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帮助中国粉饰彭帅事件,国际奥委会遭抨击

这种有保留的谨慎说法更多是为了试图辩解奥委会的沉默,而不是为了确保彭帅的安全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遭到抨击。

参加过三届奥运会的中国运动员彭帅对一名高官提出性侵指控后,曾有数周时间下落不明。该官员曾在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会筹备工作中起领导作用。

最初对女子网球明星彭帅的消失保持沉默的奥运官员们现在面对着越来越多的全球担忧之声。国际女子网球协会(简称 WTA)巡回赛首席执行官要求得到答案并展开调查。小威廉姆斯、大坂直美等网球明星,还有人权组织、政治人士和普通粉丝们,都在社交媒体上提出了「彭帅在哪里」的问题。在互联网上,到处都是传媒机构的有关报道。

被批评逼入困境的国际奥委会终于做出回应。奥运官员坚称,目前不是公开发声的时候,而是要进行「静默外交」。

在国际奥委会的许多批评者看来,这种有保留的谨慎说法更多是为了试图辩解奥委会的沉默,而不是为了确保彭帅的安全,这再次让人看到,国际奥委会不会采取任何可能惹恼中国政府的行动。在几个月后就要开幕的冬季奥运会上,中国政府是它的合作伙伴。

这个回应引起了公众的谴责,也在奥林匹克运动的幕后引发不满。

「国际奥委会不能串通一气保护这个政权,让自己成为中国达到宣传目的的工具,」德国运动员代表机构德国运动员协会的国际关系负责人马克西米利安・克莱因说。

许多国家的奥委会在国内面临压力,要求它们站出来更有力地反对中国的人权纪录;针对它们看来国际奥委会在领导方面的失败,它们现在也是牢骚满腹。一些奥委会担心,奥运领导人不愿挑战中国或向中国施压,使它们和运动员在冬奥会期间可能遭受惩罚。

「在他们不说话的情况下,说话的压力就转移到其他人身上,」一个国家的奥委会官员说,由于担心让本已令人不安的情况变得更糟,这名官员要求不具名。「如果我们开始批评,如果一个国家开始批评中国,这个问题突然之间就会变得更加政治化。」

「需要低调行事的是我们,」这名官员补充说,「而不是国际奥委会。」

奥运官员为了澄清彭帅目前的状态所做的努力未能缓解信任危机。上周日,国际奥委会公布了该机构主席托马斯・巴赫与彭帅进行视频通话的图片。这是她公开提出性侵指控后,与西方体育官员的首次已知接触。中国迅速删除了她的指控,并在网上将提及指控的内容悉数删除。中国官媒曾赞扬过彭帅的成功。

视频通话非但没有减轻人们的担忧,反而让人们对国际奥委会与中国政府的关系产生了更多的疑问。

在配发了图片的声明中,国际奥委会没有提供与现年 35 岁的彭帅进行的 30 分钟视频通话的细节,而且明显避开了针对张高丽的性侵指控。张高丽曾任中国副总理,已于 2018 年退休。2015 年北京获得冬奥会举办权时,张高丽是国务院副总理,曾领导北京冬奥会组织委员会,负责筹备工作。巴赫 2016 年访问中国时与张高丽见过面。

在国际奥委会发布的唯一一张图片中,彭帅满面笑容地坐在一个房间里,身后摆满了毛绒玩具,包括前几届奥运会的吉祥物。国际奥委会的声明说,巴赫在结束通话时提出他希望在明年 1 月抵达北京后能与彭帅共进晚餐。国际奥委会没有公布彭帅说话的音频或文字记录,也没有暗示巴赫或任何人问过她关于性侵指控的问题。

「用『这里没有什么可看的!』来粉饰整件事情,通常存在问题,」总部设在华盛顿特区的人权组织「自由之家」的中国研究主管萨拉・库克说道,她指的是国际奥委会处理这件事情的方式及其与奥运会主办国的普遍关系。「与中国政府合作压制人民的权利,是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的做法。」

加拿大律师理查德・庞德是国际奥委会任职时间最长的成员,他在上周的一次采访中为该组织的做法进行了辩护,并将矛头指向国际奥委会的批评者。

「国际奥委会认可的是,静默谨慎的外交比吵吵闹闹的冲突更管用,」庞德说。「后者不是与任何国家打交道的方式,当然也不是与中国打交道的方式。」

目前尚不清楚巴赫是如何设法与彭帅进行视频通话的,WTA 巡回赛和其他人在这方面都未能成功。不过,在和彭帅的视频通话中,奥委会中国成员李玲蔚的在场提供了一个引人遐想的线索。

「国际奥委会已从对北京糟糕的人权记录保持沉默,一跃成为与中国当局积极合作、破坏言论自由、无视性侵指控的机构,」人权观察中国部高级研究员王亚秋说。「国际奥委会似乎更看重自己与一个主要的侵犯人权政府的关系,认为这种关系比奥运会运动员的权利和安全更重要。」

知名人权活动人士滕彪律师曾在 2008 年因批评中国为当年的夏季奥运会做的准备工作而被拘留。他说,彭帅全靠自己安排与巴赫的通话不合逻辑。滕彪目前流亡美国,他在自己的新泽西家中接受电话采访时暗示,是中国政府安排了彭帅与巴赫的通话,政府不想冒下让彭帅与 WTA 巡回赛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西蒙这样的批评者通话的风险。西蒙曾公开要求中国允许彭帅有行动和言论的自由。

滕彪在提到北京奥运会时说,「国际奥委会和巴赫都不中立。」

由于缺乏合适的候选城市,中国在六年前获得了 2022 年冬奥会的主办权。在那之后,对实用主义者巴赫来说,几乎没有多少回旋余地。奥运会为国际奥委会带来 91% 的收入,因此国际奥委会长期以来一直避免做任何可能危及数十亿美元收入的事情。

「托马斯・巴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奥运会,」前国际奥委会成员亚当・彭吉利在解释曾获击剑金牌的巴赫自 2013 年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以来,为确保奥运会的未来所采取的做法时说。

巴赫已在任期内达成了至关重要的电视转播长期协议,还改变规则,在没有竞争的情况下指定巴黎和洛杉矶为下两届奥运会的东道国。那之后,一个小委员会被授权进一步简化程序,等于是在其他城市有机会申办之前,把 2032 年夏季奥运会的主办权交给了该委员会领导人所在国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

「他会用『我认为这是保护奥运会的最佳办法』来为这些做法辩护,」彭吉利谈到巴赫时说。「如果这是你的出发点,那么当这种事情发生时,你会让自己陷入困境。」

多年来,国际奥委会一直在处理有关中国人权记录的棘手问题上绞尽脑汁。北京主办 2008 年夏季奥运会时,国际奥委会采取的公关姿态是,奥运会带来的更多外界关注最终会在中国社会产生积极的变化。

然而在那之后,相反的情况发生了。虽然 2008 年人们关注的焦点主要是中国的西藏政策,中国政府现在面临更多的外界批评,是因为在半自治的香港压制政治自由,在新疆地区对成千上万的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进行大规模拘禁,美国已将中国的新疆政策称为种族灭绝。

曾表示通过举办奥运会可改变中国的国际奥委会,已被指责与侵犯人权者是一丘之貉,但国际奥委会最近辩称,它只能控制奥运会「泡泡」内发生的事情。

「国际奥委会作为一个民间的非政府组织,在任何时候都严格保持政治中立,」巴赫去年在《卫报》发表的一篇观点文章中写道。「无论是授予举办权还是参加奥运会,都不是对主办国的政治判断。」

国际奥委会负责奥运会的最资深官员克里斯托夫・杜比坚称,奥委会与北京签署的举办合同中有关于人权的条款,虽然彭帅的情况似乎超出了合同的范围。

「合同之外的情况是另一回事,但我们在有合同的地方会行动,我们在这方面非常清楚,」杜比本周对《纽约时报》说。

「我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杜比补充说,「我对国际奥委会受到批评高兴吗?不,我不高兴国际奥委会正在受到批评。听到和读到这些故事时,我不高兴。」

杜比坚称,参加和报道奥运会的新闻媒体可以做任何题材的报道,但是否有(彭帅一事的)答案仍不清楚。中国官员被问及彭帅一事时,最初曾声称不知情,尽管事情已引起世界关注,而且中国政府与国际奥委会一样,至今仍未对性侵指控发表看法。

不过,国际奥委会对中国的温和回应也许已经确保,任何事情都不会扰乱北京冬奥会开幕式前的最后努力,现在距开幕式已不到 100 天。

「这不影响在我这个层面为举办奥运会做的任何事情,」杜比说

中国采取惯用手段应对彭帅指控

分析人士和人权活动人士表示,在全球就针对一位已退休中共高官的性侵指控提出疑问之际,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种惯用手段来转移批评,并力图在国内把对有关此事的网球明星的讨论限制在最小范围内。

中国政府和社交媒体公司对国内有关三届奥运会选手彭帅的讨论进行了严格审查,同时中国官媒记者在被中国屏蔽的 Twitter 平台上发布了意在证明彭帅处境安全的照片和视频。

这些彭帅照片发布的背景是,中国政府面临着一些世界顶级网球明星对彭帅的下落和安全的质疑,这些人包括小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大阪直美(Naomi Osaka)和安迪・穆雷(Andy Murray),他们在 Twitter 的主题标签 #WhereIsPengShuai(彭帅在哪里)下纷纷发出声援。

总部设在佛罗里达州的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 简称 WTA)此前威胁称,除非中国政府调查该性侵指控,否则将把其业务撤出中国市场。该协会之前表示一直无法联系到彭帅。本月早些时候,彭帅在实名认证的微博平台上发帖指控遭到性侵。

这篇帖子描述了彭帅与中国原中央政治局常委张高丽之间断断续续的关系,有时是双方自愿,有时是威逼利诱,包括强迫性行为。该帖子在发布约 20 分钟后消失。

在该帖子被删除后的两周多时间里,彭帅一直未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在有些人看来,这与以往那些触犯了中共的人情况类似。这些人消失后又重新露面,有时会有通过官方渠道发布的图片和视频。重新露面可能是迫于国际压力、发生在当事人被指控犯罪之后,或者也可能没有任何解释。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高级中国研究员王亚秋说,这是中国政府在对付其认为有威胁的人时经常使用的一种策略。她说,一旦国际社会开始质疑某人的下落或安全,中国就会发布一些精心策划的视频,意思就是:看,他们很好。

中国外交部没有回应就本文置评的请求。

这种命运不同程度地降临到各种人身上,包括异见人士、艺人和政府官员。2018 年,演员范冰冰在三个月时间里个人微博账户停更,并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之后她发表了道歉声明,并因逃税被罚款。

知名维吾尔族音乐家阿不都日衣木・艾衣提(Abdurehim Heyit)于 2017 年在中国新疆被拘捕。两年后,在土耳其外长提到艾衣提在被关押期间死亡的报道后,艾衣提出现在一个视频中。

在官方媒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发布的视频中,这位音乐家说他身体健康,正在接受调查。中国外交部随后表示,他因被控危害国家安全正在接受调查。

在彭帅风波中,中国官方媒体的努力并没有消除 WTA 和其他批评中国政府的人的担忧。上周,中国官方英语广播机构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发布了一封据称出自彭帅之手的电子邮件的截图,这在网上引起了质疑。

邮件中写道:「我没有失踪,也没有不安全。我只是在家休息。」包括 WTA 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Steve Simon 在内的一些人质疑该邮件的真实性。Simon 说,WTA 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但他「很难」相信是彭帅写的。他说,WTA 曾多次试图联系她,但没有成功。

在上周六发布的一段视频中,彭帅与几个朋友在北京的一家餐厅吃饭,一名男子多次提到了当天的日期。Simon 称这段视频不足以证明彭帅是自由的、能够在没有胁迫的情况下自由行动。

香港大学研究审查制度的中国传媒研究计划(China Media Project)的主任 David Bandurski 说:「这些应对措施的呈现方式显示,大多数中国官方媒体内部人士对于媒体、信息传递和公信力在新闻宣传的狭隘范围之外是如何运作的,深刻并长久地缺乏理解。」

监测中国互联网的美国民间组织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创始人萧强表示,尽管未能令广大公众信服,但中国此举可能会得到一些人的认可。他提到了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对彭帅处境不置可否的公开立场。国际奥委会的关注点在于明年的北京冬奥会能够按计划举行。

人权组织批评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在没有公开谈及相关性侵指控的情况下与彭帅进行了通话。通话结束后,巴赫称彭帅「状况很好」。

国际奥委会发言人让《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参考该组织之前的声明,声明称,国际奥委会的主要目的是询问彭帅的健康状况以及是否安全。国际奥委会称:「为尊重她的隐私,我们将不作进一步评论。」

WTA 在回应国际奥委会的通话时说,继续关切彭帅能否在不受审查或胁迫的情况下进行沟通。

一周多以来,尽管国际舆论一直在关注彭帅的安全问题,但在中国互联网上关于这位网球运动员及相关性侵指控的讨论几乎销声匿迹。

截至周四上午,在中国互联网上搜索彭帅微博账号仍然被封锁,其账号的评论功能被禁用,但账号仍然在线。在中国,如果社交媒体平台允许任何可能被视为政治敏感或违背中共价值观的内容存在,将可能面临被罚款或关闭的命运。

中国外交部会在官网发布每日例行记者会的文字记录,但对外国记者提出的有关彭帅的所有问题都未予记录。

周二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及彭帅的近况时,外交部发言人指出彭帅近日出席了一些公开活动、并同国际奥会主席进行了视频通话,意在证明彭帅安然无恙。据媒体报道,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希望某些人停止恶意炒作。」这段问答并没有出现在后来公布的文字记录中。

中国官媒的记者曾在 Twitter 上发帖,以回击国际社会对彭帅人身安全的密切审视,但这些记者在各自的中国社交媒体账号上对彭帅闭口不谈。

甚至在 Twitter 上,这些记者也没有提到对前副总理张高丽的指控。

有政府背景的媒体《环球时报》(Global Times)的总编辑胡锡进上周五发表推文称,作为一个熟悉中国制度的人,他不相信彭帅会因为人们谈论的那件事而受到外国媒体猜测的那种报复和打压。他没有说「那件事」指的是什么。

胡锡进不予置评。

中国的信息封锁也在本土引起反抗情绪。周四,在微博上搜索关键字「彭帅」结果只有一条 11 月的内容,即法国驻华大使馆微博周一发布的一条帖子,该贴呼吁中国落实在打击针对妇女暴力行为方面所做的承诺。

在这篇帖子下,一些微博用户对这种审查制度十分恼火。一名用户写道:「本来出了这么大的事,应该是给国内人一个解释,结果国内封禁,不让讨论,却忙着给外国人解释,难道只有外国人配得上知道,配得上要说法,国内人就不配知道,不配给解释吗?」几小时后,这名用户的评论被删除了。

彭帅事件涉事官员张高丽曾主导北京冬奥会筹备工作

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主席与中国网球名将彭帅之间的视频通话,将大众的目光重新聚焦到中国前高级官员张高丽身上,此前彭帅在其社交媒体账号上发帖控诉了该官员的性侵行为。张高丽在即将举行的北京冬奥会筹备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现已退休的张高丽曾任前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对于这样级别的官员来说,张高丽一直以来可以算相对低调。但在任期间,张高丽在外界眼中是位强势且专业娴熟的技术派官员,他负责处理了北京方面一些优先级别最高的事务,其中包括中国申办 2022 年北京冬奥会的管理工作。

根据国际奥委会的文件,张高丽领导了一个小组,对 2022 年冬奥会申办工作进行指导、支持和监督。文件中称,这个小组的成员包括所有相关部委的负责人,张高丽在该小组内发挥的作用,使得他可以直接与最高级别的奥运官员对接,包括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Thomas Bach)。

中国政府公告也显示,张高丽是冬奥会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称他在 2018 年将工作移交给继任者之前,在从体育场馆建设到交通的各个方面都作出了工作指示。

张高丽现年 75 岁,对他的性侵指控首次出现在彭帅微博账号 11 月 2 日的帖子中。这份帖子大约 20 分钟后消失了,之后,在中国热门社交媒体平台上搜索彭帅的名字会被屏蔽。网球运动员同行和网球部门官员在两周多的时间里无法联系到彭帅,也不知道她在哪里,这导致全球范围内对她健康和安全状况的担忧,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则威胁要取消未来在中国的赛事。

巴赫周日通过视频与彭帅进行了交谈,从而使国际奥委会认定她「安全无恙」。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主席 Emma Terho 参与了此次通话。此次通话是曝出性侵指控以来彭帅在北京的一场网球比赛中首次公开露面数小时之后,应国际奥委会要求安排的。

国际奥委会表示,彭帅在提出性侵犯指控后希望她的隐私受到尊重。自发帖曝光此事以来,彭帅还没有亲自谈及这一指控,她的经纪公司也没有对记者发出的多次置评请求作出回应。彭帅曾三次参加奥运会。

在此次视频通话发生前,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和其他各方主要关注彭帅的下落和安危,而张高丽则几乎没怎么引发关注。但在与巴赫的视频通话之后,情况很快发生了改变,一张 2016 年拍摄的、显示奥委会主席巴赫与张高丽在北京会晤期间握手的照片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流传。

据中国官媒新华社的报道,张高丽 2016 年在北京中南海紫光阁会见巴赫时曾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 2022 年北京冬奥会筹办工作。

国际奥委会发言人亚当斯(Mark Adams)称:「与政府、公司、国际组织和许多其他组织的代表一样,国际奥委会代表会定期与同行会面。这是众所周知的。」

中国国务院暂未回应置评请求。

领导冬奥会工作领导小组是张高丽担任副总理时的部分工作,副总理的职责包括接待外国官员,以及帮助制定金融和产业政策。张高丽除了在政府担任职务,2012 年至 2017 年期间,他还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七名成员之一。在此之前,他曾任中共天津市委书记,这个沿海港口城市也是彭帅的故乡。

张高丽出生于东南省份福建的一个贫穷渔村,他曾攻读经济学专业,因默默引领一些关键地区的技术创新和经济增长在党内得到晋升,这些地区包括示范性城市广东省深圳市,以及作为大型制造基地的山东省。

张高丽在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期间,出现在官方电视台画面中时显得很木然,总是面无表情,这一点广为人知;一位知情人士说,这是他多年前在一场车祸中面部受伤所致。

美国投资银行家库恩(Robert Lawrence Kuhn)在 2009 年出版的《中国领导人如何思考》(How China's Leaders Think)一书中回忆了与张高丽的会面,称他刻意打造低调的形象。

库恩引用张高丽的话表示,行胜于言。

而据与他交往过的人说,在幕后,张高丽比其公众形象所显示的要更加复杂,他很有幽默感,会经常开玩笑。官方媒体称他是文学和网球爱好者。

网球明星彭帅 11 月 2 日在微博发帖称,七年前她和时任天津高级官员的张高丽发生过一次性关系,张高丽升迁中央去北京后就再没联系过她。根据该帖子,张高丽退休后不久再次联系到彭帅,随后邀请彭帅去他家,并强迫其发生性关系。

该帖子称,从那时起,两人开始了为期三年的交往。那段时间,他们从近代历史聊到远古时代,讲完经济知识再谈万物哲学,有聊不完的话题。

帖子中写道:「一起下棋,唱歌,打乒乓球,桌球,包括网球我们永远可以打得不亦乐乎。」

根据该帖,两人后来发生了争执,他们原本说在 11 月 2 日再谈谈,但张高丽藉口说改天再联系。该帖子写道:「就这样和七年前一样‘消失了’。」

中国政府没有回应或承认这一性侵指控。尽管中共高级官员有婚外情并不少见,但张高丽是第一个他这个级别的官员面临这样的公开性侵指控。

不过,政府内部人士表示,他们认为这些指控不会成为中共的一大丑闻。他们说,虽然结果难以预测,但中共很少对高层官员进行调查,更是从来没有仅仅因为性行为不端而发起调查。

2013 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打破了长期以来对调查前常委的禁忌,他批准拘捕了前安全机构负责人周永康,周永康后来承认犯有受贿罪,被判处终身监禁。尽管政府后来指控周永康有一个情妇,但性行为不端并没有被列入他的罪名。

有关彭帅微博指控的消息在中国国内被完全审查删除。除了在中国封禁的 Twitter 上,中国官方媒体都没有提及此事。

据一些政治分析人士称,对习近平而言,确保北京冬奥会不受重大干扰地顺利进行是首要任务,他想借着冬奥会这个窗口向全世界展示中共的形象及其取得的成就。

在针对张高丽的性侵指控爆出之前,人权活动人士已在呼吁抵制 2022 年北京冬奥会,理由是反对中国政府在西藏和新疆等少数民族聚居区施行的政策以及对香港民主抗议活动的镇压。

美国总统拜登已表示美国正考虑进行外交抵制,而中国外交部则批评此举是试图把体育运动政治化。

彭帅事件打破张高丽朴素低调的高官形象

在陷入网球冠军选手的性侵指控困境之前,张高丽似乎正是中国共产党所推崇的官员品质的象征:朴素,严肃,对党的在任领导人无比忠诚。

在中国飞速发展的沿海地区,他从石油公司负责人一路稳步高升,接连担任了一系列领导职务,并避开了让其他野心勃勃的高调政客失足的丑闻和争议。他之所以为人所知,恐怕也是因为那沉闷而不近人情的个性。跻身中国最高领导层之后,他还请人们监督他的任何不当作为。

「严肃、低调、不苟言笑」是中国媒体上为数不多的关于他的描述之一。新华社报道称,他的兴趣爱好包括看书、下象棋、以及打网球。

而今,职业网球选手彭帅的指控将张高丽的私生活置于国际关注之下,让他成了一个重视保密和控制多于公开问责的政治体制的象征。她的指控引发了人们的质疑,即在戒备森严的家中,中国官员到底将他们宣称的廉洁品质贯彻了几分。

「张高丽所代表的正是中共努力塑造出的乏味官僚形象,」华盛顿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学者白明(Jude Blanchette)说。

彭帅称张高丽与她断断续续地保持了多年的情人关系,并曾强迫她与之发生性关系,这些说法尚未得到证实。中国当局极力阻止任何人提及此事,说明张高丽基本不可能接受公众质询,哪怕这么做可能为他正名。自彭帅发文以来,彭帅和张高丽都没有发表任何公开评论。

白明还表示,「遗憾的是,人们必然会联想到,在一个不透明也不受约束的家长制权力体系中,类似的侵犯行为恐怕并不罕见。」

11 月 2 日晚,当 35 岁的彭帅在热门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发出自己的指控时,她将受众带入了中共权贵不受约束的私生活之中。

在写给张高丽的微博中,彭帅声称二人于十多年前相识,当时她的网球生涯正处于起步阶段,而他的政治生涯正步入巅峰。她写道,当时他是北方港口城市天津的市委书记,他告诉她,自己的政治职务让他没办法与妻子离婚。

该微博声称,张高丽在升至中共最高权力机关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之后与她断绝了联系。他担任常务委员有五年,在此期间,他负责监督中国 2022 年冬奥会的初步准备工作,如今这届冬奥会已经被喧嚣所笼罩。

她在微博中写道,大约三年前,卸任后的张高丽联系了一家网球培训中心的负责人,邀请彭帅到北京康铭大厦和他一起打网球,这家酒店为中共所有,专门接待退休官员。

当天晚些时候,他在家中强迫她发生了性行为。他们恢复了情人关系,但他坚持这必须保密。她写道,她必须换车才能进入他在北京居住的政府大院。他警告她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她的母亲。

一言一行都一丝不苟的张高丽,看上去不像那种能成为震动全球的丑闻主角的人。他是在文革剧变后崛起的一代官员,秉守习近平的前任胡锦涛为首的集体领导层那种力求不被人注意的作风。

在彭帅发帖的前一天刚满 75 岁的张高丽出生于福建省的一个渔村。据官方记载,他儿时就失去了父亲。他曾在福建的厦门大学攻读经济学,但文革中断了他的教育,当时毛泽东基本上关闭了大学的课堂。

据官方介绍,他在 1970 年被分配到中国南方的石油公司,在那里,他一开始的工作是搬运水泥。

他在几年之间就升至管理层。随着邓小平等领导人带领中国进入市场改革时代,张高丽也成为了拥有经济专业知识和接受过些许高等教育的官僚中的一员。作为把个人生活全部投入到中共统治集团中的一名干部,他始终保持着严谨保守的做派。

他担任过深圳市委书记,邓小平曾将这座毗邻香港的城市宣传为中国新商业活力的典范。他赢得了邓小平继任者江泽民的青睐,在 21 世纪初被任命为港口和工厂都十分密集的山东省的省委书记。

2007 年,他被提拔到天津这个省级港口城市,当其他沿海地区蓬勃发展之时,这里的经济却不进反退。张高丽推动了「新曼哈顿」计划,欲将天津从单一工业城市改造为现代商业中心,以吸引跨国企业和富裕居民。

这一项目因债务和期望过高陷入困境,但张高丽在 2012 年还是升至中央领导层。他成为常务副总理,实际上也就是中国的副总理。

「我希望全市党员干部群众继续对我进行严格监督,」2012 年,张高丽在离开天津前往北京任职时表示。

管理大型项目的经验,使张高丽在一些曾让习近平声名大噪的举措上成为了可靠的帮手。他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谈判石油协议,并推动了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倡议。

张高丽还负责北京 2022 年冬奥会的前期筹备工作。2016 年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访问北京时与张高丽进行了会晤。

巴赫周日与彭帅进行了视频通话,目的是让运动员和其他担心她的人放心,他们在她发帖后失踪的这些天里为她担忧。

在习近平任期的早些时候,有时会出现关于官员性行为不端的耸动官方报道,这些披露旨在表明他对净化党内的认真态度。

现在,习近平的首要任务似乎是抵御任何玷污党的高层的丑闻。提及彭帅指控的言论几乎从中国境内的互联网上消失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围绕彭帅的关注已成为「恶意炒作」。彭帅公开指控后,官方媒体未曾曝光或报道过张高丽;他们也没有直接质疑她的说法。

「即使否认她的指控,也会给这些指控一定程度的可信度,这样你就覆水难收,」曾在中国工作多年的前记者、《失忆人民共和国》一书的作者林慕莲(Louisa Lim)说。

张高丽于 2018 年退休后从公众视野中消失,这是中国政治的常态。退休通常会带来一些福利,比如高质量的医疗保健、住房和中国境内的旅行,但也有一些监控。

「一旦你退休,你的动向就会被报告给党的组织部门,」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研究共产党的政府学教授裴敏欣说。

在彭帅的帖子中,她似乎在暗示她和张高丽最近产生了分歧,他又像以前一样「消失了」。不过,她写道,她预计她的叙述不会对张高丽的声望产生什么影响。

她写道:「以你的智商某(谋)略你一定否认或者可以反扣给我,你可以如此玩世不恭。」

国际舆论敦促中国领导人就彭帅事件作出解释

最近几天中共领导人们受到一种几乎先例的公开问责,女子网球名将们纷纷要求他们对彭帅事件作出解释。

北京冬季奥运会临近之际,对一名已退休中共高级官员的性侵指控引发了网坛国际明星和女子职业网球巡回赛事举办机构的强烈抗议。

此外,与之前涉及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 简称 NBA)的体育争议不同,这一次,如果中国官员不作出令人满意的回应,网球明星们和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 简称 WTA)似乎准备放弃他们在中国的经济利益。

周日,处于这场风波中心的中国网球名将、35 岁的彭帅与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主席以及奥委会其他一些人员进行了视频通话。这些人称,彭帅在家中安全无虞,她希望外界尊重自己的隐私。在彭帅通过她的社交媒体账户公开作出上述指控后,已有近两周没听到关于她的消息,也没看到她在公开场合露面。

就在此次视频通话前,中国官方媒体记者最近几天在网上发布了一些彭帅的照片和视频,旨在向外界表明彭帅目前生活正常。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视频和彭帅的公开露面是否足以平息这场风波。国际奥委会有关此次通话的声明没有提及性侵指控。到目前为止,中国官方没有就此事发表评论。

这场风波将令中国面临潜在批评,可能被指更重视保护一名政治人物,而非解决与全球反性侵运动相关的一些关切,而且在北京冬奥会将举行之际,这对中国未来主办重大国际体育比赛也可能产生不利影响。

和过去与 NBA 或人权倡导者发生的争执不同,这次北京方面就这场争议指责外国批评者的空间有限,而且目前面临艰难的选择:是打破先例、向国际压力低头去调查一名高级官员,还是试图在一些世界最有名的女运动员所关注的社会问题上压制她们。

这场争议始于 11 月 2 日,当天彭帅在其微博账号上发文提出了指控。文中称,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张高丽强迫她发生性行为,双方关系有时是自愿的、有时是被迫的。张高丽目前已经退休。

中国政府使用高压手段来让批评者噤声,而高级党员干部的私生活尤其是禁区。正常情况下,在中国公开羞辱这样一位高级官员是徒劳的,彭帅在与 50 万粉丝分享的信息中称,她感到自己像「以卵击石」。

中国政府对这一指控的最初反应遵循了一个相对程式化的模式。这个帖子在出现约 20 分钟后就无影无踪了,在国内互联网上,涉及彭帅这名中国顶尖网球明星的消息几乎消失。很快,人们开始对她的下落感到担忧。

后来,与其他在中国有发展赛事方面愿望的体育高管不同,女子网球国际巡回赛组织方 WTA 的主席 Steve Simon 要求对上述指控和彭帅的安全进行调查。Simon 称,公布出来的彭帅图像难以证明她是安全的。

全球女子网球超级明星们的行动将至关重要,小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大阪直美(Naomi Osaka)和 WTA 创始人 Billie Jean King 等人对彭帅表达的关切已引发全球对此事的关注。小威廉姆斯把彭帅描述为她的同侪。男子网球冠军安迪・穆雷(Andy Murray)和诺瓦克・德约科维奇(Novak Djokovic)等人也纷纷对彭帅表达了支持。

这些明星球员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表了他们的评论,这些平台在中国通常是不可用的,而且没有迹象表明相关部门在中国封锁了对他们名字的在线搜索。

对中国来说,此事出现的时机非常糟糕。大约 10 周后,北京冬奥会就将开幕,这使得彭帅的安全和下落更加受到关注。彭帅曾三次参加奥运会。

彭帅周日的视频通话是应国际奥委会要求举行的,由中国奥委会安排。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IoC Athletes' Commission)主席泰尔霍(Emma Terho)表示:「看到彭帅情况很好,我就放心了,这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泰尔霍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Thomas Bach)以及中国驻该组织的一名代表一起参加了上述视频通话。

此次视频通话的前一天,官方报纸《环球时报》(Global Times)总编辑胡锡进分享了据他说是彭帅上周五晚参加晚宴的视频。胡锡进和他的同事还分享了周末彭帅在北京一场青少年比赛前与小球员见面的视频。

上周,中国官方媒体发布了一封据其称出自彭帅之手的电子邮件,邮件中称性侵指控不是真的,她很安全。

在这封邮件公布后以及上周六又有一段显示彭帅在一家餐厅的视频发出后,Simon 发表声明称,这些内容没有缓解他的担忧。他说:「现在还不清楚她是否自由,是否不受胁迫或外部干扰,能够自主作出决定。」WTA 周一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无论中国政府的努力是否会成功平息争议,体育行业的高管和其他人士表示,球员和 WTA 发声的意愿或许是体育界对中国政策担忧加深的开端,这可能会波及网球以外领域,尤其因为中国经济放缓意味着媒体版权、赞助和其他收入将不那么令人兴奋。

法国里昂商学院(Emlyon Business School)研究体育问题的专家 Simon Chadwick 说:「彭帅事件可能在本质上成为促使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之间体育关系发生改变的转折点。」他补充道,对于那些看向北京冬奥会的政府和赞助商来说,彭帅的遭遇将比中国对待维吾尔族穆斯林等其他问题更能产生共鸣。

两年前,时任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莫雷(Daryl Morey)发推文声援香港街头的抗议者,此举激怒了中国政府,导致 NBA 成为中国攻击的对象,NBA 很快就寻找到中间立场:即个人可以在中国问题上自由表达他们的观点,但 NBA 本身要保持距离不介入。

篮球界的顶级球星们在此事上基本保持了沉默,詹姆斯(LeBron James)批评莫雷太天真。在如此情况下,NBA 关注的是在中国的增长机会,且不想破坏与赞助商之间的关系。

Chadwick 说:「大多数团队赛的运动员往往都不会坦率直言。」

相比之下,网球界对彭帅表达出的公开支持则是声势浩大,这种差异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组织结构不同的影响。此外,与 NBA 的情况不同的是,这场争议始于一名中国公民,而不是海外人士。

WTA 巡回赛的几项赛事都将在中国举办,包括可以大赚一笔的总决赛,如果与中国政府发生长期争执,可能会危及这些收入。但从根本上说,职业网球是一项个人运动,影响力在于超级明星,而不是球队老板。如果赛事不在中国举办,超级明星在别处也会受到追捧。

一位驻中国的体育联盟高管估计,WTA 每年可通过在中国举办约 12 场赛事赚得 2,000 万美元全球媒体转播权收入。该组织更多收入来自总部位于深圳的金地物业(Gemdale Property Management Group Co.)的体育部门,金地物业持有一直到 2028 年在深圳举行 WTA 总决赛的赞助权、门票和国内媒体转播销售权。NBA 此前表示,2019 年中国的停播导致其在华损失了数亿美元。

中国政府在引导有关彭帅的争议时遇到了难题,围绕全球 #MeToo 运动快速变化的政治格局无异于雪上加霜,这场运动已经扳倒了一些知名权贵,他们的名气远远高于彭帅发文指控的那位中国政界人士。

体育界高管表示,除非拿出一项能让女子网球界各大巨星满意的决议,否则,外国选手和赞助商是否会参加在中国举办的赛事还是个问号。这位联盟高管说:「谁会来?」

即便中国威胁要封锁 WTA 巡回赛,可能不会吓到网球明星们,他们没有像 NBA 那样的集体谈判安排,这种安排可能会鼓励球员保护联盟收入。和职业高尔夫球手一样,女网球选手更像是独立承包商,只要 #whereispengshuai 仍是社交媒体上的热门话题,她们就可以更自由地表达自己的关切。

总部设在北京的 China Sports Insider 的创始人 Mark Dreyer 说,中国为限制新冠病毒传播采取的极端措施,特别是缩减一度繁忙的国际体育赛事安排,可能会让北京方面有时间拖延处理彭帅事件引发的争议。

Dreyer 上周六在他的每周播客中表示,在中国准备好再次举办体育赛事之前,不需要作出真正的决定。

彭帅在提出性侵指控后首次公开露面

中国网球职业选手彭帅周日与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主席巴赫(Thomas Bach)进行了视频通话。她 11 月 2 日在社交媒体账户上发帖指责一名退休的中共高层领导人性侵,引发全球舆论哗然。

在此次视频通话数小时前,彭帅周日上午现身中国网球公开赛(China Open, 简称:中网)在北京举办的一场比赛,这是她两周多来首次公开露面。自提出上述指控以来,彭帅一度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引发了其他运动员和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 简称 WTA)对她安危的关注。

国际奥委会目前正为将于明年 2 月举办的 2022 年北京冬奥会做准备。此次冬奥会已引发针对中国多个问题的大量批评,包括中国对信仰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的做法。

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IoC Athletes' Commission)主席特霍(Emma Terho)说:「看到彭帅情况很好,我就放心了,这是我们的主要关切。她看起来很放松。我表达了我们对她的支持,并表示愿意在任何她方便的时候保持联系,她显然对此表示感谢。」特霍也参加了此次 30 分钟的视频通话。

国际奥委会还称,彭帅在北京的家中安全无虞;此外,在提出性侵指控后,她希望外界尊重自己的隐私。国际奥委会没有提及这一指控。据一位知情人士说,这次通话是应国际奥委会的要求进行的,由中国奥委会安排。

在国际奥委会的视频通话几个小时前,中网在微博平台认证账号发布的照片和一段视频中,彭帅作为官方嘉宾,与体育界几名官员出席了中网组织在北京的国家网球中心举办的一场青少年网球挑战赛。中网由国家体育总局和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

这些照片和视频没有显示彭帅说话,也没有以其他方式谈及性侵指控。照片和视频中彭帅微笑着给小球员手中的超大网球签名。官方报纸《环球时报》(Global Times)总编辑胡锡进和他的同事们在 Twitter 上分享了同样的内容。上周六,胡锡进在另一条推文中称,彭帅此前一直自由地待在家中,很快会参加公共活动。

中国官媒记者周末在其 Twitter 账号上发布了大量的照片和视频,显示这位网球明星生活正常,上述包含彭帅的新视频是最新一个。此前,包括小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大阪直美(Naomi Osaka)和安迪.穆雷(Andy Murray)在内的一些世界顶级网球明星对彭帅的下落和安全提出了大量质疑。

这段视频是彭帅自发布性侵指控后首次在中国互联网上出现。在中国国内,有关彭帅的消息被严格控制。

上周六晚些时候,胡锡进在 Twitter 上分享了一次晚宴的两个视频片段,他说彭帅在上周五晚上参加了这一晚宴。在这些视频片段中可以看到,在北京的一家川菜馆中,彭帅正在听上述活动中的中网高管和她说话,并且视频中多次提到了 11 月 20 日和 11 月 21 日这两个日期。

总部设在佛罗里达州的 WTA 曾威胁称,除非北京方面对彭帅提出的相关性侵指控展开调查,否则将把其业务撤出中国。该协会暂未回复关于周日彭帅在北京青少年网球挑战赛现身视频的置评请求。

但 WTA 主席 Steve Simon 在上周六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彭帅出现在晚宴上的视频本身并不足以消除他的担忧。

Simon 说:「虽然能看到她的身影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但仍不清楚她是否自由,是否能够在没有强迫或外部干涉的情况下自己作出决定和采取行动。」他还说,他仍然担心彭帅的健康和安全,担心性侵指控正在被审查和掩盖。

上周末,男子网球界的两位大牌选手加入了女性同行的行列,公开表示支持彭帅。根据 Sky Italia 网站上的文字记录,瑞士球星、20 届大满贯得主费德勒(Roger Federer)上周六接受该网站采访并提到彭帅时表示:「整个网球界都在你身边支持你。」

上周六,法国《队报》(L'Equipe)援引西班牙网球名将拉斐尔.纳达尔(Rafael Nadal)的话说:「我们网球大家庭的所有人都希望很快能够看到她回到我们身边。」与费德勒一样,纳达尔也获得了 20 个大满贯冠军。

中国官方媒体上周在 Twitter 上发布了一条信息,内容是一封电子邮件的截图,官媒称这是彭帅写的电子邮件。这张截图里的信息说,有关她提出性侵指控的消息是不实的,她没有不安全。Simon 告诉 CNN,他认为这封邮件可能不是彭帅本人写的,也有可能她是被迫写的。

截至周日,在微博平台上,彭帅的账户仍处于无法搜索到的状态。该性侵指控的帖子最初出现在微博上。彭帅于 11 月 2 日晚间在微博上发帖描述了她与中国前副总理张高丽之间断断续续的关系,这段关系长达十年。这篇帖子在发布约 20 分钟后就消失了。根据该帖子的描述,在这段关系中,有时是双方自愿的,有时涉及强迫,包括强迫性行为。张高丽于 2018 年退休,在退休前他曾在中共最高权力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担任常委。

中网在回复记者置评请求时让记者参见中网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有关彭帅的帖子。

在上周六一同就餐的丁力上传了彭帅当天参加聚餐的照片,在他的微博认证账户下,仍可以看到这些照片。丁力自称为彭帅的一个体育用品赞助商工作。他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参加晚宴和周日青少年赛事的中网官员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一些体育界和女权专家表示,他们认为关于彭帅的视频和照片不太可能是捏造的,但补充说,这些视频和照片也不太可能缓解 WTA 和其他网球明星的担忧。

专业新闻网站 China Sports Insider 的创始人 Mark Dreyer 说,彭帅的公开露面是精心安排的,以应对全球反响,但除非网球界真正听到她直接、独立地发声,否则他们的疑问不会消失。

中国女权活动家吕频表示,迄今公布的信息并不能说明彭帅不受中国有关部门的控制。

吕频在 Twitter 上发文称:「他们绑架了她,以便让她『配合』他们的编造,这是对她个人尊严的又一次冒犯。」这篇推文是在上述晚宴之后、中网赛事之前发布的。

中国官媒刊登彭帅「报平安」电邮,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再添担忧

在中国官方媒体发布一封据称出自中国网球名将彭帅之手的电子邮件后,国际女子网球协会(The 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 简称 WTA)主席对彭帅的状况表达了新的担忧。这封邮件表示,之前对一名已退休中国高级官员的性侵指控并非事实。

周三,中国官媒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通过其 Twitter 账户发布了一条信息,内容是一封电子邮件的截图,据称这是彭帅写给 WTA 的电子邮件,以回应本周早些时候该协会对她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一事的关切。这张截图里的信息说,有关她提出性侵指控的消息是不实的,她没有遇险,「一切都很好」。

几小时后,WTA 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Steve Simon 发表了一份声明,对这封邮件的合理性表示怀疑。

Simon 写道:「我很难相信彭帅真的写了我们收到的那封邮件,或者相信据称是她所写的内容。」Simon 还表示,这封邮件「只会让我对她的安全和下落感到更担忧」。

彭帅于 11 月 2 日在其微博平台认证账号上发帖指控中国国务院前副总理张高丽性侵后,一直没有露面,也没有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任何消息。这篇帖子在发布约 20 分钟后就消失了,此后,在中国一些热门社交媒体平台上对她名字的搜索一直被屏蔽。

CGTN 周三公布了一封据称是来自这位 35 岁运动员的电子邮件,邮件中称:「我没有失踪,也没有不安全,我只是在家休息。」

Simon 在声明中称,他曾多次尝试通过不同的通讯方式联系彭帅,但都没有成功。他称,WTA 以及世界其他各方需要独立且可核实的证据,证明彭帅是安全的。

中国外交部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暂未回应置评请求。中国最高体育主管部门国家体育总局以及彭帅的代表机构没有回应置评请求。记者没有联系到张高丽。

CGTN 经认证的主要 Twitter 账户发布的这张截图里,一个单词的字母中间有光标,意味着该讯息是在文字处理器上编写后不久被截图的。

WTA 周日呼吁中国政府调查彭帅微博账号上提出的相关性侵指控,并表示尚未能联系到彭帅。

中国官员没有承认这些指控,也没有表示是否就此展开调查。这种沉默越来越多地引发了网球界对彭帅安全的担忧。

多名球员已在社交媒体上以 #彭帅在哪里(#WhereIsPengShuai)的话题标签发帖,最近,曾排名世界第一的网球明星大坂直美(Naomi Osaka)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周四,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也加入进来,她发布推文称,听到同行彭帅的消息,感到非常震惊,希望她是安全的,并尽快被找到,必须对此事进行调查,我们决不能保持沉默。

「审查制度永远都不 OK。希望彭帅和她的家人安全无恙,」大坂直美周三写道。「我对目前的情况感到震惊,我向她送上爱与光明。」

来自印第安纳州的共和党众议员 Jim Banks 在给白宫的一封信中表示,美国应该暂停与中国的任何高级别对话,直到中国就彭帅的安全状况作出令人满意的回应。

他在标注日期为 11 月 17 日的信中称:「我还敦促你们警告中国当局,中国让彭帅噤声和压制她的行为如果不妥当处理,将对中国举办 2022 年冬奥会产生不利影响。」

彭帅曾是奥运会选手。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一名发言人表示,从经验看,静默外交可以为寻找这种性质问题的解决方案提供最佳机会,这也是国际奥委会在这个阶段不会发表任何进一步的评论的原因。

彭帅事件爆出的时间,正值 WTA 总决赛在墨西哥瓜达拉哈拉举办之际。负责全球女子职业巡回赛的 WTA 近年来加快了在中国扩大影响力的计划。2018 年,WTA 签署了一份为期 10 年的协议,将赛季后的年终总决赛转移至中国南方城市深圳举办。

WTA 在 9 月份表示,今年的年终总决赛改在墨西哥瓜达拉哈拉举行,主要因为中国严格的新冠清零政策,不过该赛事定于 2022 年至 2030 年返回深圳举办

Laminar flow

Celestial Empir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