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north-face-owner-pulled-xinjiang-criticism-then-reinstated-it-11624200384

North Face 撤下新疆问题声明,然后又不撤下

举显示了迎合西方和中国的困难

North Face 夹克和 Vans 运动鞋的生产商 VF Corp. (VFC) 3 月底悄悄撤下了一份对中国棉花产地新疆被指存在强迫劳动表达关切的声明。当时另一家时装公司 H&M 刚刚因为类似声明几乎在中国互联网上销声匿迹。

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分析,在 H&M 遭抵制之后的几天里,还有另外三家大型服装品牌也从其网站上撤下或更改了批评新疆的声明。不过,据一位知情人士称,VF 高管们迅速召开会议,商讨他们认为正确的做法。在撤消声明 24 小时后,该公司发布了一份新的、更简短的声明,重申其立场。

这些之前未有媒体报道的举动表明,在中国经营的西方公司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增长最快的时尚市场之一,吸引各服装品牌涌入。但是,中国政府以及国内众多消费者也变得更加强硬,坚决抵制他们认为批评中国政府的某些服装品牌。

而另一方面,近年来许多大型服装品牌将环境和人权问题作为其品牌形象的核心,以响应本土市场活动人士、政府和消费者的要求。

投资银行 Cowen Inc. 的分析师 Oliver Chen 表示,年轻消费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乐于购买反映他们价值观、代表某种使命和目的的名牌。Chen 称,另一方面,西方品牌正在寻求增长,它们不想被排除在中国市场之外。

在新疆问题上,这两种力量产生了冲突。新疆是中国西部一个广袤地区,当地棉花产量约占全球棉花总产量的五分之一。

一些西方政府和人权组织指责中国官员对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实施强迫劳动和种族灭绝。本月早些时候,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牵头推动七大工业国(Group of Seven)就强迫劳动指控联合谴责中国,不过这份声明的措辞并没有达到美国官员希望的程度。

中国官员称这些指控是谎言,称中国在新疆的举措是为了打击极端主义和改善民生。最近几天,中国官方媒体表示,新疆的棉花业不可能发生强迫劳动,因为机械化程度非常高。

中国官员和民族主义情感强烈的网民将目标对准了那些加入批评阵营的品牌。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受害者是瑞典的 H&M Hennes & Mauritz AB。去年 9 月,H&M 在网上发布了一份声明,对(新疆)强迫劳动和歧视指控表达关切。该公司称,如发现供应商存在强迫劳动问题,将终止与供应商的业务关系。

在网上舆论的主导下,中国消费者抨击了 H&M 这一立场,很快,批评转变成了抵制,紧接着,H&M 在中国大部分互联网上被封杀。该品牌从电商网站上消失了,实体店位置在地图应用中被删除。H&M 在中国约 500 家门店,其中约 20 家门店被业主关闭。

中国媒体和社交媒体用户还攻击了行业组织良好棉花发展(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简称 BCI)的其他零售会员,该组织曾对新疆的强迫劳动问题表达过类似的关切。BCI 是一个由时尚品牌、非营利组织和其他团体组成的行业协会,会员包括 H&M、耐克公司(Nike Inc., NKE)和阿迪达斯(Adidas AG)等。

North Face 和 Vans 品牌的母公司 VF 也是 BCI 的会员。在 H&M 从中国互联网消失几天后,VF 从其网站上删除了一份关于人权指控的类似声明。

BCI 也删除了网站上一则数月前发布的对新疆强迫劳动表示关切的声明。此后 BCI 没有公开评论过这个问题。BCI 的代表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根据《华尔街日报》对主要上市时尚公司网站的分析,在 H&M 遭遇抵制后的几天,Zara 的所有者 Inditex SA (ITX)、Calvin Klein 的所有者 PVH Corp.(PVH)和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的所有者 L Brands Inc.(LB)也删除或修改了类似的声明。《华尔街日报》将这些公司网站本月的版本与 Internet Archive 的 Wayback 工具上保存的、可追溯到抵制 H&M 事件之前的版本进行了比较。

驻北京的品牌顾问 Alexander Shapiro 说,另有三家西方公司请他帮助删除供应链声明,这些声明可能会因为看起来像是在教训中国政府而冒犯后者。他说:「发号施令是不行的」。Shapiro 说这些公司属于时尚、汽车和消费电子行业,但他没有透露这些公司的名称。

据知情人士称,VF 撤下声明后,公司高管们马上重新考虑了此事。该公司在不到一天时间里决定推翻这一做法,又发布一份新的但较短的声明,公开重申其对新疆问题的关切。

另一位知情人士人士称,在 H&M 遭抵制之际暂时删除了关于新疆的声明后,VF 一直打算重新发布声明。

一周后,VF 负责监督社会责任事项的高管 Sean Cady 向非营利性劳工权利监督组织工人权利协会(Worker Rights Consortium)发送了一封邮件。Cady 在这封邮件中称,VF「出于高度谨慎」,「暂时」删除了该公司有关新疆的声明,但在 24 小时内公开重申了自身立场。这封邮件称,VF 维持其近两年的立场,即不从新疆采购任何产品或原材料。此邮件在倡导团体中传阅并由其中一个团体分享到了网上。

「我们不会容忍供应链的任何一层存在强迫劳动。」Cady 写道。「我们不会因为任何形式的外部压力(包括潜在的商业影响)而影响我们对人权的承诺。」

据 VF 的 2020 年年报显示,中国市场在该公司销售额中的占比为 7%。

总部设在西班牙的 Inditex 此前在官网上发布了一份声明称,该公司对据称在新疆存在的社会和劳工「不当行为」感到担忧。此声明在 H&M 遭抵制后被删除,至今仍未恢复。该公司旗下品牌包括 Zara 和 Massimo Dutti 等。

L Brands 今年早些时候在其网站上称,该公司致力于消除强迫劳动,包括在新疆。此后其网站删除了提及新疆的内容。L Brands 运营 Bath & Body Works,该公司近期宣布了分拆维多利亚的秘密的计划。

拥有 Calvin Klein、Tommy Hilfiger、Van Heusen、Izod 等品牌的 PVH 在删除最初有关对新疆关切的声明后,发布了一份较短的声明,称 PVH 在新疆问题上遵循美国法律。美国政府禁止从新疆进口棉花和西红柿,除非进口商能够证明相关产品不是由强迫劳动生产的。

H&M 从未撤下该公司的声明,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在几天后公开重申了其立场。在中国的互联网上,该公司目前依然基本上处于销声匿迹的状态。H&M 尚未披露抵制活动对销售的影响

Laminar flow

WSJ
Xinjiang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