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举报与流量:中国网络世界最新的猎巫战场

中文互联网上,民族主义者对不同意见的容忍度越来越低,越来越倾向于用举报作为攻击手段,而政府在很多时候也乐于响应这些举报

今年六月底,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在纪念该网站成立 12 周年的讲话中宣称,过去一年哔哩哔哩上的科普类视频的浏览量增长了 1994%,除了哔哩哔哩之外,多个中国视频网站近期都在主打「泛知识」、「科普」等概念,似乎科普在中国正在迎来黄金时代。

可是就在他这次演讲前一周,颇有影响力的科普自媒体「回形针 PaperClip」刚刚被卷入了一起「勾结境外势力」的争议,被迫停止更新。不仅如此,科学松鼠会、大象公会等传统的科普类自媒体也纷纷遭遇类似的「爱国主义猎巫」事件,这又似乎呈现出与科普正在蓬勃发展相对的另一种样貌。这种矛盾的现实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呢?

从官办科普到民间力量的崛起

我们不妨先回顾一下中国大陆的「科普」到底经历了一个怎样的发展过程。

20 世纪 50 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提出了「四个现代化」,其中第四个就是「科学技术现代化」。这并不难理解——尊奉马列主义的苏联就很推崇科技的力量,中国本土的新文化运动也将「赛先生」视为改变中国命运的重要武器。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普及科学知识当然是一件重要的工作,除了学校之外,各级科技协会也承担着这一职责。

但是必须指出,在政治动荡的年代,由官方机构主导的科技领域工作不可能做到「实事求是」。苏联有李森科主义,中国大跃进时期,没有人敢于阻止「大炼钢铁」、「亩产万斤」等毫无科技常识的运动,到了文革时期,包括科技工作者在内,各类知识分子都已经成为了批判的对象,科技协会也都处于瓦解状态,自然谈不上普及科学知识了。

改革开放后,邓小平提出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科普工作重新受到重视。但当时的中国,「特异功能」和气功很有影响力,在科学界极有影响力的火箭专家钱学森也曾为特异功能站台,也有物理学家何祚庥等人公开指责气功是伪科学——这些争议直到 1999 年法轮功被政府取缔才算告一段落。

在「抨击伪科学」的论战中,网名「方舟子」的方是民作为第一代中国民间科普作家崛起了。他是一名生物化学博士,创办了「新语丝」网站,他不像科技协会里的老一辈学者那么正襟危坐,总是以战斗姿态进行科普和学术打假,中医和气功都是他关注的议题。何祚庥曾对方舟子有很高的评价。

2008 年,网名「姬十三」的神经生物学博士嵇晓华组织成立了科学松鼠会,第二代中国民间科普作家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1967 年出生的方是民在文革中长大,这也许解释了他为什么有好战的性格。而 1977 年出生的嵇晓华就可以说是标准的「改革开放一代」了,他和一批有着类似背景的青年科技工作者在进行科普时,手段明显更加「国际化」:他们会分析每年的重大科技奖项的获奖成果,译介欧美的科普文章,把科幻小说与科普结合起来,还仿照「搞笑诺贝尔奖」设立了「菠萝科学奖」。

科学松鼠会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它的成员不像体制内科技协会一样「有编制」,又不能赚钱,因此可持续性很难得到保障。

大象公会是另一类代表,它由《凤凰周刊》原执行主编黄章晋在 2013 年创立,以微信公众号为核心。起初,大象公会主要关注社会和历史类话题,后来也逐步扩展到整个「泛知识」领域。

到了短视频网站兴盛的年代,各类「泛知识类视频」博主就更是层出不穷了,创立于 2017 年的「回形针」就是一个例子,它是从大象公会孵化的一个项目演变而来的。

科普到底是互联网巨头的投名状还是催命符?

自媒体业内人士都知道,「泛知识类」账号没有太大的商业价值,它们不能像时尚、美食类同行一样轻松接到广告,「知识付费」在中国也远称不上是受到验证的商业模式。但是,它们对互联网平台有特殊的价值。

近几年,全社会都逐渐意识到了大型互联网企业的「负外部性」,政府担心手握大量用户的互联网企业对经济有太大的影响力,同时具备社会动员的潜能;民众则意识到互联网企业形成垄断后对消费者权益和隐私的侵犯。

互联网企业的应对之道就是高举社会责任大旗向政府示好。电商平台们纷纷开辟了扶贫项目,内容平台在意识形态领域加强了和政府的合作。科普就是内容平台的重要工具:一方面,科普是「赛先生」到「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一系列官方话语所倡导的,具有天然正义性;另一方面,科普与意识形态宣教内容可以一起以「知识」的面貌示人,提高宣传工作效率。

哔哩哔哩正是这么做的,它于 2020 年 6 月新设了一级分区「知识区」,把科学科普、社科人文、财经、校园学习、职业职场和技能展示归于其下——其中的社科人文类目下,《环球时报》、观察者网、共青团中央的名字屡屡出现,在科学科普类目下的宇宙探索、流行病学视频的掩护下传播着民族主义观点。

这个模式看起来很美好,只是经受不起剧烈变动的舆论场的冲击。

很多观察人士都已经注意到,中文互联网上,民族主义者对不同意见的容忍度越来越低,越来越倾向于用举报作为攻击手段,而政府在很多时候也乐于响应这些举报。

前些年,举报和封禁往往与政治有比较直接的关联。例如 2014 年 10 月方是民在大陆各大网站的账号全部被封,疑似由他和周小平之间的论战引起,彼时周小平刚刚出席了最高规格的文艺工作座谈会;大象公会在 2014 年被封禁了一周,也可能与一些涉及民族关系等政治话题的文章有关。

最近的一些案例中,被举报者的创作与政治的关联就要模糊很多了。

例如「回形针」。它第一次引发广泛争议是 2020 年 3 月 21 日发布的一则视频。这则由世界自然基金会赞助的视频提到,牧场和大豆种植是导致巴西热带雨林被破坏的重要原因,而这些产业又与中国的肉蛋奶市场有密切关联,因此,一些环保组织致力于加强对供应链的监督,并提供相关的认证,进而保障消费者对于供应链中的环境问题的知情权。视频中的一句「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巴西的蝴蝶扇一下翅膀,未必会引发德克萨斯州的龙卷风。但我们的肉蛋奶消费却可以实实在在影响巴西森林的存亡。」刺激了一些中国网民的情绪,他们认为视频暗示中国人肉蛋奶消费过高,却对欧美社会中的类似问题视而不见,属于「恨国公知」。

但是这种程度的争议并不构成监管部门眼中的「大是大非」问题。被回形针激怒的网民们在 3 月 22 日改变了战术,他们举报回形针在 2018 年在 YouTube 发布的一则视频中使用了不包括台湾的中国地图,而在国内的版本中没有这个问题,属于「两面人」。回形针被迫就错误地图事件道歉并宣布进行内部整改。

2021 年 1 月,另一个知识类博主「赛雷三分钟」和「赛雷话金」(由同一个团队控制)再次提起肉蛋奶和地图争议事件,并与回形针团队发生多次争执。6 月 18 日,「赛雷话金」发布视频称回形针的一名前员工目前供职于美国陆军研究实验室,另一名员工曾在推特发表过支持「港独」的言论。这条视频快速发酵,最终导致了回形针的第二次整改。一些好事者还将针对回形针的举报延伸到大象公会上,称大象公会与「境外敌对势力」有联系。

科学松鼠会经历的故事则是源自民族主义画家乌合麒麟的一条微博。乌合麒麟于 2021 年 5 月 31 日转发了一条微博,该微博称日本 731 部队曾将中国人关在实验室里用高热风烤死,并得出了人体含水量 78% 的数据。

科学松鼠会会员 Ent_Evo 回应称,人类在 19 世纪就已经测得了人体含水比例的数据,并不是通过 731 部队的试验获知这一点,而且,即便要测出人体含水量,「烤死活人」也不是一个合理的方法。他最后称不应该用造谣的方式来批评暴行累累的 731 部队,科学松鼠会官方微博也转发了 Ent_Evo 的博文。

乌合麒麟转头就举报 Ent_Evo 和科学松鼠会「为 731 部队洗白」,得到大量网友的支持后迫使科学松鼠会除名了 Ent_Evo 的会员资格且停更微博。

民族主义博主的内卷与「猎头竞赛」

从科学松鼠会和回形针的例子不难看出,举报者已经不需要「硬伤」才会觉得自己受到冒犯了,只要自己在感情上无法接受,哪怕知识上没有错误也要举报,一些反对回形针的网民已经公开祭出了「路线错了,知识越多越反动」这样极有时代感的句子。但是,他们也很清楚这类的举报并不一定会被监管部门采纳,所以必须寻找创作团队的其他「政治错误」,就例如曾经使用不正确的地图,或者有团队成员曾发表「恨国言论」。

一个大趋势是,在举报者眼中,「政治错误」的门槛似乎正在快速下降。如果说以前会见达赖喇嘛才算政治错误的话,现在就连和世界自然基金会合作也已经算勾结境外势力了——作为对比的是,十多年前,与世界自然基金会类似的野生救援组织曾邀请姚明等中国明星拍摄反对为了象牙、犀角、虎骨、鱼翅而捕杀野生动物的视频,并在中国各大电视台播出,而这几类动物制品都是以东亚和东南亚为主要市场的,如果将批评回形针的逻辑平移过来,姚明等中国明星恐怕都逃不掉「勾结敌对势力」的指控。

可能正是由于这种滑坡过于剧烈,而且在环保问题上过于激烈的反对意见也不利于中国政府自身推动环保,网络监管部门哪怕承担着舆情压力,也没有完全采纳举报者的观点。回形针陷入争议以来,各个网站对它的处罚都有限,知乎仅仅是禁言十五天,哔哩哔哩也只是给它打上了「内容有争议」的标签。科学松鼠会至少从表面来看也是主动停更,并未被封号。

另一方面,举报「狗汉奸」的民族主义博主们似乎越来越狂热。对于他们来说,每成功消灭一个「两面人」博主,对于他们都有显著的「涨粉」效应。例如赛雷话金在挑起与回形针的争论后一度每天新增超过 10 万关注者。而且,在民族主义博主这个行业里,竞争也是相当激烈,例如乌合麒麟靠着一系列讽刺西方国家的漫画走红,明显就挤占了那些更老资格的民族主义博主的生存空间,他也只能变得越来越激进,从而稳固新近增加的粉丝群体。

从这个角度来说,方舟子可能要庆幸自己的微博早在 2014 年就被封杀,否则,很难想像 2021 年他会成为哪位民族主义博主的战利品

Laminar flow

Initium Media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