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rejects-who-proposal-for-second-phase-of-covid-19-origins-probe-11626952015

中国不接受 WHO 公布的第二阶段新冠病毒溯源计划

WHO 的相关计划把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漏这个假设作为研究重点之一

一位中国高级官员表示,中国不可能接受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 WHO)公布的第二阶段新冠病毒溯源计划,并已就第二阶段溯源工作提出自己的建议,希望在全球多国多地范围内持续开展溯源。WHO 的相关计划把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漏这个假设作为研究重点之一。

WHO 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上周向成员国提交了一份进一步溯源的计划,其中包括对中国武汉市的实验室和市场进行研究;武汉是率先报告新冠病例的地方。他还呼吁北京方面提高透明度。

中国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是不可能接受这样一个溯源计划的。」

曾益新称,该方案让他十分吃惊,并表示,这个计划在一些方面既不尊重常识也违背科学。他说,中方在 7 月 4 日向 WHO 提出了第二阶段溯源工作的中国建议,中方认为第二阶段病毒溯源应该在第一阶段病毒溯源的基础上延伸。第一阶段病毒溯源是由一个 WHO 牵头的专家组与中国专家组在今年年初开展的。

中国拒绝 WHO 的提议给全球新冠溯源的艰苦行动带来了障碍。新冠病毒已在全球造成 400 多万人死亡。中国政府对其他国家将疫情归咎于中国的做法十分敏感,而中美之间日益增长的不信任也加剧了科学合作和达成共识的难度。

白宫新闻秘书帕莎其(Jen Psaki)表示,美国支持 WHO 提出的第二阶段计划,并称中国的举动不负责任。她说:「很明显,中国没有履行他们的义务。」

在中国官员暗示病毒可能源自境外,并通过冷冻食品传播之后,中国政府努力将关注焦点转移到其他国家。虽然中国政府、WHO 专家组和许多科学家表示,病毒最可能是自然进化并从动物传染给人类的,但他们表示,他们尚未从中国境内找到明确的证据。

由于在新冠病毒动物溯源方面进展甚微,一年多来一直有这样的猜测,即该病毒可能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的一个实验室或武汉另一个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设施中泄露出来的。

中国政府极力反对这一说法,并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提出了自己的主张,即新冠病毒可能是来自美国一个军事实验室。WHO 专家组今年早些时候得出的结论是,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不过几位科学家曾要求开展更深入的调查,称该团队没有得到充分的调查权限。

中国官员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深入阐述了他们的立场,但没有指明其他哪些国家应接受调查。

中国外交部的态度已日益强硬,要求对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军事实验室进行调查,该实验室承担美国生物防御计划的部分重要项目,也是美国军方其他医学研究工作的基地。美国白宫表示,从技术上看,没有可信的理由进行这种调查。

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Wendy R. Sherman)本周末即将访问天津之际,中国外交部一位发言人称,对于历史上前科累累的德堡,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有充分理由提出疑问,要求美方作出澄清和交代,并呼吁 WHO 前往彻查。

曾益新指出,年初 WHO 国际专家组正式来华开展病毒溯源工作,亲自到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实地考察,得出病毒由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的结论。曾益新重申,实验室引入病毒是「极不可能」,英文表述是「Extremely Unlikely」。

中国提出的第二阶段计划可能会放慢 WHO 进一步了解新冠病毒起源的努力,或者完全阻隔中国国内的关键证据。曾益新表示,科学家应该寻找动物宿主的证据以及其他国家的早期病例,这两者都需要进行艰难的规划,历时漫长。

今年早些时候 WHO 牵头的专家组访问中国时面临种种限制,没有中国政府允许,专家组几乎没有权力进行彻底、客观的研究。此后,中国有关部门拒绝向 WHO 提供关于早期确诊和疑似新冠病例的原始数据。

上个月公布的一项研究表明,武汉的市场有大量的非法笼养野生动物交易,这提供了证据,病毒可能是从市场上售卖的动物传播给人类。不过 WHO 专家组一些成员以及其他科学家表示,向市场供应野生动物的业务已经关停,因此可能无法确定这种病毒是否是从另一个物种传播而来。

上述中国专家组周四表示,虽然蝙蝠和穿山甲携带的冠状病毒与新冠病毒最为接近,但中国专家认为差异仍然太大,无法证明它们是新冠病毒的直系祖先。

上述 WHO 武汉考察小组中方专家组组长梁万年表示,中国科学家已经扩大了在动物身上进行新冠病毒检测的努力。他没有透露具体的研究,并再次敦促在全球其他地区进行研究。他称,研究作为潜在宿主的蝙蝠、穿山甲、狸类和貂类应该是一个重要关注点,需要这么做的不仅仅是中国。他表示:「我们也期盼世界的科学家都应该做这方面的工作。」

中科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武汉病毒所研究员袁志明驳斥了媒体的相关报道,报道称中国相关部门披露武汉市暴发新冠疫情前,该研究所的三名员工 2019 年 11 月出现了与新冠一致的症状并前往医院就诊。袁志明没有提及这些信息的来源是一份美国情报报告。他说,到目前为止,该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和研究生都没有感染新冠病毒

Laminar flow

The Coronavirus Crisi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