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beijing-accelerates-campaign-of-ethnic-assimilation-11609431781

北京加速推进民族同化运动

这是政府的政策,我们怎么反对呢?

为实现自己提出的「中国梦」,习近平希望将中国几十个少数民族融合进一个单一民族身份。

这个激进的文化同化计划在政府文件和官员讲话中被称为「民族交融」。在中国西北部的新疆地区,这一行动已经发展到了极致,当地的少数民族遭遇了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拘押。同时这场行动已经开始向其他的多民族地区扩张并增强。

在内蒙古,一项扩大普通话教学和强制使用全国统一教材代替当地教材的计划引发了抗议和罢课,那些表达反对的学生和家长担心蒙古语濒临被抹杀。

这一同化行动有赖于为监视和控制民众而建立的安全基础设施。其中包括在少数民族聚居地铺设高科技治安监控设备——这种策略已经在新疆用于持续监控突厥裔穆斯林。当地政府表示,这种策略是维护当地安全的必要举措。

这些手段现在已经向东扩大到西南部的广西等较为平静的地区。广西是中国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壮族的聚居地,壮族人笃信万物有灵,近年来基本没有出现过民族冲突。

在控制已经很严格的西藏,当地政府新启动了一项针对农村地区藏民的「军旅式」职业培训计划,并通过了新规以在当地宣传民族团结和爱国主义。此前未见诸媒体报道的政府文件显示,中国安全部门正在寻求安装最先进的监控和预警系统,该系统可以预测「重点人员」的活动。

负责民族政策的中共机构中央统战部未回应置评请求。

中国有 55 个官方承认的少数民族,几十年来,执政党共产党认为,这些少数民族会逐渐融入国家的主流汉族文化。

在习近平任下,共产党对这种模式失去了耐心。习近平是中国几十年来最强势的领导人,他的目标是把中国建设成一个在经济和技术上占据主导地位的强国,可以与中国过去的伟大王朝比肩。他有着民族主义色彩的「中国梦」建立在 14 亿中国人拥有共同身份的观念上。

习近平去年在一次政府民族政策会议上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要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主线。」

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民族最单一的国家之一,汉族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 90% 以上。中国还有数以百万计人口来自传统游牧民族藏族和蒙古族、突厥裔穆斯林以及与东南亚有文化联系的民族和其他民族。这些民族有各自的语言、信仰和习俗。

中国最大的几个少数民族,以及那些在文化上与汉族最疏远的少数民族,生活在中国资源丰富的边境地区。在历史上,这些地区时而会脱离中国汉族的控制。就像已对香港采取更强硬立场一样,习近平认为控制中国的少数民族地区是维护国家领土完整的核心。

本月早些时候,习近平用一名汉族官员取代了负责民族事务的政府机构的蒙古族负责人。这是半个多世纪以来,首次任命非少数民族人士领导该机构。

澳大利亚乐卓博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专门研究中国民族政策的教授雷国俊(James Leibold)表示:「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梦是以汉族为中心的文化民族主义的梦想。」中国领导人认为「共产党需要参与营造这种稳定和国家归属感」。

自治还是同化

1949 年,毛泽东奉行列宁主义制度,政府对少数民族采取了不同的方针,当时的观点认为,少数民族需要额外的空间和援助,才能克服经济落后的状况,并加入无产阶级革命。

虽然共产党始终保持着最终的控制权,但毛泽东建立起了一个自治区、自治县和自治乡体系,让少数民族人士在地方政府中担任重要职位。许多人从国家投资中受益。少数民族还可以免于执行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并在中国极受重视的大学入学考试中获得加分。

2008 年至 2009 年期间,西藏和新疆首府发生了少数民族暴力骚乱,公众舆论开始反对这一制度。这引发了关于少数民族优惠政策是否公平的讨论,越来越多的汉族人认为西藏人和新疆维吾尔族人忘恩负义。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胡鞍钢和反恐研究者胡联合顺着这些不满情绪,推动他们所谓的第二代民族政策,以主动方式消除民族差异。

胡鞍钢与胡联合(二人没有亲缘关系)从美国「大熔炉」的想法中获得了灵感,认为这个理念通过最大限度地减少文化分裂,创造共同的身份认同「有力地保持美国的国家统一、发展活力和社会秩序」。他们以苏联解体为例,把「民族交融」引申为国家安全问题。

其他一些人则认为,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抑止歧视、高压治安和经济剥削等方面上,他们称这些是现象加剧了民族矛盾。

习近平起初对这些辩论保持沉默,至少在公开场合没有发声。但在 2014 年北京和西南城市昆明发生造成人员伤亡的恐怖袭击后,习近平开始公开表达态度。警方认为这两次袭击事件是由新疆的维吾尔族分裂分子所为。在昆明袭击事件发生后的一次政府民族事务会议上,习近平拒绝了废除中国宪法中规定的少数民族自治区制度的呼吁,但加倍强调了民族交融。

与会代表决心「把爱我中华的种子埋入每个孩子的心灵深处」。

清华大学经济学家胡鞍钢在一份书面回应中表示,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对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政策都是最成功的。」

胡联合没有回应通过其所在单位统战部提交的问题。

广泛推行

这种政策转向改变了新疆。自 2016 年底以来,当地政府设立了数千个新的警务站,安装了价值数以十亿美元计的先进监控设备,拆除了宗教场所,并建造了一个覆盖整个地区的拘留营网络,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来监视和控制该地区的突厥裔穆斯林人口。

习近平还反驳了针对中共在新疆行动的批评,他在去年 9 月份的一次会议上宣布,政府在该地区的方略「完全正确」。

上述做法中的一个要素眼下正被其他地区复制:设立小型「便民警务站」,这种警务站可提供无线互联网和紧急医疗等便民公共服务,同时也是监控信息收集站和对安全威胁作出快速反应的站点。这些警务站并没有被公开指为针对少数民族,不过,少数民族人口众多的地方已成为最突出的警务站设立区。

在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首府南宁市,当地警方表示,政府部门在 2019 年设置了 20 多个「警务工作服务站」(类似于新疆的警务站),并与该市的数字安全管理系统相连;当地警方将这些警务工作服务站称为「反恐处突的桥头堡」。

青海省格尔木市地处青藏高原,少数民族的人口占比超过 30%,2019 年该市建成并启用了 13 个便民警务站,当地警方称,这种工作方式的创新有助于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中国西北部甘肃省约有 1,300 万穆斯林回族居民,据甘肃省会兰州市委政法委表示,当地警务岗亭已升级成便民警务站,并为兰州构成一张安全的网络,这些便民警务站配有该市巡特警机动队(PTU)的执勤小组;巡特警机动队是专门反恐处突的部队。该委员会去年 5 月份在网上发表文章称:「小小警务站,筑就大平安。」

上述三个城市近年来都没有发生过恐怖袭击或严重的民族暴力事件。

南宁、格尔木和兰州市政府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有迹象表明,中共正在加强西藏的民族融合力度。

根据学者、中国民族政策批评人士郑国恩(Adrian Zenz)的研究,自去年年初以来,地方官员已经让 50 多万藏族农牧民接受了职业培训,以提高他们的普通话水平,转变他们的「落后思想」。郑国恩参照中国政府的公开文件,在去年 9 月份发表了一份报告,称职业培训项目与新疆所执行的政策存在一系列相似之处,这种情形令人不安;该项目会把刚接受培训的工人送到西藏各地。

西藏地方政府去年 1 月份出台了一项条例,概述了该自治区向「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区」的转变,条例要求将民族融合深入到藏族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宗教教育和宗教活动。

去年 11 月公布的政府采购文件显示,西藏公安厅与新疆安全部队一道,购买新的监测和刑事调查系统升级设备,相关设备由方正国际软件(北京)有限公司(Founder International Co.)提供。公开的文件中没有多少细节,但按照方正国际与其他地方公安厅签过的安装相同系统合同的描述,该系统能够在来自银行账户、社交媒体和手机的数据中进行筛选,生成目标对象生活方式和社交圈的画像。

方正国际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同月公布的采购文件显示,西藏警方正在寻求开发一个「重点人员」数据库,作为全国性「扫黑除恶」打击犯罪行动的一部分,人权活动人士表示,该行动已将该地区的异见人士列为目标。根据采购文件,政府有关部门希望将该数据库与一个预测性监控系统搭配使用,「通过多种细粒度的图形化报表展示,起到对黑恶犯罪、非法犯罪预警预测功能,为进行打击研判提供了决策数据。」

西藏政府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下一代

中国当局仍然颂扬这种表面上的多元化,包括在重大政治集会场合,官方媒体会高度关注身着盛装的少数民族代表。但位于巴黎的法国国立东方语言文化学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Oriental Languages and Civilizations)的维吾尔族社会学家 Dilnur Reyhan 说,这种对文化差异的容忍只是表面上的。

她说,在习近平领导下,通过同化和挪用相结合,中国「正在创造一种新形式殖民身份」。

在一些情况下,强制同化措施引起了反抗,这在习近平治下是罕见的。

去年 9 月,热带岛屿省份海南省的官员试图禁止回辉族的女孩们在学校里戴头巾,这种做法引发了愤怒。回辉族是当地的一个穆斯林少数民族,人口约 1 万人。几位回辉族人说,在激起民愤和罢课行动后,政府改变了做法。他们说,当地原本准备用社区捐款修建一座清真寺,但因为其圆顶和一些不符合中国建筑特色的地方,清真寺的建设已经停工数月。

去年 8 月,内蒙古地方政府宣布了推广普通话授课以及逐步使用全国统一教材的计划。据当地居民和蒙古族维权人士称,该地区数以千计的学生因此罢课并走上街头。

内蒙古和海南省政府均未回覆置评要求。

在内蒙古东部的通辽市,居民称,尽管引起抵触,但新的教育政策依然实施了。通辽人口超过 300 万,其中有大量蒙古族人口。

一位年轻母亲说,该市的蒙古族人仍然对相关调整不满,但无能为力。她说,这是政府的政策,我们怎么反对呢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