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wsj.com/articles/melting-arctic-ice-pits-russia-against-u-s-and-china-for-control-of-new-shipping-route-11624445504

北极冰雪融化使俄罗斯与美国和中国争夺新航道的控制权

与政治纷争不断的南中国海或拥挤的马六甲海峡这些当前主要货运航道相比,这条新航线可将欧亚航程距离缩短三分之一

北冰洋的冰层融化使俄罗斯数百年来的一个梦想更加接近现实,那就是借助穿过该国北部水域的航道使其成为一条新的全球贸易航线的中心。

经历去年这个有史以来最温暖的年份之一后,克里姆林宫方面即将实现其有争议的计划,涉及在俄罗斯北部高纬度地区建立一条全球航线。这方面的计划已使俄方与美国产生矛盾,还可能引发与中国的摩擦。美国和中国也有开发北极地区的计划。

北极变暖的速度是地球上其他地区的两倍。去年,北极冰层覆盖范围降至历史低位,且预计 2021 年还会进一步缩小。这正促使俄罗斯在上述航线上建设基础设施。与政治纷争不断的南中国海(中国称:南海)或拥挤的马六甲海峡这些当前主要货运航道相比,这条新航线可将欧亚航程距离缩短三分之一。

横跨俄罗斯广阔北极沿海的北方海航道 (Northern Sea Route) 今年的航运季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更早,2 月份液态天然气运输船 Christophe de Margerie 从中国驶向亚马尔半岛北部。去年该航道的航运季史无前例地持续了近八个月,这让俄罗斯尝到了甜头,不禁憧憬如果货运量继续增长,这条航道未来会是何种情景。

从俄罗斯捷里别尔卡看到的巴伦支海。美国称俄罗斯无权管制通过该水域的交通。

不过目前还存在不少问题,如破冰船护航费、过境费和北极圈内航行的不可预测性。但如果这条通道开通,将使俄罗斯处于一条全球能源供应和货物航运新路线的中心。俄罗斯表示,其有权限制通行及设定过境费用的价格,而且这条航线还将使俄罗斯在与中国的关系中获得一个重要的谈判筹码,中国是这条 3,500 英里(约合 5,633 公里)长的通道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俄罗斯第一大煤炭公司 SUEK 运输部门的航运主管阿廖什金 (Alexander Alyoshkin) 说:「我们得看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情况很可能就是这样。」

阿廖什金说,该公司去年曾计划从摩尔曼斯克港经该航线向中国试运一批货物,但后来增加到六批。他表示:「6 月份,当我们通过卫星看到北方海航道几乎没有冰层时,我们开始计划多试运几批,然后又多试运了几批。」

他说:「我们今年会进行尽可能多的试运。」

美国称俄罗斯无权管制通过该水域的交通,环保人士说,在该水域的大量航运可能会对高北纬地区脆弱的生态系统造成难以估量的破坏。但俄罗斯已与对探索这条航线感兴趣的其他航运公司一道推进了相关计划,其中包括中资航运公司。

今年到目前为止,由俄罗斯政府监管的通行量较去年创纪录的 1,014 次增长了 11%。对于每年约有六万艘船只用于运输的全球航运来说,这只是沧海一粟。去年的通行量较 2019 年增长了 25% 以上,货物、石油和液化天然气运量达到 3,300 万吨,莫斯科方面预计这一数字还会增长。俄罗斯总统普京 (Vladimir Putin) 曾表示,他希望到 2024 年货运量可增长一倍,达到 8,000 万吨。

普京在 6 月 16 日与美国总统拜登 (Joe Biden) 在日内瓦举行峰会期间表示,两位领导人讨论了莫斯科开发新型船只的项目。俄罗斯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核动力破冰船。

普京说,受气候变化影响,导航实际上将成为全年性的工作。两位领导人就北极问题进行了详细讨论。美国曾指责俄罗斯通过重新开放前苏联时代的旧基地将该地区军事化。普京称这些指控毫无根据。

上述项目预计将花费大约 115 亿美元,该项目的范围凸显了莫斯科在北极地区的勃勃雄心。

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 (State Atomic Energy Corporation, 简称 Rosatom) 正在起草计划,在航道沿线部署人员、加强航道沿线的港口基础设施以便装载货物,并为船舶提供导航和医疗援助。Rosatom 管理着一支可破开 10 英尺厚冰层的核动力破冰船队。

Rosatom 已经在上述路线上安置了一个浮动核电站,以帮助陆上建设。

Rosatom 首席可持续发展官利翁 (Polina Lion) 表示:「北极是一个相当独特的地区,所以我们必须全面综合地规划这里的基础设施。」

前苏联时代沿着北极航运补给线建有可供装卸货物和加油的港口,俄罗斯要想更新改造这些遗留下来的破败港口,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俄罗斯的远东和北极发展部部长切昆科夫 (Alexey Chekunkov) 表示,英国矿业公司 Kaz Minerals 已经同意在北极航线的东端建造一个港口,以出口产自新收购的资产项目的黄金和铜。他说,该港口将对其他过往船只开放。

但是船运公司仍然很谨慎。

位于北方海航道的摩尔曼斯克的航拍图。俄罗斯已经在此区域增强了军事存在。

中国正在关注这方面的进展,但还没有做出任何有关投资该航道或提供货物担保的承诺。中国国有航运公司中远集团 (COSCO) 每年在北极进行约 9 次试航,但利翁说,中国在该航道的货运量可能会上升,因为一些公司已经在就年度部分航运量的担保进行商谈。

中国正密切关注北极航线,假如天气因素使北极航行的可预测性提高,或者如果南中国海的其他贸易航线因中国与美国或美国盟友的关系紧张而中断的话,北极航线就是个备选项。

此外,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 (Higher School of Economics) 的俄中关系专家卡申 (Vasily Kashin) 表示:「中国海军对穿越北极地区的北方海航道相当有兴趣,该航线具有战略机动性,可用于在太平洋战场和大西洋战场之间调动军队。」他说道:「中国确实有兴趣在大西洋上建立自己的存在力量。」

俄罗斯已经加强了在北极和北方海航道沿线的军事存在,但美国说,莫斯科的法律管辖权并不涵盖克里姆林宫正在努力开发的这条航道的水域。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海军关于北极的一份战略文件称:「对北方海航道海上交通的非法监管破坏了全球利益,加剧了不稳定,并最终降低了该地区的安全。」

俄罗斯当局仍在尝试制定透明的过境和破冰船护航关税,这是吸引投资和货流的关键。

然而,俄罗斯不断加大的北极油气生产已经保证了这条航线上的交通。其中大多数船只从萨贝塔港装载液化天然气,俄罗斯能源巨头 Novatek 的 Yamal 项目的天然气在那里装船,运往欧洲或亚洲市场。俄罗斯石油公司 Rosneft 计划中的 Vostok 油田项目的原油在投产后也将经此路线运送。

但是俄罗斯还没有说服欧洲一些最大的航运公司使用北方海航道。

丹麦综合航运公司 A.P. 穆勒 - 马士基集团 (A.P. Moller-Maersk A/S) 2018 年对这条航道进行了试航。马士基表示,不寻求将该航道作为目前航道的一个可行替代方案,理由是走该航道可能对脆弱的北极生态系统造成环境破坏。德国国际航运和集装箱运输公司赫伯罗特 (Hapag-Lloyd AG, G.HPL) 也表示,对这条航道没有兴趣。

不过,俄罗斯表示,如果事实证明这条路线具有可预测性,将能够吸引西方航运公司走这条航道。切昆科夫称,只要使用核动力破冰船开道来帮忙护航,就不会增加北极地区的碳排放。

切昆科夫表示:「当然,我们的梦想是建立一条常规的货运航线。我们还没有走到那一步。但我相信会实现。

Laminar flow

WSJ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