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两年后,香港政坛大变局:反对派遭重击,谁人在上位?

「以前大家都是用爱国爱港去定位嘛,但是现在所有人都是(爱国者)。」

2021 年 5 月 27 日,香港立法会以 40 票支持、2 票反对,通过「完善选举制度」修订条例草案。这草案将颠覆香港政制,但议会内一片肃静,议会外亦如是,大众似乎早已没了兴趣。

两年前的今天,103 万市民以白衣为记,走上街头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单一诉求的运动其后愈演愈烈,衍变成一场捍卫香港自由、司法独立等一系列香港核心价值的运动,蓝黄对峙成香港常态。社运持续半年,2019 年 11 月,民意通过区议会选举而表态,非建制派大获全胜,黄营市民一度期望政治人物赢得立法会过半议席,左右特首选战,达至一系列未被回应的政治诉求。

预期中的剧本没有发生。北京快速出台港区国安法和彻底改造选举制度,强势反制,为政坛甚至公民社会的肌理设计一套全新的游戏规则。黄色阵营被定义为不爱国者,47 名筹备或参与立法会民主派初选的政治人物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反对派政党和组织或解散或自保不暇。据端传媒统计,目前至少 23 名反对派政治人物罪成,80 名人士遭还柙或保释候审。

原本的权力机器也被修整,北京重新定义谁是可以治港的爱国者。新选举制度之下,以往仅仅负责特首选举的选举委员会,现在被北京提升至「太上皇」的地位,其人数从 1200 人变为 1500 人,成分大幅改变。

过往本地商界、传统建制政党在选举委员会中占主导地位,现在一系列亲中机构、同乡社团、全国性社团和人大政协被赋予极大比例。同时,选委会拥有了新功能:在香港立法会坐拥 40 席,并且掌有立法会其他参选人的提名权。

「这是垂直管理,由中央直接处理,以前还有特首班子,现在已经不是了。」香港资深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对端传媒表示。97 香港回归初年,中国主管香港事务的两大部门——港澳办和中联办,基本上都不会干预香港事务;即使于 2003 年的七一大游行之后,北京亦只是通过中联办于幕后操盘,指挥香港建制阵营及港府,行间接管治。

现在一切天翻地覆,每日变动频繁,你是否了解香港政坛在发生什么?反修例运动爆发两周年之际,端传媒希望以一文勾勒香港政坛大变局。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长,阅读需要花些时间,但从中可以一一了解:

1/选委会中,谁是全新的上位者?各种亲中社团是什么?
2/紫荆党等新势力想为谁代言?端传媒访问了他们。
3/传统建制「蛇斋饼粽」玩完了吗?
4/反对派伤势如何?哪些组织解散了?
5/究竟多少人入狱、流亡、退出政坛?端传媒仔细统计了。

谁是全新上位者?

陈健文是谁?以往,即使热心香港政坛的人,可能也不太认识他。但在全新的游戏规则之下,他作为全国工商联法人港区执常委,很可能晋身选举委员会(选委会),同时,他不久前宣布成立全新政党——紫荆党。陈健文出生于中国大陆,是卓悦控股董事会主席,同时也是内蒙古政协港区召集人。

总体而言,新选委会构成中,港区人大政协由 87 席增加至 190 席,而过往没有席位的亲北京团体则被赋予大量席位,包括基层社团(60 席)、同乡社团(60 席)、全国性团体(110 席)、内地港人团体(27 席)等。

这里的全国性团体,指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全国工商联)、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全国妇联)、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全国侨联)、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全国青联),以及中华海外联谊会(海联会)等五个组织。

他们都是中国大陆的「群团组织」,其编制由中央机构编制管理部门决定,于香港不一定有分部,但基本上有一个对口的关连组织。例如,全国妇联对应港区妇联代表联谊会,全国青联则是香港青年联会。根据新制度,这些全国社团的港区委员或特邀代表等,将可经选举成为选委。

谁是这些社团的港区委员?除海联会外,其他四个团体没有在网页上列出完整港区成员名单。端传媒曾就此向上述团体查询,至截稿前未有回复。

这些全国性团体的香港关连组织,在 2019 年之前主要举办一些中港交流活动,但曝光及关注度不高。根据港区妇联代表联谊会官方网页,2017 和 2018 年该会并没有列出任何活动,要到 2019 年才提供已举办活动列表。

根据公开资料,这些全国性团体的港区成员,大多是全国人大或政协委员,例如全国妇联的港区特邀代表是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陈曼琪,上述提及的全国工商联港区执常委陈健文是内蒙古政协港区召集人。此外,也有一些港区成员是香港建制阵营领头人物的二代,例如全国青联的副主席是经民联青年事务委员会主席梁宏正,是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的儿子,被视为建制派的新兴力量。

新选举制度下,与陈健文、梁宏正拥有相似背景的人可能获得上升途径,取胜的要素包括:亲中商界、在全国性、基层或同乡社团中担任要职,最好同时是政协。

此外,所谓基层社团,并非泛指服务弱势社群的社会组织,而是专指三大联会——香港岛各界联合会、九龙社团联会及新界社团联会。另外,三个联会下设至少 200 个属会,通常是地区组织或居民协会,亦有议员办事处,例如民建联陈恒镔议员办事处等,联会的领军人物中,不少是早前未能跻身选委的全国政协。

同乡社团则包括 24 个团体,例如香港福建社团联会、香港北京交流协进会等。他们俗称同乡会,过往在香港政坛中并不显眼,但在近年政治运动中开始频频现身。在 2014、15 年的「保普选 反占中大联盟」、19 年的「撑警队,护法治,保安宁」集会、反修例运动期间频频出现的「福建帮」成员,到今年发起联署支持修订选举制度,都可以看见他们的身影。

这些社团的领袖名字对公众较为陌生,但他们大多已是全国政协或地方政协,并可能同时在全国性社团中担任职位,例如九龙社团联会的新任会长王惠贞是全国政协。王惠贞是以纺织品起家的王新兴集团总经理,曾是 2012 届及 2016 届特首选委,同时也在全国妇联中担任执委。

无论是全国性、同乡抑或基层社团,都拥有看似繁冗的人事架构。以香港广东社团总会的会董会为例,最上层是四个永远荣誉主席,包括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香港裕华国货有限公司董事长余国春等,紧接着是数个名誉主席,再往下还有数十名首席会长、会长、常务副会长、副会长等,之后才是正式处理会务的管理架构,整个会董会近 200 多人。

其中,不少人还身兼多个社团身份。例如裕华国货的余国春,他先后担任 7 个同乡社团的荣誉会长或荣誉主席。

全新的建制上游阶梯

无论是学术界抑或公开资料,目前香港对香港亲中社团的研究都较少。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对端传媒指出,这些社团不一定由北京直接牵头产生,特别是 97 主权移交初年成立的大量社团组织,最初可能只为保护自己界别的利益而成立,没有太多野心。然而,当这些团体成员开始拥有影响力,足以介入政治,在北京角度,「官方要想办法去驾驭……令这些原本不是为了统战而成立的团体也变成统战。」

一名不愿具名的政治学者对端传媒表示,澳门有所谓「五大社团」的说法,其中包括澳门中华总商会、澳门工会联合总会等等,这些社团的成员主导了澳门立法会的大部分议席,立场普遍支持政府,是澳门达致「行政主导」的重要原因。在澳门的政治体制中,社团作为法人,亦掌握了澳门特首及立法会的部分提名及选举权——这些功能都与香港全新的选委会相类。

不过,观乎现时的新选制,该学者表示,中央并非想将澳门的社团政治结构照搬到香港,而是想通过更有效地控制特首和立法会选举,达成「行政主导」的目的。该学者推测,现时中央挑选了社团作为选委会的中坚分子,主要是这些社团和中联办关系密切,部分成员亦是受到中央信任的人大或政协委员。

另一名不愿具名的政治学者亦对端传媒表示,香港的社团政治模式,背后可能是一种对于政治人物的全新绩效指标(KPI)。在建制派中人人皆为爱国者的新时代,这种社团模式或可以协助厘清谁可上位,甚至鼓励意欲上位者作出更多贡献。

该名学者表示,根据研究观察,这些亲中社团,尤其是基层和同乡社团人士繁冗的原因,是部分人通过捐款获得要职,「其实是 auction(拍卖)来的……这些社团怎样去分配这些位置,其实是通过捐钱而已。你捐多少钱,就会有什么位置。」

端传媒基于基层及同乡团体列出的成员名单发现,只要同时身兼 3 个不同基层或同乡社团的职位,该人士很大机会是港区人大或政协委员。

该名学者进一步指出,有别于以往「你厉害,我就要统战你」的统战方针,现时社团模式则是要求对方先作贡献,加入社团「做基层的服务、发展同乡关系、鼓励青年去搞大湾区」,再以此贡献为标准,吸纳这些人成为政协,再晋身选委:「譬如你想做特首选委,那些精英可能就要计划,要用什么途径,在香港要办什么基层组织,就可以上到去。那个路径就是这样。」

新香港人政党纷纷成立

新的游戏规则搅动香港政坛,一些由新移民、大陆背景商人所成立的新政党和平台,纷纷开始浮面,包括紫荆党和香港新方向等。舆论关注他们是否将取代香港传统建制。

2020 年 5 月,紫荆党宣布成立,创办人包括港区全国政协委员、丝路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山、中播控股董事会主席黄秋智以及内蒙古政协港区召集人、卓悦控股董事会主席陈健文三人。

黄秋智接受端传媒访问时表示,他们要做的不是仅仅代表具中国大陆背景人士的政党,而是「一个代表全香港人的行动党」。黄秋智表示自己生于广州,12 岁时移民来港,出生基层家庭,后考入拔萃男书院,从商后曾为母校捐献操场跑道。他称此次筹备新政党,是一群创办人在反修例运动中感到愤怒,认为示威者「骑劫了我们的利益」,希望「凝聚沉默的大多数」,为香港争取「下一个五十年不变」。

今年 5 月,消息传出,另一个平台「香港新方向」宣布成立,但其公开资讯比紫荆党少,目前仅接受过《香港 01》的访问。据访问,香港新方向于 2019 年 10 月创立,创办人为刘畅,「一间新媒体文化传播公司的创办者」,以及王宇,则是香港一家律师行:何敦律师行的高级律师;他们两人均于 2008 年自中国大陆来港读书。另据《信报》的政治评论报道指,香港新方向成员里,有于中国网络舆论中颇具影响力的「兔主席」群组圈的网友。

两个新组织有不少共同点,例如创办人多为中国大陆背景,同样没有公开完整的成员名单,同样声称立场开明,欢迎不同政治光谱的人加入,甚至两个组织官方网页的格式设计,亦十分类似。

值得留意的是,对于香港问题,两个组织均提及传统商界、地产商阻碍香港发展。香港新方向比较温和,仅于其官网提及「管治的核心必须回归以民为本,完善民主参与,摆脱财团垄断。」至于紫荆党,则相对较为进取,其紫荆党执委伍俊飞曾在内部文件中建议,香港的房屋问题应由中央政府出手,用「强制购买令」向地产商征收土地。

黄秋智对端传媒表示,因为资本家垄断,房屋问题是香港最大问题;而所谓港人治港,「其实是大资本家治港,香港政府和大资本家的利益,基本上等如政府施政的利益。」同时,他亦强调,眼见香港陷入困境,「如果我们作为香港的既得利益者,都不站出来,像大部分人一般沉默的话,这是不对的。」未来紫荆党称要着眼房屋问题,推出写有详尽建议的白皮书。

两个新组织目前并未明确表达参选的意向。黄秋智表示,暂时未有决定,亦会考虑支持理念相近的年轻人参选。

香港政策研究所香港愿景计划高级研究员林致茵指出,紫荆党这类倾向港漂的组织具有特别优势——他们在中国大陆出生,较为熟悉中国,同时又利用香港的一国两制,成为精英阶层,这种左右逢源的特质,或许令他们既可满足中央的要求,又会寻求方法去捍卫香港既有的制度。香港愿景计划的召集人为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

「这些人可能就是中央想要的其中一类治港者。」林致茵说。

人人都爱国,传统建制各显神通

面对来势汹汹的上位者,香港传统建制亦面临危机。

选委会人数增多,有国家背景的人大政协加入政圈,或会冲淡传统建制的影响力。另外,立法会的直选议席,现时由 35 席削减为 20 席,对一直集中于选举的香港政党,亦可能是打撃。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过去两年对香港事务频频表态。今年 3 月 3 日,他在报章刊文强调,北京不需要「忠诚的废物」,引发热议,舆论猜测北京是否将冷落传统建制政党。行政会议成员、民建联叶国谦则反驳,有关说法是「废话」,建制派在新环境、新议会组合下,必然有更多改进之处。

「以前大家都是用爱国爱港去定位嘛,但是现在所有人都是(爱国者)。」林致茵对端传媒表示,在新制度下,传统建制阵营确实需要寻找或强化自己的优势。

林致茵表示,过往香港传统建制的优势是大量被称呼「蛇斋饼粽」的基层服务,建制新人的上游方式,也是从地区工作开始,将地区影响力转化为区议会的影响力,甚至再转化为立法会的议席。然而,当立法会的直选议席萎缩,传统建制需要寻找全新出路。

林致茵认为,尽管新选举制度已经落实,但游戏规则仍未尘埃落定,传统建制将会「争取大家最有利或最擅长的事,成为将来最重要的 KPI。」林表示,这亦是近来传统建制政党抛出不同新方案的原因。

今年 1 月 31 日,香港规模最大的建制政党民建联提出「变革香港」建议,基于国家安全、推动经济发展和促进社会公平的理念,提出六大政策改革方向。及后,民建联接续推出政治人才训练班「政道」、人才库计划「贤路」等,以培植人才。

而全港最大的左派工会组织工联会,亦于今年 3 月提出「新时代新工运」纲领,声称要打破垄断,抨击「地产霸权」窒碍香港社会发展。工联会理事长黄国对端传媒表示,香港现在的问题,若论谁要负责,「如果要排次序,(第一)是政府,然后是商界。」

黄国认为,未来只有爱国者才能参政,但「爱国是有深浅」的,工联会在其中的坚定需要被肯定;未来,工联会要通过新工运,推动政府解决房屋、贫穷问题等深层次矛盾,但对于组织新工运,他没有详细解说。

刘锐绍认为,新制度下,传统建制估计可保留一定影响力。例如,立法会的地区直选议席在泛民失势下,民建联仍比新组织占优,「去到地区直选,难道新贵可以当选?可能功能组别可以,但到了选议席,一定是传统建制的,一定是大多数。」

现时新增的选委界别中,传统建制还是有望夺得不少席位。以第四界别中新增的 27 席「内地港人组织」为例,其中 6 席来自工联咨询服务中心和康龄长者服务社,这两种组织均为工联会在中国大陆的组织。

同样是第四界别中,由香港民政事务局委任人选、坐拥 156 席的分区委员会、地区扑灭罪行委员会及地区防火委员会,有不少成员属于传统建制。单单是分区委员会中,已有近 71 名落选的建制派前区议员,例如民建联叶傲冬、张琪腾等。

表面上游戏规则被大幅调整,但仔细研究,或许还是换汤不换药。

入狱、流亡、退党,动荡中的反对派

另一边,反对派阵营过去一年多遭受重创。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担心过,这是一个低潮,而且可能是低处未算低,香港人和泛民是没有经历过的,」刘锐绍对端传媒表示,「从北京的角度来说,现在就是要局限他们(民主派)的存在,但又不致构成管治困难,他就会容许(反对派)作有限度的存在,简单来说就是花瓶,或以前的安全阀。」

据端传媒综合公开报道所见,目前至少 23 名反对派政治人物入狱、或罪成缓刑,80 名人士遭还柙或保释候审,13 人公开宣布不再参政、16 人流亡或离港,而据《南华早报》消息指,30 人被通缉。

其中,还柙人士大部分是来自 2020 年民主派举办的民间立法会初选。今年 2 月 28 日,47 名主办者及参选人不分政治光谱,均被控告「颠覆国家政权」,当中除 11 人获保释外,其余人士至今已经被还柙 101 天。

民主党、公民党等传统泛民大党遭逢入狱、还柙以及退党的危机。47 人案中,两党均有 5 名党员被政府控告「颠覆国家政权罪」。综合报道,民主党现有至少 6 人罪成,包括前主席何俊仁、杨森,他们因 2020 年的十一游行被判入狱 18 个月及 14 个月。民主党元老、推动香港民主政制的代表人物资深大律师李柱铭,因 2019 年 8.18 流水式集会被判罪成缓刑;单仲偕、蔡耀昌亦因十一游行罪成缓刑。另外,15 人正在还柙、保释候审。

一些泛民人士正面临参选与否的抉择。民主党主席罗健熙对端传媒表示,对于是否继续参选,党内现时众声纷纭。

「有一方会认为现时的制度令我们没有办法伸张自己的理念,同时,他们拘捕了我们这么多的人,如果参选,如何向里面的兄弟交代?有些会认为现时市民的情绪这般强烈,如果选择参选,以后就会失信于人,人们不再视你为民主派,那你付出的代价又有什么意思?」罗健熙说,另一边,「选择参选的人就是看空间,虽然大家都明白空间很小,但取得席位之后再看有什么空间再去做,否则就连那仅余的空间也会失去。」

以大律师、学者为骨干的公民党,则有 5 人正在还柙、保释候审,包括被告违反国安法的杨岳桥、谭文豪、郭家麒、李予信及郑达鸿;其中杨岳桥为前公民党党魁,李予信曾被视为党中新星。另外,创党成员、大律师吴霭仪因 8.18 流水式集会被判罪成缓刑。

目前,公民党至少 20 人退党,其中,5 名国安法被告均宣布退党,除郑达鸿外的 4 人曾经去信前党友,指公民党已完成政治任务,倡解散公民党。

公民党成立于 2006 年,被视为温和民主派代表。2019 年,公民党议员现身示威现场与警察周旋,亦曾亲赴美国游说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2020 年,参选立法会的郭家麒、杨岳桥、郭荣铿、郑达鸿被取消资格,原因为「要求外国制裁」;而同年年底,人大常委会颁布决定,撤销郭家麒、杨岳桥、郭荣铿议员资格,引发民主派总辞抗议。

另一边,社民连亦至少有 4 人罪成,包括被卷入 47 人案的梁国雄,以及因 6.4 集会而被判罪成的陈皓桓和吴文远等,另外岑子杰亦因 47 人案被还柙中。工党则有李卓人及何秀兰入狱,牵涉 47 人案的吴敏儿正被还柙,她已宣布退出工党。除吴敏儿外,工党近年有多人退党,包括梁启智、黎恩灏、刘小丽以及郑司律等。

人民力量、新民主同盟等政党,均有前或现任成员正被还柙中。

2016 年,雨伞运动后的低迷气氛中,黄之锋、周庭、罗冠聪、林朗彦等人组成年青政党「香港众志」,罗冠聪其后胜选,成为香港历史上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现在,众志已于国安法生效前夕宣布解散,黄之锋、周庭及其余几人宣布退党,及后罗冠聪宣布流亡至英国。

黄之锋、周庭及林朗彦因 2019 年示威罪成入狱,林朗彦目前已出狱,而黄之锋仍有 47 人案、6.4 集会案等案件及刑期在身,释放无期。

另一边,雨伞运动后参选区议会的区议员徐子见、杨雪盈,同样因 47 人案而被扣柙或获准保释当中。

本土派阵营亦遭受重创,不少代表人物遭还柙或流亡。在民主派初选中表现突出的本土派人物,包括中西区区议员梁晃维、12 港人关注组核心成员邹家成、屯门区议员张可森、前学民思潮成员黄子悦、民间集会团队刘颕匡和天水连线伍健伟等人,目前同样因 47 人案遭还柙。本来出选九龙西的前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张崑阳则宣布流亡,他未有透露身处何地。

反对派政党、组织、平台解散或名存实亡

当建制阵营中不停冒出上位的新人、新组织时,反对阵营中的政党、平台纷纷解散。

除香港众志外,至少 4 个政治组织解散。他们光谱广阔,囊括主张港独的组织,包括维多利亚社区协会、香港独立联盟、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民间外交网络等。亦有组织宣布解散香港分部,转移外地分部运作,例如学生动源、香港民族阵线。

47 人遭控国安法后,相关的政治联动组织亦宣布解散。曾获选为立法会直选票王的前议员朱凯廸,在 2016 年设立「朱凯廸新界西团队」,关注新界西事务、着力推动社区民主,并有多名成员参选 2019 年区议会。今年 5 月,朱凯廸在狱中宣布解散团队,他本人亦宣布不会再参政。

另外,刘颕匡在还柙期间亦通过律师传话,解散曾在 2019 年召集游行集会的「民间集会团队」。湾仔区议会主席杨雪盈,她所属的平台「湾仔起步」原先希望聚集湾仔民主派区议员交流,平台亦于她被捕当日解散。

而筹办民主派初选的「民主动力」,在 2.28 民主派大检控前夕宣布解散,平台指在香港的新时代政局下,协调工作已完成其历史任务。「民主动力」以往多次协调民主派参选立法会及区议会选举,并以香港民主发展为主题进行学术研究。

多年来组织七一游行和六四集会等的重要平台——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和支联会,近月亦备受建制力量攻击、促请取缔。最近多个成员团体宣布退出民阵,召集人陈皓桓表明民阵不会解散,直到最后一刻。支联会亦出现退会潮,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已经入狱,副主席蔡耀昌被判缓刑,今年 6 月 4 日清晨,副主席邹幸彤被警方拘捕,扣押 33 小时下被阻止前往维园悼念。

2021 年之前,特别是反修例运动期间,香港政局活跃,各界人士合作促成不同新平台。2019 年 11 月,非建制派在区议会大捷,之后协调设立「十八区联络会议」,讨论全港事务和作地区工作交流。及后,本土派区议员在会议上通过成立「公民议政平台」,该平台后来被民政事务局局长徐英伟指称非法,是「公然挑战中央政府的底线」,建制报章亦指平台是「非法揽炒平台」。

「十八区联络会议」、「公民议政平台」目前均已宣布解散。

除政治平台外,反修例运动中也爆发新工会成立浪潮。其中,数千名会员的「新公务员工会」因应公务员须宣誓拥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区等的事件,在 2021 年年初宣布解散。

一成非建制派区议员离任,117 席特首选委票由委任委员取代

在立法会选举、特首选举之外,区议会也成为权力机关整顿的中心。在 2019 年选举中胜出的 389 名非建制派议员现时面对宣誓与否的抉择,亦被削去最大的政治影响力——在新特首选举制度中,117 席区议会选委席位全数消失。

根据原本的选委会制度,117 席区议会选委席位属于第四界别。而根据今年 3 月通过的新选举制度,在第四界别,取而代之的为香港、九龙及新界的地区分区委员会、扑灭罪行委员会以及防火委员会派出的代表,三会委员均由民政总署署长委任。

由于三个委员会委员均由港府委任,此改动引发不少争议,有学者质疑上述委员担任特首选委有利益冲突。据香港电台统计,在 2019 年区议会选举的 600 多名落选者之中,政府委任约 200 人为各区分区、防火及灭罪委员会成员,占当年败选者总数 3 成;其中有人同时兼任三个委员会的委员,如民建联成员周洁冰、叶文斌等。

据端传媒统计,目前有 43 名非建制派区议员离职,部分人有多于一个离职原因,当中有 8 人正遭还柙而无法履行职务。

今年 5 月,《2021 年公职(参选及任职)(杂项修订)条例草案》刊宪生效,将区议员纳入宣誓。根据新修订,任何民选议员在当选后,「不符合(或被按照任何法律宣告、宣布或裁定为不符合)拥护《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定要求和条件」,即被褫夺议员资格。至今,共有 9 人表明拒绝宣誓而呈辞。

更早之前,荃湾区议员岑敖晖及南区区议员袁嘉蔚因其政治诉求,被褫夺议员资格,而另外 4 名被褫夺资格的区议员,包括洪骏轩、李轩朗因选举呈请后被法庭裁定非妥为当选,被取消资格。许智峯、梁耀忠则分别因流亡澳大利亚以及被定罪超过 3 个月,已丧失区议员议席。

本土派刚成立则遭威胁 至少 16 人宣布流亡或离港

在反对派被强力整顿的大气候下,仍有数个新组织宣布成立,包括「本土青年意志」、「开站师」等等,召集人多为本土派青年人。

其中,「本土青年意志」成立于今年 6 月,召集人是早前当选后被中大宣布涉嫌违法的前中大学生会「朔夜」外务副会长罗子维。他表示希望在制度外继续发声,并宣扬本土论述,推动年青人关注公共事务。而「开站师」则成立于今年 4 月,组织指希望在后国安法时代,继续在各区摆设街站呼吁市民关注政治议题,鼓励众人留守香港。

不过,两个组织刚成立就遭遇追击。今年 4 月及 6 月,大公报分别以两篇报道,指「开站师」及「本土青年意志」宣扬港独理念,公然挑战香港国安法。

在高压政治气氛之下,流亡突然逼近香港人。在过去多次战乱和中国政治事件中,香港都扮演着庇护者的角色,成为大陆人的落脚地或中转站。

自 2019 年 6 月至今,就端传媒整理报道所见,至少 16 名反对派人士宣布流亡或离港,包括前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本土民主前线黄台仰、前民主党许智峯、前公民党郭荣铿等人。另外,媒体报道指另外有 6 人已经离港,如前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等,但他们未有直接承认消息。

去年年底,南华早报据消息指港府正通缉约 30 人,包括许智峯、青年新政前成员梁颂恒、《学苑》前总编辑梁继平、张崑阳等。报道引述消息指,他们被指控煽动分裂或与外国勾结、危害国家安全等等。

这些政治人物投奔全球各地,包括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美国及台湾等。其中,香港众志的前常委罗冠聪于港区国安法生效前离港,及后宣布身处英国,于今年 4 月获英国政治庇护。他在英国先后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前港督彭定康等人会面,并在海外积极受访,推动海外游说。

此外,许智峯宣布流亡及离港,目前身处澳大利亚。他在澳大利亚与多名州及联邦议员、欧盟多国领袖会面及视像通话,讨论香港现况。他指游说目标为推动澳大利亚订立人权法、鼓励其经贸减少依赖北京,以及扩大收容港人措施。郭荣铿则在加拿大接受媒体访问,证实身处当地寻求当局协助。

本土派人物方面,青年新政前成员、前立法会成员梁颂恒去年前往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他与美国国会议员、政府官员会面,请美国调整对中、港制裁计划、提供「救生艇计划」予 1997 年后出生及无 BNO 护照的本港年轻人申请庇护等等。

各地的流亡人士的政治能量可以持续多久,发挥多大影响力,目前仍然未知。除了各自游说之外,一些人也开始成为合作平台,例如 2020 年 7 月 1 日,黄台仰、梁继平,连同移居台湾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以及英国驻港总领事馆前职员郑文杰共同设立「避风驿」,称目标是为海外港人提供义务咨询。

黄台仰、梁继平、张崑阳等人亦创办《如水 Flow HK》杂志,整合各种有关香港的论述,赴美留学的前学联秘书长周永康亦是编委之一。杂志团队的部分成员,加上许智峯、梁颂恒等,在今年 3 月提出《2021 香港约章》,指希望连结海外港人,倡议海外抗争方向。

约章发表翌日,保安局即发言指出,港区国安法有域外效力,违反者「无论其身份或背景,或身处何地,特区政府必依法处理,追究其法律责任」。去年,媒体引述消息指政府通缉 6 名海外港人,包括占中三子朱耀明儿子朱牧民;他是美国公民,有份推动美国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他成为首个因国安法被通缉的外国公民。

回到香港,政治低气压下,来届立法会选举、特首选委和反对派抗争的发展仍然未明。民主党罗健熙同意,大众对民主党可能有一个既定的印象,觉得他们参选是意料中事。「以前是真的,民主党 by default(默认)就是参选,但现在的改变,就是要我们重新去改变,思考我们的 default 是否应该继续,还是要按下其他的按钮。」

「现在就是这个过程,如果这个世界 default 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话,那就好了,但现实社会不是这样,」他说。

民主派还剩下生存空间吗?「一定会是窄的。但同时间,我亦认为这是一个互动的过程。为何我或民主党仍然坚持出来说话?就是我们认为要在这个互动的过程中坚持,尽量让我们的空间继续存在,」罗健熙说,「如果社会没有人再做任何事,那『社会』就会消失了。

Laminar flow

Initium Media
Hong Kong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Or pay with Bitcoin
Our Address
15j6E8ZqfpE3ZiUSqFbnPTh81yqjJZEoqX
You Email
Pay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