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ese-suppliers-to-apple-nike-shun-xinjiang-workers-as-u-s-forced-labor-ban-looms-11626795627

美国禁止强迫劳动,苹果、耐克的中国供应商避开新疆工人

中国政府网站和中国国家媒体的报道中提到过对工厂员工进行准军事化管理并灌输政治理念,这进一步表明扶贫项目可能是非自愿的

随着西方国家加强对中国偏远西北地区强迫劳动的审查,为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供货并生产销往美国的其他产品的中国工厂正在回避来自新疆的工人。北京方面被指在新疆对当地少数民族进行种族灭绝。

据苹果公司的主要供应商、中国智能手机触摸屏制造商蓝思科技(Lens Technology Co.)的前员工和几家工厂附近商店的店主说,该公司淘汰了去年通过一项国家支持的劳工计划从新疆调来的维吾尔族工人。据现任员工说,该公司还停止雇佣维吾尔族工人。

中国口罩生产商湖北海兴卫生用品集团有限公司(Hubei Haixin Protective Products Group Co.)的一名在挂断电话前未表明身份的员工说,该公司已不再雇佣新疆工人。该公司的个人防护用品在美国的电商网站上销售。该员工表示,在去年有关使用强迫劳动的报道引起负面关注后,该公司于去年 9 月决定不再与新疆工人续签合同。

根据耐克公司(Nike Inc. Cl B, NKE) 2020 年 6 月在其网站上发布的一份声明,去年第二季度,为该公司在中国生产运动鞋的 Taekwang Industrial Co. Ltd. 的一家中国子公司将新疆地区的工人送回老家。该公司的声明此后进行了更新,但旧版本的声明一直保存在 Internet Archive,后者是一个非营利组织,拥有一个数字网页图书馆。

目前还无法确定,蓝思工厂的新疆工人是否在生产最终用于苹果公司产品的零部件。苹果公司发言人说,供应商行为准则禁止任何形式的歧视,公司会确保工人有尊严,受尊重。

耐克和 Taekwang 的发言人不予置评。

通过政府支持的就业项目总计雇佣了成千上万名新疆工人的中国供应商发生态度转变,这凸显出随着西方政府推动跨国公司清除中国供应链中的强迫劳动,企业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人权组织和西方研究人员已指责新疆政府部门大规模扣押人员,利用中国政府所称的「劳动力转移」计划,强迫维吾尔族和其他当地突厥语系穆斯林人在全国各地的工厂工作。

美国政府对中国新疆政策的批评最为直言不讳,过去一年通过发布对新疆地区棉花、番茄和多晶硅的进口禁令,将矛头指向了这种劳动力转移。作为回应,很多跨国公司在中国组织了供应链审计,甚至聘请调查公司来嗅探对来自新疆的原材料和劳动力的风险敞口,同时试图避免激怒北京方面。

上周,美国参议院一致通过了《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这项赢得两党支持的法案有望在众议院获得批准,该法案将禁止进口由中国政府运营项目下的新疆工人生产的商品,除非进口商证明所进口商品不涉及强迫劳动。

中国政府否认所有侵犯人权的指控,并称政府组织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少数民族的劳动力转移是扶贫项目的一部分。人权组织表示,这些工人可能会因公开谈论自己的工作条件而受到处罚。审计公司则表示,这些工人担心中国政府部门的报复,因此很难核实这些项目在多大程度上是非自愿的。

企业咨询公司 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 驻上海的高级顾问 Ken Jarrett 表示,企业「希望从道德角度做出正确决策,也希望在中国的业务获得成功。」但他说,对于夹在中美两国政治压力之间的公司来说,「这是一个极其艰难的处境」。

维吾尔族和劳工权益组织称,中国供应商避开此类项目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但希望各品牌也确保工人离开时获得补偿,同时确保他们不是通过同一个国家支持的劳工项目简单地被转移到了知名度较低和经营更差的工厂。在蓝思科技去年让新疆工人离开之前,这家触屏制造商是当地政府组织的劳工转移项目的积极参与者。

民政部下属的一个政府机构发布的公示显示,自 2017 年以来,蓝思科技通过国家支持的扶贫项目,从新疆西南部的喀什地区接收了至少 2,200 名员工。

但在去年夏天,随着各品牌对新疆强迫劳动的审查力度加大,蓝思科技在浏阳的主要工厂解雇了 400 多名来自新疆的工人。浏阳是湖南省会长沙代管的县级市,蓝思科技总部位于长沙。

据一名被解雇后返回新疆的前蓝思员工说,被解雇的员工获得人民币 1 万 - 1.9 万元(合 1,500-2,900 美元)的补偿,原因是他们被解雇的时候合同还没有到期。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说,部分被解雇的员工随后参加了一个新的培训项目,并被送到华东地区的金华市工作,还有人去了长沙的一家口罩厂。

据为蓝思招聘员工的人员称,该公司的工厂今年不会招聘任何维吾尔族员工。

蓝思科技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记者在 6 月的一个周末前往浏阳,在当地,蓝思工厂附近三家清真企业经营者估计,去年夏天有许多来自新疆的工人在该厂工作,其中的两位经营者说有数千人,但到年底时,大多数人都已离开,很可能全部都走了。一些清真企业的经营者称,据经常光顾他们餐馆和商店的劳务中介和蓝思的维吾尔族工人说,蓝思雇用新疆工人的方式有两种,有的是长期合同,有的是短期合同。

纽约劳工权利组织中国劳工观察(China Labor Watch)的执行主任李强称,该组织 2021 年 4 月向蓝思在浏阳的这家工厂派出了一名调查员,并在该工厂待了一周多的时间。李强说,这位调查员在清真食堂和工厂内没有看到任何维吾尔人。

据劳工权益组织称,中国的工厂通常更愿意雇用汉族人,在招聘广告中往往明确表示不要藏族人和维吾尔族人,因为许多工厂都认为少数民族劳动者的普通话不流利,或者会带来额外的管理和安全风险。

政府运行的劳动力转移就业项目则引起了工厂的兴趣,因为该计划不仅能提供稳定的劳动力来源,对于人员流动率很高的地方极具吸引力,而且企业雇用这些劳动力的话还可以从政府领取补贴。根据网上的招聘广告和劳动力转移就业指导意见,新疆当地的政府常常将少数民族工人集体送往工厂打工,这个过程中通常有安保人员和该地区的干部随行。

据人权组织和中国政府的文件,曾进入过新疆再教育营的人员有时也会被以扶贫的名义输送到新疆地区的工厂。西方研究人员指出,中国政府网站和中国国家媒体的报道中提到过对工厂员工进行准军事化管理并灌输政治理念,这进一步表明扶贫项目可能是非自愿的。

转移就业的劳动者在被安置到新地方前往往要接受背景调查,其中包括对政治履历的调查。根据新疆东部吐鲁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曾经发布的、现已被删除的一份文件,2018 年前往蓝思科技长沙工厂的新疆工人必须接受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Integrated Joint Operations Platform)的筛查,这是一个用于监控新疆少数民族、带有预防性质的警务平台。

但随着对新疆强迫劳动的审视力度加大,一些工厂正逐步停止参与政府运营的劳动项目,以免因向美国出口受限而遭打击。人权组织称,虽然工厂选择退出劳动力转移就业项目是个积极的进展,但全面切断与新疆工人的联系带有歧视性,也没有解决国家主导项目存在强迫劳动风险的问题。这些人权组织表示,供应商应选择退出政府支持的劳动力转移就业项目,但继续雇用独立申请的新疆工人。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高级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表示,这些工厂似乎更关心如何防止丑闻而不是公平招聘。她称,就连大多数汉族工人试图组建独立工都会面临压制,在这样一个环境下,维吾尔族工人无力反抗并保护自身权利。

一些供应链审计人员称,受中国政府的限制措施影响,涉及新疆的供应链缺乏透明度,这可能导致西方各品牌与新疆的供应商断绝商业关系。

供应链管理公司 Better Buying 联合创始人 Doug Cahn 表示,在新疆有供货商的公司面临一个艰难选择。Cahn 称,这些公司要么采取措施确保其供应链依赖新疆以外的棉花和生产,要么就要冒着与强迫劳动有牵扯的风险,应该没有哪家公司愿意面对后一种情形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