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纸龙」吗?

中国的未来,可总结为三个面貌、四大危机

疫情虽未结束,但新一波美中对抗,却已悄然开始。

在经济面,全球最富有的七大工业国(G7)六月高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提出一套「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计划,声言该计划是「由民主国家主导,将帮助改善开发中国家总价值超过四十兆美元的基础设施。」

「这是要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BBC 引述评论指出,「毫无疑问他们集中火力瞄准中国。」在政治面,以欧、美为主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也在六月高峰会发声明,指中国对「军事安全相关领域构成系统性威胁。」而北约将维护盟友安全。

过去一年,美、中忙于抗疫,加上拜登刚上任,不少人预期两强关系可望和缓。然而拜登政策几乎仍延续川普对中国的强硬作风。《日经亚洲》(Nikkei Asia)英文版称,美中短期内要和解「希望渺茫。」

更大的影响面是,后疫情时代全球逐渐解封,大国开始有余裕将战线从国内延伸到国外,争夺领域也将从政、经延伸到其他领域:近来美中掀起的「捐疫苗大战」就是一例。

对中国来说,此波对抗还有另一层意义,因为今年七月一日,正是中国共产党一百周年党庆。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崛起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疫情控制得宜,连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都称,中国抗疫手法「越来越有吸引力。」值此百年大庆,却面临欧美「新八国联军」,打造盛世的「中国模式」,禁得起考验吗?

中国的未来,可总结为三个面貌、四大危机。

第一个面貌是:中国将成为脱碳大国。习近平宣示二〇六〇年中国将实现碳中和(二氧化碳排放量总加减为零)。「为达成脱碳目标,中国必须每年投入人民币三兆二千亿至四兆八千亿元(相当于去年中国 GDP 的 3% 至 5%)。」渣打银行在今年五月中旬报告指出。

如此巨大投资,自然带来商机。除了世人熟知的新能源车之外,还有一个特别的项目——种树。中国电商龙头阿里巴巴就率先推出「蚂蚁森林」计划,只要用户每天进行走路、上网消费等减碳行为,就可累积能量积分。达到一定门槛后,支付宝就会提供公益资金,在荒漠里为用户真的种下一棵树。

内蒙古的阿拉善沙漠有片「蚂蚁森林」,这个计划已带动超过五亿五千万人参与。阿里当然不是慈善事业。今年四月,中国国务院颁布文件「健全碳排放权交易机制」,意味着碳交易将成为中央政策。短期内无法脱离石化燃料的企业,就须向阿里这类种树的企业付费。

不过这种脱碳热潮也有「内卷化」之势,也就是企业一窝蜂投入资源做同样的事——例如半导体,以及现在的电动车。当市场过度竞争,有一部分厂商被淘汰,他们投入的资源就浪费掉了,这是该政策的变数。

第二个面貌,是中国将成为央行数字货币(CBDC)领导者。

尽管比特币、狗狗币等掀起热潮,但这些都是民间发行的货币。各国如今对发行自己的官方数字货币仍举棋不定,中国却已抢先成为全球第一个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主要经济体。

人民银行推出的数字人民币,在深圳、苏州等四个地区试行,预计还将在明年北京冬季奥运会使用。「华盛顿担心,中国在央行数字货币的领先地位,可能将对美元带来冲击。」智库彼德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报告指出。

目前美元国际结算使用的是 SWIFT 系统,而人民币跨境结算使用的是中国自家 CIPS 系统。《日经 Business》指出,全球参加 CIPS 约有一百个经济体、一千家机构,远低于于 SWIFT 两百个经济体、一万多家机构。

但中国正在急起直追:今年一月,人民银行与 CIPS、SWIFT 成立合资公司,推广数字人民币结算。人行也与香港金管局协商,用数字人民币做跨境结算。虽然短期内它仍无法取代美元,但将来可能会比欧元更威胁美元的独大地位。

民间数字货币也将受冲击。今年五月人民银行公告,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数字货币做为支付工具,比特币、狗狗币等一度出现恐慌式抛售。当越来越多国家追随中国,也发行自家官方数字货币时,民间数字币恐将遭到更多打压。

第三个面貌,是中国将成世界最大市场。根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估算,到二〇三四年,中国消费者支出在全球占比将超越美国,意味着「世界市场」头衔,将从美国变成中国。这波疫情,更可看出中国的影响力。去年全球精品业收入全面下滑,咨询机构贝恩(Bain)统计,中国精品销售额逆势成长 45%,以美国为主的北美市场则是下滑 27%。

随着中国市场越来越大,不少中企也逐渐以本地业务为重心,打造出不少营收超越跨国公司的大企业。去年八月《财星》公布全球前五百大企业,上榜的中国企业(含香港)达一百二十四家,首次超越美国企业(一百二十一家)。

三个未来面貌,代表中国经济有减碳推动的「内循环」,有打通人民币国际化的机会,也有全球企业无法忽视的消费力。但光明之下必有阴影,可归纳为四大危机。

一、去制造业化:盖工厂不如盖商场。从一六年起,中国制造业占 GDP 比率不断下降,从逾 32%,到疫情爆发前的一九年,已降到 27% 出头。中国工信部副部长王志军表示,「降幅与其他国家相比明显过快。」

中国社科院学者、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蔡昉认为,国际一般是达到高收入后,制造业比重才开始下降,但中国却是离高收入尚遥远,就开始「去制造业化」。经济学名词「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人均收入一开始起飞,但到一定水平后就开始停滞。中国卸下「世界工厂」身份后,是否会跌入这个陷阱,也掀起争论。

北京大学经济学家林毅夫认为,中国跨过「中等收入陷阱」不是难事,在「有效的市场」和「有为的政府」合作下,「相信在二〇二五年前后中国就能跨入高收入门槛。」但悲观者如彼德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报告认为,「中国在『去制造业化』过程中,必须找出别种方法,才能跻身高收入国家行列。」

这个趋势虽是危机,却也带来另一波机会。随着人们生活与工作习惯改变,催生出更多服务设施,大型购物中心就是一例。

根据微信商智库的统计,去年中国购物商场,单店营业额超过人民币一百亿元的有九家,其中冠军「北京 SKP」每秒钟就有新台币二千四百元进账。与台湾单店营收冠军新光三越台中中港店相比,北京 SKP 做一年,台湾要做三年半。

二、未富先老:「生不如死」,但也带来养老商机。

「过去十年中国人口数量几乎零成长,这个充满干劲的崛起者,却因为人口变化成为『纸龙』(编按:纸做的龙,意指外强中干)。」今年五月《大西洋月刊》评论。

人口问题已成中国最大隐忧。去年中国新生儿只有一千二百万,创下官方出生数据近六十年来最低点;若每对父母只生一个孩子,这代人口很快会腰斩一半。「生不如死、老不如少」的最大问题,是中国将迎来一大批退休潮,但负责养的人却越来越少。中国目前平均退休年龄定在五十四岁,远低于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各国平均的六十四岁。到二〇五〇年,中国每三个人就有一个高于六十四岁。

这导致领退休金的人不断增加,中国社会科学院警告:二〇三五年中国公共退休金就会耗尽。最新的十四五计划,已将「延长退休年龄」列为目标,但今年六月《经济学人》发现,在中国最大社交平台微博上,有关「延长退休年龄」贴文获得超过六亿次浏览量,「大多数都是批评之声。」

延后退休恐成为中共少数很难推动的政策之一,显示统治者再有权力,也无法冒犯大多数人的既得利益。目前只能「技术性修正」:五月,当局放宽一对夫妇可以生三个孩子,以「因应人口老化问题」。但这恐怕无法扭转趋势。

这对中国崛起是一个阻力。《经济学人》引述北京大学经济学家梁建章(James Liang)的话:中国扭曲的人口结构,将使其市场规模与人才数量受限。他称中国永远不可能大量接受移民,这将使美国享有优势。「美国将重夺领导地位,中国永远追不上。」

不过人口老化也带来另一种机会。

近年来中国兴起「适老化改造」,也就是根据长者的身体状况,对其生活周边、起居环境等进行改造升级。现在全中国一、二线城市都展开相关采购项目,部分城市给予当地家庭补贴达人民币一万元。

另一老化商机是「旅居」。据中国《南方周末》报道,这是近年中国新兴的养老模式:老人们会在不同季节,辗转多个地方,一边旅游一边养老。业界人士称「很多老年人容易被这种候鸟式养老吸引。」

三、有硬无软:内容产业大不易。中国硬、软实力的差距,可从今年端午节电影票房看出端倪。

据《中新社》报道,端午节假期中国共有十六部电影在戏院上映,被形容为「史上最拥挤」档期。由于疫情趋缓、戏院重开,业界原本预期将吸引观众「报复式」进场,预估此档期票房至少人民币十亿元。不料最后结果一半不到,创六年来新低。

主要理由仍是内容不如人意。综观今年上映新片,多属「小清新」风格爱情电影,而且口碑不佳,在豆瓣网普遍只得五分以下劣评。

这是因大环境尺度压抑了文化创意。香港《信报》分析,数年前中国电影曾百花齐放,既有科幻大片《流浪地球》,还有讽刺现实的《我不是药神》,但这类型题材今年全数绝迹。电影审查趋严,讽刺现实的作品,按现在尺度几乎不可能过关。

另如游戏龙头腾讯,申请新游戏上市还要等广电总局发版号(指许可证),且要加入爱国元素。腾讯近年来逐渐转型成控股公司,收购海外企业。中国众多手游业者也因审查过严,干脆东渡日本。

中国硬件制造实力傲视全球,但软件内容产业却相对失色。若要追上美国,不能只靠硬件,就如过去苏联军工业虽能与美国看齐,软件内容却被打趴,难以引领世界。证明少了创作自由,无法发挥「制度优势」——这是软实力的一部分。

四、战狼外交:由「互补」走向「替代」的世界。

今年五月二十日,欧盟议会压倒性通过冻结《欧中投资协议》,并决议若要恢复该协议,「北京须先取消对欧盟政治和外交人员的制裁措施。」这源于欧盟因新疆问题制裁中国官员,引起中国「反制裁」。

《德国之声》评论,该协议原本是中国为突破美国包围、拉拢欧盟的成果,如今因为「战狼外交」,让这个历时七年谈判的成果付诸东流。

「战狼外交」的核心精神是「中国站起来了!」不用在乎他人看法,从香港《国安法》事件,到今年中国人大通过《反外国制裁法》,对外国制裁采取反制,乃至近来中国对澳大利亚祭出贸易制裁,都是如此。

不过凡事都有代价。今年五月香港美国商会访问三百二十五家企业,有 42% 表示正计划撤离香港,对香港未来悲观。《华尔街日报》六月报道,近两年数十家跨国公司从香港迁出,造成香港十五年来最高的商业房地产空置率。

中国鹰派得势,要外国企业先爱国爱党才能做中国生意,这与邓小平当年「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的理念背道而驰。对中国长远发展,并非好事。

欧美围堵、战狼外交,对全球最大影响,就是美、中两大经济体将从「互补」走向「替代」。一方在做的事,另一方也同样在做。

就如美国开发人工智能,中国人也要搞一套自己的人工智能。这也是一种「内卷化」,就如轮子已发明出来了,却不肯用现成的,硬要发明自己的新轮子,过去那种「美国研发,中国制造,全球享受」模式,将很难再现,全球生产分工的效率将因此下降。

这也意味着企业必须选边站:要选择「华盛顿共识」还是「北京共识」?例如 5G,中国正逐渐建立自家标准,企业面临的同质化竞争将更激烈。

欧美围堵中国,其实也印证了它的崛起。中共这个百年老店,能让「纸龙」越来越扎实,延续下一个百年盛世吗?

发展没既定路径「冷酷无情、意识形态灵活、经济高速成长,是中国共产党能保持长寿的秘诀。」《经济学人》评论。但在这个人治色彩浓厚的国度,接班人却是最大问题。「没有人知道习近平之后会是谁,甚至没人知道会按什么规则过渡。」该刊预言,当权力移转的时间点降临,可能使中国陷入不稳定。「没有派对会永远持续下去。」在中共百年党庆之际,该刊下了这个意味深长的标题。

但或许,如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东亚系副教授马钊观察,中国共产党始终有个强烈的危机意识,它知道世界不断变化,中国也不断变化,因此,「中国从没有一个既定的发展路径。」

「就是很多务实的(政策)掺杂在一起。」中共得不断保证对内统治地位、经济发展上升、对外新兴大国形象,「其实它还是不断在摸著石头过河的。」中共将务实前进?美国会刺破「纸龙」?无论如何,派对结束前,如何安然抽身,值得吾人深思。

《大西洋》(The Atlantic)日前一篇评论称中国为「纸龙」,引发中国官方强烈反弹,但它也在美国内部获得呼应——中国虽强,但美国不该误判中国实力。「纸龙」一词的论述基础,来自于美国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政治学系副教授贝克利(Michael Beckley)的研究。在美、中逐渐走出疫情,展开新一轮全球战略大对抗的此时,商周特别越洋专访他,分析美中台最新局势。以下为专访摘要:

三年前,你出书认为中国的实力被世人夸大、误解,现在仍认为中国是外强中干吗?

中国绝对是世界上第二强大的国家,但我仍不认为它能与美国匹敌。然而在一些关键的竞争领域上,中国确实拥有主导优势。

第一,(近年)中国大量炮制战舰,二战后我们从未见过任何国家,以这样的速度生产。第二,中国对台发动战争有主场优势,不用离开中国本土,就能直接瞄准台湾。因此,它在台湾海峡权力平衡上取得了进展,这让我很担心。虽然我还是不认为中国会全面入侵台湾,但我认为它真的在认真考虑对台发起军事行动,而这是五或十年前没有的。

第三,中国的数字威权技术,我觉得这可能会颠覆民主与独裁间的(全球)权力平衡。这构成了一个新威胁,这是我(在几年前)做研究时还不存在的。

第四,就经济面,中国正试图制定技术标准。同时,借由一带一路,排除美国,建立自己的经济帝国。

美国国会最近也通过「无尽边疆法」(The Endless Frontier Act),并计划协助新兴国家推动新基建,像在模仿中国制造二〇二五与一带一路,这会带来新的国际拉锯战?

你不会想和中国比赛开支票的,因为中国是由国家主导,从人民那里榨取钱,然后抽送到国外,不会有人赢得了这种军备竞赛。而且我认为,中国的钱流向国外,最终会成为劣势。连中国政府都预估,通过一带一路提供的贷款,可能有一半永远拿不回来。但他们终究得核销这些贷款,甚至需要扣押合作国家的资产,这可不是在国外赢得人心的好方法。

美国和其盟友确实需要找到其他方式取代中国资金。虽然不会像中国那样轻易给你贷款,但我们会帮助你产出良好的基础设施计划,带来长期经济回报;这不会榨干你国家自然资源,且美国有中国没有的技术。虽然不是每个国家都会埋单,但如果加上「进入美国、全球富裕民主国家市场的机会」,或许是契机。

尽管美中正在许多方面「脱钩」,但中国仍是个庞大的市场。面对两强划界,你对企业有什么建议?

你不会看到西方和中国间完全脱钩。不过,会看到一些改变,像日本(政府)已率先投入数十亿美元帮助、鼓励企业搬迁到其他地方。台湾则有南向政策。不仅是因这些国家投入资金(引导移出),而是中国自己对外国公司不友善,包括正在进行的间谍活动、缺乏保护的知识产权,还有现在的安全威胁。

如果我是一个住在中国的国外投资客,这场地缘政治斗争越加广泛,人们还被监禁,我会担心是否成为其中的棋子。所以,(全球供应链)即使不是完全的分裂,这仍会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有一种说法是,不能用西方经验来预测中国未来的发展,即便负债高、民间有不满,它仍持续变强。你怎么看?

我不认为中国会崩溃。我也不预期它会像美国那样发生金融危机。可能会比较像日本在八〇年代末期、九〇年代初期更极端的状况。多年来,日本冒出了许多没效率的公司,使他们的经济基本上得缩减。因此,经济最终比我们想象的要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经济成长几乎接近于零,即所谓「失落的十年」。

你会看到类似的事情(在中国发生),中国累积了超过其经济规模三倍之多的债务,总得在某个时候进行清算。这意味着中国财富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经济增长将放缓,使中共陷入困境。

若中国内部不安,台湾的处境会更危险?你有何建议?

不要激怒你的敌人,先有力量,才大声说话。发展军事、经济和外交资源,有了这些能力,才开始考虑真正改变台湾的外交地位。台湾政府也很清楚这点。我认为台湾是往正确方向前进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Project Che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我们应该学会去理解别人的观点,不仅仅是服从和被告知。
时代的水流漫过了每一只筏子,浸湿了我们的脚,而大雨迟早要来。

开门见山,明知山有虎

所有火中取栗、蹈火赴汤和洞若观火的报道,都是易燃品。

Continue Reading