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戴珊沉迷的 CBD 护肤品真有那么神奇吗?

护肤品行业从来都不缺成分,也不缺概念,而 CBD 产品仍处于发展初期

毕业于华盛顿大学的田竞蒙在社交平台上称自己为 Hemp Master(汉麻大师),备注一栏的自我介绍中则写着:「专注 CBD 的小工程师」。2017 年,田竞蒙拿到材料学与工程硕士学位后进入一家专门设计与组装汉麻(工业大麻)与大麻提取设备的公司。一年后,他赶上了美国《农业法案》通过,全美工业大麻合法化,CBD 产品迎来了爆发期。

尤其是 CBD 护肤品在欧美开始受到追捧。由于 CBD 具备良好的抗炎、镇痛、舒敏等作用,美国真人秀明星金・卡戴珊在自己的节目中不吝赞美之辞,并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自己「沉迷于 CBD 以及与它相关的一切」,摩根・弗里曼、艾玛・罗伯茨、克里斯汀・贝尔等明星也分享过 CBD 产品的「神奇」功效。

CBD,即大麻二酚(cannabidiol),是大麻提取物中已知 100 多种大麻素的其中一种。与另一种非法、具有神经性毒性的大麻素四氢大麻酚(THC,tetrahydrocannabinol)不同,CBD 不仅没有精神活性,即摄入人体后不会影响思维、情感、意志行为等,还可用于抗癫痫和镇痛等,有着重要的药用价值。

依照国际惯例,THC 干重含量低于 0.3% 就属于工业大麻,否则为非法的毒品大麻,而 CBD 成分既存在于毒品大麻中,也存在于工业大麻中。目前,工业生产合法的 CBD 产品分为全谱油、广谱油和 CBD 分离晶体。CBD 全谱油是从大麻植株萃取的天然油,没有去除任何大麻素,包括 THC(含量均要求在 0.3% 以下);广谱油含有许多大麻素,但不含 THC;CBD 分离晶体仅含有一种大麻素即 CBD,它可以用来制作各种 CBD 衍生产品,比如食品、饮料以及护肤品等。

近年,工业和医疗大麻合法化是众多国家的趋势,而作为大麻素中无害的活性成分,CBD 也从医疗保健领域扩展到护肤产品中,护肤品中使用的大麻籽油可以修复皮肤屏障。大麻籽油通过冷榨大麻植物的种子制成,所以,添加了大麻籽油的护肤品和身体护理产品,能够达到一定滋养效果。

有科学研究显示,大麻素通过受体作用于人体的内源性大麻素系统,进而调节人体的各项机能。而大麻素受体,既分布在大脑等内部器官,也分布在皮肤表层,这为研发 CBD 护肤品提供了前提。

但想要 CBD 作用于人体皮肤产生功效,还需要解决其转化率和透皮吸收的问题。「大麻叶提取物本身是脂溶性的,要应用到化妆品中,技术要求比较高,特别是在水剂型面膜贴和精华类产品中。」对大麻护肤品领域颇为关注的广州尊伊化妆品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陈来成对《第一财经》杂志说。所以,目前的 CBD 护肤品需要以脂质体包裹做成小粒径微乳,这样才能透水吸收。至于转化率问题,则尚无好的解决方法。「现在很多大麻化妆品的应用还属于初级阶段,欧美护肤品在 CBD 成分添加上也是以简单加倍的方式添加,其实有效转化率很低。」

与之相比,CBD 的萃取工艺并不难。目前可采用植物提取法和化学提取法从工业大麻提取物中生产 CBD 分离物。考虑到成本和环保因素,植物提取法中的乙醇提取被广泛运用。

需要注意的是,萃取 CBD 成分时,工业大麻中的各项大麻素都会被萃取出来,其中 THC 浓度也会随之上升,这时就需要后期的加工来降低或完全去除 THC,利用液相色谱技术对大麻素物质有序分类,即按照不同物质的不同分子式,通过液体流动似的「人造筛子」——由于不同分子流速不同,滤网可筛出 THC 等物质——单独分离出 CBD。

为获取高含量的 CBD,除了前期对植株育种有要求,研发人员通常还会选择正值花期的花叶作为最佳提取物。据田竞蒙介绍,国内主要种植的「云南一号」和「云南七号」CBD 含量分别为 0.4% 和 0.9%,新品种「云麻 8 号」的 CBD 含量是 1.33%。而美国种植的工业大麻品种,花蕊中 CBD 含量最高能达到近 18%。

其实在 CBD 被添加到护肤品中之前,全球范围内已经有畅销多年的添加大麻成分的护肤品了,如悦木之源 Origins 的大麻籽油面膜、科颜氏 Keihl's 的大麻护理产品等。欧盟和北美的工业大麻护肤品一般都被归为 CBD 化妆品范畴,它们早期以大麻籽油为主成分。英国品牌 The Body Shop 早在 1998 年就推出了大麻籽油系列的护肤品,主要功效是为干燥的皮肤提供充分的水分。

但在中国,护肤品如果添加单一成分的 CBD 目前还是不合法的。在最新版《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中,收录了 3 种和大麻相关的合法原料,分别为大麻仁果、大麻籽油和大麻叶提取物,其中大麻叶提取成分目前仅允许应用在化妆品行业,工业大麻叶提取物的主成分 CBD 未明确在列。

经护肤品中添加 CBD 还是添加大麻叶提取物,哪个功效更为突出,目前尚无充分的科学依据。美国第一个获得综合大麻素科学博士学位的亚历克斯・卡帕诺(Alex Capano)将 CBD、CBC(大麻环萜酚)、CBN(大麻酚)、CBG(大麻萜酚)、THC 和 THCV(四氢大麻二酚)称为大麻素的「六大成分」,他指出,虽然它们的益处有重叠之处,但每种都有各自的特性。

相比国外单纯添加 CBD,中国合法大麻护肤品中多种大麻素协同增效配方的复杂性反而会随之增加。2020 年 11 月,陈来成和其团队在《日用化学品科学》期刊上发表的研究论文也提到,利用超临界二氧化碳提取工艺的大麻叶提取物在 0.0234%(以 CBD 含量计,总大麻素约为 CBD 含量的 1.3 到 1.5 倍)就有很明显的抗炎修复功效。「大麻叶提取物并不是添加量越多越好,主大麻素成分 CBD 的作用曲线属于倒钟型曲线,到达足够起效浓度,效果快速上升,到一定程度后作用曲线变为平的,然后在某一浓度下快速下降。」陈来成对《第一财经》杂志进一步解释道。

由于监管的特殊性,中国工业大麻的生产和加工依然严格遵照毒品的管理规范,种植、加工、生产和运输等都有严密的监管审查。这也决定了工业大麻在中国是门槛极高的行业,除云南汉素等少数企业可合法提取 CBD 外,国内鲜少有专门研究 CBD 护肤成效的机构,对如何把 CBD 更好地添加进化妆品中也知之甚少。

这就造成,在中国,不少产品原本使用的是大麻叶提取物、大麻籽油等成分,在实际宣传中却打着「CBD 护肤品」的概念推广。比如某电商品牌旗舰店的一款针对敏感肌痘痘肌的「大麻叶舒缓面膜」产品,包装上就印有「CBD」字样,但产品备案配方里并没有 CBD 的身影。

去年,美妆零售商丝芙兰率先出台 CBD 成分产品合规标准,宣布推出「CBD Standards」。这项规定要求所有 CBD 美妆产品必须含有全部或者广泛的 CBD 成分,而且 CBD 成分必须萃取自美国国内种植的大麻。此外,所有 CBD 美妆产品必须通过第三方检测机构的三次测试,而且必须提供一份 CBD 成分分析证书,该证书必须与产品商标上的成分信息匹配。

今年 3 月 30 日,天猫国际也发布了关于《天猫国际化妆品行业发布规范》更新公示通知,新规范增加了对 CBD 的约束,要求品牌发布商品时必须注明是否含有 CBD,如果含有该成分,则需上传对应商品不含 THC 成分的检测报告。

此前的 3 月 26 日,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发布《关于就修订化妆品禁用组分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拟将大麻仁果、大麻籽油、大麻叶提取物和大麻二酚(CBD)等原料列为化妆品禁用组分,这也增加了 CBD 产品在法律和监管方面的不确定性。「大多数品牌还在观望,品牌、KOL、平台对于大麻的态度还是不够有信心。」陈来成说,「不过 2019 年大麻化妆品在中国总产值已经达到将近 2 亿元,消费者复购率也非常高,达到 20% 至 30%。」

全球范围里,CBD 化妆品更是已被视为新兴趋势。根据欧睿咨询的数据,在美妆和个人护理方面,2018 年全球大麻制品销售额达到 120 亿美元。咨询机构根据杰富瑞(Jefferies)在 2019 年的一份报告中称,含 CBD 的美容产品预计将在 10 年内占据 1670 亿美元护肤品市场的 15%,即销售额达到 250 亿美元。

2018 年美国工业大麻解禁后,两三年间,田竞蒙已经从大麻提取设备销售商转型,如今,他在美国获取了种植、加工研发工业大麻 CBD 的执照,还创立了自己的 CBD 口服保健品品牌。田竞蒙也相信大麻护肤品在中国的发展潜力,眼下,他正通过制作视频向国内科普 CBD,虽然粉丝不多,产品小众,但他看好 CBD 长期的效益,「至少在医药方面」

YiMagazine

探索明亮的商业世界

Laminar flow

YiMagazin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