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china-passes-law-to-counter-foreign-sanctions-11623327432

中国通过反外国制裁法

中国跳过了征询公众意见的环节,快速推进为反制西方制裁设立机制的进程

中国颁布了一项旨在对抗外国制裁的新法律,以回应美国和欧洲在人权、贸易和技术等问题上向中国政府施压之举。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称,全国人大常委会周四表决通过了这部《反外国制裁法》;该法是经由一种快速程序获批的,跳过了征询公众意见环节,此外,立法者对相关草案进行了两次而非通常的三次审议。

中国学者和官方媒体称,该法建立了反制外国制裁的机制且有助于减轻外国制裁对中国实体和个人的影响,从而及时地充实了中国政府抵御西方胁迫的法律工具箱。

这部法律授权中国政府对被认为对中国施加「歧视性限制」的外国个人和实体采取反制措施。这些反措施包括不予签发签证、不准入境、注销签证或者驱逐出境;查封、扣押、冻结在中国境内的动产、不动产和其他各类财产;禁止或者限制中国境内的组织、个人与其进行有关交易、合作等活动,以及没有明确说明的「其他必要措施」。

根据这部周四生效的法律,中国实体和个人可以向国内法院提起诉讼,就外国制裁造成的伤害寻求赔偿。

过去大约一年时间里,美国等西方国家政府以他们口中的一些问题为由,加大了对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制裁力度,这些问题包括中国政府不公平的行业做法、针对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强制性同化行动以及对香港公民自由的压制等。

观察人士表示,这部新法律的迅速通过是在完成习近平去年 11 月发出的指示,他要求加快完善中国的法律框架,以维护中国在对外交往中的主权、安全和利益。

虽然相关立法工作进行了数月,但官方媒体只在周一报道草案已经形成,并称草案二次审议稿本周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并进行最终表决。今年 4 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反外国制裁法草案进行了初次审议,但当时没有对外公布消息。

外企高管对他们所认为的不寻常的保密性表达了关切。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在这部法律通过前表示:「在华欧洲企业对这一过程缺乏透明度感到震惊,一读从未对外公布,也没有草案供外界检视。」

伍德克说:「这种行动不利于吸引外国投资,也不利于安抚那些越来越感觉自己将成为政治棋局中弃卒的公司。」

这部新法律通过之前,中国和西方政府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实施了一系列针锋相对的制裁。

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对中国高级官员实施了制裁,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部分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以及一些参与香港政策的官员。英国、加拿大和欧盟也宣布了类似的措施。

美国过去也曾对一些中国公司和个人实施过惩罚性措施,指控他们违反了美国对朝鲜和伊朗的制裁规定。

北京方面谴责此类制裁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并越来越多地以采取自己的措施予以回应。

例如,中国已禁止特朗普政府的部分官员与中国做生意或入境。中国外交部还宣布了惩罚一些参与美国对台军售的美国国防承包商的计划,但没有提供细节。北京方面宣称台湾是自己的领土。

中国商务部 1 月份时发布了对抗其所谓针对中资企业和公民的不公正外国法律和制裁的新规定,其中包括允许中资企业就外国措施造成的损失在中国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

官方媒体称,3 月份,全国人大批准了完善中国对抗外国制裁、干预和「长臂管辖」的法律工具箱的计划

Laminar flow

WSJ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