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what-we-know-about-the-origins-of-covid-19-11624699801

关于新冠起源,我们已经知道什么

《华尔街日报》的一些关键发现

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谜团之一:夺取了数百万人性命、重创了全球经济的新冠病毒到底从何而来?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了世界各地寻找答案的过程,追踪了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简称 WHO),请教了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医生及科学家,采访了美国情报机构以及数不胜数的疾病专家,努力拼凑一系列令人困惑的分散线索。以下是《华尔街日报》的一些关键发现:

1. WHO 牵头的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从一开始就受到阻碍

《华尔街日报》的一项调查发现,中国反对国际社会展开调查,在它看来,调查是为了追责,故将调查推延了数月,同时确保它可以对参与方行使否决权,并且坚称调查范围也应涵盖其他国家。2021 年初,由 WHO 牵头的一个团队来到中国展开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但却难以清楚地了解中国之前在进行何种研究,不仅如此,在为期一个月的调查中,调查人员处处受限,在得不到中国政府支持的情况下,他们几乎无法展开全面、公正的调查。调查人员在最终的报告中称,证据不足意味着,他们暂时还不能确定病毒开始传播的时间、地点以及方式。

2. 中国拒绝透露潜在早期病例的相关数据,并且迟迟不愿分享首批聚集性病例发现地(一处市场)售卖的动物的信息。

中国当局拒绝向 WHO 调查人员提供早期新冠确诊病例和潜在病例的原始数据,这些数据或许有助于确定新冠病毒最初在中国的传播方式和时间。中国研究人员还让一个美国政府机构的数据库删除了早期新冠病例的基因序列,抹去了一条重要线索。

WHO 调查人员来华前的几个月,北京方面一直拒绝透露他们所需的动物样本信息,这些样本是疫情爆发的最初几周,当局从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上售卖的动物身上提取的,许多早期病例都与这处市场有关。在华期间,调查人员没有在这处市场发现售卖活体哺乳动物的证据,他们援引市场管理者的话说,这里不存在非法野生动物交易。后来的一项研究表明,这处市场曾经存在大规模的野生动物非法圈养及买卖活动,从而佐证了新冠病毒有可能是从市场上的动物自然传播到人体内的观点。

3. 新冠疫情是否由一起实验室事故引发,这个问题仍然没有答案。

自疫情之初到现在,种种疑问一直围绕着武汉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很多人想要知道,是否是该研究所一个实验室发生了事故才引发了随后的疫情。WHO 牵头的调查团队称,实验室事故引发疫情的可能性极低,但后来,WHO 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提议对「实验室泄漏」说展开进一步的调查。

一群顶尖科学家也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实验室泄漏」的假说有一定的可信度,值得细究。其他科学家则希望更多地了解武汉病毒研究所在调查另一起神秘的呼吸道疾病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2012 年,六名工人在中国西南部一个矿场清理蝙蝠粪便时,感染了这种疾病,其中三人死亡。后来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在矿场蝙蝠体内提取的样本中包含了地球上已知与引发新冠大流行的病毒最为接近的病毒。

由于针对矿工病情的疑问一直未得到解答,加之在矿场发现的病毒以及随后展开的病毒研究,所有这一切使得一种一度被认为是「阴谋论」的说法进入了主流观点:引发新冠疫情的病毒 SARS-CoV-2 可能是从武汉一个实验室里泄漏出来的。中国否认病毒来自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或是中国其他任何实验室的观点。

4. 国际社会要求对病毒来源进行更全面的调查,并且这种压力越来越大。

WHO 牵头的调查人员已在争取展开第二阶段的新冠病毒溯源调查,他们警告称,留给他们分析中国血液样本以及其他重要线索的时间不多了。另一方面,《华尔街日报》披露的一份美国情报资料称,2019 年 11 月时曾有三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患病,病情似乎不轻,以至于他们去了医院就医。今年 5 月底,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下令,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在 90 天内向他汇报新冠病毒的来源,重点是要弄清楚,新冠病毒到底是源于人类接触了受感染的动物,还是来源自某起实验室事故。

与此同时,中国表示,进一步的调查现在应该转向其他国家,暗示病毒可能来源于国外,并且通过冷冻食品传播。

5. 追踪疫情传播轨迹的其他努力仍在继续。

为寻找新冠疫情源头,同时也为了防止今后再次暴发其他疫情,国际社会一直在努力,眼下,全球各地以及美国红十字会(American Red Cross)、美国疾控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等多家机构的科学家正在冷冻血液中寻找新的蛛丝马迹,看是否能发现 SARS-CoV-2 抗体或是其他感染迹象。

一些独立科学家也试图还原出 2019 年底疫情集中爆发之前,它经历了怎样的演化过程。许多科学家认为,最有可能的解释是病毒经过了演化,以自然的方式由动物传播给人类,因为有证据表明,过去 20 年中,曾有两种其他冠状病毒是通过这种方式传播给人类的,而且有迹象显示,现实中不乏这种传播机会。

最近至少有四项研究在东南亚及日本的蝙蝠和穿山甲体内发现了冠状病毒,并且检出的病毒与此次新冠疫情中的毒株高度相关。上诉研究表明,这些病原体的存在范围比人们此前所料想的更广,而且病毒也有足够的机会完成进化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