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covid-origins-china-wild-animal-farms-pandemic-source-11625060088

寻找新冠病毒源头,指向中国野生动物养殖场,和一个大问题

那里几乎所有的动物都不见了

新冠溯源的下一个关键步骤是,调查当初向发现了许多早期病例的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供应野生动物的养殖场。

眼下的一大问题是,目前那里几乎所有的动物都不见了。

在中国,包括在与老挝和缅甸接壤的云南边境附近一个丘陵地区,曾为食用、取用毛皮或制作中药而饲养或诱捕野生动物的农户说,在中国官员去年年初下令停止野生动物交易后,他们杀死、出售或放掉了剩余的野生动物。

云南省的 40 岁农民 Yang Bo 说,政府买下了所有野生动物,并让人把它们全杀了。他说,自己不得不遣散了所有养殖工人。他曾经每年养殖约 1,000 只竹鼠,以每公斤人民币 120 元(约合 19 美元)的价格出售。

Yang 的养殖场位于云南省永德县。一个由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 WHO)牵头的专家组说,永德县一个供应商曾向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提供竹鼠。该市场是第一个已知的新冠聚集性病例的所在地。Yang 说,他未向该市场供应过动物。

科学家们说,关闭像 Yang 的养殖场这样的业务,作为阻止病毒传播的预防措施是合理的,但这样做使新冠溯源工作变得复杂。这也会加剧中国与大部分民主国家之间的不信任。

据这个 WHO 领导的专家组成员以及世界各地的其他知名科学家所言,关闭养殖场让判定被认为起源于蝙蝠的新冠病毒当初是否通过其他物种传播给人类的工作变得更加困难,甚或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找出新冠病毒的动物源头方面缺乏进展,目前让人对另一种解释产生了更大兴趣:新冠病毒或许泄漏自武汉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或该市的另一个实验室。

该 WHO 专家组以及其他许多科学家都表示,新冠病毒通过自然进程从动物传染给人类仍然是最合理的假设,此外,最近的一项研究已显示,在武汉一些市场上曾出售易感染该病毒的活体野生动物。这些科学家称,因此,关键是要对从前的野生动物养殖户及其联系人进行抗体检测,以确定他们是否曾被感染,并进一步了解他们是如何处置相关存货的。

不过,时间紧迫,因为抗体水平会消退。

该 WHO 专家组成员、动物学家 Peter Daszak 今年早些时候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采访时说,养殖场工作人员感染的证据在两、三年后将更难找到。

Daszak 表示:「还有许多事情要做。」Daszak 所在的一个组织曾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他已经驳斥了实验室泄漏假说。他说:「进一步追溯至这些养殖场的工作是至关重要的,但与我们真正需要做到的程度还有距离,不足以据此明确判定这是不是传播途径。」

包括 Daszak 在内的一些科学家表示,关闭这些养殖场的主要原因似乎是为了保护公众。这些措施是在首要任务为阻断这种病毒传播时实施的,且在中国官员称这种病毒很有可能来自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野生动物肉之后。研究过已知最早病例的科学家们表示,这个市场可能是超级传播事件的发生地,而不是这种病毒首次传人的地方,因为很多早期病例与这个市场并无关联。

工人们去年捕获了一条据信是从华南海鲜市场逃出来的大鲵。该市场是已知的第一个新冠群体病例的所在地。

然而在这个阶段,关闭这个市场并进行消杀,而且早先没有对野生动物养殖人员进行检测,妨碍了对蝙蝠和人类之间可能存在的中间宿主的搜寻。一些科学家怀疑,在以前的野生动物养殖场周围进行进一步的搜寻会揭示很多信息。

德国领先的动物疾病中心 Friedrich-Loeffler-Institut 的病毒学家 Martin Beer 称,如果没有在出现第一批新冠病例时对潜在的中间宿主采集动物样本,「在这里几乎不可能取得任何进展」。他表示,「目前的检测不会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因为这些检测不能显示阳性病例是通过动物感染,还是被人传染,或者是否是最初的变种。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流行病学家 Maureen Miller 称,动物检测应该及早进行,以确定哪些物种可能最初感染了人类。她说:「这可能发生在很久以前,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是哪种动物。」

Miller 和其他新兴疾病专家表示,目前还不清楚中国的研究人员是否在他们公开的内容之外做了更多的野生动物检测。「我并非指责中国是疫情的源头,」她说。「我认为如果他们没有及时分享所掌握的信息,则应承担责任。」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尽管最初认为野生肉类可能是新冠病毒载体,但中国官员在最近几个月淡化了这一观点,转而表示该病毒可能来自境外并通过进口冷冻食品传播。北京方面否认病毒是从中国的一个实验室泄漏的。

如果无法确定源头,就更加难以阻止病毒再次传播给人类,也难以找到防止类似病原体造成未来大流行的方法。

这也有可能加剧中国和许多民主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特别是美国,这些国家希望北京方面允许对病毒来源进行更及时、透明和科学的调查。

WHO 牵头专家组今年 1 月和 2 月视察武汉后得出结论,认为该病毒很可能起源于蝙蝠,并通过另一种哺乳动物传播给人类,可能是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上销售的某种动物。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摊位和下水道中发现了新冠病毒的痕迹,该市场在发现第一批病例后不久就被关闭并彻底消杀。取回的动物样本无一检测呈阳性。

WHO 专家组的确已证实,冷冻的动物尸体标本包括一些可能携带新冠病毒的物种,而且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上的一些野味供应商的所在地是携带冠状病毒的蝙蝠的栖息地。

专家组成员称,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位于云南等与东南亚接壤的中国省份的供应商。

WHO 专家组在 3 月份与中国专家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建议,对这些地区饲养的食用野生动物(包括鼬獾和果子狸)或为取皮毛而饲养的野生动物(如水貂和貉)进行更广泛的检测。

6 月 7 日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提供了进一步线索,该报告显示,在 2019 年 12 月之前的 31 个月里,武汉各市场(包括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上共售出了超过 4.7 万只野生动物。其中大多数野生动物出售时都是活着的,它们往往被关在狭窄的笼子里,这可能会使病毒在物种及其饲养人之间传播。这些动物至少包括五种易受新冠病毒感染的物种,分别是鼬、水貂、貉、果子狸和亚洲獾。

这份研究报告的作者称,他们之所以之前未能更早分享他们的发现,是因为他们正在接受同行评审。但包括 WHO 专家组负责人在内的一些科学家质疑,为何没有更快地提供这些基础数据。

云南省西双版纳自治州距离科学家发现与新冠病毒有 93.3% 相似性的病毒的山洞约 30 英里(约 48 公里),曾在该州附近从事野生动物养殖的人称,他们要么重新养鱼、养鸡和养鸭,要么改行做了其他生意。

「现在谁还敢养这些动物?」一位 42 岁的农户说。他说自己之前饲养过竹鼠,并卖给当地的餐馆和食品市场。他说,他在去年 2 月就不养竹鼠了,现在是一名建筑工人。

在西双版纳东北方向约 90 英里,当地村民表示,去年 2 月前后,为响应政府行动,他们已停止养殖野生动物。在该地区的一个废弃矿井附近,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与 SARS-CoV-2 的相似度达到 96.2% 的病毒。

再往西,在云南省永德县,有两名农户告诉《华尔街日报》,他们和当地其他养殖户去年年初便已停止养殖这种野生动物。据 WHO 牵头的专家组称,永德县有一家供应商曾向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供应竹鼠。该专家组未透露该供应商名称。

政府通知显示,全国各地都开展了类似行动,包括在据 WHO 专家组称曾向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供应兔子和鼬獾的华中一些地区。这两种动物都可能携带 SARS-CoV-2 病毒。

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禁止一些野生动物交易,主要涉及濒危物种,但允许养殖其他种类的野生动物,并作为食品、毛皮或中药用途出售。非法猎杀野生动物的情况也屡见不鲜。

2020 年 1 月,中国国家有关部门下令对所有野生动物养殖场进行隔离,一个月后,他们禁止了大多数野生动物的交易和食用,这一公共健康措施受到了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和疾病专家的广泛赞誉。中央政府随后下令地方政府在 2020 年底前逐步停止 45 种野生动物的养殖。

据 Daszak 称,一家之前饲养果子狸、豪猪、竹鼠和其他动物的中国养殖场已将其畜棚改为生产衣架和其他商品的工厂。Daszak 称,他领导的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此前曾与这个养殖场合作,检测动物对冠状病毒的易感性。

他表示,即便还在养殖动物,这种病毒或许已从这些养殖场转移到别处,不过仍然可以对养殖场的工作人员进行询问和检测。

「你可以采访他们,了解是否有动物死亡,」他说。「你可以了解他们曾给哪个市场供货,怎么运输过去。你可以和司机、相关人员和联系人交谈,你可以对他们做检测,如果他们感染过就仍会有抗体。」

流行病学家和免疫学家称,抗体可以在几个月内下降到无法检测到的水平。他们表示,仍然有可能检测记忆 T 细胞,这种白细胞能表明过去曾经感染,但这项检测消耗的人力多得多,难度高得多。

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家 Miller 说:「如果进行血清学检测,可能会发现他们中有相当多的人曾暴露在病毒中。」Miller 称:「话虽如此,抗体水平会减弱。」

她和德国病毒学家 Beer 建议,研究人员应该在血库和医院中寻找从野生动物交易商身上提取的冷冻的血液样本,冷冻血液样本通常会保留抗体。Miller 说:「这或许是目前在中国可能做出的最具洞察意义的研究。」

虽然 WHO 专家组的报告只提到了一家为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供货的云南供应商(供应竹鼠),但过去这类养殖场曾饲养过其他野生动物,并与其他野生动物交易商有过接触。

该 WHO 专家组成员称,需要系统地进一步筛查野生动物养殖场。

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表示,在对来自全国各地的约 38,800 份样本进行 PCR 检测和对 11,700 份样本进行抗体检测后,没有在牛、猪、山羊和鸡等动物中发现该病毒的踪迹。PCR 检测用于发现当前的感染情况,抗体检测用于发现过去的感染情况。

一些科学家感到困惑,为什么中国研究人员检测了如此多牛、猪和家禽等对这种病毒不是特别易感的动物,而没有检测高度易感的小型哺乳动物,例如貉和鼬獾,特别是携带冠状病毒的蝙蝠生活的中国南方地区的小型哺乳动物。

中国科学家对 27,000 份野生动物样本进行了 PCR 检测,包括来自云南的 1,287 份样本,希望找到一种被感染的动物。据 WHO 牵头专家组的报告,他们只对 1,914 份样本进行了抗体检测,这些样本均来自武汉及周边地区。

WHO 专家组成员、荷兰病毒学家 Marion Koopmans 在 5 月份对 This Week in Virology 播客表示,对家禽、猪和牛,采样是相当全面的,但对其他动物,检测就「有点道听途说」。她说:「现在还不够系统化。」

她还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即该病毒可能直接从蝙蝠传播给了人类,而没有经过中间宿主。如果该病毒在经常与人类接触的动物中广泛传播,一些病毒学家预计会有其他由动物传人感染引起的较小规模的疫情暴发,而不仅仅是武汉的一次大暴发。

「我们在中国没有看到很多新的零星散发疫情,」她说。「如果存在一种常见且广泛的中间宿主,可以预见会看到新的零星疫情。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