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u-s-report-concluded-covid-19-may-have-leaked-from-wuhan-lab-11623106982

美国报告认为新冠病毒有可能从武汉实验室泄露

熟悉这项研究的人称,研究工作是由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的情报部门「Z 部门」筹备的。该实验室在生物问题上的专业性相当强

据了解相关机密文件的人士透露,美国政府国家实验室关于新冠疫情起源的一份报告得出结论认为,新冠病毒从中国武汉一个实验室泄漏的假说是有可能成立的,值得进一步调查。

这项研究是由加利福尼亚州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 2020 年 5 月筹备的,美国国务院在特朗普政府任期的最后几个月调查疫情起源时借鉴了这项研究。

该研究正引起美国国会新的兴趣,因总统拜登已下令美国情报机构在 90 天内向他报告新冠病毒是如何出现的。拜登表示,美国的情报工作集中于两种情境:一种是新冠病毒来自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另一种是来自实验室泄漏事故。

熟悉这项研究的人称,研究工作是由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的情报部门「Z 部门」筹备的。该实验室在生物问题上的专业性相当强。他们说,该实验室的评估借鉴了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 2 (SARS-COV-2)的基因组分析,正是该病毒引起 2019 冠状病毒病(Covid-19)。

科学家试图通过分析病毒的基因构成,来确定它们如何在人群中进化和传播。在新冠病毒起源之辩中,双方支持者都引用了这类分析来证明其观点。

劳伦斯利弗莫尔一位发言人对于这份报告不予置评,该报告仍然处于保密状态。

据称,该评估报告是美国政府开始严肃探讨关于新冠病毒起源的两种不同假说所采取的行动之一;一种假说认为新冠病毒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另外一种假说则认为新冠疫情始于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

这份文件的落款日期为 2020 年 5 月 27 日。读过文件的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这份报告为进一步探究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提供了有力证据。

该研究对美国国务院的新冠溯源调查也有很大影响。根据《华尔街日报》看到的国务院下属军备控制和核查局的时间表,国务院官员于 2020 年 10 月底收到这份研究报告,并要求提供更多信息。

一名参与美国国务院此次调查的前任美国政府官员表示,该研究报告有重要影响,因它来自一个受人尊敬的国家实验室,而且不同于 2020 年春季的主流观点,即几乎可以肯定新冠病毒最初是通过受感染的动物传播给人类的。

美国国务院的上述结论经过了美国情报机构的审查,今年 1 月 15 日通过一份资料概览(fact sheet)公布,这份资料概览列出了认为新冠疫情可能源于一场实验室事故的一系列间接理由。其中包括这样的论断:「美国政府有理由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的数名研究人员在 2019 年秋天生病」,症状与 2019 冠状病毒病或季节性流感相符。

《华尔街日报》上个月报道称,这种论断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美国情报部门的一份报告,该报告称,武汉病毒研究所三名研究人员曾于 2019 年 11 月生病,且病情严重到需要就诊的程度。

白宫发言人帕莎其(Jen Psaki)表示,有关上述三名研究人员的信息来自一家外国实体,还需要进一步证实。拜登政府官员还指出,国务院 1 月 15 日的简报承认,美国政府并不确切知晓该病毒首次传播给人类的地点、时间和方式。

上个月,电视广播公司 Sinclair Broadcasting Group 报道了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上述研究的存在,《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最近的一篇文章中也提到了这一点。

在 5 月 26 日呼吁进行新情报调查的声明中,拜登没有提到该实验室的这一机密报告,但他称,由能源部监督的几家美国国家实验室将为情报机构的工作提供辅助。

在这份劳伦斯利弗莫尔研究报告被首次公开报道之后,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的共和党人致信该实验室主任 Kimberly Budil,要求就这个问题听取机密通报。该委员会正就新冠病毒起源进行自己的调查。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最近接受 Axios 采访时说,美国需要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以防止或减轻未来大流行病的影响。该采访在 HBO Max 播出。

他补充说,中国政府没有提供足够的权限和信息以推进新冠溯源的国际调查。

布林肯对 Axios 说:「中国政府在疫情暴发早期没有提供足够的透明度,而且到现在仍然没有做到。

Laminar flow

The Coronavirus Crisis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