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live-wildlife-sold-in-wuhan-markets-before-covid-19-outbreak-study-shows-11623175415

新研究显示,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武汉市场销售了超过 47000 多只野生动物

这些活体野生动物经常被就地屠宰,并被存放在拥挤、不卫生的环境中。今年年初,WHO 领导的小组访问了武汉,表示未发现该市场售卖活体哺乳动物的证据

一项新的研究显示,在中国武汉首批新冠肺炎病例确诊前两年半的时间里,当地交易了超过 4.7 万只野生动物。这为新冠病毒可能从动物自然传播给人类提供了重要的新证据。

发表在开放获取式杂志《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上的这项研究显示,包括 31 种受保护物种在内的野生动物经常在市场上现场屠宰,且存放在拥挤狭窄和不卫生条件下,从而使病毒存在跨物种传播的可能。

根据中国西华师范大学(China West Normal University)、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和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研究人员的研究,这些动物至少包括四种科学家认为可以携带新冠病毒的物种,分别是果子狸、水貂、獾和貉。

周一发表的这份研究报告还首次表明,武汉很大一部分野生动物交易是非法的,没有对所售动物的健康状况和来源进行强制性检查。

该文件称,几乎所有动物交易时都是活着的,它们被关在笼子里,堆放在一起,而且条件很差。文件称,大多数店铺都提供现场屠宰服务,这严重影响了食品卫生和动物福利。

这些数据是在 2017 年 5 月至 2019 年 11 月期间收集的。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新冠溯源专家组负责人在内的一些科学家已质疑为何之前没有分享这些数据。

其中两位作者向《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表示,他们之所以此前未能与 WHO 领导的小组分享他们的发现,是因为对该论文的同行评审程序持续了数月。其中一位作者说,其他几家期刊杂志暗示该论文是一个「烫手山芋」,都拒绝发表。

今年年初,WHO 领导的小组访问了武汉,查看了华南海鲜市场等地。2019 年 12 月,许多最早的新冠病例就是在该市场周边发现的,这促使中国政府宣布,新冠病毒的源头可能是该市场出售的野味。

该小组在 3 月份表示,未发现该市场售卖活体哺乳动物的证据,不过也提到了一些有活体哺乳动物售卖的报道。该小组还援引该市场主管部门的话说,其所有野生动物交易都是合法的。该小组还走访了武汉的白沙洲贸易市场,并表示没有发现该市场贩卖野生动物的证据。

《科学报告》的上述论文描绘了一幅截然不同的景象。

该论文的依据是对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白沙洲贸易市场等四个不同市场的 17 家商店的调查,该调查的目的是研究蜱媒疾病在动物中的传播问题。

该研究中提到了华南海鲜市场的七家商贩,展示了该市场中的活竹鼠、刺猬、旱獭、貉和猪獾的照片,研究还涉及白沙洲农贸市场的两家店铺,该农贸市场为包括华南海鲜市场商贩在内的武汉许多商贩供货。

该论文称,这 17 家店铺共出售 38 个物种的 47,381 只野生动物,除七种之外,其余都是中国法律规定的保护动物。不过这些店铺都不出售蝙蝠,也没有出售 WHO 牵头专家组确认为潜在中间宿主的有鳞食蚁哺乳动物穿山甲。

中国卫健委和武汉市政府均未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中国政府有关部门最近几周已暗示,新冠病毒并非源自中国,并呼吁 WHO 调查其他国家的潜在早期病例。

WHO 国际专家组负责人、食品安全专家本・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称,这篇新的论文「证实了人们之前的怀疑」。他表示:「出售的不仅有养殖的野生动物,还有活体动物。」

不过他还表示,重要的是,该论文并未显示,在可能发生了病毒跨物种传播事件的 2019 年 11 月,这些动物是否仍然存在,论文也不包含与每个市场的动物有关的详细情况。他表示:「要是能看到各月的数字就好了,不过我相信作者有这些信息。」他说:「我不知道相关信息为何之前未被分享。」

该论文的共同作者、西华师范大学研究员周昭敏表示,之前没能与 WHO 领导的专家组分享是因为论文仍在等待同行评议。

周昭敏说,在该论文获得同行评议者认可前,我们当时不愿向任何其他方面透露。

另一位作者、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科学顾问纽曼(Chris Newman)说,这篇论文于去年年初提交给了一些学术期刊,但多次被拒,其中一家期刊需要走漫长的评审程序。该论文于去年 10 月提交给了《科学报告》,今年 5 月被接受。《科学报告》和《自然》(Nature)的出版商是同一家机构。

纽曼称:「当时这似乎是一个对全球来说很重要的数据集,我原以为会有期刊抢着发表。」

他说:「我不断收到退稿信,他们都说这非常小众,没有人会认为这些数据关乎全球。他们态度都很冷淡。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将这视为一个烫手山芋。」他表示,他的中国合作者没有被允许在预印本服务器上发表——在预印本服务器上发表文章不需要同行评审。

《科学报告》的一位发言人称:「从提交论文到接受论文之间间隔的时间可能相差很大,期间包含编辑评估、确定同行评审员、一轮或多轮的同行评审和作者修改,这可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旦这个过程完成,论文被期刊接受,就会在两周内发表。」

这篇论文的发表正值人们越来越强烈地要求更全面地调查新冠病毒来源的另一种假设,即新冠病毒可能是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泄漏出来的,该实验室当时正在试验蝙蝠身上发现的冠状病毒。中国一再否认这种说法。

尽管大多数科学家仍认为新冠病毒更有可能是从动物自然传播到人类的,但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够找到该病毒的祖先,也没有人能够确定是什么物种可能充当了中间宿主。

这份研究报告提供了迄今为止最有力的一些线索。

「这是一个确凿证据,」位于新奥尔良的杜兰大学医学院(Tulane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的病毒学家加里(Robert Garry)说。加里没有参与这项研究,但他是一直不认同实验室泄漏假说的科学家之一。

他表示:「这份报告明确提到的几种(SARS-CoV-2)病毒易感染动物恰好在武汉的市场上都有。」他将这份报告中提到的哺乳动物名单描述为可携带新冠病毒的「虚拟物种名录」(virtual Who's Who)。

他还称,这些数据没有被纳入 WHO 领导的小组的报告,因为该研究发现这 17 家店铺当时是非法销售野生动物。其他一些科学家提出了质疑,既然有数据支持了新冠病毒是从某个市场的活体动物传播给人类的说法,为什么这些数据之前没有被分享出来?

「看到这些动物肯定在那里,这些条件对于建立这种合理性是有用的,」牛津大学的病毒进化教授 Aris Katzourakis 说,「我不明白为什么关于市场上存在某些动物的事实陈述要等待同行评审。不过这里很可能有政治因素在起作用。」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禁止某些野生动物的贸易,如濒危物种,但只要通过卫生检疫,就可以在获得许可后饲养和交易其他用作食材或传统药材的野生动物。

这篇论文称,在接受调查的店铺中,有 13 家张贴了武汉市林业局颁发的必要许可证,允许他们销售野鸡、暹罗鳄鱼、印度孔雀和黑龙江刺?等野生动物。

但这篇论文称,没有一家店铺张贴了必要的证书,表明这些动物的来源,或表明它们已经过检疫,以确保没有疾病。

这篇论文指出:「因此从根本上说,所有野生动物交易都是违法的。」

武汉市政府和林业局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科学报告》上发表的这篇论文称,在检查的六个物种中,约有 30% 的动物受到枪击或陷阱的伤害,这意味着它们是非法捕获的。这些物种包括獾和貉,这两种动物都可能携带新冠病毒。

该论文写到:「WHO 的那份报告称,市场管理部门表示,华南海鲜市场上出售的活体和冷冻动物都是购自官方许可养殖的农场,并经过检疫,因此没有发现非法野生动物交易。」

「不过在现实中,由于中国没有监管机构来监管小商贩或个人进行的动物交易,因此不可能作出这样的断定。」

该论文赞扬了中国有关部门采取的措施,包括在去年 2 月永久禁止大多数陆生野生动物的交易和将其作为食物食用。

但该论文称,还需要采取进一步的措施来澄清哪些物种交易不合法,并改变中国消费者对野生动物产品的态度。

这篇论文表示:「采取这些更负责任的做法,有可能在未来拯救无数的生命。

Laminar flow

The Coronavirus Crisi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