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总统被刺案,与台湾在加勒比海的外交阵地战

这些动态彰显了国际关系的现实与吊诡,但也再次描摹出台湾特殊而脆弱的国际处境

2021 年 7 月 7 日凌晨一时,海地总统摩依士(Jovenel Moïse)在宅邸里,遭一群闯入的凶嫌枪杀身亡,消息传出后举世哗然。

事件发生后,海地警方展开了追捕行动;根据海地警方的最新数据,这起事件的嫌犯由 28 人组成,其中两位是归化为美国籍的海地人,其余则皆为哥伦比亚人,而其中三名嫌犯,已在追捕过程中遭警方击毙。

根据一部由目击者录下的影片,嫌犯曾在现场称自己为「美国缉毒局人员」;由于美国近代曾多次介入海地政局,因此这则影片,也引起部分人对外国势力介入的疑虑,不过美国缉毒局已否认与这起案件有任何关联,而海地政府希望美国派出军队协助维安的请求,也已遭到美国总统拜登的正式拒绝。

摩依士的妻子玛蒂娜(Martine Marie Étienne Moïse)同样在事件中受伤,后来转往美国佛罗里达州接受救治,并在 7 月 11 日于推特上发表刺杀后的首次录音谈话。玛蒂娜在录音中指控,这是一起政治谋杀事件,「所有人都知道谁在和总统作对,这些人雇用佣兵来杀害总统和他的家人;他一直都在为道路、供水和电力系统奋战,也在为年底的公投、选举和国家转型做努力。」

随著时间演进,案情也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首先,其中一位凶嫌卡巴多尔(Duberney Capador)位于哥伦比亚的家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身为退役军人的卡巴多尔,曾在今年四月份,接到一通来自 CTU 保安公司的电话,对方当时邀请他组织一个「团队」,前往海地「保护重要人物」。

卡巴多尔后来于五月份接受邀约,并召集自己在军中认识的朋友加入任务;根据曾和卡巴多尔接触过、但后来并未前往海地的当事人的说法,卡巴多尔开出的酬劳为一个月 2,700 美元,但卡巴多尔向每个人说明的任务内容各不相同,从打击走私贩毒,到「为重要人士提供保护」都有。

最后,卡巴多尔的第一批「团队」于六月初飞抵海地,并在 7 月 7 日卷入了摩依士的刺杀事件中,而卡巴多尔本人,则已在警方追捕过程中丧生,让整起事件少了一位关键证人。

与此同时,海地民间亦出现一波波质疑声浪:这个团队明明由精锐的退役军人组成,为何看起来似乎在犯案前,完全没有拟定逃亡计画?此外,总统宅邸的维安森严,而凶嫌在行刺过程中,也没有和宅邸里的维安人员发生流血冲突,案情极不合理。

而哥伦比亚政府配合调查的结果,也呼应了这些疑点——哥伦比亚政府发现,负责摩依士维安工作的海拉德(Dinitri Hérard),竟然曾在过去数月间多次前往哥伦比亚,因而怀疑他与整起事件存在关联,甚至可能就是摩依士身边的「内鬼」。

然而案情很快又有了变化。到了 7 月 11 日,海地警方宣布,他们逮补了刺杀总统的幕后主嫌:一位名叫萨农(Christian Emmanuel Sanon)、居住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海地裔医生。海地警方并指,萨农正在计划成为下一任总统,于今年六月,才刚搭乘私人飞机回到海地,也曾联络 CTU 保安公司雇用杀手。

不过根据《纽约时报》报导,萨农的亲友、以及一些海地裔美国人皆认为,萨农从未表现出想成为海地总统的企图心。然而报导亦指,一位不久前曾和萨农谈话的大学教授,曾称萨农「提过自己是上帝派来取代摩依士的人选」。

此外,萨农亦曾在 2011 年,于自己的 YouTube 频道上发布一部个人谈话影片,批评外国对海地资源的剥削,并抨击「海地的领导人在哪里?我们找不到!因为他们贪污」,并指「如果我掌权,你就得告诉我,你拿了我的铀矿去干什么。」虽然实际上海地从未证实有铀矿蕴藏,但这部影片,也被外界视为他展露政治野心的证据。

震后重建缓慢,总统争议不断

针对海地警方近来的调查与说法,现年 39 岁的海地人卡赛乌(Nixon Casseus)在接受端传媒采访时坦言自己「并不相信」;卡赛乌亦指出,海地民众很难猜测幕后真正的指使者是谁,因为「摩依士树敌太多,而且他的政敌显然都花过不少钱想除掉他。」

受过农业技术训练的卡赛乌,目前居住在多明尼加共和国边界旁的小镇 Anse-à-Pitres,平时除了在植栽业担任主管,几年前也兴建了一座学校,帮助当地的贫穷学童就学。

卡赛乌告诉记者,多明尼加共和国为了预防海地陷入动乱、海地人涌入,目前已关闭了边界;虽然他所处的小镇并没有受到刺杀事件太大影响,但政府刚发布戒严令时,首都太子港(Port-au-Prince)的气氛确实非常紧张。

卡赛乌指出,摩依士担任总统期间,海地问题丛生,不只治安败坏,经济也未见起色,多数人对他的施政都不是很满意。据统计,海地自从 2015 年以来,经济成长率便一直在 1-2% 的低档徘徊,明显不如上一任总统执政期间,甚至从 2019 年起便陷入负成长。然而卡赛乌话锋一转,又指「虽然多数民众确实都希望他能下台,但也没有人乐见他被刺杀。」

卡赛乌认为,摩依士被刺杀的原因,很可能跟政治利益脱不了关系,因为他上任后,曾经抢走许多公共工程的标案。「尤其 2018 年,委内瑞拉的石油加勒比计画(PetroCaribe,)给了海地一大笔钱、让我们发展经济,但外界普遍认为总统私吞了这些钱。他的政敌都想知道这笔钱的去向,可能也是因为这样才会联手起来对付他。」

于 2017 底移居海地太子港的台湾人郑亚欣,看法也和卡赛乌相近。

「整体来说,海地人就是不相信司法调查,也不太相信政治人物。摩依士宣称要打击贪污,所以可能挡到不少人的财路,和政商名流关系不太好;但面对底层人民,他也开了很多空头支票,所以不论是上层菁英、或基层社会,他两边都不讨好——也是因为这样,这次刺杀并没有造成太大规模的抗议事件,因为大部分人对他没有这么支持。」

事件发生一周过后,太子港的气氛已经缓和不少,商家也从上个周末便恢复营业。「海地人已经习惯和混乱共生了,生活还是要过,我自己也是周一就恢复上班了。」

然而郑亚欣对记者表示,海地民众对于刺杀事件依然非常愤怒,因为整起事件似乎有来自外部的干预。「海地人是团结的,即便不支持这个总统,但这毕竟是自家的事情,不需要外人来干预,所以大家都很希望案情能水落石出。但以目前的资讯来看,疑点实在太多。」

虽然截至目前为止,美国的拜登政府表面上并没有打算介入海地局势,但海地民众的疑虑并非没有道理——因为自从海地于 1804 年独立以来,美国就一直是海地政局背后最重要的影响者。

由于海地是历史上第一个脱离殖民、独立建国的黑人政权,而美国也担心自己境内的黑人群起效尤,因此一直对于海地有所忌讳,直至 1862 年才终于承认海地。

1915 年,立场相对亲美的海地军人萨姆(Vilbrun Guillaume Sam)在混乱局势中取得海地政权,却在掌权不到半年之后,便因为处决前任总统而引发众怒,即使逃入法国大使馆,最后仍遭群众杀害,导致美国决定出兵,开启了美国占领海地将近二十年的时期;1994 年,美国也曾发动「维护民主行动」(Operation Uphold Democracy),推翻于 1991 年透过政变上台的军政府。

巧合的是,就在暗杀发生的前一天,美国媒体《The Nation》也才刚刊登一篇报导,描述海地贪腐的政治环境,以及几乎可以用「无政府状态」形容、帮派割据的社会现况;而当地经常倡议揭弊、批判总统的记者 Antoinette Duclaire,也刚在前一个星期当街遭人击毙。

然而摩依士的记录确实也称不上光彩:他上任之后帮派活动变本加厉,自己又治理无方,甚至曾派遣几位装备不足的警官进入「匪窟」,结果反而害警官进了虎口、当场遭到杀害。

时序进入 2020 年、疫情在世界各地爆发之后,海地不但没有医疗量能可以应对,疫苗接种工作也仍未展开,甚至还曾在今年四月,以「疫苗具有副作用」为由,拒绝一批由世卫 COVAX 平台分配的牛津 - 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

根据官方数据,海地约 1100 万人口里,截至 7 月 13 日录得 19,220 个 COVID-19 确诊案例,死亡案例 471 人;不过外界一般认为,由于海地人口结构较为年轻,因此受疫情冲击程度相对较轻。

至于摩依士近期最大的争议,则与他的任期有关:摩依士虽然在 2015 年的总统大选中拿下最高票,但因为得票未过半,因此依法必须进行第二轮投票,然而第二轮投票后来却因故遭推迟、直到 2016 年才举行,而摩依士则是在 2017 年初,才终于正式就任。

他的政敌和几位法界人士皆主张,摩依士的任期应该依照宪法规定,以原本的时程计算,因此应该在 2021 年卸任,但摩依士却以行政命令延续了任期,而以美国为首的几个大国,则以「维持稳定」为由,对荒腔走板的摩依士采取默认态度;由美国主导、经常介入海地政局的「美洲国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也同样支持摩依士。

这些和摩依士相关的争议,背景则是 2010 年地震之后,重建工作漫路迢迢、基础设施至今依然凋敝的海地社会。曾以台湾「农技团」团员身份,在海地驻点两年半的杨丰旭,就是在 2010 年地震后几个月抵达海地的。

杨丰旭在接受端传媒采访时指出,海地的治安确实不好,当年他刚抵达,便遇上总统改选争议,导致民众上街抗议,社会相当动荡,甚至连中国派驻海地的代表,曾被绑架过;联合国的维和部队后来于 2017 年撤出,可能也是导致当地治安进一步恶化的原因之一。

「台湾大使馆当时还会告诉我们紧急避难的 SOP(标准作业程序)、给我们集合地点的 GPS 座标,万一发生紧急事件,就可以前往集合地点,大使馆会从邻国多明尼加派直升机过来接。」

但即便如此,杨丰旭坦言在听到摩依士遭刺杀的消息时,心里还是非常震惊。「其实海地官方的防卫能力不算太差,当年我们进出总统府,也都有一定程度的维安管制;这次刺杀能发生,应该是经过缜密的计画。」

杨丰旭回忆,东亚面孔在当年的海地并不多见,当地人一般都把台湾人叫做「Blanc」,源自法语「白色」之意,将台湾人和西方白人归为同一类。「当时来自中国大陆的人很少,而台湾人则因为农技团长期耕耘的关系,在当地人心目中形象不错。」

然而海地从大地震至今已逾十年,为何至今依然无法完成重建,社会发展也略显停滞呢?

杨丰旭认为,其实早在地震之前,海地的政治环境就已非常混乱,而联合国和其他外国 NGO 在地震后的介入与援助,使用的方式也未必正确。「他们把钱投了进来,但基本上就是消耗预算,可能买了车、买了医疗用品,就直接送当地人,计画结束后就离开了,但无法留下具有延续性的东西。」

海地周遭各国:台湾的「铁杆盟友」区

虽然刺杀案情仍未厘清,但摩依士遭刺杀后,国际各方都在关注海地将会由谁接手掌权;而这种继任者悬缺的状况,对于政局本就不稳的海地来说,也无疑是雪上加霜。

依据海地宪法,总统过世后职位应由最高法院院长代理,然而海地的最高法院院长近期才刚因为 COVID-19 肺炎病逝;如果由摩依士过世前几天才任命的代理总理约瑟夫(Claude Joseph)接任,他则必须获得海地国会批准,然而由于政局动荡、选举延迟,海地至今仍未选出新一批国会议员。

从最新的形势来看,海地上议院的议长兰巴特(Joseph Lambert),很有可能会在这场角力之中脱颖而出——仅存的几位议员、以及海地的几个政党,都公开表明将支持兰巴特成为临时总统,但他是否真能掌权、以及上任之后会对海地带来哪些影响,目前仍未明朗。

由于海地是台湾为数不多的邦交国之一,而遭杀害的总统摩依士,也才刚于 2018 年访台,曾不只一次替台湾在国际上发声,因此台湾政府对于刺杀事件也格外关注。

若再细看台湾的外交版图,海地周遭的加勒比海、中美洲地区,其实也就是台湾邦交国分布最密集的区域:截至 2021 年,台湾仅存的 15 个邦交国里,就有 8 个位于这个陆地面积加起来约 75 万平方公里(约占世界总陆地面积 0.5%,相当于中国青海省)、人口约 9 千万(约占世界总人口数 1.15%)的地区。

换言之,海地周遭的地区,可以说就是台湾当下的「铁杆盟友区」。

这种现象,其实也并不令人意外。从地缘位置来看,中美洲、加勒比海地区就紧挨着美国南缘,隔着墨西哥湾与美国「深南州」(Deep South)相望,长期以来在经济、防卫、移民议题上与美国紧密关联,甚至偶尔被戏称为「美国后花园」;对于中美洲、加勒比海国家而言,「对美关系」无疑是最重要的外交议程之一。

如果再看看排行第二的「台湾铁杆盟友区」——太平洋地区(台湾目前有 4 个友邦分布于此),我们也不难发现同样的区位:太平洋作为美国西方的屏障,早在冷战时期就有「岛链」围堵苏联,即使在冷战结束之后,也依然在该地区保有众多军事基地和属地;和台湾保持邦交的帛琉和马绍尔群岛,就都是前美国属地,同时也是几条岛链上的重要据点。

然而这些「铁杆区」,也绝非坚不可摧。自从蔡英文于 2016 年上任以来,台湾便先后在中美洲/加勒比地区,丢失了巴拿马、多明尼加、萨尔瓦多等邦交国;2019 年期间,更是在短短四天内,连续和太平洋岛国索罗门群岛、吉里巴斯断交,俨然是北京对美国于 2018 年确立的「印太战略」的反击,而肺炎疫情,也进一步让太平洋岛国成了北京和西方在「防疫外交」上的新战场。

事实上,「邦交」确实也是北京和台方进行隐性表态的其中一种方式:透过第三国的邦交动态,来达到和台湾政府「间接沟通」、释放讯息的目的。马英九执政期间,北京便曾采取某程度的「外交休兵」政策,台湾邦交国里,只有甘比亚于 2013 年与台断交,然而北京一直要到 2016 年 3 月,台湾总统大选落幕、蔡英文当选之后,才正式和甘比亚建交,除了算是给足马英九面子,也被外界视为在「对蔡英文下马威」。

循此,此次海地总统遭刺杀的消息传出之后,台湾民间也开始出现阴谋论,部分人士甚至担忧,台湾与海地的邦交将可能生变。

不过熟悉海地台侨社群的郑亚欣,对此倒是相对乐观。「海地是黑奴独立建国的先驱,也帮助过其他拉美国家独立,他们对于这段历史,至今依然非常骄傲,而且海地人对外是团结的,所以如果单从历史论述、立国精神来看,海地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就跟北京建交。」

此外,美方对台 - 海邦交亦作出了表态:美国众议员裴利(Scott Perry)及帝芬尼(Tom Tiffany)已于 7 月 14 日联名致函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吁请关注海地政局发展,并向海地及拉美、加勒比海国家强调,抵抗中国压力、与台湾维持邦交的重要性。

对此,台湾外交部则感谢美国国会采取友台作为,展现对台湾巩固邦谊的高度重视,并指台湾将「持续与美国国会友人及行政部门保持密切联系,深化台美友好合作」。

北京方面则对海地局势并未做出太多评论,着重强调「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至于海地局势,中方外交部只提及「希望海地尽快恢复社会稳定」。

刺杀犯为何闯入台湾大使馆?

不过虽然攸关邦交,但真要说起来,这起刺杀事件起初并未在台湾民间引起太多关注——直到另一个令人错愕的消息从海地传回,这个状态才有了变化。

7 月 9 日,亦即摩依士遭刺杀的将近两天之后,台湾外交部突然发布消息指,台湾驻海地大使馆于海地时间 8 日清晨,遭全副武装的可疑人士闯入,而当地媒体则披露,这群闯入台湾大使馆的可疑人士,即为 7 月 7 日刺杀摩依士的凶嫌,但外界并不清楚凶嫌为何会选择进入台湾大使馆躲避。

根据加拿大重要媒体《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报导,这 11 名嫌犯闯入台湾大使馆范围的时间点,为 7 月 7 日晚间 9 时 45 分左右。当时在场的只有一名值班警卫,而警卫发现闯入者后自知无力抵抗,便躲入一辆休旅车内,而嫌犯则因为车窗贴有反光贴纸,而没有看见车内的警卫;由于总统刺杀事件发生后,台湾驻海地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已改为居家上班,因此凶嫌闯入时,台湾人员并不在馆内。

《环球邮报》并指,该名警卫当时在车内以手机联络上司,并同步对警方通报嫌犯的动态,而嫌犯则于半夜时分闯入大使馆的建筑物里。警方到场后,于凌晨 1 时左右对大使馆投掷催泪瓦斯,但并未能够逼出嫌犯,于是双方持续僵持至天亮。

依照国际惯例,驻地警察机关在进入外国使馆时,必须事先取得使馆所属国的同意,因此海地警方在隔天征求台湾大使馆同意后,于下午 3 时 25 分进入大使馆,最后顺利逮捕 11 名嫌犯。

然而这起事件确实启人疑窦:为何刺杀总统的嫌犯,会跑到台湾大使馆躲避呢?

其中一个可能的解释,和地缘因素有关。自从「国家宫」(Palais National)于 2011 年的地震中震毁之后,海地总统便一直没有官方官邸可用,因而必须自寻住处、或继续住在自宅里;而摩依士的私人宅邸,就位在海地首都附近的上流社区——沛雄城(Pétion-Ville)。

位于首都东南方约七公里的沛雄城,不只是海地富豪政要偏爱的社区,同时也是多国大使馆的聚集地,而台湾驻海地大使馆、以及中国驻海地贸易发展办事处亦并不例外;值得注意的是,若想从主要干道前往中国办事处,所有车辆都必须经过台湾大使馆。

端传媒对照 Google 地图空照图、以及海地记者的报导影片,除了找到摩依士宅邸的确切位置之外,也发现该宅邸位在山坡地上,凶嫌犯案后若要返回首都,顺著山势和干道下山,第一个会遇到的外国使馆确实就是台湾大使馆。当然,当地或许有其他未显示在地图上、罕有人知的捷径,不过按照现有资料来看,总统宅邸与大使馆之间最直接的行车路线,距离仅约 2.4 公里。

换言之,刺杀摩依士的凶嫌,确实不能排除是在逃逸的过程中,恰好路过台湾大使馆,而临时起意进入躲藏;台湾驻海地前大使杨承达、以及接受端传媒采访的海地台侨郑亚欣,亦皆抱持类似看法。

外交上的两难:海地动荡反映出的台湾处境

近期,台湾在外交上确实屡有斩获:于 2020 年和索马利兰互设代表处,立陶宛则频频对台释出善意、预计在 2021 年来台设立代表处;这两个国家,都称得上是运作相对稳健的民主政体,因而也和台湾自身的「民主堡垒定位」十分契合。

不过事实上,由于特殊的国际处境、以及在地缘政治板块中的位置,台湾从冷战时期以来结交到的邦交国或盟友,便经常是和美国关系比较好的政权、或是几乎受美国控制的小型国家,然而这些国家在人权纪录上未必光彩。

比方说,在利比亚执政近半世纪的「独裁强人」格达费,于执政晚期的 2006 年,曾经转向与美国交好,而台湾也是在这个时间点,开始和利比亚重建关系;陈水扁出访中南美洲时,甚至曾临时降落利比亚,和格达费进行密会。

至于和美国关系匪浅,并且由王室家族长期执政的沙乌地阿拉伯,则是因为宗教因素、对共产阵营有所排拒,所以直到 1990 年才与台湾断交;而同样在 1990 年代才和台湾断交的南非,断交前也是由极具争议性、主张「种族隔离」(apartheid)的白人政府掌权。

这些邦交国或「盟友」,和逐渐在 1990 年代民主化的台湾相比,确实显得有些「不合时宜」,而这种在民主论述上和台湾格格不入的现象,直到近期也都仍存在。

今年六月底,台湾在非洲的最后一个邦交国史瓦帝尼(eSwatini),也出现了反政府/反王室示威活动,至今已造成数十人丧生,危机仍未解除;由于史瓦帝尼为非洲最后一个由世袭王室掌权的君主专制国家,示威活动蔓延开来后,甚至传出史瓦帝尼国王流亡出逃的消息。

然而事发之后,台湾外交部却一直到 7 月 4 日,才终于与其他国家驻史国使馆及代表团发表共同声明,谴责暴力、鼓励双方对话。在台念书的史国留学生眼见于此,甚至投书媒体批评:「台湾不是民主国家吗?为什么不表达清楚的立场?你们明明就是支持民主的国家,为什么对于史国就不是同一套标准?」

回看海地当前的混乱局势,摩依士其实也有类似的现象——他的统治存在不小争议,统治正当性也未必稳固,一旦局势出现不稳、或元首遭到暗杀,便可能让台湾担忧邦交不保、草木皆兵。

这些动态,当然彰显了国际关系的现实与吊诡,但也再次描摹出台湾特殊而脆弱的国际处境

Laminar flow

Initium Media
Taiwan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