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american-basketball-pro-spent-eight-months-in-secretive-china-detention-11624363200

美国篮球运动员在中国被秘密软禁八个月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往往让在押者与家人及律师失去联系,在 2020 年公开的中国法庭记录中有大约 5,810 个监视居住案例,较前一年增长 91%

美国职业篮球运动员杰夫・哈珀(Jeff Harper)说,中国警方去年在深圳将他带走时并没有正式逮捕他,而是将他关进了一个房间里,里面有个散发着腐臭味的床垫以及一把塑料椅,而这一关就是八个月。

中国警方采取的这种拘留形式名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过这种方式,当局得以在正式拘捕或提起指控之前,将嫌疑人关在一处秘密地点进行审讯。人权组织称,这是种可怕的处境,有时会遭受暴力,而且监视对象往往无法与律师和家人联系。哈珀说,他并未受到身体上的虐待,但由于无从得知当局将会如何处置他,那种不确定性令他备受折磨。

哈珀来自美国田纳西州怀特维尔(Whiteville),是一名独立职业篮球运动员,在 12 个国家打过球。他在深圳与人发生争执后被抓,当时他到深圳刚五天,此行目的是参加比赛。他说,他后来得知,那次争执导致一名男子死亡。2020 年 9 月,哈珀终于被放走,并获准离开中国,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受到任何犯罪指控,也没有上过法庭。

「他们的司法系统和我们的完全不一样。」33 岁的哈珀说,「我不喜欢它。」

由于一系列备受瞩目的事件,监视居住制度在国际上引发了关注,所涉及人士包括反对北京领导层的政治人物,以及一些外国人,例如哈珀。

「监视居住」一词看似温和,其实源于一种软禁。但根据被禁锢者的说法以及人权组织的调查,「监视居住」的过程也许更加系统化,它配有专门建造的类似监狱的设施,还有专职人员,有时它被称为「黑牢」。哈珀说,他当时被关的地方看起来像是一栋警察宿舍。

总部位于马德里的 Safeguard Defenders 是一家专注于中国人权问题的非营利机构,以它为首的一批人权组织进行的研究显示,在 2020 年公开的中国法庭记录中有大约 5,810 个监视居住案例,较前一年增长 91%。该机构追踪了约九年的中国法庭记录中这一做法增多的情况,该机构估计,监视居住的实际实施次数更接近上诉数字的两倍,甚至更多。

「它已经达到了大规模运用的程度。」Safeguard Defenders 负责人皮特・达林(Peter Dahlin)谈到,他曾在中国办过一家从事法律援助的非营利机构,2016 年时被拘,随后被驱逐出境。中国官方媒体当时指责他通过资助国内人权律师危害了国家安全。Safeguard Defenders 成立时,达林已离开中国,该组织将自己的调查结果提交给联合国人权机构,后者对中国「监视居住」的做法提出了批评。

这份报告已于本周二公布,如今中国的人权纪录在世界范围内受到的审视变得愈加严格,不久前美国总统拜登(Joseph Biden)和七国集团(Group of Seven)的其他领导人也对这种任意拘押的做法进行了谴责。大部分「监视居住」的对象都是中国公民。

中国一位外交部发言人在回复记者的提问时驳斥了有关在押人员遭到虐待的说法,称这些说法毫无依据,同时表示,「监视居住」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来实施。外交部未就任何具体的「监视居住」案例发表评论。

监视居住虽然合法,但却游离于中国正规司法体系之外;在现行法律下,当局通常能够以侦查为名,将一个人扣留至多六个月。如果该人受到正式指控,则可能被移送至传统监狱,等待受审。

Safeguard Defenders 利用中国一个公开的法律数据库,统计了法庭裁决中提到的运用此类做法的次数,该组织表示,某些涉及监视居住的程序从未公之于众,即便监视对象受到指控也同样如此,例如那些涉嫌腐败、涉及国家机密和国家安全的案件。至于那些未受起诉或是未经审判就被释放的人,比如哈珀,也不在 Safeguard Defenders 的统计范围之内。

哈珀说,被带走之前,他遇到一对男女彼此发生了激烈冲突,为了保护那名女子,他将男人推开。被关几个月后,哈珀得知,那名男子一度昏迷,然后去世。

有些被监视居住的人最终会在未受指控的情况下获释,就像哈珀那样,但对许多在押人员来说,监视居住之后还会有可能持续数年的法律程序。几乎所有的中国刑事案件最后都会定罪。

另有一套专门针对中共党员的拘留和审讯系统,其运作方式也大致相同。还有一类拘留形式则是将维吾尔族和中国其他少数民族关在拘禁营中,但中国政府将其称为教培中心。

通常来说,拘留对象唯一为外界所知的情况是当局给其一位家人的通知,上面会透露此人正在某处秘密地点接受调查。

哈珀说,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外面新冠疫情肆虐他也全然不知,不过当局允许他偶尔打电话回美国,也同意一名律师和几名美国领事馆人员来探望他,此前他的女友追踪到了他的手机位置。在这期间,哈珀坚持锻炼,还会祷告,有时看着天上飞过的一架架客机,他憧憬着有朝一日,自己或许可以登上其中一架。「与世隔绝是最让人难以忍受的一件事。」他说。

中国签署了一系列联合国人权公约——但同时也有所保留。中国外交部网站上的一份立场声明写道,「中国政府认为,人权的普遍性原则应当得到尊重,但人权的普遍性必须与各国具体情况相结合。」

2016 年,中国制定了《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承诺将对「监视居住」举措进行限制,包括对「监视居住」的条件和时间加以控制。

中国一些最知名的囚犯就曾遭遇过监视居住,包括文学教授刘晓波;2010 年他获得诺贝尔奖时身在中国并身陷囹圄,2017 年刘晓波在拘押期间去世,终年 61 岁。艺术家艾未未同样也有过监视居住的经历,他被关了 81 天,重获自由后,他很快创作出了一批艺术作品来演示自己的遭遇。

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斯帕弗(Michael Spavor)也经历过监视居住,他们被控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目前正在等待审判结果。

大部分这类在押人员没什么名气,其中包括挑战政府政策的律师、宗教组织法轮功的成员、涉嫌开办地下教会的基督徒,以及更多普通的嫌犯。Safeguard Defenders 根据被拘人员的回忆制作了图画,重现了当初的关押场景。该组织称,嫌疑人有时会被踢,或是受到虐待,还有的手脚被铐住坐在「老虎椅」上接受审讯。身高六英尺九英寸(约 206 厘米)的哈珀说,拘押期间他瘦了 40 磅(约 36 斤),因为他吃不饱饭,有时饭里还有虫子。

一些曾经被关的人向 Safeguard Defenders 提供了一些资料,包括一本英文小册子,上面写着接受监视居住的人必须遵守的规定。册子里写道,「睡觉时采取仰卧姿势,双臂始终放在毯子外。」另一份资料里则提到了释放条件,它要求被拘者承诺不向任何人透露有关这段经历的任何细节,尤其是不要向媒体和外国机构透露。

多年来,人权团体如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和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一直在记录「监视居住」事件。人权观察 2009 年的一份报告显示,有证据表明很多地方都设有「黑牢」,地点囊括政府部门建筑、宾馆、旅社、养老院、精神病院、戒毒中心以及民宅。

美国国务院发布的一条针对中国的旅行警告称,「美国公民有可能在缺乏正当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受到长时间的审讯和拘押。」

七国集团就任意拘押问题进行谴责后,尽管它没有特指哪一国,但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发表了一则声明,称谴责内容一派胡言,并指责七国集团与会者之一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利用峰会炒作康明凯和斯帕弗个案,罔顾事实。

联合国将「强迫失踪」称为一种侵犯人权罪,称包括在战争时期,世界上至少有 85 个国家曾运用过这种法律外的手段,通常将其作为「在社会中散布恐惧的一种策略」。

今年 1 月,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U.N. Working Group on Arbitrary Detention)发布了一份长篇报告,认为美国公民李凯在中国遭拘押后,未能享有走正当法律程序的权利。Safeguard Defenders 的报告收录了李凯一案。

2016 年,李凯刚刚飞抵上海便被带走,随后经历了 10 周的监视居住,最后他受到指控,罪名是向美国政府提供国家机密。2018 年,他被判处十年监禁。李凯现年 58 岁,他的家人说,他是无辜的

Laminar flow

WSJ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