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how-five-hong-kong-protesters-escaped-by-speedboat-found-freedom-in-the-u-s-11624183200

五名香港抗议者海上逃亡记

如今,已有逾 1 万名抗议者被逮捕,检方正力争延长对他们的监禁刑罚

五人乘坐充气快艇穿越广阔的南中国海(中国称南海),不时地查看头顶和身后是否有追捕迹象。

那天一早,天空湛蓝,他们从香港出发,要在公海上航行数百英里前往台湾,能用来导航的只有几部 iPhone 和一个指南针。他们距离陆地越来越远,小艇在海浪中颠簸,救生衣被抛到船外,让其中好几个人连脚都站不稳。

这五个年轻人年龄从 18 到 26 岁不等,在 2020 年 7 月动身前他们几乎互不相识。他们共同的身份是香港逃亡者,为了躲避他们认为不公平的起诉而离开,他们认为考虑到自己在 2019 年亲民主抗议活动中所扮演的角色,牢狱之灾在所难免。

他们到达台湾几个月后,在美国国务院的介入下,五人最终都到了美国寻求庇护。

这是唯一一组被证实的乘船逃向自由的团体,文中的叙述基于对其中三人的采访。这三人在逃离时正在躲避香港当局的追捕,其中两人受到指控,可能面临多年监禁。船上另外两名男子的情况无法确定。

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的三名男子要求仅用其英文名代指他们。《华尔街日报》已经核实了他们的身份,并通过采访了解此事的人士、查阅官方文件以及与当地媒体的报道进行比较,尽可能地核实了他们的故事。

自从中国当局去年实施港区国安法并用该法压制异议以来,已有数以千计的人逃离香港。许多人去了英国,因为一项新的公民身份获取规定让英国向数百万香港人敞开了大门,此外有人飞往加拿大、澳大利亚或台湾等地。

一些面临抗议相关指控的人将秘密逃跑的尝试视作他们出境的唯一途径。如今,已有逾 1 万名抗议者被逮捕,检方正力争延长对他们的监禁刑罚。稍早前一群等待受审的异见者向美国驻香港的外交机构寻求庇护,但未获成功。

一旦在海上被抓,也有严重后果。2020 年 8 月,也就是这五人逃跑后一个月,中国海警拦截了另外 12 名进行类似尝试的亲民主抗议者,在他们中大多数人被送回香港受审前,这 12 人一度被判刑并被关押在大陆的一个看守所。

香港政府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警方将视情况依法追捕逃犯。

船上的这五名男子都在 2019 年参与了香港的亲民主运动。当时香港提出的一项法律修订草案将允许把人引渡到大陆。上述修订草案现已废止。

25 岁的 Ray 是一名仓务员,他于 2019 年 11 月在香港两所大学参与了抗议者与警察长达数天的对峙。警方包围了其中一个校园,最终逮捕 1,000 多人。

他说自己在黑暗中沿着铁轨匍匐前进才得以逃脱。Ray 说,当局几度搜查他和父母的住所,但他那时已经躲起来了。

22 岁的 Tommy 是一名艺术系学生,兼职做调酒师和咖啡师。他曾因被控非法集会遭拘押三天,随后获得保释。他说,当局没收了他的护照,让他无法以合法途径离港。他后来又受到包括暴动罪在内的更多指控。

26 岁的 Kenny 是一名土木工程师。2019 年 10 月,他在一次抗议活动中与警察发生冲突后被捕,并被控多项罪名,包括攻击一名执法人员。

他说,在他被拘押期间,警察击打他的后脑勺,直到他失去知觉。香港政府一名发言人表示,港府严肃对待此类虐待指控,但控告人需要提供证据才能进行全面调查。

三人做出离港决定的时间不同。Tommy 和 Kenny 曾多次试图单独潜逃,每人花掉约几千美元等值的港币。两人都表示,他们明白部分安排只是骗局。

最后一次尝试中,他们各自支付了约 1,300 美元等值的港币购买了一艘双引擎充气快艇。他们拒绝透露安排此次行程的人是谁,称担心遭到香港当局的报复。

Tommy 说,在他躲起来之前与家人吃最后一顿饭时,他的祖母讲述了她几十年前从大陆偷渡进入香港的经历。Tommy 以前听过这个故事,但为了不露出任何有关他潜逃计划的蛛丝马迹,他没有做声。

去年 7 月中旬的一个早上,五人在一个偏僻的码头汇合。他们身着不显眼的体恤和短裤。其中一人带了一根鱼竿,另有一人则带着毕生积蓄。由于担心他们当中可能有间谍,所以彼此交流不多。

他们轮流掌舵,其他人则放哨。他们当中有人通过观看 YouTube 视频学习了如何在波涛汹涌的海上驾驶船只。航行五个多小时后,他们手机上的 GPS 显示他们仍在中国海域。

「我们害怕得要死,」当 Ray 回忆起他们看到无法辨识的船只时说,「以为它们不知道是干嘛的。」

一进入公海,他们减了油门,吃带上船的薯片、糖果和玉米罐头。在行驶 10 多个小时后,他们关掉了引擎。Kenny 故意将一根绳子缠在螺旋桨上让其中一个发动机过热。他们估摸着,在仅有一个引擎运转且燃油不足的情况下,如果有人发现他们,就不得不带他们上岸。

黑暗中,他们用手电筒发出 SOS 求救信号。一小时后,远处出现一道白光。那是台湾海岸巡防署的人员。

他们一开始被带到了东沙群岛,这个由三部分组成的群岛位于南中国海,由台湾实际管辖,香港到这里的距离相当于到台湾主岛距离的约三分之二。在那之后,他们又被转移到台湾南部港口城市高雄的一处秘密地点。被限制在一处政府设施内期间,台湾政府向他们提供了衣物、香烟和当地报纸。

他们说,他们五个人中有几人曾希望一直留在台湾,但被告知他们都必须离开。北京方面当时加强了在该区域的军事活动,引发了中国会试图进军东沙群岛的担忧。中国声称台湾是该国领土。一名知情人士说,台湾的国家安全官员担心,被视作积极协助香港逃犯的行为会被北京方面用作攻打的借口。

台湾总统办公室的一名发言人称出于安全和隐私考虑,拒绝就此事置评。该发言人称,台湾政府将继续依法向香港人提供人道主义支持。

中国的台湾事务办公室未回复置评请求。在去年回应此事时,国台办的一名发言人曾表示:「具体信息我不掌握。我想强调的是,民进党当局插手香港事务,目的就是要搞乱香港,谋取政治私利。」

当时不为五人所知的是,那时已有将他们送往美国的努力在酝酿。出生在香港、现居华盛顿特区的活动人士朱牧民(Samuel Chu)说,美国国务院得知五人逃离后与他联系,并请他根据一个叫人道主义假释(Humanitarian Parole)的项目帮助他们前往美国。

美国国务院拒绝置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曾在 2 月表示,美国应该向逃离中国政治压迫的人敞开大门。如果他们为捍卫自己的权利挺身而出,同时「如果他们是中国当局压迫的受害者,我们应该做一些事,为他们提供庇护所,」布林肯对 MSNBC 说。

中国外交部多次表示,美方不应干涉香港事务。

把这五人带到美国的任务与「黄雀行动」(Operation Yellowbird)有几分相似。「黄雀行动」是 30 年前将数百名年轻的天安门广场示威者偷渡到香港的安全屋,让他们在那里等待前往美国、法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文书工作就绪的一场秘密行动。这场行动由朱牧民的父亲朱耀明牧师(Rev.Chu Yiu-ming)等人领导。

「台湾如今在某种程度上扮演着香港在 1989 年时的角色,」朱牧民说。

由于朱牧民那时在华盛顿工作,驻台湾的美国官员在高雄探望了这五人,安抚他们的情绪。

据另一位熟悉此事的人士说,美国和台湾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来敲定让这些人安全离开的途径。1 月 13 日,全部五人乘坐一趟商业航班飞往苏黎世,然后前往纽约。

抵达美国后,他们在逃离后第一次得以通过视频电话与家人联系。Tommy 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泣不成声。Ray 的母亲则告诉他:「原来你还没死!」

Kenny 搬到了华盛顿特区,与其他香港难民住在一个公寓里。他与人联合创建了一个组织来帮助来自香港的抗议者。

Ray 和 Tommy 留在了纽约,一起租了一个地下室公寓。两人都想上大学并加入美国军队。

6 月 4 日是天安门屠杀的纪念日,当年中国军队在镇压民主示威时杀害了许多抗议者。这一天,他们参加了在纽约市华盛顿广场公园举行的集会。他们举着一面写着「光复香港」的黑色旗帜,点燃纪念蜡烛,并与其他香港来的人合影。

在提到天安门的学生抗议者时,Tommy 说:「我们都只是给共产党打压的同一批人而已。

Laminar flow

WSJ
Hong Kong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