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hong-kong-global-companies-leaving-protests-china-crackdown-11622998192

「我们还需要留在香港吗?」跨国公司正考虑撤离

受政治动荡、中国内地的打压和疫情的冲击,跨国企业正前往新加坡和上海等竞争城市

由于忧心香港未来能否继续成为在中国及周边地区营商的最佳据点,一些跨国公司正迁往别处。作为全球具有重要地位的商业城市,香港的前景愈发飘忽不定。

受政治动荡、中国大陆的威权式压制以及新冠疫情影响,跨国公司以及专业人士纷纷迁往新加坡等与香港竞争的商业城市,还有些正迁往中国的商业枢纽上海。有人认为上海是一个更好的据点,有助于从体量庞大的中国经济中获利。

自从 1997 年英国将香港主权归还中国以来,香港领导人一直将这个半自治城市誉为「亚洲国际都会」——一个具有英式法律体系的开放社会,可让外国专业人士宾至如归。现如今,香港变得没那么开放,与中国内地经济的融合则更为紧密。

包括银行等金融机构在内,一些公司仍然认为香港对于它们以中国为重心的商业模式至关重要,因此正为未来而坚守。另一些公司则在考虑撤离,认定香港的前景已不复如前。

香港欧洲商务协会主席 Frederik Gollob 表示,将总部设在香港以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眼下,企业头一次围绕这样一个问题展开讨论:我们还需要留在香港吗?

上个月发布的对香港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Hong Kong)成员的调查报告显示,325 家受访企业中有 42% 表示正在考虑或计划撤离香港,理由是对中国新实施的港区国安法感到不安,对香港的未来持悲观看法。

政府数据显示,自 2019 年以来,已有数十家跨国公司将地区总部或办事处从香港迁出。戴德梁行(Cushman & Wakefield)汇编的数据显示,公司的迁出造成了香港 15 年来最高的商业地产空置率,超过 80% 的空置空间源于跨国公司撤离。总体看,2020 年离开香港的人员(包括外籍人士和香港本地人)数量比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任何一年都要多。

旗下拥有 Timberland、North Face 和其他品牌的 VF Corp. 在今年 1 月表示,将关闭已在香港运营 25 年、目前拥有约 900 名员工的香港办事处。日本电子游戏开发商索尼互动娱乐公司(Sony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已将区域高管团队迁移到新加坡。欧洲奢侈品公司 LVMH 表示,将把轩尼诗(Moet Hennessy)酒业部门一些驻香港的员工安置到其他地方。法国化妆品巨头欧莱雅(L'Oreal)也表示,将把一些员工从香港总部迁出。

看好香港的人士预测,一旦疫情消退,随着香港企业从与内地的深度融合中获益,香港将变得更加强大。悲观主义者则认为,香港在金融等对中国有用的几个核心行业将逐渐萎缩。

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Edward Yau)表示,大部分海外商界仍相信香港是营商的好地方,因为与中国主要城市的合作机会不断增加。在最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他在提到香港美国商会的调查时说,会密切留意情况,并向海外投资者提供适切协助。

根据中国的长期发展规划,香港将成为拥有 7,000 万人口的「粤港澳大湾区」的一部分。该经济区包括邻近香港的科技城市深圳和博彩圣地澳门。香港投资推广署(InvestHK)署长傅仲森(Stephen Phillips)表示,未来几年,这项安排将成为经济的增长引擎并提供一个非凡机遇。

他表示,香港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成功摆脱新冠疫情,香港国安法没有对商业产生重大影响。他说,每家企业都有自己的判断,但绝大多数企业并不认为这是一种风险。

香港曾经把自己定位为连接东西方的桥梁。现在,对于一些企业来说,香港的全球化程度已不足以担当地区总部的责任。而对于其他专注于在中国做生意的企业来说,香港与内地经济的关联也没有上海那般紧密。

总部位于丹佛的 VF 正将负责中国销售和营销的香港岗位迁至上海,因为上海距离对该公司业务至关重要的商店和在线零售巨头更近。负责管理该地区制造商和供应商网络的员工将迁往新加坡。新加坡人口 570 万,有着强大商业基础设施,该国居民一般会说中文和英语两种语言。虽然新加坡的法律也限制言论自由,但在商业上有一套成熟的自由市场策略。

VF 表示,其举动反映了不断变化的经济趋势和更好服务消费者的用心,而非源于中国政府对香港的干预。

欧莱雅表示,缩减香港业务的同时正在新加坡和上海拓展业务。该公司称,此次重组旨在通过创建一个以新加坡为总部的东南亚、中东和北非区以及一个以上海为总部的北亚区,以便增强业务的连贯性。

索尼互动娱乐和 Moët 表示,部分员工已经迁往新加坡。两家公司均未就其行动进一步置评。

依据「一国两制」方针香港回归后本应实施高度自治,2019 年当地爆发反对中央政府干预的大规模游行示威,香港加速转型。警察和学生之间持续数月的冲突,令香港作为安全稳定营商之地的声誉受到动摇。

北京方面于 2020 年 6 月镇压了抗议活动,并推动通过了一项国家安全法,赋予中央政府干预香港法律制度的权力,同时授权其秘密警察执行诸如反对勾结外部势力之类模糊不清的法规。上周五,大批香港民众不顾庞大的警力和被监禁的威胁,纪念 1989 年天安门广场事件。

在中国宣布镇压香港抗议活动后,韩国互联网搜索公司 Naver Corp. 表示将删除位于香港的备份服务器,并将其转移到新加坡,以保护用户数据。

另外,在美国安全部门官员的反对下,包括 Facebook Inc. (FB)和 Alphabet Inc. (GOOG)旗下谷歌(Google)在内的多家科技公司放弃了连接美国和香港的海底电缆计划。

Asian Tigers Hong Kong 为跨国企业高管提供搬迁服务。该公司首席执行官 Rob Chipman 说,从该公司的业务量来看,自 2019 年以来,跨国企业高管迁入香港的搬家活动锐减了 50%,撤离香港的搬迁活动则增加了 30%。Rob Chipman 是一名美国人,在 20 世纪 80 年代搬到了香港。

「我看到有许多长期在香港工作的外籍人士正在离开;有许多外籍人士像我一样,通常派驻期是三年,而 30 年后仍在这里,他们热爱这里,在这里结婚生子,拥有自己的事业,」Chipman 说。「即便在这样一群人当中,也有一些人在说,『等等,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情。也许是时候离开了』。」

政府数据显示,2020 年离开香港的香港居民比进入并且打算在香港居住的人多出了约 4 万人。总体来看,2020 年香港的人口约为 750 万人,减少了 46,500 人,这是香港回归中国以来第二次出现人口收缩。

Sandra Boch 是奥地利人,她有两个孩子,15 年前她搬到香港,创办了一家特种面料和文具公司。去年 11 月份,她离开了香港。她说,虽然 2019 年的社会动荡搅乱了她的生意,但最终让她再也待不下去的是 2020 年实施的《国安法》。她带上自己的生意,搬去了新加坡。

她说,这项法律「是中国发出的明确信号,表明他们现在已经控制了香港,从此一切都将在更大程度上受到控制。我们不再有安全感」。

英国政府有关部门已经为香港回归前持有英国护照的香港人打开了永久移民英国的大门,并且估计未来五年可能会有超过 30 万香港人移民英国,约占香港总人口的 4%。

香港支持者预计,那些关闭了香港办事处的公司将被其他迁入香港的企业所取代,包括来自中国内地的公司。据可获得的最新信息显示,截至 2020 年 6 月 3 日的 12 个月内,中国内地企业在香港新开设了 63 家地区总部和办事处,同比增长 12%。政府数据显示,同期美国公司在香港关闭了 45 个总部和办事处,占总数的 6%。美国公司是香港最大的外企群体。

傅仲森说,香港租金下降吸引了其他企业进入或在此扩张。日本食品零售商 Don Don Donki 和法国体育用品销售商 Decathlon 都在香港扩张了业务。

香港对金融服务业仍具有吸引力。香港现代化的市场环境、港元可自由兑换以及与大陆之间的关联,令这个城市在为中国提供融资方面享有无可匹敌的优势。对于驻香港的财富管理公司来说,中国大陆新晋的超级富豪是充满吸引力的目标客户。中国科技巨头在香港进行的一连串股票发行,使香港交易所在吸纳科技股上市方面排名全球第三。

总部设在英国的银行业巨头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简称﹕汇丰控股)在 2 月份表示,将对以香港为中心的亚洲业务部门投资 60 亿美元;在很大程度上,香港是汇丰利润最丰厚的一块市场。

去年在一位香港政界人士表示汇丰可能因不支持港区国安法而受到惩罚后,汇丰亚太区行政总裁王冬胜(Peter Wong)表态支持国安法。去年晚些时候,汇丰银行冻结了一名逃离香港的知名民主活动人士的账户。

被英国议员指责讨好中国之后,汇丰行政总裁祈耀年(Noel Quinn)告诉他们,该行没有因为政治原因抛弃客户或冻结账户,并重申了该行对香港的承诺。对于本报道汇丰不予置评。

知情人士透露,一些大型银行虽然对继续在香港开展业务持乐观态度,但正在悄悄准备紧急预案,以确定如果无法访问香港基础设施、不得不在另一个城市运营该如何行事。

「人们问,我还能做我想做的事,畅所欲言吗?」Allan Zeman 说,他是一位外国出生的房地产开发商,为香港现任政府提供咨询建议,多年前他放弃了加拿大护照,换成了中国颁发的护照。他说:「是的,我仍然做我想做的事,说我想说的话,只要我选择不当反对派。

Laminar flow

WSJ
Hong Kong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