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afghanistans-taliban-now-on-chinas-border-seek-to-reassure-beijing-11625750130

塔利班领地已接壤中国,向北京展示善意

尽管过去曾支持新疆维吾尔族武装分子,但塔利班表示他们不会干涉中国的内政

塔利班在今年夏天的攻势中占领了阿富汗约三分之一的地区,然后在本周横扫了位于东北部的巴达赫尚省,抵达与中国新疆地区接壤的山区边境地带。

鉴于塔利班与附属于基地组织(al Qaeda)的新疆维吾尔族武装团体以往的关联,若在过去,塔利班的这种推进势必会引起中国政府的警惕。然而在最近这段时间里,塔利班可谓不遗余力地要打消中国的顾虑,渴望就其统治阿富汗取得北京方面的默许。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National Strategy Institute of Tsinghua University)的研究部主任钱峰表示,塔利班想向中国展示善意。他指出,塔利班希望中国能够发挥更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美国撤军之后。

随着美国几乎完成从阿富汗的撤军,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日益增长,这种影响一定程度上是通过中国与塔利班主要支持者巴基斯坦之间的战略关系。中国在与阿富汗北部接壤的一些中亚国家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由于意识到中国政府在特定问题上的敏感立场,所有这些中亚国家长期以来都避免对中国在新疆大规模监禁穆斯林和其他侵犯人权的行为作出谴责。

虽然塔利班在这一问题上不像上述中亚国家那么缄默,但他们一方面致力于全球伊斯兰事业,另一方面也让中国政府相信塔利班政府掌权不会威胁到中国的稳定,在这两者之间取得了微妙平衡。美国情报部门近期的一项评估预计,现任阿富汗政府最快可能在美国撤军六个月后落入塔利班手中。

一名在卡塔尔多哈的塔利班高级官员说:「我们关心穆斯林受压迫的情况,无论是在巴勒斯坦、缅甸还是在中国,我们也关心世界任何地方非穆斯林受到压迫的情况。但我们不会干涉中国的内部事务。」塔利班的政治办事处设在多哈。

塔利班的另一位官员、该组织发言人沙欣(Suhail Shaheen)指出,塔利班在 2020 年 2 月与华盛顿方面达成的多哈协议中承诺,阿富汗的领土不会被用来对付其他国家,也不会在国际移民法的框架外接受任何难民或流亡者。

沙欣说:「我们不会允许任何人——无论是个人还是实体——利用阿富汗的领土对付美国、其盟友或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任何国家。」

他补充说,在关心新疆维吾尔族人困境的同时,塔利班将寻求通过与中国政府开展政治对话来帮助穆斯林同胞。「我们不知道相关细节。但如果掌握了细节,我们会展示我们的关切,」他说。「如果那些穆斯林遇到一些问题,我们当然会与中国政府对话。」

当被问及一个由塔利班主导的阿富汗政府是否会与西方国家一起在联合国谴责新疆的人权侵犯行为时,沙欣未正面作答。他说,任何这样的决定都必须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来作出。

塔利班与维吾尔族武装分子、尤其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 ETIM, 简称:东伊运)及其改名后的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urkestan Islamic Party, TIP)的联系,可以追溯到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在阿富汗策划「9・11」恐怖袭击事件的年月。虽然最近几年许多维吾尔族武装分子转移到了叙利亚,但据联合国安理会去年的报告估计,大约有 500 名东伊运成员仍在阿富汗,主要在巴达赫尚省的 Reghistan 和 Warduj 地区。去年,特朗普(Trump)政府将东伊运移出恐怖组织名单,此举令北京方面震怒。

中国政府把突厥斯坦伊斯兰党这种极端主义组织的存在作为在新疆采取打压行动的理由,包括把 100 多万名穆斯林关在所谓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自 2017 年以来,新疆一直没有发生重大恐怖袭击事件的消息。

除首府之外,巴达赫尚省的所有地区现在都在塔利班的控制之下,最近几天有超过 1,000 名阿富汗政府军士兵越过边境,逃往塔吉克斯坦。本周,巴达赫尚省东北部的 Wakhan 区被塔利班占领,Wakhan 区与中国接壤的边境线长达 60 英里。那里基本上是无法通行的高海拔地区,没有跨境公路连接。但巴达赫尚省与塔吉克斯坦接壤的边界漏洞多、戒备薄弱,可提供通往新疆的通道。这是近年来中国在塔吉克斯坦边境地区部署军队的原因之一。

中国政府公开表示支持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的政府,而长期以来一直呼吁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并多次接待塔利班代表团,包括 2019 年塔利班政治办事处负责人毛拉・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的访问。今年早些时候,中国提出组织阿富汗内部和谈。

中国国家安全部直属事业单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China Institutes of Contemporary International Relations)的安全和军控研究员李伟称,塔利班相信他们能再次掌权,因此他们希望与邻国建立更加友好的关系。李伟说,塔利班方面也不希望看到阿富汗成为国际恐怖主义的温床。

并非所有人都秉持乐观看法。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的国际恐怖主义问题专家古纳拉特南(Rohan Gunaratna)称,他预计塔利班将恢复对维吾尔族武装分子的支持,尤其是现在这些武装分子中有许多人正寻求从叙利亚返回阿富汗。

古纳拉特南表示:「塔利班是维吾尔武装分子的主要后盾。他们之间关系非常密切。」他说道:「随着美军撤离阿富汗,塔利班将变得和以前一样,因为塔利班的意识形态并没有明显改变。阿富汗将再次成为恐怖分子的乐土,所有上述外国恐怖主义组织都将在那里建立起强大的力量存在。」

阿富汗政府长期以来都在试图渲染这种对恐怖主义的恐惧,而且现在随着美军基本撤出,阿富汗政府又在讨好中国,大肆宣传该国采矿业蕴藏的经济机会,以及过境阿富汗的路线可能带来丰厚收益。

尽管中国已经对阿富汗的自然资源进行了一些投资,但持续的暴力局势令中国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太可能在阿富汗开展大规模的经济活动。

在 2019 年 9 月,即新冠疫情暴发的几个月前,中国、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外长原则上同意将中巴经济走廊延伸到阿富汗,从巴基斯坦的白沙瓦市到阿富汗的喀布尔将兴建一条高速公路。这个计划在当前仍停留在建议阶段。清华大学的钱峰表示,中国政府并不急于推进此事。他说,中国在这件事上没有迫切需要

Laminar flow

WSJ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