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former-chinese-party-insider-calls-u-s-hopes-of-engagement-naive-11624969800

美国与中国接触是「天真」的,前中共党内人士称

在成立 100 周年纪念日之际,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现中共政权批评者蔡霞呼吁美国政府用理智的防御措施取代对与华接触的一厢情愿

前中共学者、现中共政权批评人士蔡霞呼吁美国放弃与北京方面接触的「天真」希望,同时警告称中国的领导层比表面上看起来更脆弱。

蔡霞曾经是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她在即将于周四中共建党百年纪念日发表的文章中说,美国 40 年来的对华接触政策只是强化了中国领导层对美国固有的敌意。蔡霞在这篇文章中写道,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不再认为接触是有用的。

蔡霞写道,必须用理智的防御措施取代对「接触」的一厢情愿,以保护美国免受中共的挑衅,同时对其施以进攻性压力,因为中共比美国人想象的要脆弱得多。她这篇长达 28 页的文章定于本周由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保守派智库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出版。

越来越多的西方政治家和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对华外交并没有带来红利。但像蔡霞这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士很少公开表述此类观点。蔡霞在前一段时间被开除了党籍。

这篇题为《Insider’s Perspective》的长文发表之际,习近平领导的中共因为打压香港异见和遏制本土疫情而在国内受到赞誉。此次建党百年纪念活动对现年 68 岁的习近平的个人声誉具有重大意义,在争取无限期掌权的过程中,他在党内的核心地位似乎不可动摇。

同样 68 岁的蔡霞在中共最高培训机构向中国决策者讲授意识形态长达 15 年,直到 2012 年退休,也就是习近平掌权的那一年。巧合的是,新冠疫情暴发时,蔡霞正在美国旅游,这场疫情使她回国的计划受阻。

去年网上流传了一些被认为是蔡霞发出的对习近平的批评意见,之后她被开除了党籍,她安全回国的可能性也变得更加渺茫。在随后的几个月里,蔡霞公开批评了这一过去依靠她在中国官方媒体上发表的乐观评论进行宣传的政权。

蔡霞在今年 1 月份发表于《外交》(Foreign Affairs)杂志上的一篇长文中写道,经过 20 年的犹豫、困惑和痛苦后,她决定与中共彻底决裂。她特别提到了她所说的习近平的「大倒退」。

2005 年叛逃到澳大利亚的前中国驻澳外交官陈用林说,蔡霞多年来致力于发展党的意识形态,这令她比中国境外许多其他批评中共的人更可信。陈用林说,蔡霞对中共的攻击将有损中共的理论和体系,因为她是来自体制内的人。他说,毕竟中央党校是「中共的大脑」。

北京方面正在利用建党百年纪念这个契机,来庆祝习近平使中国成为一个拥有强大经济和军事实力、值得自豪的国家。一些西方学者像蔡霞一样,在这个时机发表评论,指出习近平的专制领导风格正将中国引向一个危险的方向。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分析师白明(Jude Blanchette)本月在《外交》杂志上撰文称,如果习近平这位肩负着拯救党和国家使命的领导人反而让两者都陷入危险之中,那将是莫大的讽刺,且令人悲哀。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在刚刚过去的周末为《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国正在发生代际转变,传统价值观让位于自由观念,这不利于中共的长期发展前景。

胡佛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戴蒙德(Larry Diamond)在随同蔡霞的文章发表的声明中称,首次有这样一位来自中共体系内部的重要人物,勇敢证实了许多研究中国问题的美国学者最近的论点。

在回应对中共的领导的批评时,中国表示已得到民众的支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上周表示,中国始终坚持走和平发展、开放发展、合作发展、共同发展的道路。他称,零和博弈、冷战思维注定要被历史所淘汰。

《环球时报》(Global Times)总编辑胡锡进本周在 Twitter 上称,随着中共建党百年纪念日临近,西方抹黑和唱衰中共的言论在增多。他写道:不过,中共在中国的领导是非常成功的;中共的领导肯定会比希望该党失败的人活得更久,或者把他们逼疯。

据蔡霞称,中国表面上很强大,但却充满了矛盾和自我怀疑,这些矛盾和自我怀疑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变得更加突出。蔡霞写道,中国共产党有着饿龙的野心,但内心不过是一只纸老虎。

她写道,美国应该为中共可能突然解体做好准备。她声称 9,200 万中共党员之间存在严重分歧,但除了写很多党员和社会精英「接受并赞同美国民主制度和自由等普世价值观」外,她并没有给出这些人与习近平存在分歧的新证据。

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曾称,美中两国可以合作的领域有限。他曾将习近平的意识形态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的意识形态相提并论,并在 3 月份表示,中国领导人「认为专制是未来趋势,而民主在一个日益复杂的世界中行不通」。

蔡霞认为,从 1989 年北京天安门广场镇压事件后恢复与中国的关系,到支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等,美国决策者在每一个转折点上都误判了形势,美国的「天真」使中共政权更加胆大。她认为,虽然美国政府把中国描述为竞争对手,但中共一直把美国视为敌对势力。

她说,中共内部忌惮美国的力量,这一点从中国如何修改官方政策措辞以避免可能威胁到该党的对抗中可见一斑。她举例说,当局用「和平发展」一词取代了中国寻求「和平崛起」这一流行说法,因为担心「崛起」可能被华盛顿方面理解为具有对抗意味

Laminar flow

WSJ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