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trial-of-scientist-accused-of-hiding-china-work-goes-to-jury-11623696796

胡安明案进入陪审团审议阶段

胡安明因隐瞒在华工作指控成为在美受审第一人,凸显了美国联邦特工依靠大学来监督国际合作所面临的困难

对田纳西大学(University of Tennessee)前科学家胡安明的审判,凸显了美国联邦特工依靠大学来监督国际合作所面临的困难。胡安明被控隐瞒其在中国的工作。

这起案件周一进入陪审团审议阶段。上周在当地联邦法院进行的审判中,证词显示,该大学的员工在面对不甚明确的披露政策时处理不佳,难以向胡安明解释所需的文书以及什么行为会构成利益冲突。

专门研究纳米技术的胡安明被控犯有电信欺诈罪,以及在寻求并获得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简称 NASA)的两项资助时就其在中国的工作向美国政府撒谎。

胡安明现年 52 岁,他出生在中国,后来加入加拿大籍。他上周五出庭作证,为自己辩护。胡安明当庭表示,他没有刻意试图隐瞒自己在中国的工作,他回答了所有被问及的问题,同时对田纳西大学究竟想要他报告什么内容感到困惑。

大约三年前,美国联邦调查局开始了一项行动,针对获得中国政府拨款的在美研究人员,意在扫除那些其认定可能有意或无意地将尖端技术转移给中国的人员。美国称中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各大学已极力遵照该立场,并制定保障措施。

去年,联邦检察官突然撤销了对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一名中国访问学者的刑事指控,这位科学家的研究领域是水下机器人。在此人因涉嫌从导师那里窃取商业机密而被捕后,弗吉尼亚大学表示,虽然他曾多次被拒绝获取这些文件,但他通过一个他有权使用的学校计算机系统获得了这些文件。

过去两年中,美国司法部指控胡安明等大约十几位学者就其在华工作向雇主或资助其研究的美国机构撒谎。其中一些人已经认罪,其他人则坚称自己是清白的,认为自己在美国猜疑与中国合作的背景之下受到不公平的针对。

胡安明的研究重点是使用比人类发丝宽度小 1,000 倍以上的材料。2016 年他寻求获得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SA)的拨款,开发一种金属连接技术,帮助太空舱将样本从火星送回地球。当时他还在北京工业大学激光工程研究院(Beijing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s Institute of Laser Engineering)任职,在那里参与了一个实验室的工作并从事研究。

NASA 要求他签署一份「China Assurance」表格,胡安明通过电子邮件向田纳西大学工作人员询问了相关事宜。

一位负责协调拨款计划的大学工作人员答复说,他应签署一份文件,「说明你保证将遵守针对中国的资金限制」,但根据庭审中呈现的证词和证据,他没有解释这些限制是什么。

这位名叫 Andrew Haswell 的工作人员在邮件中还说,该大学认为「这一限制不适用于教职员工和学生」。胡安明与 Haswell 后来都没有再与对方沟通。

「往来电子邮件似乎有些混乱,」Haswell 上周作证时说。

证词和审判文件显示,随着 FBI 开始将注意力转向与中国有关联的研究人员,特工们在 2018 年与田纳西大学的管理人员会面,简要介绍了防欺诈意识,并在 2019 年又举行了三次会议。

政府特工向他们通报了胡安明涉嫌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情况。他们描述的证据似乎表明,胡安明向中国一所国防大学的期刊提交了一篇论文,并且他在中国做的研究与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SA)资助的 3-D 打印技术项目类似,胡安明也参与了该项目。

胡安明的律师称,美国政府的陈述充满了不准确之处。FBI 特工 Kujtim Sadiku 在庭审中似乎承认,一些信息没有得到最终证实。

胡安明没有被控犯有间谍罪,他在研究界的支持者表示,FBI 在追查中国间谍方面做得过火了,把违反文书规定的行为当成了犯罪。

2018 年,当 FBI 要求该校调出胡安明的利益冲突披露表格时,该校管理人员发现,在回答是否有任何外部工作的问题时,他在「没有」一栏上打了勾。

利益冲突表提到了教员手册,该手册将利益冲突定义为涉及超过 1 万美元的报酬。胡安明称,他在北京的工作几年里总共得到了不到 5,000 美元的报酬。

「他是否从 NASA 偷了钱?」胡安明的律师 Philip Lomonaco 曾提问 NASA 监察长办公室负责调查此案的一名探员。「不,他没有,先生,」该探员 Lee Gibson 说。

Lomonaco 后来问道:「这份计划中有要求他披露隶属关系吗?」该探员回答没有。

检方在审判中提到了胡安明 2016 年与上述北京研究所签订的三年合同以及其他文件。该合同要求他教授一门高级讲座课程,指导几名研究生,并完成北京市政府资助的一个项目。

北京一家科学基金会 2017 年 12 月的一份报告指出,胡安明「负责项目的所有事务」。他还有两个不同版本的个人简历,一份提到了他在北京的职位,另一份则没有。当他在 2018 年申请田纳西大学的终身教职时,一份介绍他学术生涯的 163 页记录没有列出他在北京的职位,也没有提到他在北京获得的项目资金。

胡安明在为自己辩护时说,他并不是北京项目的主要研究人员。他说,他没有把北京的职位列入他的终身教职申请中,因为他认为这只是一个临时职位。根据证词,他提交给系里的年度个人评估详细说明了他在中国的合作关系。

胡安明案起诉书中提到的一笔资金是在 2018 年获得的,即在田纳西大学官员得知 FBI 开始注意他之后。

当学校官员问该怎么做时,NASA 特工 Gibson 说,他告诉他们照常进行,因为正在进行的调查结束后,未必会提起指控。Gibson 说:「我们不想妨碍研究。」胡安明的律师认为,这等于给胡安明设了一个陷阱。

就在去年,胡安明还在田纳西大学(University of Tennessee)研究如何使用宽度不到人类发丝千分之一的材料将某些金属连接在一起等课题。他还在北京一家研究所领导一个开发类似纳米技术的团队。

胡安明的研究有一系列潜在应用空间,包括修复涡轮机和打印精密电子传感器。周一,美国检方开始在法庭陈述案件,指控胡安明对美国政府隐瞒了他与中国的合作关系,与此同时接受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简称 NASA)对他在田纳西工作的补助金。

这场在诺克斯维尔进行的庭审是美国有关部门逮捕多名研究人员后的首次审判。多年来,美国政府越来越担心,美国纳税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资助了中国的科学发展,帮助中国建立全球主导地位。

美国参议院本周料将批准一项立法,为先进技术和其他项目的研究提供 1,900 亿美元,以增强与中国竞争的能力。根据目前版本,该法案将加强对政府研究资金接受者的限制,禁止他们同时接受来自中国、俄罗斯、朝鲜和伊朗的政府项目资金。

胡安明面临的指控包括电信欺诈以及与他在中国的工作有关的虚假陈述。他不承认有罪。胡安明出生于中国,现已加入加拿大国籍。

美国司法部在过去两年指控十几位学者在接受美国政府资助的同时隐瞒在中国的工作。其中包括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和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明星纳米技术专家。和胡安明的辩护律师一样,他们的辩护律师称他们是清白的,是在对与中国有联系的学者充满敌意的大环境下因行政错误而被起诉的。其他学校的数位研究人员已经认罪。

在法庭文件中,胡安明的律师说,之所以遭到起诉,是因为政府不惜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开展铲除中国间谍的行动。

根据胡安明提交的法庭文件,联邦调查局(FBI)特工在 2018 年 4 月询问了胡安明,向他了解中国政府支持的、资助常驻美国的研究人员在中国开展工作的项目。胡安明提交的法庭文件称,他们要求他参加在中国举行的一个国际会议并汇报情况;在他拒绝后,FBI 随后展开了近两年的调查,期间 FBI 对胡安明进行了监视,并曾在机场扣下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

他的律师 Philip Lomonaco 写道:「经过这么多调查,他们一无所获。」「这就是他们因为被要求追查中国经济间谍活动而提起诉讼动机的证据。」

检方表示,这些指控没有依据,并在上月的一份文件中写道,胡安明没有「提供任何事实依据,来证明对他的起诉是出于违宪意图」。

民权组织和代表亚裔美籍社区的人士认为,这些案件助长了针对亚裔的敌意和暴力。其中一个组织名为亚裔推进正义协会(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协会主席 John Yang 表示,一些团体已经向拜登政府表达了他们的担忧,呼吁重新评估政府行动。

胡安明的妻子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些指控改变了他们夫妇和三个孩子的生活,胡安明失去了工作,夫妇俩难以支付诉讼费用。

胡安明的妻子 Ivy Yang 说,他们全家非常喜欢加拿大和美国;她的丈夫热爱自己的工作,可以说是献身给了自己的事业。

现任和前任美国国家安全官员称,中国政府强迫中国研究人员、公司和机构与政府合作,以实现国家制定的目标,其中主要是军事和科学发展目标,并为此提供奖励措施。这些官员和决策者说,这就需要对研究合作采取更加谨慎的态度。

「强调这些情况并不是主张对海外人才关闭大门,而是要认识到中国的政策会鼓励人们不遵守全球合作规范,」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高级研究员 Anna Puglisi 说,她以前曾担任美国负责东亚地区的反间谍官员。「很多科学都是建立在信任之上的,而这些政策破坏了这一基础。」

Puglisi 与人共同撰写了一份 5 月份的报告,记录了中国外交官为发现全球前沿研究所做的努力,并记录了中国企业随后如何追逐这些目标。

2020 年 2 月的一份起诉书称,胡安明向田纳西大学谎报了他在北京的工作关系,这导致该校向 NASA 提供不实证明,表明胡安明符合 NASA 对与中国合作的限制规定。

起诉书显示,根据 2018 年商定的一项拨款方案,田纳西大学收到过 5 万美元,这些拨款旨在支持胡安明为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Marshall Space Flight Center)开发用于打印金属传感器的 3 D 打印技术;该校还收到过 6 万美元,这些拨款旨在支持胡安明为喷射推进实验室(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开展的一项研究,该研究启动于 2016 年,涉及如何把样本从火星带回地球。

田纳西大学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胡安明已不再是该校雇员,但不予进一步评论。NASA 一位发言人称相关问题应由 NASA 监察长回答,后者不予置评;NASA 负责管理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和喷射推进实验室。

胡安明获得上述拨款时还有另一重身份,即北京工业大学激光工程研究院(Beijing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s Institute of Laser Engineering)的一名教职员工。据起诉书内容、记者查阅的北京工业大学网站信息、提到胡安明的客座讲座的其他一些中国学校网站上的资料,以及中国专利申请信息,他曾在北京工业大学督导一个实验室的工作并指导多名研究生,参与一些得到中国政府赞助的项目,还申请了十几项专利。北京工业大学未回应置评请求。

起诉书称,在 2016 年至 2019 年期间的田纳西大学年度披露文件中,在是否受雇于田纳西大学之外的机构问题一栏,胡安明给出的回答是「否」,此外在申请一个终身教职时,他提交的简历中没有提到自己在北京的受聘关系。

不过,起诉书称,在 2017 年写给另一所美国大学一名教授的信中,据称胡安明推荐了他的一个北京学生,并写道:「我是北京工业大学激光工程研究院的特聘教授」。据称,胡安明在信中说他领导了一个研究团队,「专门研究超分辨率纳米制造和可打印电子器件」。

胡安明的律师在法庭文件中辩称,胡安明不了解 NASA 对于与中国合作的相关限制。这名律师表示,而且田纳西大学的规定要求教授只上报工作量达到其大学教务 20% 以上的外部任职,胡安明在北京的工作没有达到这一上报门槛

Laminar flow

WSJ
Chimerica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