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a-smart-lamp-that-watches-kids-when-they-study-is-a-hit-in-china-11622466002

监督孩子学习的智能作业灯在中国大受欢迎

字节跳动推出的「智能作业灯」拥有亚马逊语音助手 Alexa 那样的功能,还带有两个监控摄像头。目前这种儿童台灯正成为大热的中国教育产品

你见过这样的儿童台灯吗?它拥有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语音助手 Alexa 那样的功能,还带有两个监控摄像头。目前这种儿童台灯正成为大热的中国教育产品。

短视频应用 TikTok 的开发者字节跳动(Bytedance Inc.)去年 10 月首次推出这款售价 120 美元的「智能作业灯」之后,该产品的人气直线上升。中国父母在该台灯上市第一个月就抢购了 1 万台。这款产品大受欢迎促使字节跳动加大了营销力度,竞争对手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智能台灯,与此同时,这类产品也在测试中国公众对更多摄像头的容忍度。

这款台灯配有两个内置摄像头,一个面向孩子,另一个提供俯瞰视角,可以让父母在孩子学习时远程监控。每盏灯上都有一个智能手机大小的屏幕,可以应用人工智能来指导数学题和查阅词汇。父母还可以聘请一名家教,在孩子学习时对他们进行远程监督。

除了基本款的台灯外,售价 170 美元的升级版台灯还会在孩子懒散时向父母发送提醒和照片。本月早些时候,这款升级版台灯在中国最大一些电子商务平台上销售一空。

上海 36 岁的 Ni Ying 在 3 月份购买了基本款的智能作业灯,她额外支付了 350 美元,让三位老师在三个月内每天下午远程看着她女儿做两个小时作业。

Ni 称,效率高了不少。她女儿完成了作业,如果她需要帮助,老师可以提供辅导。Ni 称,不用时时盯着 10 岁的女儿让她很自由。她对女儿的作业不那么焦虑了,智能作业灯改善了亲子关系。

字节跳动的智能作业灯取得了成功,显示出中国公众对技术的开放态度,这些技术能在竞争日益激烈的社会中带来优势。尤其是监控正越来越深入地参与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超过了西方很多人能接受的程度。

近年来,中国的学校尝试使用过能够监测儿童脑电波活动和注意力水平的头环,具有定位追踪功能的学生校服,以及能够记录考勤、教学和分析学生行为的幼儿园机器人。

不过,住在北京的教育科技领域创业者 Ted Chen 表示,字节跳动的智能作业灯和远程辅导服务是人们第一次看到面向大众市场的教育相关监控产品进入中国儿童的家和卧室。

字节跳动称,公众对这款作业灯有许多误解。例如,其实只有在家长和孩子都同意的情况下,远程监控才可以启动。

3 月,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宣布,将推出一款类似的由人工智能驱动的作业灯;其功能与字节跳动的产品大同小异。

目前,中国科技巨头在面临监管整顿之际纷纷寻找新的增长点,着眼于向日益富裕且焦虑的家长推销产品和服务的机会。

Wu Tong 现居南京,身为母亲的她为 3 岁的女儿买了这款灯,她说,中国的父母在孩子教育问题上一直感到巨大的社会压力。现在他们更富裕了,也就更有能力在孩子身上花钱。

现年 30 岁的 Wu 说,她购买这款灯时从未想过要进行监控。相反,她说她之所以受到吸引,是因为该产品承诺,其暖光不会投射阴影,这对她爱看书的女儿的眼睛有好处。

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该产品号称可以让工作繁忙的父母解脱出来,产品评论是一面倒的叫好声,以至于很难分辨哪些声音来自付费推广者,哪些来自真正的客户。

字节跳动还发起了一次重要的营销活动。在字节跳动的一则广告片中,一位受欢迎的中国女演员在离家很远的地方拍电影时愉悦地监督她儿子的学习。另一条营销视频描述了一名中国农民工在远离家庭的建筑工地工作,在广告片中,这名工人的女儿用监控灯教她的父亲学习英文单词「family」(家)。凭借其流行的短视频应用在美国火起来的字节跳动去年卷入了中美地缘政治摩擦的漩涡中心。

字节跳动表示,该公司在数月里征求了大约 2,000 名中国家长和儿童的意见和建议,之后开发了这款智能台灯。

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Singapor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nd Design)教授 Sunsun Lim 说:「在亚洲,家长不会太纠结于监控的概念,而且父母往往将家长监督视为一件好事。」他的研究重点是技术和家庭。

字节跳动、腾讯和其他新入行者面临的挑战是,中国政府的监管注意力正在转向教育。在中国最富裕的城市,出于对不太富裕的家庭可能难以获得平等机会的担心,政府已开始整顿课外培训机构。2019 年底,中国教育部申斥了学校使用第三方应用程序收集学生个人数据的行为。

此外,也有迹象显示,中国公众的隐私意识在不断增强。

3 月份,字节跳动台灯的一些功能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引起轩然大波。一位用户说,该应用允许孩子将自己的视频发布到网上。另一位用户抱怨称,这款台灯会展示其他孩子(通常是异性)的资料和视频以作为线上学习伙伴。

字节跳动当时表示,任何视频的上传都需经过孩子父母同意,且仅限于家庭作业视频。该公司对《华尔街日报》表示,这款台灯不会向儿童推荐其他用户,其摄像头也不具有实时监控功能。

对于让孩子学习时对着互动触屏的想法,一些中国媒体和家长也提出批评,他们警告说,这种台灯会让孩子习惯于依赖科技走捷径获得答案。

41 岁的 Sun Chang 是上海一名公务员,儿子上五年级。她曾听到其他家长讨论购买字节跳动的台灯,但她表示,她不赞同会损害她儿子的隐私或鼓励他更多依赖科技产品的想法。

她说,孩子也有隐私权,不是父母可以随意剥夺的

Laminar flow

WSJ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