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ese-culture-doesnt-belong-to-the-chinese-government-11611849569

中国文化不属于中国政府

共产党在海外大力推广中国民俗、美食和电影等,希望借助软实力提升自身形象,但一些海外华人正在反对这种做法

我从小在加州长大,《西游记》是我最喜欢的书之一。这是一部中国 16 世纪的小说,讲述了一连串的冒险故事。小说的主角是顽猴孙悟空,我喜爱他的火眼金睛和身手敏捷,他和他取经队伍里形形色色的队友就像我儿时的亲密伙伴。

正因为这样,当我发现他的名字出现在中国近年的一个宣传视频中时,觉得格外扎心。这段视频先是快节奏地闪过飘扬的红旗、卫星以及其他象征中国发展壮大的事物,接着一名说唱歌手开始赞颂共产党的成就,从超级计算机到扶贫攻坚不一而足,然后他用英语说唱道:「悟空西天取经,神龙腾空而起,你知道,这是中国奇迹。」

我心里一沉。从 2014 年以《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记者的身份移居北京起,我早已见惯了习近平政府援引中国文化支撑其统治,并宣扬该国的「伟大文明」,也屡屡见识共产党为维护和捍卫它所做的努力。然而目睹心爱的童年偶像也被纳入其中,尤为伤感。

热爱一种文化并为之自豪,但不爱力推这种文化的政府,这意味着什么?对于海外华人来说,这也许是个难题,在全球各国对中国及其领导人的不信任日益加剧之际更是如此。皮尤研究中心(Pew)最近对 14 个国家展开的民意调查发现,人们对中国持负面印象的比例创下历史新高,78%(中位数比例)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相信习近平在世界事务上会做出正确选择。

20 世纪 90 年代,身在美国的我还是个孩子。我作为华人后裔的身份感主要与文化事件有关:点心馆、中文课、参加旧金山的农历新年游行。然而快进到今天,随着中国在全球舞台上扮演更加引人瞩目的角色,政治和文化愈发夹缠难分。

成龙等名人直言不讳地支持中国政府,宣称「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在 Twitter 上,中国官方媒体一边发帖否认在新疆的暴行(西方政府称中国当局以拘留营关押了 100 多万名维吾尔族人),一边颂扬太极拳和中国美食。

「中国的软实力一直在不断提升,这源于富有魅力的传统文化。」中国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在提及 YouTube 上的网红李子柒时评论道。李子柒的视频以电影般的画面展现中国传统的农村生活方式,获得了来自全球网民的数以百万计的观看。

身居台北的美国美食作家魏贝珊(Clarissa Wei)说,十年前她刚开始写中国美食文章时,这个话题似乎是无害的。但最近,她的作品遭到了强烈反对,一些批评者指责她助力了中国政府宣扬软实力的行动。「当你过分强调『中国文化』时,感觉就像在说一个不得体的字眼。」魏女士说。她补充道,她的本意是赞美自己所继承的民族传统,并不是支持共产党。

那段有孙悟空的视频发布时,我刚离开北京回到美国。当时我怀孕了,满心想着我的孩子,想着怎样才能像我父母抚养我一样,把他培养成一个自豪的华人后裔。

然而还没等他出生,问题就出现了,其中之一是如何用英语拼写他的中文名字这样简单的问题。19 世纪创立的威妥玛式拼音法(Wade-Giles)显得太过时了,虽然我的父母就是用它来翻译我的名字的;而要是用 20 世纪 50 年代在共产党统治下推广的汉语拼音,虽然它已经是全球标准,我们却觉得心里不太舒服。我的祖父母是国民党党员,在内战中败给共产党后逃往台湾。我父亲从小在「光复大陆」的口号声中长大,要是用汉语拼音,祖父母怕是要气得在坟墓里打滚了。因此,我们最后用的是台湾制订的罗马字拼音为儿子译名,它与汉语拼音完全不同。

我希望儿子在成长过程中能感受到与中国的联系。我做记者以及在此之前,在中国生活了很多年——总的来说,除了我的家乡加州奥克兰以外,我在中国呆的时间比在其他任何地方都长。中国不仅是我家族的根源所在,也是我深爱的地方。

同时,中国也是一个我很难与他人谈论的地方。回到美国后,人们常常问我这个国家及其政府的最糟糕之处,问我共产党镇压异见的做法以及日益加码的政治压迫。「在那里当记者真是太难了,」他们会说,「你能回来,肯定松了一口气。」

我想说是的,但中国也有很多善良和聪慧的人,他们用既务实又玩世的态度不断重塑着自己的生活。我记不清有多少次在街上被邀请到人们家里去,也无法描述我现在有多么想念中国。我想念中国的美食,想念中国话,但我最想念的还是中国人民。我不知道如何用简短的话语来表达这一切。

随着中国的威权主义野心越来越不受约束,一些人已经明确地抛弃了「中国人」这个标签。身居伦敦的香港活动人士罗冠聪(Nathan Law)表示,他曾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也曾为北京奥运代表团欢呼,但现在已经不是了。与许多香港人一样,随着中国政府对香港自治权的侵蚀日益加深(最近中国通过了一项严厉的国家安全法来限制言论自由,导致数十人被捕),罗冠聪开始自称「香港人」。「『中国人』这个词已被滥用了,」他说,「习近平给这个词贴标签的方式迫使人们建立一种更为本土化的身份认同。」

而对于台湾 IT 从业人士 Arlen Tsao 而言,中国政府披上中国传统文化外衣的模样颇具讽刺意味,因为共产党的文化大革命导致中国传统文化遭到大规模破坏,庙宇被捣毁,那些被怀疑恪守传统的人也遭到迫害。「这是政治宣传,让我很生气。」他说。

我告诉他,我也有类似想法。我想起纳粹德国如何利用艺术,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如何在政治宣传片中响起,那比中国示威者在 1989 年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中将其作为集结乐章还要早半个世纪。对于威权政权而言,文化自豪感是一块现成的遮羞布。

「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推广中国文化,将中国塑造成一个和平崛起的大国。」宾夕法尼亚州布鲁姆斯堡大学(Bloomsburg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 Sheng Ding 说。尽管如此,近年来中国软文化的推广还是遇到了越来越多的阻力。例如,由于安全方面的担忧和更大范围的强烈抵制,美国许多大学的孔子学院(中国推广语言和文化的旗舰机构)最近已经关闭。Sheng Ding 表示,他一直在努力教育孩子,可以在爱一个国家的同时不爱它的政府。「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与中国人民无关。」他表示,并补充说自己也是这样告诉学生的。

前几天,我开始给儿子读我幼年时看过的孙悟空的书。重温过往真是一件乐事。挑战天庭之后,孙悟空打败了天兵天将,证明自己不可战胜。这提醒我们,这位不朽的中国传奇人物首先是一位叛逆者,而每个帝国,无论多么强大,有时都可能被击败

Laminar flow

WSJ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Or pay with Bitcoin
Our Address
15j6E8ZqfpE3ZiUSqFbnPTh81yqjJZEoqX
You Email
Pay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