公,说你很 A、很帅。粉丝追女爱豆也不是为了想像与她的同性关系,这是女性消费者的一个特征——她们消费男性、女性,消费性别相关的文化产品时,通常更多的是追求理想化的情感寄托对象。

CP 粉的热情是不是被资本剥削了?

自闭阿凉:耽美给了女性一个满足自身欲望和释放现实焦虑的空间,相比言情,她们在耽美里获得的快感要多得多,所以她们的能量也多得多。(剧方等)发出物料,延续剧的热度,肯定是在利用剧粉和 CP 粉,想把她们的情感转化成消费力。之后她们买周边,看演唱会,都是整个幻想世界衍生的一部分,粉丝在衍生品里依然能够获得快乐。

他们是不是被利用得心甘情愿呢?比如最近很多人在《山河令》完结后有失落感,只能从后续演唱会、两个人的后续商业代言和综艺节目合体来延续快感,包括优酷收三块钱才能点播的花絮。我觉得(花絮收钱)很过分,但是我那些追《山河令》上头的朋友都觉得,虽然给钱,但是我快乐。三元有三元的快乐,挖颗糖吃。

盛夏:有的 CP 粉晒单,可能是为了去给金主爸爸们展现 CP 粉的影响力,期待影响资本的一些决策,比如将来 CP 能够再合体。以前很多双人商务也会开单人链接,为了防止唯粉消费力的流失,大家各取所需,battle 一下谁家购买力更强。

五苏拉:资本更多的考虑是利益,CP 粉可能消费能力还行,但人不是取之不尽的金库,每个人的消费总量是有限的。原来 CP 粉端水,给这位花一块、那位花一块,那提纯成其中一位的唯粉之后,就有能力给这一位花两块,所以资本各方会争夺粉丝。两方最后如果商量不好合作方式,或者不能实现持续捆绑(一般都实现不了),还是会想办法提纯(指从幻想两个人的关系到只喜欢一个人),这几年的提纯每次都腥风血雨。

CP 粉的情感能否获得正主即时性的回应?

盛夏:我觉得即时性的话,CP 粉对两位正主关系、互动的一些解读,会变成一种被塑造的事实,变成粉丝解读的特征——二人关系很好。粉丝端生产出来的信息成为一个性格标签又被加诸于正主身上。说偶像的形象是粉丝和偶像共同创造的,就是这个意思。

比较明显的是张哲瀚之前寸头拍《维和防暴队》,形象很硬汉,但突然《山河令》火了,粉丝开始叫他老婆,喜欢他的长发造型,他后来拍一些广告就开始戴假发,使自己展现出来的形象比较柔和。其实这就是把粉丝这端解读出来的个性、人物形象,重新吸收来塑造自己的人设。这些策略上的调整,就是为了迎合观众的偏好。这是一种正主和粉丝各取所需的双向互动。

怎么看待 CP 粉所谓的「圈地自萌」规则?

盛夏:我觉得是看唯粉和 CP 粉的权力对峙,谁势力更大。一般出警(指在小众文化圈里出头批评和指责其他人)的都是唯粉,说 CP 粉不能带正主大名。但如果 CP 粉势力很大,那么圈地自萌的规则作用就没那么大。就像最近《创造营 2021》里龚俊亲自 cue 了张哲瀚,相关话题冲上了热搜第三。当时广场唯粉根本控不住,大家都在带大名。其实可以看出来,这是唯粉、CP 粉和正主之间权力的博弈。正主如果还在捆绑、要双人营销,圈地自萌的规则限制就没那么严格。

亲妈粉、数据粉等身份怎么构建出来的?

五苏拉:粉丝需要和爱豆建立关系。如果爱豆跟自己有点像、自己对他有怜爱、而不是想要跟他谈恋爱,粉丝属性就会偏向亲妈粉,这是她们的自己解释。亲妈粉的增多也跟现在的环境有关,(平台)希望你给爱豆做很多事情,不然他可能没有工作,不能出道,有这个紧迫性,所以很多人会产生怜爱心理。

为什么女粉丝需要去构建亲妈粉的身份呢?我的被访者告诉我她思考的结论是,因为男性除了在他爸或者金主爸爸面前,甚至在他妈、在好多人和事情面前,都是被当成爹一样捧着的。他不觉得需要奉献才能够获得合理的粉丝身份。我认为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整体来说粉圈对男粉的待遇都要好一些。而许多男粉丝出钱也出得少一些,数据上的奉献也没有那么多,但是会积极主动地维护自己偶像的名誉等等,会为了偶像而在网上战斗。你不能挑战他喜欢的东西或人。

盛夏:CP 大粉发小作文、管理粉丝情绪是一种情感劳动,出于追星的目的。但也有些大粉脱粉,也是因为管理粉群带来烦恼。看对偶像的爱和管理粉圈带来的消耗这两端怎么平衡。如果被消耗拖垮了,有人就出坑了,或者做快乐的隐形人,不混圈。

五苏拉:数据粉具体的研究我正在做,我感觉是受众的扩大和年龄下沉,有一些还处于学龄的人,日常生活、学习不能满足成就感;但是做数据——经过比如大粉介绍、粉群内教学、劳动简化之后,比较容易获得成就感。但她的奉献最后变成了粉丝经济、流量中的一部分,不属于粉丝所有。做数据的粉丝群体,有时候会还原一个大家一起战斗的宏大叙事,添加幻想的成份:比如我是女兵,我们是几排,我们战斗多么热烈,还有人汇报战况,屏蔽出了一个可幻想的境况,甚至跟其他群的描述不太一样。

就我自己做数据的体验,我觉得虽然大家都说是带着爱去做数据,可是做数据的这种简单重复劳动其实非常令人疲惫,粉丝会通过群聊、或者连麦做数据的方式补充情感。虽然粉丝有很充沛的情感驱动来做数据,但情感并不是不会消泯,而是也在被消耗,需要被补充的。

对于一些粉丝来说,做数据能表现自己做的贡献,让自己获得一个有付出的证明和身份,能够名正言顺在粉圈活动,通过做数据的证据换取一些其他礼物。这种劳动,也是平台的流量经济中创造出来的新型的受众商品。粉丝在这个过程中,不管是付出金钱还是劳动、时间和感情,付出越多更难抽身,一旦塌房子会更痛苦。

很多粉丝公认的一点是,爱豆还处于靠粉丝的阶段,等于把情感变成了一个公共物品,粉丝因为这个对你额外付出,你就不能得罪粉丝。我们最后把你拱上去,你变成专业的歌手、演员,能靠专业吃饭,以后通过专业来反哺我们,就可以做自己的事情了。但是爱豆现在处于成长阶段,又啥都想要,想得也太美了吧。塌房塌得特别厉害的也不只因为谈恋爱,而是谈恋爱过程中爆出来的那些料,让人发现其(真实)形象跟公开营业的人设有很大区别。人设坍塌是更严重的事情,可能仅次于法制咖的塌房程度。

去年「假靳东」事件里中年女性通过网络和假靳东维系的亲密关系,和都市年轻人嗑 CP 或者追偶像,投入的情感需求是否有相似成分?

盛夏:我觉得有,很多新闻报导从比较精英主义的视角去看假靳东事件,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怜悯眼光,会觉得乡村受教育程度低的妇女才会被假靳东骗。但其实即使是城市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也会有类似的追星、嗑 CP 等等实践,只不过是换了一种形式的被压榨的情感劳动。都是为了找一个情感寄托,这就会被资本所利用,无论都市还是乡村,人人都会面对这样的陷阱。

怎么理解泥塑?(泥塑即逆苏,逆向玛丽苏的意思,代表粉丝欣赏与偶像身上与生理性别不相符的性别特征。)

自闭阿凉:泥塑蛮有趣的,叫女朋友、叫老婆、叫妹妹,对我来说是挺先锋、进步的事,是对二元性别体系的一种玩弄,是很深刻的嘲讽和反抗。

饭圈禁止女化现在很多,超话规则里面会有这么一条。这肯定是厌女的。而且还挺微妙的,一旦出现像「227」这样的事情,在唯粉社群里肯定不准提泥塑了。

盛夏:泥塑粉在唯粉当中的位置比较特别,因为想像的尺度、言论都会更大胆,会不愿意受饭圈规则约束,自成一派吧。他们更叛逆、特立独行,不愿意和一般唯粉一样被规训成为传统意义上的粉丝,有自己的小圈子。

五苏拉:我 2018 年入坑《偶像练习生》的时候就碰到泥塑粉了。一些泥塑粉就是不想按照被安排的方式嗑 CP,粉丝在泥塑正主后给他组另外的 CP,相对于资本对偶像营业的安排和对粉丝的要求,粉丝有意进行泥塑的这种行为也带有反抗性。

(粉丝反对偶像被泥塑、女化)属于堵柜门的一部分,在大陆后期要接硬汉形象的剧或者其他 BG 剧,不能让柜门敞开。特别如果他现实当中真的是雌雄同体(的气质),和性少数的身份有一定关联,不是在人们想像出来的同人中才有这种特质和现实,那他就会更忌讳泥塑,更怕被女化。

耽改剧是不是男明星的财富密码?

五苏拉:耽美(改编)在流行文本中属于比较容易引起注意的。首先,你很好奇,它能怎么改出来呢?就会去看一眼,哇,这都能播。还有,它的角色不像 BG 剧很容易油腻,男性角色情感、性别气质比较复杂,可能有些暧昧的成份,但又要在多义解读当中把话说圆满了,就需要你琢磨演技。今年很明显,《山河令》有些人嗑张哲瀚,喜欢的是跟小寡妇一样我见犹怜的气质。这种角色和剧情让他能够在一个角色中展现不同的气质。对粉丝来说是很蛊的。会吸引很多的「演技」粉。

自闭阿凉:「下海」拍耽改剧也是扩大粉丝量的一个途径。最开始下海指的是 90 年代公务员抛弃铁饭碗经商,抛弃稳定、主流的生活方式,做一种有风险、但是可能蕴藏着巨大机遇的选择。那耽美就是嘛,你不正经做演员,拍那些比较正统的红剧、异性恋言情剧,反而拍男男浪漫爱,万一你拍得不好,或者拍得太裸露了会被封,就像《上瘾》;一旦拍得好,经商成功了,就可以冲击一线顶流。

耽改剧兴起的背景在于,资本终于发现了一种新的能带来很大转化率的影视剧类型。IP 狂潮那几年,放的都是《甄嬛传》那类宫斗剧,之前是抗战剧、谍战剧、民国剧。观众已经审美疲劳,这些类型一个爆火,后面都反响平平。

另外,资本会发现耽美文化的受众有超强的活跃度和消费能力,远远高于言情剧观众的活跃度。2019 年我一直在观察《陈情令》和《亲爱的 热爱的》两个剧的超话,粉丝量和签到互动量、活跃度、发贴数(的对比)。《陈情令》的发贴数大概 3 倍于它的粉丝量。但是《亲爱的 热爱的》粉丝量大于贴子数,一个粉丝甚至发不到 0.5 个贴子,没有《陈情令》粉丝活跃度那么高。为什么《亲爱的 热爱的》也红呢?喜欢看异性恋言情的相对比喜欢耽改的基数更大。但是耽改剧能创造出像肖战这样粉丝从几百万带到千万级别的流量,(原因之一)就在于耽美文化受众的活跃度:他们可以源源不断创造新的产出,自来水,不断扩张圈子。同人圈本身就是一个二次产出的亚文化群体,会对原作进行挪用、二次改编创造,做产出的能量肯定很大。

《陈情令》播出期间,我观察到 CP 粉的能量跟唯粉势均力敌、甚至大于唯粉。CP 粉不断营销剧的画面、拍摄花絮、现场直播扫楼,创造热度。《陈情令》热度起来后,CP 粉、剧粉会跟唯粉掐架,说你天天控评,(别人)怎么能看到真实的评论?唯粉、CP 粉、剧粉,都进行协商。后来唯粉做出妥协,减少控评,让剧粉发表对剧的看法,而不只是靠唯粉复制关键词带 Tag 造热度。今年我看《山河令》官博下就没有太多控评。粉圈的学习能力还是蛮强的。

从耽美到耽改,耽改剧改的是什么?

五苏拉:博账号 @爱吐槽的栗小姐(也是著名的娱评和八卦微信公众号的另一帐号),分析说《山河令》的耽改编剧「小初(nada)是个平平无奇的过审小天才」。一方面是减弱主角恶的成分,把周子舒定为反地方政权,而不是反皇权;将温客行这种天真疯美人的「随意」杀人行为,逐步揭示出是一个布局。另外,《山河令》把两个人在路上就勾搭起来的关系变成了师兄弟重逢。两人感情多了一层像家人一样的掩护,他给他梳头、同生共死,这些情节就会有多义性,让不熟悉耽美的人隐隐约约觉得也合理。

结局赞扬农业文明,团结了期望以农为本的游牧民族,同时把中原的农业文明的影响力往上提了一级。这部剧也很强调传承。温客行给周子舒带了很多徒弟。虽然他们没有生物性上的传承,但是其武学和精神能够得到传承。在剧里,亲密关系可以被理解成为一个插曲,而不是主要的(主题),和小情小爱不太一样。

栗小姐的分析指出,小初的改动既尊重了核心价值观,又没有把但耽美中的男男情感摆在台面上。不过,改动之后的文本也很大程度上偏离了原作中亚文化的成分。

「耽改 101」现象是否意味着耽改剧的巅峰即将到来?

自闭阿凉:《山河令》粉丝中有部分就是之前《陈情令》的观众,耽改文化的受众看剧就没那么强的新鲜感了。嗑 CP 跟看耽改剧都这样,嗑完《山河令》的粉丝,到《皓衣行》再播,热量其实会有减损。今年竞争激烈,谁先上谁有先发优势,这一波粉丝先圈住了,之后他们想再跳到别家,也已经消耗了太多情感和精力;再去嗑 CP、再创造产出就没那么容易了,会审美疲劳。

另外 227 事件的影响,枪打出头鸟。浪浪钉 CP 粉,包括两个主演,都会比较审慎。龚俊当时出了一波推广,龚俊超话也发买代言产品要量力而行,粉丝要理智。这都是 227 的后续影响,明星对粉丝群体要积极引导,一旦粉丝舞得太猛就很难控制。

五苏拉:(耽改剧红利)还是能吃段时间吧,说耽改剧未来变化趋向,要看看今年这些耽改最后改成啥样、反响怎么样。但是其他各种类型都在开发、在变化,比如最近的《司藤》。我也很好奇真正的大女主剧、还有一些描写中年女性的具有现实意义的剧会不会有起色。

明星拍耽改剧后会走怎样的路径?

自闭阿凉:当他通过耽改剧收获巨大流量的时候,肯定要转型和提纯。转型就要去拍一些红剧、异性恋言情剧,上主流的节目,比如黄景瑜去演霸总言情剧和主旋律电影;还有形象上的转变,黄景瑜寸头和短发,都是很明显的转型。

2019 年耽改剧带来的流量是毋庸置疑的,粉丝量的增长、参与综艺节目的活跃度、播放量是实实在在的数据。明星和工作室肯定要考虑进一步的发展策略:是要再拍耽改剧,继续炒 CP,还是做一些别的事情?最开始拍耽改剧就是一招险棋,委曲求全的选择。耽改剧被看成是上不得台面的、非主流的类型剧。获得流量之后,肯定急于抛弃耽改明星流量的标签。这不是演员想拓宽戏路的选择,而是他在一个异性恋中心社会、想今后获得发展必然会做出的选择。

在这个社会,男男同性爱情不可能成为主流剧。但凡能接到别的大 IP,会拍耽改剧吗?耽改剧现在不都变成新明星、新偶像或者长久以来没能爆红的偶像想获得流量的选择,一旦成功,绝对会弃之如敝履的东西吗?

耽美粉丝在耽改剧改编的过程中有话语权吗?

自闭阿凉:真正对耽美书粉的兴趣产生直接影响、对他们的趣缘空间造成压迫、阉割、切除行为的,一个是国家权力,一个是商业资本。商业资本挪用、改编粉丝喜欢的东西,一定程度上就是想再剥削或利用这群人的消费能力。肯定有一部分人拒绝资本进入。也有相当一部分书粉期待影视化,因为相比于文字想像,影视化的感官刺激更多。

粉丝研究里,最开始詹金斯就强调粉丝对主流权力的抵抗性,粉丝制定自己的规则,或者跟主流权力进行协商,这个观点在之后的粉丝研究里或多或少会出现。我们说粉丝文化是一种亚文化,就代表它所处的生存空间、它所在的权力位置是低于主流权力和主流文化的。

书粉的抵抗有没有用?比如《陈情令》当时传出温情加戏、剧要改成 BG,书粉抗拒得超级激烈,在《陈情令》剧的官方微博下面洗了 30 万条评论,禁止改成 BG。最后剧方做出了妥协,还是有用的。

我对《陈情令》剧粉做过线上民族志观察,《陈情令》剧粉最明显的一点和《镇魂》一样,有自我保护策略,和审查制度捉迷藏,我用的词是 play——做游戏。有个很经典的表情包「这是社会主义兄弟情,不是爱情」,剧播时很多粉丝都在发,因为怕被广电盯上、下架删除,某种程度上算是对异性恋中心审查制度的自保策略,算是做出了抵抗,至少把他们喜欢的东西留下来,他们的快乐还能持续

Laminar flow

Initium Media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